怪物缉像 第十四章 “恐怖产房”

小说:怪物缉像 作者:凉夜孤灯 更新时间:2021-01-20 02:57:33 源网站:网络小说
  之后的路上,三个年轻半妖杀的有些兴起,尤其是马琪琪这个女人。

  先前那只畸形十殁级鼬狼的四条腿骨非常坚硬,鸡爪般的脚趾锐利如勾,李福斯索性将其从腿根斩断,直接给马琪琪当做武器使用,竟然出乎意料的顺手。

  实际上,一些怪物身体上的特定部位很多都是炼制妖器的好材料,像这只鼬狼金刚钻一样的坚硬脚趾,就可以炼制成刀剑妖器上的“鲨齿”,以它的坚硬程度,普通的精钢兵器一磕即断。

  界碑组织对取自这类怪物身上的“战利品”也有相应的工分悬赏,回收后经由自家的妖器制作大师改造,制成妖器,再当做可以用工分换取的奖励,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李福斯大略估算过,这四根腿骨和趾骨大概能换取二十分的工分,要知道一只十殁级怪物才值十工分。

  借着收回唐刀秋水,给马琪琪更换武器的间隙,李福斯趁机让他们三个休息一下,平复一下杀红了眼的心境。

  此时四人追着那只毒鼬狼的气味大概前进了五公里,从一路上鼬狼越来越多的情况来看,他们的大方向是没错的,必然是在接近鼬狼的巢穴核心。

  马明明趁此时问了一个一直想不透的问题道:“队长,这一路上咱们杀过见过的鼬狼,没有八百也有一千了吧。”

  这一阵急行军和厮杀,马琪琪这个女人还神采奕奕的,反倒是马明明和牛山两个大男人累的气喘吁吁。

  马明明平复一下呼吸后,才道:“已经死了这么多鼬狼,活着的恐怕更多,那这么多鼬狼吃什么?喝什么?如果说全靠以人类为血食生存,那肯定会死很多人,界碑不可能没注意到。”

  李福斯哼哼两声,先训斥道:“这么晚才发觉问题的根源和严重性,还没问到点儿上,就凭你这脑瓜筋还想带队出勤执行任务,真不知道你的傲气都是谁给的。”

  而后伸手一指眼前的水道,解释道:“你以为京都这座超大型城市的地下排水道中真就这么干净吗?如果你不信,可以喝光水洼里的积水后看看地面,全都是齿痕,那是啃食附着在地面上的垃圾后留下的印记。”

  说话时李福斯的脸上也有几分复杂,说不清是对鼬狼的厌恶还是畏惧,沉声道:“鼬狼几乎什么都吃,无论是血肉还是粮食,哪怕垃圾和淤泥都是它们的食物,根本不存在饿死一说。而且,鼬狼真正的可怕之处是它们的繁衍能力,母鼬狼一胎五到十只幼崽,一年能生七八胎,新生的幼崽一般三个月大后就能繁衍生育,你想想,如果让它们的数量超过一定限值,人类消灭它们的速度还跟不上它们出生的速度,那时候的鼬狼,就真的有可能取代人类了!”

  三个年轻半妖听李福斯这么一说,身上也出了一阵冷汗,真是细思极恐啊。

  鼬鼠和狼的混种怪物,万物皆食的族群,多种多样的天赋能力,庞大的成员基数,恐怖的繁殖能力,马明明忽然觉得,界碑的预案是不是启动错了,真的不需要启动更高级的预案吗?

  马明明看着地上一处积水,脸上充满不敢相信实则只有信了以后才会有的恐惧神色,这个时候,他真的动了喝光那处积水的念头,想验证一下李福斯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马琪琪见到哥哥两眼发直的盯着积水,捅了一下马明明的后腰,小声提醒道:“哥,用手摸摸就行。”

  马明明一拍掌,立刻伸手去摸那处积水,而后他的表情像便秘一样,不用说肯定如李福斯说的一样,这一下,牛山和马琪琪两人思想上也变得有些沉重,情绪都萎靡下来。

  李福斯觉得刚刚可能把严重性说出的太突然了,便想安慰安慰三人,哪知忽然被马琪琪打断道:“嗯?怎么有人类的气息?”

  李福斯一愣,问道:“怎么回事?说清楚,会不会是血迹行动其他队伍的人?或者山猫请来的支援到了?”

  马琪琪发动天赋能力“嗅觉感知”,仔细探索了一遍四周才说道:“没错,是人类的气味。虽然距离不远但很微弱,至于是什么人,我不确定。”

  李福斯沉吟一下,吩咐道:“指出方向,立刻出发,注意,我觉得有些不对劲。”

  说罢,四人小心翼翼的朝马琪琪指出的方向摸索。

  直到一条水道快走到头时,马琪琪说道:“前面似乎又是一块蓄水地,但里面气息驳杂,而且分布很广,应该就是前面。”

  李福斯闻言还没说话,马明明就已经莽撞的越过众人,想先过去看看。

  那里黑暗混沌,手电的光亮什么也照不出,李福斯本想阻止他,但几步路的距离眨眼走完,根本来不及,就在马明明一步踏出水道时,身子猛然倾斜,像是踩空了,一扑身就要摔入黑暗之中。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李福斯也没想到会这样,反应慢了一步。

  好在一道黑线从李福斯三人身后冲出,在马明明的背影刚刚消失在众人眼中时赶了上去,这时李福斯才迈出两步,就觉得一条触感冰凉的“绳索”缠住了自己的脚踝,立刻反应过来是恶蛇小邪的尾巴,蹲身停步,让重心下沉,配合着充当固定物。

  果然,脚踝传来巨大的拉力,下一秒,马明明就被恶蛇小邪卷着身体,凌空抬了回来。

  小邪将人放下就再度消失了,马明明第一句话却道:“这蛇身上怎么这么凉,好像凉到灵魂里去了。”

  李福斯扬手就给了这小子后脑勺一巴掌,低声喝骂道:“怎么不他妈的冻死你,或者摔死你!再不听命令擅自行动,我把你喂鼬狼!”

  马明明一看李福斯真的生气了,自己又理亏,眼神闪躲着不敢还嘴。

  李福斯问道:“前面是什么,看见了吗?”

  马明明猛然醒悟,低声道:“看见了,那些鼬狼竟然将这处蓄水地挖成了个将近七八米深的大坑。我的手电掉下去了,借着光能看见坑壁上有许多洞窟,但看不清里面有什么,不过坑底好像都是骨头,白森森的,不知道有多少。”

  牛山和马琪琪也觉得怪异,三人看向李福斯,李福斯沉吟道:“过去看看,千万别出声。”

  说罢,李福斯打头摸到蓄水地,也就是黑暗中那处大坑的边缘,四人依次伸出脑袋,趴在边缘上往下看。

  坑里的黑暗太深沉,手电的作用都小了许多,李福斯先沿着四人这侧的边缘向下照,坑壁上确实有许多黑洞洞的窟窿,大小都差不多,爬个人进去肯定没问题。

  坑底的景象与先前堆满骨头的蓄水地一样,马明明没看错,都是白森森的各种骨头。

  李福斯又往左右照了照,也都是纵横有致的洞窟,就像一排排货架,但他们这个角度看不见里面的景象。

  牛山忽然低声道:“等等,刚刚那个洞里有活物。”

  李福斯立刻看向牛山手电照射的洞窟,确实有个黑影在动。

  马琪琪说道:“好像是老鼠。”

  马明明反驳说:“不可能,这地下水道里连垃圾都是怪物的零食,不可能会有其他活着的物种,除非……”

  李福斯盖棺定论道:“就是鼬狼幼崽,刚生出来的。”

  这时那黑影爬出窟窿,直接滚到坑底再爬起来,抱着一块骨头就啃了起来。

  牛山奇道:“刚出生就能啃骨头磨牙?!”

  李福斯不理他,用手电照向四人对面的坑壁,这一照之下,四人全都愣住了。

  对面的坑壁上同样都是洞窟,不过这个角度能看见洞窟里的样子,也因此吓得马琪琪差点惊叫出声。

  洞窟不深,大概两米左右,此时李福斯手电光芒照射的洞窟中,竟然仰躺着一只血肉模糊的大狗。

  这条是大型犬,偏头露出的一只眼珠在手电的光芒下,反射出绿莹莹的圆光,就好像还活着一样。

  但绝对是死的不能再死了,这条狗仰躺着露出腹部,肚皮从中被刨开,四人分明直接在这条狗的肚子里看到了它的后脊骨,所有肺腑内脏都不翼而飞,肚子里就像个掏空了的血淋淋的皮囊。

  牛山声音发颤道:“你们看,那条狗肚子里,也有活物!”

  果然,就在那条死狗的盆腔位置,有一大团还在蠕动的黑影,数量大概四五只,好像挤在狗肚子里抱团取暖一样。

  马明明也不知是怕还是捏着嗓子说话不习惯,声音干涩难听道:“这他妈都是那种刚出生的鼬狼吧!它们……那条狗的内脏不会都被它们吃了吧?”

  马琪琪下意识就要干呕,被李福斯及时捂住了嘴巴,他说道:“应该是被它们吃了,但更严重的不止于此,你们看看其他的洞窟。”

  众人一看之下,全都从天灵盖凉到脚后跟,那番景象,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所有的洞窟里面都是各种动物的尸体,无一例外都呈现与那条大狗一样的仰躺姿势,肚皮像口袋一样张开,“盛”着或多或少刚出生的鼬狼幼崽,无一例外,内脏肺腑都被当做婴儿餐吃了个干净。

  其中数量最多的就是狗、猪、羊这些常见的家畜,还有猫和黄鼠狼这样的小型动物,大型动物不多,只有几只牛和马,几人甚至还看见了狐狸和猴子的尸体,如果不是这些动物的惨状和坑里的环境,这简直就像个动物园一般。

  李福斯这会儿也被惊的有些神情恍惚,在他缉杀怪物十年的生涯中,这样的景象也是极为少见的。

  片刻后,李福斯忽然说出一个大胆的猜测:“这些动物既是鼬狼的血食,也是……”

  李福斯有些不敢形容,最后用了一个比较好听的词语:“也是鼬狼的‘母体’!”

  “母体?”

  三人一愣,随后反应过来,全都张大了嘴不敢置信,牛山说道:“你的意思是,这些动物生了这些小鼬狼?然后把自己作为小鼬狼的食物?”

  李福斯点点头道:“有一点不太准确,恐怕这些动物不是自愿成为小鼬狼的食物的,而是小鼬狼出生时,是直接从内刨开这些动物的肚皮,然后吃掉了‘母亲’的内脏,如果顺序颠倒,那就更恐怖残忍了。这处挖空蓄水地的大坑,恐怕是那些鼬狼们的育婴室,一处跨越了物种障碍的产房!”

  这时一直没出声的马琪琪,突然带着哭腔颤声道:“那…她…她也是嘛!?”

  李福斯示意马琪琪说话的声音不要太大,但自己顺着她的照射方向一看之下,眼睛差点睁裂眼角。

  马琪琪手电照射的方向在众人正对面的右侧,靠近坑边缘位置的一个洞窟里,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穿着格子裙,在洞窟里面仰躺着,与其它动物一样,她的肚子里也有一窝刚出生的小鼬狼!

  牛山和马明明也注意到了那里,差点没把牙咬碎。

  马明明气血上涌,脸色一阵青一阵红,把拳头攥的咯咯作响,就在李福斯以为他又要做出莽撞举动时,他突然指着那女人说道:“她还活着!你们看!她的小腿在动!”

  说着,马明明就要起身过去救人。

  李福斯用了很大力才把他按回去,低声对他说道:“你看错了!她已经死了,那只不过是…是小鼬狼在里面啃食血肉引起了身体的条件反射!”

  李福斯的心里同样极为难受,联想到酒吧失踪的熟客陈可心,明明被那只鼬狼幼崽看守了两天之久,却没有被吃掉,现在看来,如果不是李福斯救了她,恐怕她的下场就跟洞窟中那个不知名的女子一般无二了。

  眼见同类被怪物当做繁殖的器皿和食物,任谁此时都会恨不得立刻绝了这些鼬狼的种。

  但附近情况不明,始作俑者鼬狼王也没有找到,绝不能因为一时的愤怒坏了关乎全京都千万人口的大事。

  可惜,马明明的情绪已经控制不住了,怒吼道:“那也不能就让她就这么被吃了!我要下去救人!”

  李福斯暗叫不好,情急之下,一巴掌将马明明扇倒在地。

  但为时已晚,马明明魁梧的身体在地上发出“轰”的一声闷响,他的吼声和摔倒声一同在大坑中引发久远的回响。

  下一刻,大坑的边缘突然亮起无数对绿色的圆光,牛山用手电一扫,便照见无数只鼬狼的丑恶头颅!

  原来这处原本是蓄水地的大坑边缘有异常多的水道相连,几乎在大坑边缘用水道围了一个圈,而后,那些鼬狼就开始疯狂的扑向李福斯众人!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