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缉像 第十三章 恶蛇隐踪

小说:怪物缉像 作者:凉夜孤灯 更新时间:2021-01-17 07:07: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马氏兄妹和牛山三人站在一条水道的拐角处。

  马明明双手环胸,板着脸在思考先前那场与十殁级鼬狼的捉对“厮杀”,虽然场面充满喜感,但马明明心里还是感谢李福斯的,这场战斗对于他来说受益匪浅。

  马琪琪经过这一番险象环生的经历还心有余悸,没了以往刻意摆出的臭脸,马一样长的脸型显得稍短了一些,再加上惹火的身材,形貌竟然看出了几分姿色。

  牛山这个憨憨嘴上的血迹也不擦,见惊魂未定的马琪琪有意无意的往自己哥哥身后躲,他也假装伤重不支,小山一样的身子跟着往马明明身后挤,被马琪琪一脚踹了出来。

  这时李福斯从拐角那边的水道井口返回,见这三个年轻人状态还不错,满意的点点头,对马琪琪说道:“怎么样,能追踪到那只毒鼬狼吗?”

  马琪琪对李福斯这个队长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已经产生了信服和感恩的情绪,闻言立刻站出来说道:“能,但是咱们动作得快点,它去的地方距离咱们越来越远了,而且路上其它鼬狼的气味混杂,我的能力不够强…有可能被它们混淆。”

  说完,马琪琪有些羞赧的低下头。

  李福斯鼓励道:“没关系,只要大概方向没有错就没问题,深入它们的老巢,你不去找它,它自己也会跳出来。”

  马明明闷声道:“那还等什么,这就出发吧!”

  李福斯摇摇头道:“不,我们饶一点路,先去另一个地方。”

  李福斯没说为什么,马明明本想问一句,但后来自己止住了,三人跟着李福斯开始快速在水道中穿行。

  不同于在山猫的队伍中时,那时候即便全速前进,马明明这三个半妖也是尤有余力的。但此刻跟着李福斯,却往往是李福斯先去前面探路,之后再等待三个年轻人赶上,马琪琪为此还要分心追踪李福斯的气息,免得跟丢了。

  后来三个人就学乖了,放弃硬要追上前面的李福斯,学会了匀速赶路,保存体力。直到在水道中七拐八拐的前进了大概三四公里,四个半妖才在一个蓄水地中碰头。

  刚一进入这处蓄水地,落在后面的马明明三人就被吓了一跳。这处蓄水地的一个角落里堆满了白森森的尸骨。

  尸骨整整堆成了一座小山,差一点占到了这处蓄水地三分之一的面积,其中各种动物的骨头都有,主要以猫狗家禽居多,大型动物的尸骨较少,京都范围内没有牛马羊这类动物的生活空间。

  但让人难以忍受的是,这些尸骨中不乏人类的残骸,七零八碎的与这些牲畜的骨头混在一起,看的三个年轻人既愤怒又悲凉。

  众人甚至还看到一颗小小的骷髅头,分明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的残骸,而且那颗小头骨上布满齿痕,实在是难以想象这个孩子生前遭受了什么境遇,越想,马琪琪的眼泪就越止不住的滴落。

  牛山和马明明也恨的直咬牙,李福斯沉默着将那颗头骨捡起,又丢进那处骨堆的最上方,回身对三个神情不解年轻人说道:“任由它留在表面,会被那些鼬狼当作磨牙的工具。如果你们真的可怜这颗头骨的主人,或者恨不得杀光那些鼬狼,那就收敛你们鼓噪的情绪,那样不仅不能帮这个头骨的主人报仇,反倒会搭上你们自己的性命。”

  紧接着又分析道:“这些骨头都是新堆积到这的,因为虽然血肉被吃的很干净,但骨髓还是新鲜的。提问一下,这些鼬狼会将血食残骸清理堆积,这说明什么?”

  三个人相互望望,都摇头。

  李福斯道:“说明这只鼬狼族群真的很可怕,有分工合作、有等级之分、有组织、有记录,俨然形成了一个有社会规则的地下王国,一个有潜力取代人类的物种,虽然它还只是个雏形。”

  牛山惊讶脱口道:“取代人类?不可能吧!”

  李福斯笑笑道:“继续往下走就知道了,界碑启动‘红色响应’,动用那只部队可不是为了搞演习。”

  马琪琪忽然嘀咕道:“好奇怪,这是什么味道,好像是某种酸。”

  说着,马琪琪迈步朝这处蓄水地连接的一条水道中走去,出了蓄水地不远,那条水道就拐弯了,马琪琪闻到的味道就从拐弯另一边传来。

  李福斯发现马琪琪的动向后,立刻叫道:“别过去!”

  但是已经晚了,马琪琪站在水道拐角处刚一转头就愣住了,随后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拐角另一边,将近二十米的水道地面几乎被鼬狼尸体堆满,堆积高度达到水道高度的一半还多,最恶心的是,这些鼬狼尸体的血肉都在,只是尸体的皮毛全部消失,就像这里的每一只鼬狼都被扒了皮一样,血肉模糊的堆在一起。

  不止如此,这些鼬狼尸体上还沾满黏黏糊糊的腐蚀性液体,酸气冲天,不少尸体上的血肉都被融化流淌,在尸体上留下坑坑洼洼的印记,如果有一个地狱名为酸腐,那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马明明和牛山以为她受到了什么古怪袭击,立刻跑过去查看,然后同样被这番惊悚场景吓得张大嘴巴。尤其是牛山,张开嘴的下一秒就像打开水龙头一样吐了地上一大滩。

  马明明强忍着恶心感,一边捂嘴一边躲开落在地上四溅的呕吐物,呜噜道:“这是……胃酸,这是什么怪物干的!”

  李福斯走过来叹息一声道:“都叫你们不要过去了。”

  而后无奈的朝鼬狼尸体中招招手。

  随着李福斯的动作,鼬狼尸堆中鼓起一块,而后“鼓动”慢慢朝四人这边移动。

  这一下吓了马明明三人一跳,立刻摆出各自的武器,准备等怪物一露头就丢过去招呼它。

  李福斯赶紧拦着,示意没事。

  不一会儿的功夫,就从尸堆的最下面慢慢游出一条两个拳头大小的蛇头,而后是小腿粗细的身子,总长度至少五米,这是一条纯黑色的大蛇!

  本来该是恐怖的场景,但三个年轻人看到这条黑蛇鼓胀如水桶的腹部,尤其是游动时的画面,偏偏有种莫名的喜感。

  而且这条黑蛇脸上的神情好像是在害羞,羞于见到李福斯一样,慢慢匍匐在他脚下不动。

  李福斯又是叹息一声道:“它叫小邪,虽然是妖怪,但就算……我的宠物好了。放心,明面上虽然不合规矩,但界碑是知道它的存在的,里面的内幕你们也懂。先前我听见爆炸声急于去找你们,这家伙当时行动不便,就把它丢在这了,所以咱们才需要绕这么一段路。”

  三个年轻人中,牛山是半妖中的“野生崽儿”,见过不少一样出身的强大半妖因为各种目的圈养怪物,界碑是管不过来的。

  马氏兄妹出自底蕴深厚的半妖世家,自己家里就有获得界碑许可的驯化怪物,来当做宠物或者看家护院,所以并不奇怪。

  三人齐齐哦了两声,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盯着恶蛇小邪的肚子看,一脸的新奇。

  李福斯恼怒道:“吃货!还不快吐了去!”

  马明明三人分明在恶蛇小蛇脸上看出了委屈的神色,它慢吞吞的游回尸堆前,一张口将一具鼬狼的尸体吐出。

  牛山问道:“这…这些鼬狼尸体都是它吃过的?再吐出来?”

  李福斯不好意思道:“这家伙因为经常饿着,所以见到合胃口的食物就比较贪嘴,见笑见笑。”

  李福斯才不会跟这三个愣头青说实话,要是让他们知道恶蛇小邪真正吃的是什么,传了出去就是天大的麻烦。

  继而转移话题道:“小邪会在暗处跟着咱们,如果我不在身边,你们又遇到应付不过来的危险时,就招呼它帮忙,一般的十殁级怪物都是它的盘中餐。”

  马明明这才悚然一惊,这条蛇刚刚吐出的那具鼬狼尸体看体型就像是十殁级的,加上这里将近两百多只幼夭级鼬狼,如果都是这条蛇自己杀的,那它的等级就算不是百殒级,也该在十殁级中达到顶峰了吧!

  恶蛇小邪吐出肚子里的鼬狼后,回头看了一眼四人,身形便化作一条黑线越过鼬狼尸堆消失。

  原本小邪的体型不过拳头粗细,三米左右长短,水道中那些鼬狼尸体吃了又吐,也不知道这条恶蛇吃的到底是什么,体型在短短时间内变大不少,但它刚刚消失的时候又神不知鬼不觉的缩小了。

  也许这就是李福斯避而不谈的根源所在,可惜那三个年轻半妖都没有发现这一点。

  恶蛇小邪隐踪后,李福斯说道:“好了,接下来的目的地就是鼬狼王的所在,之后一路上危险重重,千万不要看我先前杀那两只十殁级鼬狼好像很轻松,实际上……”

  李福斯敲了敲太阳穴道:“…头脑和偷袭占了很大便宜。地下水道中实在是太复杂,我也确实是需要马琪琪的嗅觉感知天赋,你们两个又执意跟来,说实在的,你们实力太弱,接下来遇到的危险,很可能我会来不及救你们,千万千万…”

  “大娘们儿叽叽!”

  出乎意料,率先开口打断的竟然是马琪琪而不是他哥哥,这女人此时莫名其妙的来了脾气,甩下一句话后,带头走向隐隐有些毒鼬狼气息的那条水道。

  “呵呵,爷们儿先走一步。”

  马明明似乎特别满意妹妹的评价,笑呵呵的跟着妹妹走去。

  “哈哈…哈哈!”

  牛山本来也想说点啥,但一看李福斯横过来的眼神就蔫了,打了两个哈哈,追上马氏兄妹。

  看着他们的背影,李福斯抿了抿嘴唇,无奈的叹口气。

  接下来的路程中,四个人前前后后碰上了七八拨鼬狼群,最初是几十只一拨,随着路程推进,数量也在逐渐增加,直到最近也是数量最大的一拨,有将近一百五十只幼夭级鼬狼,还有一只天赋能力很奇怪的十殁级鼬狼。

  在前面的战斗中,李福斯尽量让三个年轻人练习配合和默契,马琪琪因为没有趁手的冷兵器,李福斯甚至将自己的唐刀秋水暂时借给了她,就是希望三个人能在战斗中最大限度的尽快成长起来。

  能参加血迹行动,本身就意味着界碑对他们的认可,起码是在天资和悟性上,三个人的潜力都不小。

  马明明灵活机巧,负责在外牵制大部分鼬狼的注意力,两把军刺快狠准,最喜欢在鼬狼丑陋的鼠脸上找个洞戳进去,往往一击毙命。

  牛山此刻才展现自己的躯体天赋,一身腱子肉想让哪里硬,那里就像铁一样,实实在在做到了山一样的肉盾,为他身后的马琪琪挡下一切冲撞。

  不止如此,每当鼬狼的利爪向牛山抓挠时,他的皮肤又能像棉花一样,先受力内缩,而后陷入肉里的鼬狼趾爪就被皮肤夹住,结果嘛,动弹不得的鼬狼就被牛山一斧子一个砍掉肢体或头颅。

  而马琪琪则毫不介意将牛山当盾牌用,她虽然锻炼过武道,但以拳脚为主,三尺秋水在她手中成了切菜刀,左右挥舞如砍瓜一样将牛山刻意放过的鼬狼一一切碎,后来觉得自己也算替那个小头骨的主人报了仇,一时高兴,还在牛山古铜色的后背上摸了两把,表示赞赏。

  只有在新出现的那只十殁级鼬狼爪下,三人吃了一些亏。

  李福斯这次是真的不管他们,这就像一场毕业答卷,三人合力杀了这只十殁级鼬狼就意味着脱去了身上的稚气,成为真正的界碑外勤人员,输了,惩罚就是死亡。

  那只十殁级鼬狼很古怪,能力明显是躯体天赋,四条腿干枯如朽木,黝黑黝黑的一根毛都没有,偏偏脚趾长而尖,整个四肢类似鸡爪一般。

  它的体型也不大,如果不是右后肢有明显的残疾,一直屈着不落地,身上的皮毛还这秃一块那秃一块的稀不棱蹬,否则以它的体型,夹在鼬狼群中还真不好分辨。

  但就是这个速度和力量都平平无奇的十殁级鼬狼,那一双鸡爪般的前肢差点将牛山的心脏挖出来!

  如果说牛山的肌肉是铁,那这只鼬狼干枯如杆的爪子就是金刚钻了,而且它的血肉像是被铁皮一样的皮肤包裹,防御力极强,让这三个年轻人吃足了苦头。

  后来还是马明明发现要害是它的耳朵,并且三个人一个够果断,一个够忠勇,最后一个女人,敢下手。

  在马明明充当诱饵,牛山趁机抱压那只十殁级鼬狼的时候,马琪琪用秋水从它的左耳进,右耳出,一刀掀了它的天灵盖,也差点将鼬狼身下的牛山和她亲哥串了糖葫芦。

  最后,马琪琪没有大碍,牛山满身抓痕,受伤最重,亲哥马明明受伤最轻,但受惊最大。

  李福斯的评价是,一个真彪,一个真傻,一个真狠。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