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缉像 第四章 简单的简,简单的单

小说:怪物缉像 作者:凉夜孤灯 更新时间:2021-01-14 01:31: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三天后的深夜,倒开门酒吧内烛火摇曳,搭上一首和柔的钢琴曲,酒香格外醉人。

  吧台不远处,并排坐着四个已经微醺的年轻人,看穿着就知道是白领阶层的社会精英。

  四人原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忽然因为一个话题热络起来。

  “前些天我们老板那个圈子里有个什么会所的成员,是个搞地产的,听说在外省拥有一万多亩地,这样的有钱人,前两天被发现暴毙在自家门口,都上新闻了,说是入室抢劫。你们听说没?”

  “听说又怎么样?我又没做亏心事,不怕入室抢劫。”

  “……”

  “喂,你们谁知道幺妹儿那小丫头哪去了?有好久没来了吧。”

  话题突然一转,四人中一个短发女子问道。

  “谁知道呢,又没有联系方式,八成北漂失败,回老家了吧。”

  接话的是另一位性感美女,长发大波浪,衬衣领口开的很深,毫不顾忌露出胸口大片的雪白,又在酒精的作用下两颊酡红,更显妩媚诱人。

  大波浪身边是一个严谨的男人,即便是在酒吧这种场合,西装的领带和袖口依旧打理的整整齐齐。男人颇为享受现在的氛围,手中掐着一杯红酒,闭目摇晃道:“人家幺妹儿只是比你年轻一点,清纯一点,漂亮一点,这样的人又不是只有幺妹儿一个,你又何必逮着身边人酸呢。”

  大波浪气哼一声,但没反驳男人。

  远离女士们的最后一人年纪偏大,一身工装,这波随缘而聚的加班党都叫他醉大叔,为人寡言少语,此时已经醉醺醺的趴在高台上了。

  西服男子抿了一口红酒道:“不过我倒是有幺妹儿的电话号码。”

  大波浪嗤笑一声道:“喂,咱们几个当初说好了,在这间酒吧里可以坐在一起喝喝酒,出了酒吧就是陌生人,怎么就你有幺妹儿的联系方式呢。”

  短发女子点头附议。

  几个人都是经常加班到深夜的人,喜欢结束工作后来这个偏僻的地方喝点酒放松放松,各自的困苦又让这几个萍水相逢的人不愿也没有心力深交新的朋友,便约定了这样一条规则。

  “放下你的面具,收敛你的演技,聊得来就坐在一起喝酒放松,聊不来就好聚好散,不能打听对方的一切私人信息,出了酒吧就是陌生人。”

  所以这几个人互相用绰号称呼,比如那个严谨的男人自称完美男神,还有自称幺妹儿的四川小姑娘。

  完美男神微微一笑道:“机缘巧合,她家和我家应该是同路,那天我在路上捡到一个手机,没想到联系到的失主是她,自然也就留下了电话号码,但幺妹儿其他的情况我可一无所知啊。”

  大波浪一歪头,凑近男人道:“啊吁~你们这些臭男人…”

  “我真的一次也没打过那个号码,也许幺妹儿…”

  男人看了看酒吧。

  “也许幺妹儿不再需要这里了吧,这个‘避难所’。”

  说到这,三人不约而同的沉默,各自喝酒。

  不过都是熟悉的陌生人罢了,碰到了就坐在一起喝杯酒,闲聊几句,相互之间连真实姓名都未告知,又有什么资格去担忧对方的苦难呢。

  忽然,一颗小小的丸子头从四人对面的高台下升起,语气带着哭腔道:“幺妹姐姐为什么不需要这里了呢?”

  几人俱都一愣,哪怕是很熟悉了,偶尔也会被这小丫头的面具唬一跳。

  大波浪娇笑着捏了捏璇子头顶的“丸子”,逗弄道:“小爱哭鬼,是不是又要掉金豆豆了呀。”

  短发女子看着瘦弱,实则力量惊人,拨了一下大波浪的手,直接将璇子娇小的身躯提过高台,放在自己腿上。

  璇子心里为了幺妹儿耿耿于怀,抽噎道:“你们还没告诉我,为什么幺妹姐姐不来酒吧了,是不是璇子不好?”

  短发女子眼看璇子的眼泪就要一发不可收拾,赶紧安慰道:“不是的呀小璇子,幺妹姐姐只是最近工作忙,才没来找璇子玩,她还让哥哥姐姐们转告璇子呢,过两天她就会来,还要给璇子带礼物呢。”

  这时,一直趴在高台上的醉大叔忽然醉道:“酒……”

  完美男神趁机摆出严肃脸道:“勤劳的璇子,听见了吗,还不快给醉大叔上酒!”

  “是的呢!”

  璇子听说幺妹姐姐过两天就来,醉大叔又迫切的需要自己,翻书一样转悲为喜,立刻挣脱短发女子的怀抱,跃下高脚凳,跑向吧台十爷那边。

  “十爷,来瓶白酒!醉大叔要的。”

  完美男神看了看醉大叔手中的红酒瓶,抽了抽嘴角。

  短发女人轻嘘口气道:“这算是糊弄过去了,还好这丫头忘性大,没两天就能忘掉这个谎。”

  一个懒散的声音突然道:“喂,你们几个,少逗弄我妹妹啊,小心我把你们轰出去。”

  李福斯趴在吧台一角,一直盯着这边,是直到璇子离开才出声提醒这几个熟客。

  大波浪总觉得这个懒散的酒吧老板虽然颜值很禁得住考验,但眼神中散着凶光,自己一贯泼辣的脾气碰到他次次偃旗息鼓,只是肉烂嘴不烂道:“凶什么凶,璇子又没有怎么样!破酒吧老娘还不愿意来呢。”

  说着提起身边的包包,扭头快步走掉,下次再说下次的呗。

  完美男神和短发女人也同时起身道:“哈,李老板,那我们也先走了。”

  没人管已经不省人事的醉大叔,反正他每次都要在这喝到天亮。

  李福斯叹口气,嘀咕道:“你怎么知道别人没有怎么样。”

  妖变崩溃,最忌讳情绪剧烈起伏。

  此时除了醉大叔,店里只有几个零星的客人在角落里自斟自饮,就在大波浪三个熟客走后不久,酒吧的木门嘭的一声弹开。

  一个头上顶片槐树叶的年轻人大摇大摆的闯入酒吧,他在脑后扎了个短辫,额角各有一缕垂到下颏的头帘,看年纪与李福斯相仿,一屁股坐在吧台前后,居高临下的盯着趴在吧台上的李福斯。

  李福斯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听开门声就知道是这家伙。

  简单,界碑组织在京都区域的总经理天心寒的助手,一个有着比女人的容貌还要美丽的男人,只有眉宇间那股英气和时不时皱起的眉头,才稍减一点他身上的女人味。

  两个大男人开始像孩子一样较劲,互不理睬。可惜简单急于挑衅,率先破功,斜眼看向李福斯身边的人手花和装有两条蒲扇鱼的鱼缸,语气夸张到尖锐道:“呦~李大老板什么时候又添置产业啦,这两条鱼可是很金贵的品种呢。”

  李福斯拉出长音道:“滚~~”

  简单好象没听见一样,阴阳怪气道:“哎呀,前些天守夜部的山猫报上来一张首次发现的怪物的缉像,叫什么来着…哦,青蚨啊,似乎跟着两条小鱼的样子差不多呢,只不过山猫的报告上写着,大小一千三百七十二只青蚨全部死亡呢。”

  简单低头凑向李福斯的耳朵,低声道:“私自豢养怪物是界碑明令禁止的规矩,轻者监禁,重者直接消灭,李大老板这是明知故犯呐。”

  当日在钱有水的别墅中,李福斯在残破的水族箱中发现这两只侥幸存活下来的小青蚨也很惊讶,转念一想,估计是大青蚨没来得及将召血的能力发挥完全就彻底死去,才让这两只青蚨活了下来。

  虽然芦花极力劝阻,但李福斯不知作何想法,执意将这两只青蚨带回酒吧,没有交给界碑。

  李福斯也知道,要想让这两只青蚨安安稳稳的留在倒开门酒吧,免去后患之忧,还得靠眼前这个得理不饶人的损友出力,朝中有人好办事嘛,便想着先忍一忍,让他小人得志一会儿,自己装作闭目养神。

  简单见此喊道:“璇子。”

  少女对他人的呼唤从来都是转瞬即至,风一样的跑到吧台。

  “哇哇,简单哥哥来了,璇子在。”

  “璇子啊,这两条小鱼好可爱呀,是谁的呢?有没有名字哦?”

  璇子跳道:“我的我的,是哥哥送我的礼物,一个叫小青,一个叫小蚨。”

  “这样啊,那合起来就是青蚨咯,某人不出意料的惫懒,名字都懒的想个新的。”

  李福斯心说,换名字要是有用,还要怪物缉像干嘛,这小子真是得寸进尺,还把璇子叫过来,没完没了了你。

  越想,便暗生闷气,沉着脸起身,支开璇子道:“璇子,去给门口角落的客人送个果盘,就说是节日赠送。”

  “好的哥哥!”

  跑出几步的璇子忽然回身问道:“哥哥,今天是什么节日啊?”

  “盂兰盆会!”

  “好的哥哥。”

  简单挽了挽衬衫袖口,绕向吧台内,对李福斯想干什么心知肚明,同时讥笑道:“你的这种行为,可是在亵渎神灵。”

  李福斯捏了捏关节道:“亵渎?不,老子今天是要祭祀神灵,就用你当祭品!”

  “嗷!”

  “吼!”

  两个大男人同时怪叫一声,扑向对方。

  十爷对此见怪不怪,适时停止擦拭手中的高脚杯,贴心的将酒吧内的音乐声量调大,免得惊扰了客人。

  好一会儿后,李福斯顶着一个鸡窝头,简单衣衫不整,二人脸上各有几道抓痕,齐齐从吧台下面站起。

  “混账玩意儿,手段愈发阴险了啊。”

  “彼此彼此。”

  十爷调小音乐音量,给简单递过去一杯加冰的可口可乐,简单从不喝酒,但酷爱可口可乐。

  二人各自落座,简单从裤兜摸出一张材质特殊的画纸拍在吧台上,示意那两条青蚨道:“李福斯,你胆子越来越大了,根本不把界碑的规矩放在眼里啊,你以为工分榜第二的名头能给你带来多少特权?”

  这种材质坚韧,如棉布一样的画像就是界碑组织刊行的正版怪物缉像。

  这一张正面是一幅雾中蛙口的怪物素描,背面是那只大青蚨从角落阴影中走出时的样子,鱼身蛙口,蹼爪鳄眼,充满警告意味的眼神逼真慑人,画像下面则是关于青蚨的信息简介。

  李福斯一看就知道是大公鸡芦花那块木板的翻画,内容早已了然于胸,瞥了一眼便不再看,揉了揉胸口一点,没好气道:“有屁快放。”

  简单气笑道:“好好好,耍光棍是吧?你看看你这里,一、二、三……加上这两只青蚨,五只怪物,两个半妖,怎么你这是怪物收容所吗?要不要搞一只部队出来耍耍?”

  李福斯也不点破,表明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简单又不是没干过这种事,否则芦花和人手花这些怪物怎么可能瞒过界碑的眼睛,我不求你你也得帮忙让这两只青蚨顺理成章的留下。

  这是李福斯早已打定的算盘,此时根本不接简单的话茬,转移话题道:“先说说那只大青蚨和钱有水是怎么回事,怪物对一般的血食不会有那么执着的杀心。”

  简单从另一侧裤兜取出一张百元大钞,抖了抖,拍在吧台上。

  这张纸币表面看没什么特殊的地方,但几秒钟后,先是那两只青蚨躁动起来,在鱼缸中疯狂打转。

  而后那张百元大钞突然崩解成一片血色尘埃,再化作一道血流悠悠荡荡的飞进鱼缸,被两条青蚨吞食。

  二人面面相觑,就连十爷也为之侧目。

  李福斯以眼神询问简单。

  简单肉疼道:“那张百元大钞浸过那只大青蚨的血,原本用来测试的时候没什么变化,没想到一碰见你这两只逃出生天的幼崽,就起了这种变化。”

  “科训部那帮老学究也是费了很大功夫才从古籍中证实了青蚨的存在,记载与芦花那只鸡描述的天赋大同小异,原文是以青蚨子血涂八十一钱,母血涂八十一钱,置母用子,置子用母,其钱自还。”

  “估计钱有水是找到了不让纸币崩解的方法,或者刚才是母或者子死亡其一时才有的现象,总之…”

  李福斯接道:“钱有水是靠取青蚨血,利用血钱自还的方法发的财?”

  简单点点头。

  “取血的过程中,肯定会死上一些小青蚨。”

  “怪不得大青蚨拼上整个族群,也要杀掉钱有水。”

  “否则,随便再挑一只雌青蚨繁衍出新的族群,依旧会是钱有水手中的工具,生不如死。”

  “至于钱有水体内为何会有青蚨血……谁知道呢,保不齐那孙子以为那血有梅开二度,或者祛斑除痘之类的功效就喝过一些,没想到大青蚨自绝血脉时会捎上他……反正双方都已经死了,没死的也说不了人话,无从查证。”

  李福斯沉默下来。

  简单哼了一声,知道劝也没用,任由李福斯思量自己当时的所作所为,拆解得失,捋顺心路。

  李福斯这种人,若不让他自己想明白,才如枷锁缠身,再遇事就会束手束脚,但若想通了,想对了,便是心境上的夯实根基之举,错了可以再改嘛。

  片刻后,李福斯长出一口气,转而问道:“界碑那边对这件案子的结论是什么。”

  简单也没了胡闹的心思,正经道:“大青蚨实力不强,定为幼夭级怪物,你知道的,价值1工分。但是因为事主钱有水死亡,属于不可挽回的重大事故,这1分还不够扣的呢。但但是,你提供了青蚨的怪物缉像,这个价值10工分,加上钱有水暗地里脏的要死,在法律上即便判不了他死刑,二三十年是跑不掉的,所以界碑高层经过讨论后,对你采取免去11工分的奖励,禁闭一个月的处罚。”

  简单忽然脸色严肃道:“最重要的是,因为界碑京都区域的总经理,天心寒大姐的求情和担保,最后连禁闭都给你抹了,要知道感恩哦李福斯!”

  李福斯翻了个白眼,这小子永时刻不忘替天心寒着想。

  简单从屁兜摸出两只创可贴粘在脸上的红印处,问道:“喂,这下你原本的打算落空了,接下来怎么说?原本就差一点分数就能请那些半妖世家的老不死出手救治璇子了,真是可惜。”

  李福斯倒给自己倒上一杯红酒,说道:“再等机会吧。”

  谈到璇子的病,简单的情绪也有些低沉道:“生血草…收到了吗?”

  李福斯点点头。

  “生血草治标不治本,而且副作用太大了,长此下去,璇子最后也会积弱而死。”

  李福斯沉默的喝着酒,这是二人很早就心知肚明的事。

  “你也知道,璇子离不开你太久,所以你不能离开京都出任务,但敢入京都寻找血食的怪物,不是实力强大,就是天赋诡异之辈,既不好找,也不好杀,京都像钱有水案这种‘性价比’高的案子恐怕还得等很久。”

  简单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说了出来:“就差临门一脚,我知道你也不想再等了,还有件已经调查了一个月的案子,目标疑似是价值100工分的百陨级怪物,危险程度你自己有数,接不接?”

  李福斯没犹豫,点点头。

  简单从怀中掏出一只厚厚的档案袋,放在吧台上便起身说道:“界碑为了这只怪物已经发起了一次大规模的行动,我给你要了个队长的职务。对了李福斯,你好像杀过百殒级的怪物吧?”

  “两只,都差点就死了。”

  “哦……我走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