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缉像 第三章 青蚨

小说:怪物缉像 作者:凉夜孤灯 更新时间:2021-01-14 01:31: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水汽没有弥漫到整个房间,漫出床底不远便会自行消散。

  忽然,一只肤泽光亮,灰绿色的蹼爪从水汽中探出,轻轻按在地板上,紧跟着又伸出一只,一前一后拖着大团水汽爬出床底。

  而后一只隐匿在滚滚水汽中,仅有轮廓隐约可见的怪物,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床边。

  钱有水躺在床上紧闭双目,好像正在“梦中”经历眼前的一切。

  怪物缓缓爬上床,将前后四只蹼爪分别按在钱有水的肩胯附近后,钱有水头颅正对的位置,水汽中伸出一张覆满细密鳞片的蛙嘴,而后是时而喷吐着黑色水汽的鼻孔,微凸的眼眶中全是黑色瞳仁,却在两侧覆有白色薄膜的眼睛。怪物看向钱有水的眼神不是见到猎物时的嗜血或凶残,反而非常人性化的怨毒起来。

  在二楼窗外,芦花大公鸡的爪子屈起两趾,伸出的一趾如刻刀般在一块木板上划动,竟然没有一点声音发出,眨眼间,一幅雾中兽口的画像跃然其上。

  画像的下方,还有这样几个字眼。

  “如床大、鱼手有蹼、蛙嘴有鳞、能腾雾、致人失智(未知原因)”

  这就是“怪物缉像”的雏形。等到事情了结,这块木板会交给界碑组织加精并且大量刊印,再发到每一位界碑外勤人员的手中,倘若日后再有人遇到这种怪物,便可以有备无患,这也是界碑为何重视此事的原因。

  芦花是只神秘的妖怪,自称是上古妖兽,真正的名字叫食邪,算是家族遗产,但就连蒙受遗泽的李福斯,也不清楚芦花的全部实力,只知道,食邪以恶鬼为食。

  怪物对窗外的芦花毫无察觉,蛙嘴撅起,上下两片嘴唇不同于灰绿的肤色,反是光亮微微透明的乳灰色,合拢成圆,缓缓凑向钱有水的嘴唇。

  看来钱有水所说的女人唇,就是这个了。

  接下来,怪物恐怕就要吸食钱有水的血液了。钱有水在医院的诊断结果界碑是知道的,界碑判断,怪物应该是用了什么天赋能力替换了钱有水体内的血液,只要事后好好补血,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今晚却不能再让怪物得手了,否则,很可能成为压死钱有水的最后一根稻草。

  就在这时,窗帘猛地一分为二,一道寒光转瞬即至。

  “叮!”的一声,刀尖狠狠戳在怪物雾中的眉心,竟然发出金石交击般的铿锵声。

  “这么硬!?”

  隐匿在窗帘后的李福斯暴起出手后,诧异的看了眼手中的唐刀秋水,这才伸手一扯钱有水肩膀的衣服,二人后跳与怪物拉开距离。

  “不会是眉心长有龙骨吧,这要是个龙种可就麻烦了。”

  李福斯看似自言自语,实际上是说给大公鸡芦花听。

  那怪物骤然被袭,又被抢走猎物,神情刹那间狰狞起来,一仰头从口中弹出一根长舌鞭子般袭向李福斯的脖颈。

  李福斯上身后仰,同时手中唐刀竖起一晃,那根长舌卷住了刀身。

  李福斯顺势观察那根长舌道:

  “像蛙舌,附着黏液,还有很多牛毛般的绿尖倒刺,能抵住秋水的刀刃,很坚硬,绿色的应该是毒液。”

  李福斯是半妖,力量不输这只怪物,一手握着唐刀秋水下压长舌与怪物角力,另一手跟丢布袋一样将钱有水丢出别墅。

  二层楼的高度,就算摔个腿断,也比在这被怪物分分钟撕碎了强。

  另一边,芦花躲过飞翔的钱有水,悠哉游哉的站回窗口,脚趾在木板上补刻道:“长舌有刺,带毒。”

  芦花“咕”了一声,喝道:“小邪。”

  话音未落,一道三米长短的黑线在地面纵横闪现,直至逼近怪物的那一刻,才有一张上下颚几乎垂直的蛇口擎着蛇牙,狠狠咬向怪物拉直的长舌。

  “吭哧!”

  但怪物及时收起倒刺,满是黏液的舌头从唐刀秋水的刀身滑掉,闪电般收回口中。

  唤作小邪的恶蛇一击落空,仅在空中停顿一瞬,又化作黑线消失。

  那一瞬才能看清,这是一条手臂粗细的黑蛇,算是食邪,也就是芦花大公鸡的宠物或者奴仆。

  怪物察觉敌人人多势众,转身就逃,而且那些黑色的水汽不像是一种藏匿行踪的能力,更像是这只似鱼似蛙的怪物脱离水域后,维持行动力或者生命的手段,当它全力移动时,便来不及使水汽覆盖全身了。这个时候,一只蛙脸鳄眼,扁身蹼爪的灰绿色怪物,屈肢一弹便从水汽中冲出,眨眼间消失在楼梯口。

  窗外的芦花随即刻写道:“鱼身蛙脸,水生怪物,疑似龙种”

  这时芦花忽然顿了一下,脑中灵光一闪,口吐人言同时继续刻画:“形似蒲扇,幼崽众多,暂名蒲鱼怪。”

  李福斯闻言也是猛然醒悟,蒲鱼怪,这只怪物不就是楼下水族箱里那些小蒲扇鱼的放大版嘛!

  李福斯暗道原来如此,习惯性转了一下唐刀秋水,纵身追了上去。

  楼梯间早已没了怪物的身影,只在墙壁上有一道湿滑的黏液痕迹。

  “糟了!”

  李福斯忽然叫道,单脚在楼梯扶手上一蹬,反身一个起落便从窗户倒头飞下,同时手中秋水刺出。

  “噗!”

  唐刀应声切入地面两寸,同时正将蒲鱼怪的长舌钉在钱有水颈前。

  它果然还是要杀钱有水。

  “呼~”的一声,蒲鱼怪喷出滚滚水汽带着恶烈的腥臭味淹没了李福斯和钱有水,同时强行收回舌头,代价是被唐刀秋水将舌尖一分两半。

  这些水汽没什么杀伤力,只是腥臭难闻,但考虑到怪物对钱有水执着的杀意,李福斯不敢掉以轻心,只能回身护住钱有水。

  从断舌脱困来看,蒲鱼怪虽然狠辣,但实力并不强大,无论是黑色水汽还是带有毒刺的长舌,对李福斯都没有威胁,而且联想最开始,这只蒲鱼怪的确没有拖人入梦的能力,它应该是依靠舌头上的毒麻痹了钱有水后,吸食血液。

  李福斯将钱有水安置在路旁一棵松树下,盯着躲入对面阴暗角落的怪物自语道:“是想逃走,还是要拼死杀人?”

  钱有水家在很高档的别墅区,每家都带庭院和花园,每户之间还有小路间隔,此时又是深夜,除了路灯之外,附近没有任何光亮和声音,所以这场动静不大的战斗没有惊扰普通人。

  “扑棱~扑棱~”

  芦花从二楼窗户飞腾到李福斯身边一号杆路灯上,口吐人言道:“这只蒲鱼怪不过是幼夭级的实力,没必要拖延了,能活捉最好,不行就赶紧杀了了事。”

  一般的怪物在猎杀血食失手后,都会立刻尝试逃走,但蒲鱼怪执着于杀钱有水这件事让李福斯有些疑惑,站在原地迟迟不动。

  片刻后,蒲鱼怪缓缓走出黑暗,在李福斯十米外停下,覆在黑瞳上面的白色肉膜开合一下,眼神中露出询问和警告的意味。

  李福斯默不作声,既不出手,也不让开。

  芦花大公鸡“咕”了一声,沉声喝道:“李福斯,你最好不要有不该有的念头。它是怪物,你别忘了界碑的规矩!”

  李福斯不答,只是看着蒲鱼怪,算是回应它的眼神。

  蒲鱼怪的选择让李福斯的疑惑更重,其眼睛上的白色肉膜瞬间收起,眼眶中宛若注满浓墨,同时张口吸气,鱼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胀了三倍之多。

  “呼!”

  蒲鱼怪猛的张口吐息,鱼腹骤缩,滚滚水汽如波涛般喷出,隐隐还有散发着剧烈腥臭的绿色水汽夹杂其中,洪水一样扑向李福斯和钱有水。

  那是麻痹钱有水的毒液。想必蒲鱼怪拥有的毒液总量也不多,直到此时拼命才用出来。

  李福斯将唐刀秋水竖在脸前,静待黑色的水汽扑到身前后,对着唐刀向前同样一口吐息。

  “极寒·潮涌”

  唐刀秋水瞬间结上一层冰霜,缕缕寒气沿刀身自刀尖升起,同时,那口寒气呈扇形汹涌向前与水汽对冲。

  “轰~哗哗~”

  水汽尽皆冰冻成晶后跌落在地。

  界碑曾对半妖的天赋能力以天赋树的形式归拢,但至今也时有新的能力出现,甚至无法归拢进天赋树。

  如今普遍使用的半妖天赋树共有四大枝干,也就是四个大的分支,分别是躯体天赋、属性天赋、元素天赋以及最为少见也最强大的规则天赋。

  其中元素天赋共分六大系——地、火、水、风、空、识。

  寒气,是李福斯的天赋能力,属于六大系中风系的衍生天赋能力。

  在冰晶中间位置,蒲鱼怪保持着扑击的姿势定在原地,身体同样被寒气冰冻自身黏液而成的冰层困住,如同雕塑。

  与此同时,神出鬼没的恶蛇小邪看准时机,闪电般将蒲鱼怪缠绕几圈后,狠狠收紧蛇躯,同时蛇头弓起,蛇口大张,急不可耐的就要将蒲鱼怪整个吞下。

  但是,蛇缚虽然将蒲鱼怪缠了个结实,却也夹碎了蒲鱼怪身上的冰层。

  蒲鱼怪的皮肤顷刻间分泌出新的黏液,大概是极限为之,以至于全身皮肤红肿,甚至还有血液从毛孔中挤压出来。

  “哧溜。”

  蒲鱼怪从蛇躯中滑出,恶蛇再次咬空。

  “废物东西!”

  芦花对黑色恶蛇的表现相当不满,怒骂一声。

  但蒲鱼怪没有逃走,反而脚步僵硬的再次扑向李福斯,或者说是他身后的钱有水。

  李福斯看着已经被寒气冻伤血肉骨骼的蒲鱼怪,眼神冷漠,身形刹那间消失,再从蒲鱼怪的后方出现,放下横在身侧的秋水,褪去刀身上的寒气。

  下一刻,蒲鱼怪的身体轰然倒地,一道刀口贯穿侧身整个鱼腹。

  蒲鱼怪的皮肤很坚韧,黏液又滑,原本秋水的刀刃切在上面,如同拳头打在棉花上,无处着力。

  但唐刀秋水是李家传承下来的妖器,以古老的炼金技艺打造,唯一的特性就是能附着、承受住极低的温度,非常适合李福斯的天赋能力。

  所以,蒲鱼怪新分泌的黏液和皮肤在刀尖划过的瞬间就被寒气冰封,切块冰对于秋水来说,跟先前的地面没什么区别。

  恶蛇小邪悄无声息的游曳过来,仍想吞下今晚这只猎物,却被飞腾而下的芦花大公鸡,一爪按在七寸处,又狠狠的撵了撵。

  “废物东西,你干脆叫饿蛇小邪算了,就知道吃。”

  蒲鱼怪尚未死透,但寒气透入内脏,此刻真的连垂死挣扎都做不到了。

  “腿好疼…噩梦结束了?”

  钱有水挣扎着起身,竟然在这个时候醒了过来。

  只不过他体内的鱼毒尚未全解,仍然神智恍惚。

  钱有水晃晃悠悠的打量四周。

  “你是谁?”

  “这是鸡还是蛇?”

  “这又是……蒲鱼?”

  钱有水突然哀嚎一声。

  “我的宝鱼……我的聚宝盆!”

  钱有水神志不清,根本没反应过来蒲鱼怪跟自己水族箱中的小蒲鱼的区别,只是心疼自己内心视若聚宝盆的宝鱼,涕泪横流的扑向蒲鱼怪。

  蒲鱼怪的眼睛重新覆上了白色肉膜,眼神怨毒的看着钱有水,而后视线移动,看向钱有水家的客厅,眼神变为不舍,微微的张开蛙口。

  “噗!噗噗噗噗……”

  穿破血肉的声音密密麻麻的响起,一缕缕鲜血像汇流一样飞进蒲鱼怪的嘴中,又从它腹部的伤口流出,一会儿便在路上形成一条蜿蜒而去的血河。

  “额,额啊~”

  钱有水跪倒在地,一身肥肉像筛子一样布满血孔,只不过从他身上飞出的血量不及正常人的一半,大概是今晚之前便被蒲鱼怪分批次吸走了。

  李福斯大惊失色,没想到蒲鱼怪会在临死之际才发动这样的能力。

  怪物同样有着天赋能力,但其根源不明,界碑没法归拢分类,这也是为何界碑如此重视怪物缉像的原因之一。

  钱有水瞬间失去全身的血液,同时五脏六腑烂的像破棉絮,神仙也救不回来了。而蒲鱼怪也在此时彻底没了声息。

  李福斯沉默无语,忽然纵身掠入客厅,鸡芦花爪下抓着恶蛇小邪,一同飞腾进去。

  客厅之中,地面已经被水淹没,那只水族箱的玻璃破碎一地,原本养在其中的上千只小蒲鱼散落一地,全都是鳞片崩飞,千疮百孔的死状。

  大公鸡芦花丢下小邪,在那块木板上划掉一行字,补上一行字。

  “疑似青蚨,天赋能力:母子同血。”

  李福斯看了看那块木板,大致理解了芦花的字面意思,剩下的事后界碑自然会验证和解释,而后他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后便立刻挂断。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皆是黑衣打扮的两男一女找到已经带上风衣帽子的李福斯,与他们同行的还有一辆厢式货车。

  为首的中年男人出示了一个红色证件,上面只有简单的一个界碑的图案标志,他也不打开就收起,简单干脆道:“代号山猫,奉命收尾。”

  李福斯沉默着点点头,交给中年男人芦花刻画的那块木板。

  中年男人接过一看,神情立刻严肃几分,说道:“怪物缉像!”

  而后便公事公办,赶人道:“辛苦了,剩下的交给我们。”

  李福斯一点头,直接跃上别墅的房顶,而后身形几个闪动,消失不见。

  半小时以后,李福斯已经换了一身舒适的运动服,满头大汗的推开倒开门酒吧的木门。

  “噔噔噔……”

  “哥哥,你跑步回来啦!”

  带着若女能面的璇子风一样跑到李福斯身边。

  跑步自然是诓骗璇子的谎言,也是李福斯出任务常用的借口,他揉了揉璇子的头发,笑道:“猜猜哥哥给你带什么啦?”

  璇子立刻惊喜道:“是礼物吗?”

  李福斯拿出放在背后的那只手,展示道:“铛铛的镫~”。

  一只透明塑料袋中装有一半的清水,两只像蒲扇一样的小鱼在其中缓缓游曳。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