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幼崽四岁半 第82章 第 82 章

小说:团宠幼崽四岁半 作者:十碗大米饭 更新时间:2021-02-21 12:56: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啾啾在薄荷鱼面前丢脸了。

  意识到这点,啾啾对白色的米饭产生了深深的敌意。

  旁边的钱琮发觉啾啾神情的变化,低声安慰道:“没事的啾啾,你小时候吃饭也一直漏嘴巴,一顿饭吃得满脸都是。现在比之前好多了。”

  啾啾:

  这算安慰吗。

  啾啾下意识地看向薄荷鱼,敏锐发现对方唇角微微扬起,像是在嘲笑她小时候吃饭漏嘴巴的光荣事迹一样。

  啾啾红着脸反驳:“我小时候才不漏嘴巴,不要造谣。”

  “我有证据的,你小时候参加综艺时好多片段都吃饭漏嘴巴。”

  钱琮一边说一边拿出手机。

  “不用了。”

  “啾啾记起来了?”

  啾啾加重语气缓声道:“嗯。多亏了你。”

  薄荷鱼嘴角的笑容愈发灿烂。

  “所以a是在嘲笑b?”

  啾啾学校超市货架上的最后八瓶草莓牛奶捧到怀里,边走边问。

  舒喵表情严肃:“我确认下,a跟b第一次见面是前提。a看到b嘴角有饭粒后笑了,那究竟是面对面的坦然笑容,还是低着头暗自窃喜地笑?”

  啾啾回答的很快:“低着头笑。”

  舒喵皱眉:“a是男是女?”

  啾啾低头沉思。

  她想着中午吃饭的时候,舒喵和卫司两个人在吵架没什么心思注意她这边,才敢拿这个问题来问喵喵。

  不过这种时候,实际情况最好打个码才能防止不被认出来。

  啾啾正想回答是女生时,舒喵拍拍她的肩膀:“你朋友是不是没跟你说男女?”

  “朋友?”啾啾有点迷糊。

  “嗯?你刚才不是说朋友昨晚跟你说的这个问题吗?”

  无中生友的啾啾反应过来,斩钉截铁道:

  “对,是这么回事。”

  舒喵随手拿了两包薯片,脑袋飞速运转着。

  啾啾的朋友一向优秀,能让朋友a放在心上的b,大概率也是个不一般的男生。

  他们第一次见面,男生就低着头偷笑

  舒喵脑海中闪现出卫司每每把她怼得无话可说时低头偷笑的脸,心中瞬间涌起满腔怒气,说话的声音也大了些。

  “啾啾,b一定是在嘲笑a!”

  啾啾得到答案后内心有些抓狂。

  因为小时候的沙雕操作和极具感染力的吃货视频,啾啾从小就在各种现实版“夸夸群”中快乐长大。

  出门买东西会被店主夸,去幼儿园被老师和同学夸,回到家里被爸爸妈妈还有哥哥们夸,就连小学时出去春游,都会被一向严肃的景区大爷夸两句。

  在各种“夸夸群”中长大的啾啾,从未体会过被人“嘲笑”的滋味。

  而现在,她因为一粒米饭被薄荷鱼嘲笑了。

  丢脸两个字不断在脑海里闪过,啾啾又尴尬又气恼地低着头。

  舒喵疑惑道:“你朋友被嘲笑了,为什么你这么生气且尴尬呀?”

  啾啾愣在原地。

  偏头。

  舒喵的双眸亮了亮。

  她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抓着啾啾的外套,激动道:“啾啾,不会是”

  啾啾紧张地抱紧怀里的草莓牛奶,目光紧紧跟随舒喵,生怕她发现自己无中生友的窘事。

  四周安静,在啾啾实在受不了想直接告诉她真相时,舒喵笑着说:

  “啾啾,不会是你想起小时候你漏嘴巴的事,太有代入感所以这么生气吧!”

  “对,你说的对。”

  啾啾松了口气。

  舒喵在啾啾身后嘟囔着。

  “不过啾啾,如果是你发生了跟b一样的场景,我觉得那个人一定是觉得你可爱才笑的嘿嘿。”

  她声音很小,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啾啾没听见。

  啾啾低头思考着薄荷鱼的事情,还在烦闷于被人当众嘲笑时——

  她撞到了一个人。

  怀里的草莓牛奶跌落。

  舒喵迅速上前观察啾啾的额头。

  白皙的额头上红了一大块,或许是刮到了拉链,还有些破皮。

  舒喵心疼啾啾,气急道:“啾啾可是我女神,我女神长得这么好看,今天这一撞万一破相了”

  在看到对方的脸后,舒喵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也不要紧。反正我女神长得好看,多撞几次也没事。”

  啾啾:?

  秦郁目光落在啾啾泛红的额头上,嘴唇紧抿。

  外面又下起小雨。

  良久,秦郁启唇道:“要去医务室吗?”

  啾啾摆手。

  “是我没抬头看路。”

  错不在他。

  啾啾觉得自己非常明事理,且极度优秀、十分理智。

  就算这条薄荷鱼一个小时前才嘲笑过她,但她都能心平气和跟薄荷鱼说话。

  她果然成长了。

  舒喵捂着啾啾的嘴巴再不让她说话。

  “医务室虽然不用去,但万一啾啾不小心留疤了,你要负责的哦。”

  “要负责的话就需要知道你的联系方式、姓名以及班级。”舒喵笑着开口。

  这人长得比她家唯唯还好看。

  不走花路好可惜。

  空气里安静了一会儿。

  啾啾挣脱舒喵的手:“别听舒喵乱”

  “我叫秦郁。”

  秦郁侧头,视线对上啾啾的。

  放在口袋里的手微微出汗,秦郁拢紧手指认真道:

  “我叫秦郁。是从j市转过来的学生。”

  啾啾和舒喵站在教学楼一楼大厅的公告栏前。

  距离下午换班虽然还有一个小时,但此刻已经有不少人专门守在这里等候。

  啾啾小声说:“我们回班写作业吧,待会大哥他们会告诉我们在几班坐哪儿的。”

  舒喵一把搂住啾啾:

  “不行。我要最先看到秦郁跟谁坐同桌。”

  跟她的宝贝啾可以,跟其他人

  舒喵只会觉得那群人辱神了。

  至于她自己只要不跟卫司坐同桌就行。

  外面下过短短一阵雨后复又晴朗。

  啾啾脱下针织外套。

  “最近天气反复无常,你别感冒了。”舒喵关心道。

  “不会的。”

  舒喵闲来无事看向外面,感叹道:“这天气一会儿暴雨一会儿天晴。天气预报一点也不准,害得我最近每天带伞带雨靴,真麻烦。”

  啾啾:“可能掌管天气的神明修为不大好。”

  舒喵叹气。

  啾啾的“神明论”又来了。

  她跟啾啾一起长大,从小就听啾啾说有什么神什么神,他们一众好朋友耳朵都要听出茧来。

  舒喵顺着啾啾的话往下问:“那你见过那个神吗?”

  反正干等也是等,还不如听听啾啾说童话故事。

  “没见过,但他请我吃过东西。”

  舒喵眨眨眼。

  好家伙,不是童话故事,是玄幻故事。

  “那你对他的印象应该不错?”

  任何请啾啾吃东西的人在她眼里,都是戴五朵大红花的特级大好人。

  “嗯。”啾啾重重点头。

  在人类世界生活了十几年,啾啾其实忘记了很多还是森林之主时的事情,但唯独对天气之子请她吃烤鱼这件事,印象深刻。

  那时候天道爷爷很少来看她。

  回回有什么好吃的,都是让天气之子送给她。

  天气之子跟她一样,是个只有几百岁修为的幼崽。

  两个人只有两次交际。

  第一次是天气之子送东西给她,看到圆滚滚的白团子啾啾正围着河边蹦蹦跳跳。

  哗啦一下,水中的鱼纷纷跳到岸边。

  啾啾欢喜地原地蹦了两下,准备用灵气生火烤鱼时——

  两道惊雷劈下来,鱼瞬间烤熟。

  天气之子丢下天道爷爷送给她的食物,以及一句“我练习掌控天气,顺便帮你烤鱼”后,无声离开。

  从那天起,白团子啾啾忽然明白。

  原来天气之子还可以烤鱼呢!

  速度比她用灵气生火快多啦!

  咻咻两秒,鱼就熟了~

  啾啾暗地里羡慕着天气之子的技能。

  第二次交际是啾啾想下凡那次。

  原本应承受数道天雷的啾啾,因为天气之子劈歪的天雷侥幸逃过一劫。

  后来成为人类的啾啾还疑惑过,为什么烤鱼时天气之子的雷那么厉害,但劈她的技术却那么烂。

  啾啾扫了眼窗外,小声嘟囔:

  “都这么久了,他的修为怎么一点没进步?”

  天道爷爷不会骂吗?

  “秦郁!”

  舒喵的一声惊呼让啾啾回神。

  “你什么时候来的?”

  舒喵问身后的秦郁。

  秦郁不动声色地看了眼啾啾,淡淡道:“刚才。”

  “对了我们都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舒喵,她叫江啾啾,我们还有五个好朋友,以后介绍给你认识。”

  舒喵对秦郁这么热情,半是因为秦郁的脸,半是因为,秦郁不想去的学校却是卫司想去也去不了的。

  跟秦郁做朋友,会让舒喵产生一种我朋友战胜了我敌人,那我也战胜了我敌人的自豪感。

  舒喵凑到啾啾耳畔幸灾乐祸地说:“如果待会卫司的位置在秦郁后面就完美了。”

  舒喵决定,待会海报一贴她要第一个冲到先面。

  但这样想的有很多。

  大半个小时后,舒喵在第一秒就冲到人群里看告示贴。

  啾啾无措地站在人群外围。

  她想钻进人群中把被挤来挤去的舒喵拯救出来,但外面也有不少人想冲进去看分班,像铁桶一样的人群里没有丝毫缝隙。

  “你想看分班吗?”秦郁冷不丁道。

  “啊?”

  从刚才开始,啾啾把“这个人是嘲笑过我的薄荷鱼”这句话在脑海里反复循环了一百遍,循环到她满心满眼只剩尴尬完全不想跟薄荷鱼说任何话后,啾啾才让脑袋休息了一会儿。

  啾啾反应过来后解释:“我是要去”

  救喵喵三个字紧在喉咙里还没说出来,啾啾就被刚得到消息的学生挤进浩荡的队伍中。

  啾啾像条被挤来推去的咸鱼一样往前推,步子压根不受自己的掌控。

  有人源源不断地从人群中离开,后面又有大批的人挤着想看公告栏。

  啾啾卡在离公告栏二分之一的位置上,呼吸有些闷。

  额前细碎的刘海沾了些密密的汗,啾啾感受到有人故意把她往前推。

  啾啾皱眉,她费力推开周围的人。

  但周围的人却立马紧紧挤在她身边。

  忽然,烦闷的空气中多了阵淡淡的薄荷味。

  淡淡又悠远的清新木调香。

  秦郁几不可察地拉开和啾啾的距离,护着她一步一步往前走。

  啾啾压抑着内心的紧张,又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要砰砰从压抑的情绪里跳脱出来。

  她声音很小:“谢谢。”

  秦郁将拥挤的人群隔绝在身后,目光落在他在外围看了很久也没看清的告示栏上。

  白色的纸上方方正正印着每个人的名字。

  啾啾仔细看了许久。

  最上面的那几行她看不见。

  啾啾踮起脚尖往上看。

  耳畔忽然传来了一道低低的笑声。

  啾啾以为秦郁这是在嘲笑她个子太矮。

  她回头,有些懊恼的表情一点点变呆滞。

  身后,在嘈杂拥挤的人群里,秦郁专心致志看着公告栏。

  他漆黑的眸子里闪过几分珍视,嘴角扬起一抹灿烂的笑意。

  那一瞬间,啾啾突然想起电影里说的那句话:

  “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愣了一会儿,啾啾顺着他的目光踮脚往上看。

  白色的大纸上,第三排的第四列和第五列写了两个人的名字。

  江啾啾,秦郁。

  “啊啊啊我怎么可能跟卫司做同桌!啾啾你真的没有看错吗!”舒喵坐在新位置上,边用书敲脑袋边苦闷道。

  坐在她旁边的卫司面无表情说:“这是老师看不过去,让我辅导你学习。”

  “呵呵,你有啾啾聪明吗?”舒喵伸长脖子居高临下问。

  卫司:“虽然我的成绩没有啾啾好,但教你还是绰绰有余的。另外,啾啾的成绩是啾啾的,你得意个什么?”

  卫司的话音外很简单:虽然我不聪明,但你好像更不聪明。

  舒喵:

  她要换位置!立刻!马上!

  舒喵用笔戳了戳啾啾的背。

  还好,啾啾坐在她前面。

  “啾啾,你同桌谁啊?你怎么还给他放了瓶你心爱的草莓牛奶?”

  舒喵刚才被挤在人群边缘,压根没机会看公告栏,最后还是卫司把她从人群里拯救出来后,啾啾过来告诉她位置在哪儿的。

  啾啾回头,手上还拿着从刚才就一直在看的文言文《琵琶行》。

  “啾啾,你课文是不是拿反了?”卫司插话道。

  啾啾若无其事地关上课本解释道:“我刚才其实没有在学习。草莓牛奶是跟同桌搞好关系,没有别的意思。”

  “你不在学习那刚才你在干嘛?”坐在离他们一条小过道的钱琮凑过来好奇地问。

  卫司目光也多了些八卦。

  啾啾这么心神不宁的状况属实少见。

  舒喵翻了个白眼。

  “啾啾干什么你们都猜不到吗?”

  啾啾有点紧张。

  下一秒——

  舒喵大大咧咧道:“当然是在想今晚吃什么啊!难不成还在想男人啊!”

  钱琮和卫司恍然大悟点头。

  “是哦。啾啾你今晚打算吃什么?想出来了吗?”

  啾啾这种从骨子里都写着“爱吃”两个字的人,怎么可能会想吃之外的其他事情?

  啾啾听到舒喵后半句话时,脑袋就开始死机了。

  现在依然处于死机状态。

  舒喵摆手了然道:“你们看,刚才没想出来吃什么,现在又开始想了。”

  钱琮叹气:“哎,苦了啾啾。没想到如今想晚上吃什么还要费那么多脑细胞。”

  “三哥,你赶紧回座位思考下你那偏科偏到南极去的语文要怎么拯救吧。”

  钱琮苦着一张脸,默默拿出唐诗三百首开始看。

  这个方法是当初的一中天才学霸宋唐教给他的。

  多看唐诗三百首和诗词解析,如果古诗词理解还不会做

  这题就放弃吧。

  舒喵百无聊赖看着班上到齐的学生。

  看来看去似乎少了一个人。

  秦郁呢?

  不会真的坐在卫司前面吧?

  舒喵偷偷拿出手机给秦郁发了条短信,而后笑着看向卫司:

  “卫司,你知道啾啾的同桌是谁吗?”

  卫司低着头写物理卷子,余光都没给她一眼。

  “是一个比你帅、比你高、比你成绩好的男生。”

  卫司:“哦,所以呢?”

  舒喵扬眉:“你不嫉妒?”

  回应给舒喵的是简简单单又极有杀伤力的一句话:“舒喵,管别人之前先看看你那到处是叉的数学卷子吧。”

  舒喵:

  钱琮语文不好。

  而舒喵语文很好,但数学一团糟。

  很不巧的是,卫司却是班上的数学课代表。

  啾啾不知何时已经回过神趴在位置上呆滞看着空位置上的草莓牛奶。

  牛奶是感谢薄荷鱼在让她被人群挤成咸鱼。

  啾啾没有谈过恋爱,也不明白那忽然的紧张和悸动是怎么回事。

  她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可能因为脸喜欢上了一个嘲笑过她的人,但内心的那点小小骄傲感又不想承认这点。

  啾啾出神地抿着草莓牛奶。

  脑袋很混乱。

  如果说要嘲笑

  那薄荷鱼刚才的笑容又是怎么回事?

  啾啾转身,小心翼翼问:“卫司,你老实告诉回答我一个问题。”

  卫司转着笔随意道:“什么?”

  “你跟喵喵坐同桌会感到开心吗?”

  卫司经常嘲笑舒喵,那她问卫司应该跟问秦郁差不多吧?

  啾啾默默想着。

  卫司手中转着的笔掉在卷子上。

  他装似不在意地重新拿起笔,漫不经心道:“还可以吧。”

  把数学卷子盖在脸上的舒喵和咬着指甲思考问题的啾啾,都没有看到卫司越来越红的耳尖。

  “为什么会高兴呢?那你会笑吗?”啾啾锲而不舍地追问。

  舒喵把卷子拿起来,默默翻了个白眼:“啾啾,他开心能为了什么。”

  卫司耳尖更红了。

  “当然是因为能时时刻刻怼我嘲笑我了。”

  卫司:

  啾啾呆了呆。

  “所以他笑是因为能一直嘲笑?”啾啾小声问。

  舒喵继续用数学卷子盖脸:“当然啦。”

  虽然她最近每天都戴帽子上学,但狗啃发型依然有被暴露的危险。

  卫司忍无可忍地把卷子从舒喵脸上拿下来,带着些怒气问:“舒喵你是傻吗!”

  舒喵眨了眨眼。

  冷静下来的卫司发现了自己举动中的不正常,在脑海中飞速想着对策解释他为什么这么生气。

  舒喵刷起袖子气急:“卫司,你不要以为你是数学课代表就可以人身攻击!我这次没及格不代表我傻ok?”

  卫司揉了揉眉心。

  不说了。

  再说下去他真的要被气死。

  下一秒,听到舒喵话的卫司更气了。

  “哇,那个比卫司长得好看、比卫司高、聪明、性格好的男神秦郁来啦~”

  卫司反讽:“男神又不认识你,你开心个什么?”

  舒喵云淡风轻地怼回去:“刚才我跟啾啾加到了对方的微信。哦对了,三分钟前我问他以后可不可以一起去图书馆学习时,男神回复我可以噢~”

  噢这个字,舒喵拖得很长。

  卫司难得没有怼舒喵,此刻眉心拧得死死的。

  秦郁跟老师走进教室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

  班主任马老师正激动介绍着秦郁的情况。

  而他忽视了所有人的掌声和目光,眉眼微垂,一动不动盯着他桌子上的那瓶草莓牛奶。

  那是啾啾给他的吗?

  秦郁无声动了动手指。

  啾啾想起舒喵说的话,咻得一下拿起旁边位置上的草莓牛奶,在秦郁有些错愕的目光中大力戳开吸管。

  才不给你喝我的草莓牛奶!

  啾啾把还没喝完的草莓牛奶和刚戳开的放在一起。

  两根吸管放到嘴巴里,圆溜溜的杏仁眼瞪着秦郁,气呼呼地喝着草莓牛奶。

  那模样,像一只正在闹脾气的小奶猫。

  就差张牙舞爪对他挥舞拳头了。w,请牢记:,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