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缉像 第七章 哭泣的璇子

小说:怪物缉像 作者:凉夜孤灯 更新时间:2021-01-14 01:31: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倒开门酒吧位置偏僻,除了刚开业时李福斯做过一些宣传之外,之后基本靠喜欢这里的老顾客口耳相传,才勉强维持在半死不活的状态,其中一大半的原因还是因为酒水保证正品而且是平价。

  当然了,李福斯开酒吧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让璇子有点事做,长期与世隔绝的状态对璇子的“病”没有益处,反而有害。

  但与人接触对璇子来说同样存在风险,那就是剧烈的情绪起伏,这也是李福斯一直极力避免的情况。

  但是,常在河边走,那有不湿鞋。

  那几个熟客常坐的位置上,醉大叔今晚罕见的不见踪影,短发女子正怒气冲冲的指责西服革履的完美男神,酒吧高台的内侧,大波浪恐怕是钻过来的,正手脚笨拙的安慰身体微微抖动的璇子。

  那是璇子已经不能自控的前兆,李福斯顾不上四周的环境会不会让普通人察觉异常,身形一闪便来到璇子身边。

  绰号大波浪的性感女人被突然出现的李福斯吓了一跳,但这时没心思多想,自己和另外几个加班党都是真心喜欢璇子这个既热情又处处小心翼翼的姑娘,虽然璇子以往也会哭哭鼻子,抽噎几声,但都没有像这次一样。

  她也说不上哪里不对,就是此时看着哭泣的璇子,心脏就像被揪起来一样,眉梢眼角不停的跳,感觉要有极为糟糕的事情发生一样。

  李福斯将璇子的身体转向自己,仔细感受璇子的情绪变化,脸色是大波浪几人从未见过的阴沉。

  “说,你们干了什么?”

  大波浪对李福斯本就有些怵头,这时更是支支吾吾的不知如何开口。

  短发女人的神经比较大条,没发觉此时的李福斯其实是将矛头对准他们三个人的,自己给了完美男神一个白眼后,双手叉腰气鼓鼓的转向一旁。

  完美男神摊开一只手,神情既无奈也有些烦躁,解释道:“我也不知道幺妹儿的事会对璇子影响这么大,而且一个小姑娘,哭一下就哭一下,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幺妹人都失踪了也不见你们这么激动……”

  李福斯轻轻敲了敲璇子脸上的面具,酒吧大部分人还沉浸在酒精和悠扬的音乐中,即便是李福斯也唯有凝聚注意力才能听清璇子在面具下微弱的呢喃。

  “哥哥…”

  李福斯看也不看眼眶微红的完美男神,语气冰冷问道:“你到底跟她说了什么?”

  完美男神原本压制的烦躁情绪终于也释放了出来,大声道:“什么什么?我还能故意欺负一个小姑娘不成!知不知道今天我在警局呆了一天?要不是幺妹儿手机里有我的电话号码,要不是警察借此找到我,都还不知道幺妹儿失踪48小时了吧!”

  完美男神再也顾不上他的形象,伸手松开领带和衬衫扣子,用发胶背过去的发梢也因为动作太大垂到额头,竟然哽咽道:“警察说,幺妹儿的房间有不少血迹,还有挣扎的痕迹,恐怕……”

  完美男神控制自己不要太失态,转而从高台上拿起一只包装很可爱的盒子道:“这是在幺妹儿梳妆台上的,是我从警察局带回来的,应该是幺妹送给璇子的礼物。”

  幺妹儿是一个长相甜美的川妹子,独自一个人北漂到京都,在本职工作之外至少还要再打一份工,所以生活也很忙碌困苦,今晚之前也常来倒开门酒吧喝杯真品平价的酒水,在这几个加班党中,是与璇子玩的最好的一个人。

  但李福斯怎么也没想到,璇子竟然会对她的失踪产生这么大的反应。

  完美男神忽然愣了一下,一只肤色灰白的小手伸了过来,要将自己手中的礼物接过去。

  完美男神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这好像还是自己第一次见到璇子的手,怎么白的……会像尸手一样!

  这时璇子从宽大袍袖中伸出的手忽然停住,身体也不再颤抖,好像定在原地一样。

  只有李福斯面色大变,这个礼物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璇子彻底失去了自主意识,口中发出无意义的嗬嗬声。

  李福斯猛地起身,蛮横的拍飞完美男神手中的礼物,吼道:“快拿走!”

  随后将璇子小小的身子抱起,不停的在璇子耳边低声道:“不要怕不要怕,哥哥在,哥哥在呢,璇子不要怕……”

  但诡异的是璇子的身体没有因此弯曲贴在李福斯身上,直挺挺的如同僵硬的尸体。

  最先发现这一点的是璇子背后的大波浪,这个脾气泼辣的女人猛然发觉后立刻捂嘴尖叫一声。

  这一下就惊动了酒吧内的其他顾客,而且恐慌就像毒药,是一种会传染的情感,当所有人都用异样的目光看向璇子的时候,璇子就好像感受到了一样,身体开始剧烈的抖动,好似要逃离这里一般。

  李福斯知道这是璇子潜意识作用下的反应,她最怕的就是别人将她当作异类看待和疏远。

  李福斯原本仅对于完美男神几人的迁怒一下扩散到整个酒吧的顾客,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在顷刻间觉得原本热烈的氛围迅速下降到冰点,不少人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这间将近四百平的空间似乎注满了无形无源的寒气。

  李福斯的性格是有缺陷的。

  兄妹二人的生活状态近乎于半隐世,从五年前有了这间酒吧开始,璇子就根本没出过尺子胡同一步。

  李福斯要好一些,但除了管家十爷外,也就与简单等几个朋友时有交流,所以此时在外人根本不知道轻重的情况下,李福斯更多的是因为璇子突然发病导致措手不及而牵动了身为半妖的凶性。

  “白痴!快带璇子回老宅啊!”

  顾客们将李福斯和璇子围在一片空地的中央,喊声则是从人墙后的门口位置传来的。

  人群呼啦一下让开一条通道,简单一身黑衣站在门内的影壁墙前,神色焦急。

  李福斯醒悟过来,心中燥怒的情绪瞬间消散,整个人好像进入佛家禅定的状态,眼神如死水沉寂,唯有一点眸光宛若实质般凝练,抱着璇子大踏步向外走去。

  简单向里迎了几步便在李福斯身前掉头开路,却忽然被一只老如枯枝的手掌搭在肩膀,身体立刻像触电一样定在原地。

  手是管家十爷的,这个将近九十岁的老家伙,此刻的眼神如李福斯一般精光凝聚,但神采不是沉寂,反而充满有我无敌的霸道!

  “小简单,不是十爷见外,实在是你跟着不合适。”

  简单从未听过十爷以这种不可违抗的口吻说话,甚至产生一种只要自己皱一下眉头,下一刻就会被打烂脑袋的错觉。

  但还未等简单说话,又一只女人手轻轻搭在十爷那只手筋峥嵘的枯手上。

  “十爷,您还是这么谨慎啊。”

  十爷转头看去,一个身穿黑色大衣的高挑女人与简单和自己互为犄角站定。即便是裹在宽松的大衣之中,这女人的曼妙身材同样无法遮盖,只是刚好被灯光的阴影挡住,看不清容貌。

  十爷与这女人似乎早就相识,语气中竟然罕见的露出一丝怜惜的意味道:“天丫头,你的寒疾还没好啊?”

  这时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李福斯头也不回道:“十爷,没关系。”

  十爷对李福斯的话言听计从,便率先放开手。

  简单看了一眼老人,这才快步跟上李福斯。

  那个女人吐出一口烟,伸手夹下口中缀着大块灰烬的香烟道:“是啊,这件大衣其实也没什么作用。”

  倒开门酒吧所处的位置不是什么夜市繁华的所在,附近人流稀少,又正值深夜,李福斯便干脆从老槐树上跃起,身形在周围的房顶上一闪一闪间消失。

  让人没想到的是,只是一个普通人的简单,竟然与李福斯如出一辙的跃上房顶,身形起落之下,稳稳吊在李福斯身后。虽然他的速度没有李福斯那么夸张,但是也绝不是普通人该有的行动力。

  片刻后,二人便钻入京都郊区的一片树林之中,朝西北方向的山上疾奔。

  这片密林的范围很大,在跑到密林中央的位置时,二人已经隐约能从树冠间的缝隙看见那栋在山腰晨雾中的古宅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李福斯与简单几乎是同时刹住脚步。尤其是李福斯,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沉寂的眼神再次有了波动。

  简单厉声喝道:“李福斯!切忌关心则乱,你知道璇子的情况,一会儿要是下不去手,我担保后悔的是你!”

  李福斯深吸口气,将璇子安置在一片空地上平躺,后退道:“退!”

  简单早在李福斯要放下璇子时就已经与他们拉开了一段距离,等到李福斯与他会合后,二人已经在璇子的五百米外了。

  李福斯摸出一只常年携带的透明小瓶,里面是一种浑浊的黄色液体,同时取出一只手帕,倒上液体后毫不犹豫的捂住口鼻。

  当那瓶液体递到简单面前时,简单的五官皱成一团,虽然面上嫌恶,但手上不停,麻利的撕下一片衣袖倒上液体,与李福斯一般捂住口鼻。

  片刻后,一股无形无色的幽香弥漫开来,两个人对此早有心理准备,或者说时刻准备着闻到这股让人心醉的香味,因为它的出现代表着璇子的妖变崩溃的进程重新开始,再想安安稳稳的带璇子回老宅已经不可能了。

  幽香具有极强的魅惑作用,别说简单一个普通人,不论是半妖还是怪物,只要稍稍吸入一点便要神魂颠倒,对幽香的主人爱慕倾心,言听计从。

  虽然这会因为体质和意志的不同而有所增减,但这种无法防御的真实效果才是极为珍贵的能力。

  这是璇子的体香,属于躯体天赋里罕见的魅惑类,唯一能克制它的物品就是骚臭的尿液。

  是的,那瓶黄色液体是李福斯精心收集的纯正童子尿。

  李福斯不止一次经历过眼前的情景,简单也曾有过一次经历,所以简单最惧怕的不是被自己誉为连太监也要失控的魅惑幽香,而是曾让他干呕了三天的那瓶童子尿。

  所幸幽香会很快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发自尸体的腐臭气味。

  片刻后果然,简单立刻扔掉手上的布条无声干呕。

  大多数崩溃的半妖都有这样的一个阶段,身体会迅速发臭、死亡最后异变成只有本能或欲望的变种怪物。

  界碑将妖变崩溃形成的怪物称为变种怪,与另一种一直没有找到真正源头的荒怪区分开。

  二者相比来说,界碑的人更重视变种怪,因为荒怪是拥有灵智的另一个物种,大多数时候并不会轻易攻击人类聚集的城市,但是变种怪却会毫无顾忌、甚至自杀式的无差别攻击眼前一切活物。

  关于变种怪的根源,也可以说妖变崩溃的根源,界碑目前给出的结论只有一个:半妖的身体承受不住妖血的侵蚀,人类基因链不可逆转的崩断!

  李福斯五年来不断的猎杀怪物,每每游走在生死边缘时,心里支撑他的一大执念就是请握有独门秘术的半妖世家们出手,为璇子逆转妖变进程!

  前因后果闪电般在简单脑海过了一遍,他轻声道:“阿福,差不多了吧,这次不同以往,咱们没有准备,尽早制服璇子也好留出应急的时间。”

  李福斯正要点头,一条狐尾就好似蟒蛇般在林间窜过,最终缠绕在这附近最高大的一棵树上,下一秒,宛若婴儿啼哭的吼叫声从树冠响彻这座密林。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