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缉像 第九章 鼬狼

小说:怪物缉像 作者:凉夜孤灯 更新时间:2021-01-14 01:31: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二天凌晨,倒开门酒吧照常营业,只不过今晚冷清的很,也许是受到昨晚那场骚乱的影响,别说熟悉的脸孔没看到,竟然只有两个陌生女子坐在吧台正对面喝酒闲聊。

  十爷今晚也不在,留在老宅照看璇子。李福斯一个人趴在吧台上,在原本十爷的位置处立起一个牌子,上面歪歪曲曲的写着六个字:今晚酒水自取。

  李福斯一下一下的轻敲两条青蚨的鱼缸,一只眼睛埋在手臂里,另一只透过鱼缸一眨不眨的盯着对面的两个女人。

  怎么看都不如璇子来的可爱。

  那两个女人的穿着打扮非常大胆,其中一个女人只罩了一件半透明的纱织薄衫,内里的黑色内衣清晰可见,单臂撑在高台上时,挤压的胸前好似雄峰高岭。这一点上比得过大波浪,只比马琪琪稍逊一筹。

  薄衫女人另一手缓缓摇着红酒杯,原本正在与同伴巧笑嫣然的时候,似乎注意到了李福斯的目光,嘴角一勾下了高台,一双黑丝大长腿几乎要与高台平齐,走起路来风吹荷柳一般,眼神中泛着秋波,直勾勾的盯着李福斯走来。

  临到吧台前,薄衫女人还特意回头与同伴眨了一下眼睛,随即坐在李福斯的对面。

  “这位小帅哥,不凑巧我的手机没电了,不知道能不能跟你借个充电器或者借用一下你的手机呢。你也知道,现在的色狼很多,我们两个娇弱女子的手机都没电了,联系不上家人,又不敢独自回家……”

  说着,女人将一只当下最流行的粉色爱疯手机摆在吧台上。

  李福斯瞥了一眼女人厚的像面具的浓妆锥子脸,面无表情的拒绝道:“对不起,我手机是国产的,不匹配。”

  女人脸上的笑容一滞,转而妩媚的说道:“那先不说这个。我们回不了家,你这酒吧又没什么人,音乐酒吧连音乐都没有,不觉得寂寞吗?不如我们三个喝一杯吧?”

  说着,女人将已经空掉的红酒杯推向李福斯。

  李福斯抬手指了指十爷位置上的牌子,语气不耐烦道:“你瞎啊?!把钱付了,想喝酒自己倒去。”

  薄纱女人气的胸口起伏,狠狠的哼了一声后,掉头就走。

  这一下,酒吧里彻底空无一人,李福斯独自一人趴在吧台上,要么逗逗两只青蚨,要么挠挠人手花的掌心,确实有些寂寞。

  “砰”的一声,简单照例踢开酒吧的木门,一身黑衣,手中提着一个文件袋从影壁墙后绕了进来。

  一屁股坐在薄纱女人先前的位置后,将文件袋丢在吧台上,简单吆喝道:“小二,给大爷倒杯可口可乐。”

  李福斯还没说话,简单又瞥见吧台上的牌子,“咦”了一声道:

  “难得难得,兢兢业业的老人家也有不在的时候,这样一来的话……”

  说着,简单自行绕过李福斯,嘀嘀咕咕的在平时十爷所在的位置下面翻翻捡捡,片刻后,双手搬出一个镂空木板箱子,里面用木架托着两个一升容量的金属瓶子。

  “哈哈,纯正的可口可乐原浆!老家伙有这么多存货每次却只给我一杯一杯的倒!抠门儿!”

  李福斯翻了个白眼不想理他,自己拿起文件袋打开翻看。

  简单摆上容器和冰块,开始稀释可乐原浆,边摆弄边说道:“那个叫幺妹儿的女孩真名叫陈可心,两天前接到她房东的报案失踪。这里面是她的资料,现在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一个?”

  李福斯说道:“好消息。”

  “好消息是,经过我这个大助理的运作,你能名正言顺的调查这件失踪案了。”

  “坏消息呢?”

  简单笑道:“这还用再问,你能插手调查的案子,当然涉及到了怪物呀!”

  “现场有怪物的痕迹,但没有尸体,血迹也很少,无法判断陈可心的生死,但变种怪可以排除,只是不确定是半妖违禁还是荒怪。说来也巧,我刚让一个职员去了解这件事,那家伙就将守夜部对这件事的调查报告提交给我了,我发出任务后立刻就替你接了,够意思吧。”

  “另外,怪物在现场留下的行动轨迹不符合逻辑,守夜部的人认为怪物可能拥有隐匿行踪的能力,血迹行动你的队伍里不是刚好有个感知类的外勤人员嘛,最好带上。”

  李福斯翻了翻档案袋,确定了陈可心的住址后便将其收起,说道:“不用,我带食邪过去。”

  简单端着第三杯可乐,脑袋连点道:“哦哦~,那感情好,食邪的破妄能力是一切幻术的克星,但是…我看你有些急躁了,小心出手,可别坏了规矩。”

  李福斯只是用鼻子“嗯”了一声。

  简单又嘱咐道:“还有,血迹行动那边你也不能不管不顾啊,你毕竟是队长,要是你的队员有什么意外可就是你这个队长的失职。”

  李福斯迅速换上那件黑色风衣,自然带上了那把唐刀秋水,说道:“血迹行动那边,只要是京都范围内,十分钟就可以赶到。要是他们连十分钟都坚持不住,那么我去了也于事无补,你临走时将门关上。”

  简单赶紧叫道:“喂喂,今日不营业啦?十爷呢,去照顾璇子了?……那可乐原浆我可带走啦!”

  李福斯已经出了酒吧大门,门外只有两声公鸡叫的“咯咯”声传来。

  “那就当你默认了哈~~~”

  陈可心的住处在京都外城拐子胡同43号院第二进右侧厢房,是一间不足十平米的小屋子,实际上与隔壁邻居只有一块彩钢板的隔断。至于邻居,据说在陈可心出事之后立刻搬走了。

  这条胡同里静的出奇,连一声狗叫都没有,李福斯和大公鸡芦花就那么施施然的走了进来,当然,脚下轻的连一丝尘土都没有带起。

  “咯吱吱”的木门声响,李福斯轻轻推开陈可心的房门,自己却没有进去,反倒站在原地。

  而芦花高擎着冠子,一步一步进屋,姿态像是正接受民众夹道欢迎的勇士。

  十平米的屋子实在是太小了,根本谈不上什么尽收眼底,反倒有种一屋子东西撞进眼中的错觉。而且也不知道陈可心是个极简主义者还是真的节俭到了这个地步,一个女孩子的房间,除了一张床、一个梳妆台和一个大衣柜之外别无他物,这有些出乎李福斯的意料。

  李福斯现在门口注视着芦花,仅仅几秒钟后,他便察觉到芦花的异常。

  如果此时有人站在芦花的前面便能发现,芦花的右眼就像在觅食般四下扫视,但是芦花的左眼却在后视李福斯,而且瞳孔之中亮着银色的毫光,正一下一下的从眼底转到眼顶。

  李福斯好像全然没看懂,伸手一招,示意芦花跟自己出去。

  但就在芦花和李福斯转身的那一刻,一条不知起自哪里的黑线突然在空中纵横闪过,直扑大衣柜的顶部!

  与此同时,芦花也不转身,鸡冠通红似血,鸡眼中银光大放,一圈无形无色的银色妖力瞬间荡涤这间屋子。

  银光扫过的一瞬,整个房间好像变为黑白的世界,所有物体的细微处纤毫毕现,甚至隐隐能看到家具和墙壁的内部纹理,这就是食邪的能力,破妄——我之所见,皆为真实。

  大衣柜顶部,也就是恶蛇小邪咬向的位置,一个少女蜷缩着昏迷不醒,而她的胸口赫然蹲伏着一只鼠头狼身的怪物,二者在银光扫过的那一刻,身前骤然散去一片黄色的气体涟漪。

  这只怪物全身呈黑色,毛色油亮,体型也就是脸盆大小,但是一颗鼠头端的是奇丑无比,血红色的眼睛下面,一张尖嘴獠牙出吻,纵横颠倒着好像上下两把乱钉的钉子!

  少女就是陈可心,李福斯见过她,此刻看上去没受到伤害,应该是在大衣柜的顶部昏迷至今。

  而那只怪物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竟然挟制陈可心,躲在衣柜顶部没走!

  看这怪物的体型,也许是因为力量不济,带不走这份血食,还可能是怪物刚刚得手,恰巧就被陈可心的房东发现,紧接着现场被保护起来便没了脱身的机会,又或者怪物是要带血食回老巢喂给幼崽?

  荒怪在某种意义上也是野兽,不同的荒怪用不同的方法哺育幼崽……等等,幼崽!

  这些念头在李福斯的脑中飞快掠过,而后突然灵光乍现,急忙回神朝衣柜顶部看去。

  这只鼠头怪没想到自己的隐匿能力突然被破去,而且一条恶蛇正擎着獠牙要生吞自己,登时有些慌乱,身体在柜顶下意识的四下跳动,一时间不止往哪里逃。

  蛇类本身就是鼠类的天敌之一,这也是这只鼠头怪毫无斗志的最大原因。而且显然,这只鼠头怪不过是一只幼夭级的怪物,根本躲不开恶蛇闪电般的扑咬,眼看着就要被流出口水的小邪吞入腹中时,一把寒光冷冽的利刃先小邪一步钉在二者之间的墙壁上。

  唐刀秋水同时吓了恶蛇小邪和鼠头怪一跳。

  可怜的小邪再想吞食鼠头怪已经是不可能了,只能硬生生扭转冲势,一头撞在墙壁上。

  鼠头怪得了逃命之机,哪管这把刀为什么会帮自己挡住那条蛇,也不再管守了两天的血食,自己一头扑向墙壁,双爪眨眼间就在墙壁上刨出一个窟窿后钻出逃走。

  芦花看到一切,扭头不解的看向李福斯,只见他脸色凝重,语气急速嘱咐道:“小邪跟我追上去,芦花你守着陈可心,要出大事了。”

  说着,李福斯转身出门朝那个洞的方向追去,而小邪在李福斯出声的时候就已经顺着墙上那个洞追出,二者一上一下,朝一片黑暗中的建筑群跑去。

  恶蛇小邪也是个蛇心玲珑的宠物,尽管没有李福斯的直接授意也知道那把秋水的出现是不希望那只老鼠死掉,所以在追赶时便像驱赶羊群一样赶的那只鼠怪在一片平房中四处乱窜。

  要是没这点眼力见儿,刚才小邪也不会选择撞在墙上而不是另一边的陈可心身上,若是撞伤普通人,别说吃饱饭,它的主人会先把它做成蛇羹。

  李福斯则在房顶上注视着一切,身体时而跃动,时而停住蹲伏。电话在第一时间已经打出,李福斯的猜测还要等回话确定,他才能有下一步行动。

  “小呀嘛小二郎,背着那书包上学堂,不怕太阳晒,也不怕那风雨狂……”

  手机铃声突兀响起,李福斯立刻接通道:“喂?”

  “我是山猫,根据你的描述我对照了一下怪物缉像,可以确定那只鼠头怪就是,鼬狼!”

  “如果是它们,血迹行动的一切线索就连在了一起,谜团也解开了!”

  血迹行动十八队那边,山猫和马明明、牛山、马琪琪四人围在一辆黑色越野车旁边,山猫的脸色极为凝重,甚至还有一丝丝的恐慌浮现。

  马明明三个年轻半妖都是一头雾水,队长李福斯突然打来电话核对一只怪物的形象,但他们不明白,这只叫做鼬狼的幼夭级怪物,为什么让工分榜第二的半妖和界碑组织一个七年的老职员如此重视和畏惧。

  山猫的嗓子有些发干,嗓音沙哑道:“路人丙队长,作为第十八队的执律我有义务提醒你这件事的重要性以及我将要做的事,但是你是队长,作为队员,我和那三个年轻人相信你的判断和指挥!”

  李福斯在电话中沉默一会儿,他知道山猫这番话代表的意义和决心。在界碑组织中,最大的肯定莫过于“相信你的判断和指挥”这句话,也代表了讲话人赴死的决心。

  “执律山猫,立刻通报界碑十八队发现的情况,提醒他们一定要让医疗队伍到位待命,通知其他十七只队伍以我们为中心形成第一道缉杀圈……十八队其余队员打开北斗定位系统,全副武装向我靠拢!”

  山猫说了一声“是”后,挂断电话,而后抬头环视三个年轻人,沉声道:“好消息,我们找到了血迹行动的目标,百殒级怪物——鼬狼。坏消息是我们将是缉杀行动的第一线,更坏的是,鼬狼是百殒级怪物中最特殊的那一类,京都马上就会启动红色响应。”

  山猫拉开越野车的车门坐了进去,关门前,他冲三个年轻人指了指后面的越野车,咧嘴笑道:“各位,上车准备赴死吧。”

  片刻后,坐在各自车里的三个年轻人同时看完鼬狼的怪物缉像,神情一样的面无血色。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