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幼崽四岁半 第83章 第 83 章

小说:团宠幼崽四岁半 作者:十碗大米饭 更新时间:2021-02-21 12:56: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上课铃声响起。

  秦郁坐到位置上。

  啾啾把没喝完的牛奶整齐摆在书桌前,带着些怒气地瞪了一眼秦郁后,从抽屉里拿出十几本书放在右侧桌角,原本连在一起的两张桌子中间像垒起了一道城墙,完美隔开两个人的距离。

  秦郁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

  牛奶不是给他的。

  意识到这点后,刚才升起的那不为人知的欢喜蓦然消失。

  天空像坠落了星星一样,忽然失去漫天蔚蓝,黑压压的乌云盖过蓝天。

  外面下起瓢泼大雨,雷声大的让人心惊。

  雨下得很大,滴滴答答错乱打在窗户上,让原本就烦闷的学生们心中更加浮躁。

  啾啾也是其中一个。

  啾啾下巴抵在书上,拿着一本数学书翻来翻去。

  清脆的翻页声消融在雨声里。

  “又打雷了。”

  “好烦又下雨了。我好几双鞋子打湿没法穿,明天都不知道穿什么来上学。”

  “雨声好大,烦的我写不下去作业。”

  教室里响起一阵短暂的抱怨声。

  秦郁半阖着眼眸。

  细碎的埋怨声传到他耳畔。

  她会不喜欢雨吗?

  秦郁打开书,出神看着数学方程式。

  书本上的字句、数字逐渐模糊,秦郁脑海中想起小时候的那一幕。

  四岁快五岁时,他抱着陪伴他一起长大的狗狗从养父母家逃出来。

  刚跑了几步,他撞到一群混混。

  一群暴躁的成年人把他围在阴暗小巷子里又踹又踢。

  力道很重,丝毫没顾及身下的人还是个小孩子。

  意识模糊间,周围那群混混却忽然停止了动作。

  有道怂兮兮的小奶音响起:

  “你们不可以欺负啾啾和糖哥哥,不然不然老天爷会劈你们的。”

  巷口处,小秦郁朦胧间看到了一个胖嘟嘟的小团子,逆光站在那儿,长长的睫毛在阳光下愈发明晰。

  像个小天使。

  她把小手贴在他手上,轻轻安慰他,害怕他太痛把宝贝的小书包和皇冠都送给了他。

  他不知道她口中的糖哥哥是谁,但啾啾两个字深深刻进他脑海里。

  秦郁从养父母家逃离出来后被送进福利院。

  两年前他才被秦家人找回。

  从四岁到十五岁的十一年里,秦郁因为没钱吃过很多苦。

  他一边学习一边兼职,但无论生活多么窘迫,啾啾送给他的粉嫩小书包和书包里价值连城的小皇冠,他一直紧紧护在身边。

  秦郁努力学习,想通过这些努力一步步走到啾啾的旁边,这个机会直到十五岁他被秦家人找回,才实现。

  回到秦家后,秦郁常常做梦。

  梦境很荒诞。

  梦里的他是掌管九州四海天气的神明。

  父母闭关,自小无人陪伴。

  天道从小就把秦郁领到身边细心教养着。

  一老一小关系很好。

  某日,天道拿着一张白纸问他:“森林还缺个掌管一方的神仙,那儿环境差神仙们都不爱去。我打算造个小神仙出来,你觉得哪样的好?”

  刚刚学会画画的秦郁满心欢喜画了个像球一样的小脑袋出来。

  “这就画完了?”天道问。

  小秦郁用力点头,声音稚嫩:

  “她能像球球一样飞来飞去,好玩。”

  小秦郁满心期待地等着球球的诞生。

  名叫啾啾的森林之主出生后,小秦郁瞒着天道去森林看过啾啾一次。

  原以为啾啾会十分满意自己的外貌,可他刚到森林,就看到幼崽啾啾把身子埋到树叶里,一双清澈的眼睛透过树叶缝隙露出来。

  啾啾对着面前正在吃竹子的熊猫,可怜兮兮地问:“啾啾为什么没有大熊猫一样的手手。”

  “没有手手捉不了鱼鱼。”

  啾啾低着头,语气委屈。

  小秦郁欢喜的笑容僵硬在脸上。

  他画出来的球球好像不喜欢她的外貌。

  一想到因为他啾啾才没有手没有脚,一百多年里,秦郁自责得不敢去看啾啾。

  虽然啾啾没有手没有脚,但因为可爱的性格受到了全仙界的喜爱。

  小秦郁总是听其他神仙们说,“啾啾今天吃了三条烤鱼,十只烤鸭,开心得又在蹦蹦跳了。”

  “不过啾啾两百年了修为没一点进步,以后要是遇到敌人了可怎么办。”

  “不怕不怕。啾啾那小娃娃看起来憨憨傻傻,但她一蹦就能蹦到天上找救兵帮她。”

  ……

  小秦郁提到嗓子眼的心又松了下去。

  还好,傻球球弹跳力好。

  小秦郁后来见到啾啾,是在百年一度的天界大会上。

  大殿两侧,啾啾坐在最末端吧唧吧唧认真吃饭,丝毫不因为自己的末尾位置而感到沮丧。

  啾啾全程都在低头干饭,完全没有注意到天道爷爷身侧,小秦郁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她。

  直到啾啾获得天道奖励的牌子和一顿好吃饭饭后,圆球球才抬头,蹦蹦跳跳带着牌子和饭饭打算回到森林里。

  临走前,有神仙问她:“啾啾,大会还没结束,你去哪里?”

  啾啾呆愣愣地眨眨眼,许久后认真说:“啾啾饭饭吃完啦,当然要回家呀。”

  闻言,全场看着啾啾桌上干干净净、一点食物也不剩的小桌子,哈哈大笑。

  合着森林之主啾啾不是为了颁奖而来,而是为了能免费蹭一顿饭才不远万里来了天界?

  小秦郁笑着看向大殿门口蹦蹦跳跳的傻球球。

  他画出来的球球妹妹,真爱吃。

  那天,秦郁头一次产生了去森林见啾啾的想法。

  啾啾每天都在开开心心吃饭,是不是就不会难过没有手手了。

  这样的话啾啾或许也愿意跟他做朋友?

  秦郁默默想着。

  可这样的机会他没有了。

  小秦郁四百岁的时候,天上一众神仙奇怪发现天界时不时会出现几场大雨,有时候运气不好还会遇到惊雷与闪电。

  这些现象此前从未发生过。

  大殿之上,天道瞥了眼外面的惊雷,无奈道:“好好好,这些吃的你拿去。”

  天道也不知道小秦郁这是怎么了。

  五十年前开始就变得极其贪吃,整天在他身边盘算着如何抢走一顿佳肴,如果不给小秦郁,这崽崽还闹脾气。

  一闹脾气外面又是下雨又是打雷,天道都没办法制止。

  这样的次数多了,外面的神仙心神不宁的,以为这是要大乱的象征。

  天道表面上命令小秦郁掌管九州四海的天气,对外宣称新上任的云神修为极低,降雨降雷之术学的不大精通,对于天界出现的奇怪天气,神仙们要多多包容些。

  小秦郁不甚在意地接下掌管九州四海天气的职责,同时欢喜抱着食物偷偷去了森林。

  他的啾啾妹妹又可以吃饱饱了。

  啾啾是秦郁五百年生活里唯一的期待。

  战神父亲、雨神母亲在小秦郁出生后便闭关修炼,从小秦郁就一个人生活着。

  天道虽养育着他,但天道忙碌,大多数时候小秦郁只是一个人坐在大殿中度过漫长又孤独的岁月。

  啾啾出生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他期待了很久,却也因为过于期待,而在第一次听到啾啾委屈于没有手没有脚时感到万分自责。

  秦郁害怕啾啾不愿意跟他做朋友。

  从啾啾出生到她决定下凡的那两百年,小秦郁只敢躲在啾啾不知道的地方默默关心她。

  他会偷偷去森林帮啾啾教训那些不听话的动物,也会躲在暗处给啾啾烤鱼烤鸭。

  那两百年里,森林的天气状况是最好的。

  后来,当小秦郁在大殿之上,听到啾啾一遍遍说着要下凡去找哥哥、爸爸妈妈的时候,他懵了。

  天道让他降下十道惊雷做啾啾下凡前的惩罚。

  中间的啾啾怂兮兮地缩成一小团,双眼紧闭着,十分害怕的模样。

  小秦郁在那一瞬间想到了很多。

  如果他让啾啾感受一下雷有多痛,一向胆小的她是不是就不会嚷着要下凡了?

  最后他没有。

  他为了让那个怂怂的小团子不害怕,特意把天雷降到了距离她一米外的地方。

  十道雷电降落,啾啾毫发无伤地下凡。

  而他,在谁也不知道的地方默默为啾啾承受了十道天雷。

  啾啾走后的天界,阴雨绵绵。

  一众神仙都在伤心难过。

  他们的天界团宠啾啾走了。

  小秦郁躺在床上养伤。

  从那天以后,他再也听不到其他神津津乐道地说啾啾又吃了多少烤鱼,又蹦了多少时辰。

  后来他从命运镜里看到两岁多的啾啾闷闷不乐坐在福利院的小板凳上,她忘记了她是神。

  但他没有。

  按照命运记载,啾啾在长大后才能顺利回到江家,此前的十几年她都在福利院里度过,期待的哥哥、等待的爸爸妈妈都不会出现。

  秦郁一动不动地看着坐在福利院门口等爸爸的啾啾,趁司命不注意,撕碎了记载啾啾命运的司命簿。

  那时啾啾四岁,命运被改写。

  回家第二天,她忘记了前四年的福利院生活,脑中只记得自己是个森林之主。

  啾啾过得很开心。

  这两年里,他的梦零零碎碎,直到前段时间他又做了一次梦之后,持续了两年的梦境才宣告结束。

  梦里,受了天雷的小秦郁躺在床上养伤。

  小秦郁问天道:“为什么啾啾要下凡。”

  明明每次啾啾出现在他面前时都笑嘻嘻的,为什么那样的啾啾会想着要下凡。

  天道说了什么秦郁没听清。

  但最后一句话他听得很清楚:“因为啾啾孤单。”

  虽然有无数神仙的宠爱,但那些宠爱代替不了长久的孤独。

  一天十二个时辰,大半的时辰啾啾都只能一个人度过。

  因为孤独,她才想着要去找爸爸妈妈还有哥哥。

  这个梦结束后,秦郁一点点拼凑起前尘往事。

  撕碎啾啾司命簿的秦郁是来下凡受劫的。

  此前十五年的凄惨生活不过是为了弥补他犯下的罪过。

  秦郁一点也不后悔。

  不后悔撕碎啾啾的司命簿,让她的命运改写,也不后悔当初帮她挡下天雷。

  秦郁唯一后悔的是

  为什么他跟啾啾都是小神仙的时候,他没有抱着圆滚滚的啾啾,一边烤鱼一边喂她吃。

  他后悔于没有在那两百年的漫长岁月里,带啾啾逛遍九州四海,帮她买零嘴,每天跟她说话,告诉啾啾他不是为了修习,是特意下来帮她烤鱼。

  教室里很安静。

  啾啾小心翼翼用笔戳了戳秦郁的手臂。

  秦郁回神,漆黑的双眸里清淅倒映着啾啾的脸庞。

  啾啾被那眼神盯得有些紧张,她磕磕巴巴小声说:“轮到轮到你做自我介绍了。”

  因为今天重新分班,班上的人大家都不认识,马老师刚才让他们按照座位顺序站起来做自我介绍。

  大半部分人都顺利完成,但到秦郁这里却卡壳了。

  啾啾等了一会儿,见秦郁迟迟没有反应忍不住开口提醒他。

  秦郁目光落在啾啾脸上,半晌后才轻轻嗯了一声。

  啾啾脸更红了。

  心里七上八下的,手抖得不像自己。

  薄荷鱼认真的模样真好看。

  第一节课下了之后,啾啾拉着舒喵去楼下散步。

  “咋了,有事问我?”舒喵问。

  啾啾低着头,语气认真:

  “喵喵,我想跟你说件事。”

  舒喵低头跟卫司发消息互怼,期间漫不经心回答道:“说。”

  啾啾认真盯着脚尖,语气平淡:“我好像有喜欢的人了。”

  “哦,有喜欢的人什么?你有喜欢的人?!”舒喵意识到什么后忽然放下手机惊讶问道。

  啾啾点头:“好像是。”

  这是她纠结了一整节课后得出的答案。

  舒喵顿了顿,问:“是谁?”

  啾啾:“秦郁。”

  “那他喜欢你吗?”

  “不知道。”

  舒喵扶额,努力消化着这个消息。

  三楼走廊处,秦郁靠在那儿静静看着外面的景色。

  啾啾昂头,目光落在他完美的下颌线上。

  那一瞬间,啾啾忽然明白了什么叫做“秀色可餐。”

  “舒喵。”啾啾小声开口。

  舒喵抬眉。

  “我一定很喜欢秦郁。”

  “啊?”舒喵不明白啾啾为什么忽然这么说。

  啾啾偏头,眉眼带笑:“见到他比吃了十块顶级牛排还开心。”

  这种喜欢,一定一定很深了。

  “那你要表白吗?”舒喵问。

  “暂时不要。”

  现在秦郁眼里,她还是个吃饭会漏饭的大憨憨,现在告白除了被拒还是被拒。

  “舒喵,你上课能不能好好听课?”

  第二节课下了之后,卫司皱眉看着旁边的人。

  舒喵正小心谨慎地在一张白纸上刷刷刷写着,上课的时候全程没看老师,一看就不是在听课的模样。

  舒喵头也不抬地继续写计划。

  “我现在做的事情比听课重要一百倍,你闭嘴。”

  她现在正在为啾啾的终身幸福而努力着,旁边的大憨批懂个什么。

  想到这,舒喵偷偷给啾啾传了张纸条。

  [晚上别去跟你哥吃饭了!我组织一下晚上我们几个人一起吃饭,把秦郁也叫着]

  接到纸条的啾啾偷摸看了眼身旁的人,在纸上简简单单回了一个字:[好~]

  收到啾啾的准确答复后,舒喵兴奋拿出手机给秦郁发短信。

  考虑到男生一般跟男生玩得比较开,舒喵的短信内容主要围绕给他结交几个兄弟展开。

  [秦同学你好,中午跟你说过我们小团体还有几个好朋友,今晚一起吃个饭介绍给你认识一下?或许你们会成为很好的兄弟哦!]

  舒喵在放学时才收到对方的回复。

  [秦郁:抱歉,今晚有事。]

  放学后,秦郁拿着书包匆匆离开。

  他哥哥今晚跟啾啾的哥哥约好一起吃饭。

  秦培南说了,啾啾也会去。

  秦郁到了秦培南说的餐厅后,看到独自一人坐在餐桌上的江濉时愣了一下。

  秦培南装似无意地开口问:“你不是说有个妹妹要来吗?”

  江濉语气淡淡:“嗯。刚才发短信说要跟朋友一起聚餐。”

  秦培南拍拍秦郁的肩膀,一脸“哥哥只能帮你到这里”的无奈模样。

  秦郁抿嘴,眉心微皱。

  舒喵邀请他吃的那顿晚餐啾啾也在。

  他还以为啾啾会开心地跟江濉一起出来吃饭。

  彼时的ktv里,一中七子面面相觑坐在大包厢的沙发上。

  包厢里,卫司和舒喵两个人在为要不要邀请秦郁过来唱歌而吵架。

  卫司冷声道:

  “你刚才邀请他吃饭他都不来。他是个什么意思你还不明白?”

  “那是因为秦郁跟我们还不太熟,他害羞不行吗?”

  “他那种面瘫脸会害羞?你要跟他这么熟干什么?”

  钱琮点歌的手抖了两下。

  董谨一出来圆场:“舒喵想跟新同学打好关系,不是坏事。”

  “对对对,别吵了来唱歌。”

  卫司:“过去一年我也没见过她对其他同学这么热心。她什么心思难道你们不明白?”

  啾啾抬眸,“喵喵没有什么别的心思。”

  卫司:“啾啾你就别为她解释了,她”

  “因为有心思的是我。”

  钱琮话筒没拿稳,啪嗒一下掉到了地上。

  刺耳的声音也没惊醒石化着的一群人。

  一中七子中的六哥咽了咽口水,试探性地问:“啾啾,你说的那个心思是我以为的那种心思吗?”

  啾啾捡起地上的话筒,坦然道:“如果你说的是喜欢,那就是。”

  一群人整齐划一地了然点头。

  卫司双手将话筒恭敬放在舒喵手里,不敢再发声造次。

  ktv包厢里陷入了一阵死一般的沉寂。

  还是大哥先开的口。

  “喜欢的人不错。”

  “长得帅,学习好,是个完美妹夫。”钱琮犹豫看着啾啾,“不过啾啾,伯父伯母还有你哥如果知道了,可能会晕过去。”

  啾啾:“所以这件事不能让他们知道。”

  “我们绝对不说出去。”五个男生齐齐保证着。

  啾啾拿着话筒,“好了,既然出来开心,那就开心点吧。大家来唱歌?”

  钱琮点头。

  啾啾在一旁点歌,五个男生凑到舒喵身边找她要着秦郁的电话。

  “你们要干嘛?”

  钱琮:“当然是请他过来了!”

  没几分钟,秦郁收到了五条短信。

  [秦郁同学,我叫董谨一,是啾啾的好朋友。我们在学校附近的一听ktv唱歌,18号包厢,有时间的话可以过来一起玩。]

  [我叫卫司,坐在你后面。一起来玩吧,大家都在。]

  [我是钱琮,你可以存一下,以后交流的机会会有很多。]

  [李满流。你存存,另外过来唱歌不?]

  [啾啾和舒喵的二哥章尓冬。过来耍耍?]

  收到短信后,秦郁立马放下筷子淡声道:“哥,我有点事,先走了。”

  “去哪儿?”秦培南问。

  “我同学约我去唱歌。”

  “唱歌?”坐在他们对面的江濉抬眉,“是钱琮和啾啾他们吗?”

  刚才啾啾去ktv之前跟他发短信,说晚上要晚点回家,现在打算和钱琮他们一起去唱歌。

  ktv包厢里,啾啾拿着麦克风开心点歌。

  半个小时后,七个人都玩开了。

  什么年度沙雕洗脑神曲、小时候的经典儿歌《十个葫芦娃》都被他们点了一遍。

  接下来的一首是钱琮最爱的高音情歌《每天都要爱》。

  这首歌以其极高的音调、洗脑的旋律成为当下年轻人唱k必点神曲。

  一向活泼好动的啾啾本不想跟着他们一起甩头乱舞,总觉得那场面有点奇奇怪怪。

  但ktv是个神奇的地方,它能让人在当下尽情舞蹈,也能让从不喜欢唱歌的人当上麦霸,原本说好一首不唱的人最后唱到喉咙嘶哑,沉稳安静的人最后跟着旋律尽情摇摆,尽情伴舞。

  六哥拿着喝完的空饮料瓶当话筒,另外一只手高举着。

  “hi,everybod,现在让我们欢迎不进娱乐圈就在浪费人才的一中天后天王带来这首歌曲。”

  伴奏一开始,钱琮装作在谈吉他的模样,跟着节拍疯狂舞动。

  开头就是高音。

  七个人像喝了假酒一样在包厢里群魔乱舞,同时弯腰低头,学着v里的人物沉浸式演唱,大声嚎着开头的歌词。

  “每天都在爱——”

  声音嘶哑,跑调,还有点刺耳。

  啾啾嚎完第一句,直起身看向屏幕准备唱第二句时——

  她发现,原本紧闭的包厢门已经被人打开。

  秦郁、江濉,以及另外一个人正一脸认真看着她。

  脸上明晃晃写了一句话:

  原来啾啾唱歌的时候是这样的。

  啾啾握着麦克风脸很红。

  她仙女形象彻底没了。w,请牢记:,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