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幼崽四岁半 第75章 第 75 章

小说:团宠幼崽四岁半 作者:十碗大米饭 更新时间:2021-02-11 10:27: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琮琮发现身后的啾啾不见了,连忙在后面找了很久,听到老师说的话后匆匆跑到台上,一摇一摆地上前牵着啾啾,把她的纸拿下来后说:“啾啾,我们表演完了,下去吧。”

  啾啾这才回过神。

  两个小企鹅一摇一摆下了台。

  后面还有人在表演,啾啾连小企鹅衣服都没脱,眼巴巴地在一旁看台上的表演。

  “哥哥,他们跳的都比啾啾好。”啾啾笨拙地摇摇企鹅手,沮丧低着头,一摇一摆走回了后台。

  纪临跟在她身后,上前两步牵起啾啾的小手道:“大家都很喜欢啾啾的表演。”

  “可是啾啾都没有按时下来。”

  “但啾啾不是跳完了吗?大家看的不是啾啾怎么下来的,是看啾啾怎么跳舞的。”

  啾啾懵懂点头。

  后台里,颁奖的老师拿着一叠空奖状站在那儿,金灿灿的,旁边还有几朵小红花。

  流流趴在旁边的桌子上,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那堆奖状和小红花。

  “得了第一名就有小红花吗?”老师点头。

  啾啾脱下小企鹅衣服,跟流流并排站好。

  流流指着那排坚定道:“啾啾,这次我们一定能拿第一!”

  啾啾眨眨眼。

  她上个学期的时候拿过奖状,但啾啾并不觉得兴奋或者开心,她只是乖巧在班级里学了一个学期后,老师给她发了一张五好学生奖状和小红花。

  这一次啾啾跟着流流他们准备了一个多月,付出了很多,得到奖状的迫切程度也深了些。

  啾啾站在那里,睫毛微动。

  如果她拿到了奖状和小红花,一定要告诉哥哥、爸爸,还有狗狗~

  所有小朋友表演完毕后,啾啾跟琮琮他们坐在下面等待颁奖。

  啾啾后面坐着纪临。

  他见小家伙紧张地连连咽口水,给她递了一瓶水:“啾啾别紧张,喝点水。”

  啾啾乖乖捧起水瓶,连盖子都没往上翻,紧张地在那儿吸瓶盖。

  纪临:他妹妹怎么傻乎乎的。

  啾啾吸了一会儿发现没有水,慢慢将目光从舞台上挪到瓶子里。

  而就在这时候,老师公布了获奖名次。

  “大班三班第一名,中班四班第二名,大班二班第三名。”

  七个小朋友原地呆住。

  良久后喵喵问:“没有我们一班吗?”

  啾啾低着头,呆滞地看着手上的水瓶。

  纪临安慰:“没事的啾啾,大家都很喜欢你们的表演。”

  啾啾抓着哥哥的手,小声说:“哥哥,都是因为啾啾跳错了。”

  七个小朋友都很沮丧。

  他们努力了这么久却没有拿到名次。

  纪临将啾啾手里被她盖上盖下扭成一团的水瓶拿走,语气轻柔:“啾啾哪里跳错了?最后下来的时候大家都在笑,说明大家都很喜欢啾啾的下台方式。”

  啾啾委屈巴巴地摇头。

  哥哥一定在骗她。

  才这样想着,台上的老师们给三个班级的小朋友颁完奖后,拿起话筒缓缓说道:“今天,还有一组小朋友的表演获得了家长们的最高票数。”

  琮琮拍拍啾啾的手臂,“啾啾,可能这个就是我们了。”

  啾啾低着头,还沉浸在那段自责里。

  而后,全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纪临揉揉啾啾的小脑袋瓜,笑着说:“啾啾,你们获得了全校特等奖,比一等奖还要好。”

  啾啾动动嘴巴,小心翼翼地说:“真的吗?”

  其他六个小朋友正欢喜地离开座位打算去拿大红花,啾啾坐在原位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

  台上的老师又说了一遍:“我们今天还有一个神秘的特等奖要颁发,这个奖的得主是台下家长和评委会投票排名的第一名。现在,让我们再次欢迎大班一班的小朋友获得了这次才艺表演的特等奖。”

  啾啾站在那里,脸上慢慢露出盈盈的笑容。

  “哥哥,真的是我们呢!”

  纪临笑着催促她:“啾啾快上去领奖。”

  其他六个小朋友都在跟她招手,啾啾反应过来,连忙哒哒哒跑到他们身边。

  在无数人的掌声里,啾啾欢喜地接过大红花和奖状。

  晚上回到家。

  “哥哥,你看到啾啾了吗?”

  啾啾高举着奖状问。

  金灿灿的奖状上用黑笔写了江啾啾三个字。

  啾啾昂首挺胸,胸前的大红花更亮了。

  江濉瞥了眼高举奖状,生怕别人看不到她今天拿了大红花和奖状的啾啾,微微点头。

  “哥哥不仅看到了啾啾,还看到啾啾面前的大红花和奖状了。”

  啾啾嘿嘿一笑,把奖状放下来。

  “哥哥你真聪明,这都能看见呀~”

  江濉叹气。

  他想看不见都难吧。

  啾啾见爸爸和哥哥都看到了,在家里四处找着还有谁能告诉。

  最后她把目标指向了家里的狗狗。

  “狗狗,今天啾啾拿到大红花了哦,你是不是没有大红花。”啾啾坐在狗屋面前一板一眼地问。

  啾啾把大红花放在狗狗面前摇了摇:“这个大红花是啾啾跟哥哥姐姐一起跳舞跳了很久得来的,才不给你~”

  啾啾炫耀完哒哒哒跑回家,丢下柴犬趴在那里两眼懵逼。

  它它的小主人怎么了?

  第二天就是国庆。

  早上,啾啾站在客厅里,拿着小红花和奖状看向四周。

  她迟钝地发现,今天不用上学,所以她不能跟其他班的小朋友说,她拿到了小红花和奖状。

  啾啾蔫了。

  江翰清下来的时候顺手揉了揉自家闺女的小脸,走到冰箱里拿出牛奶给啾啾倒好。

  啾啾看着爸爸,眼前一亮。

  她轻快地跑到江翰清面前大声问:“爸爸,你今天什么时候去赚钱呀~”

  她要带着大红花和奖状一起去,这样,爸爸公司里的大哥哥大姐姐就能知道她得到大红花啦~

  江翰清:“嗯?今天爸爸休息,不去上班。”

  “为什么不上班呢,爸爸你不赚钱了吗?”啾啾奶声奶气地问,语气还有点急,又有些可怜兮兮。

  “因为今天是放假休息的日子,爸爸不用赚钱。”

  啾啾认清了这个事实,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了沙发上。

  江濉下来吃早餐。

  啾啾忙问:“哥哥,你什么时候去上学~”

  江濉想了想,“七天后吧。”

  啾啾彻底蔫了。

  “啾啾怎么了?”江濉问他爸。

  江翰清笑着:“才拿到奖状和红花,估计想在别人面前展示下。”

  江濉喝了口牛奶,漫不经心地说:“纪临他后天是要去参加颁奖晚会吗?让他带着啾啾去呗。”

  啾啾瞬间站起来,哒哒哒跑到江濉面前问:“颁奖晚会上会有很多人吗?”

  江濉:“很多很多,而且会有直播,全国的人都能看见。”

  “啾啾要去!”啾啾大声说。

  纪临从厨房出来时被告知,他后天去颁奖典礼的时候必须带着啾啾。

  这是江翰清和江濉的共同要求。

  看着小奶团那期待的模样,纪临犹豫道:“她没接到邀请,怎么能随意去。”

  江濉抬眉:“你就连带啾啾去个颁奖典礼的能力都没有吗?哥,你在娱乐圈混的也太差了。”

  纪临:

  “我带她去。”纪临妥协。

  三号颁奖典礼那天,到场的明星很多。

  闪光灯下,明星们身着靓丽的晚礼服缓缓走上红毯,而后在签名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主持人随意挑几个问题问。

  场面十分和谐。

  啾啾和纪临从车上下来时,引起了一阵小轰动。

  啾啾自大半年前旅游直播结束后就鲜少出现在网络中。

  网友们想她的话,也只能从纪茗时不时在微博上发的啾啾照片看看崽崽最近的模样。

  纪临将啾啾的针织外套扣好,打算牵着啾啾的手上红地毯的时候,啾啾从荷包里拿出一张金灿灿的纸。

  在不少记者和粉丝面前,啾啾高举着奖状摇啊摇。

  全场爆笑。

  合着啾啾今天不是为了陪哥哥,是为了来炫耀她在幼儿园里拿了什么新奖状和大红花?

  纪临牵着啾啾走路的步伐无形间加快。

  台上,纪临在签名板上潇洒写了两笔。

  啾啾看到了,踮起脚尖从身旁的工作人员手中拿着笔,在签名板上有板有眼地一笔一划签名。

  与其说是签名,倒不如说是鬼画符。

  主持人笑了笑,问:“今天怎么会想到把啾啾带来呢?”

  纪临不好意思说啾啾是来炫耀她的小红花的,轻咳开口:“因为今天的奖项对我很重要,所以想让妹妹陪在身边。”

  这次他凭借《丹青》入选白花奖最佳男主角,是复出后踏上的第一个台阶。

  彼时啾啾签完名,再度捧着奖状摇啊摇。

  小脑袋瓜很疑惑。

  为什么没有人夸她呢?

  她小声问:“大家看到了吗?”

  外面声音嘈杂,谁都听不到她的话。

  再加上主持人正拿着话筒问纪临,啾啾那小小的声音淹没在人海中。

  啾啾鼓鼓嘴巴。

  难道大家都去看哥哥啦?

  啾啾立马在纪临身边站好,趁他在回答问题的时候高举着奖状,一蹦一跳地想让面前的大哥哥大姐姐看得更清楚。

  小奶团很委屈。

  为什么都不看她的奖状呢。

  台下的人开始爆笑。

  啾啾真的太可爱了!!

  所有记者默默将镜头挪到啾啾身上。

  观看红毯直播的网友们都在夸啾啾。

  【大半年没见,我的崽崽还是这么可爱!】

  【比起半年前长高了!瘦了一点点】

  【多希望我崽崽一直这样开心啊】

  纪临回答完问题后,准备牵着啾啾的手离开。

  啾啾退后一步,固执地举着奖状站在那儿。

  “啾啾,我们要走了。”

  【哈哈哈哈啾啾她还不想走了,要一直举着吗?】

  【有没有姐妹看看,到底是哪里拿的奖状让啾啾这么宝贝啊!】

  【模模糊糊看到了才艺展示四个字】

  【难道我崽崽跳舞唱歌了?想看!】

  网友们开始找啾啾凭借什么拿到奖状的时候,啾啾可怜兮兮地跟纪临说:“哥哥,他们都没有看到啾啾的奖状。”

  “怎么会,大家都看到了。”

  啾啾鼓鼓嘴:“都没有看到,都没有人像爸爸和哥哥一样夸啾啾!”

  纪临无奈地抱着啾啾来到主持人旁边问:“能不能借您的话筒问问大家,他们有没有看到啾啾的奖状?”

  主持人失笑,连连点头。

  “请问在场的记者和观众们,有看到啾啾的奖状吗?”

  台下整齐划一道:“有!”

  “拿到奖状的啾啾棒不棒呢?”主持人又问。

  “啾啾最厉害!”

  闻言,啾啾红着小耳朵躲到纪临的怀里。

  害羞的同时还十分开心。

  大家都在夸她呀~

  而此刻,有网友发出了几天前啾啾和其他几个小朋友才艺展示的视频。

  网友们看到明明要下场,却像个小呆鹅一样立在原地的啾啾连连尖叫。

  【确认过眼神,真的是憨憨又可爱的啾啾哈哈哈】

  【恭喜剪辑啾啾视频的博主们,啾啾又给你们提供了新的素材】

  【崽崽一如既往的可爱,是吃可爱多长大的吗】

  【啾啾跟我的傻弟弟一样,发了小红花之后恨不得全世界人都夸自己,超可爱!】

  被人夸了无数遍可爱的啾啾,正坐在纪临的休息室里。

  “休息室桌子上,放了些印了纪临头像的应援物。”

  啾啾拿起一个发夹,发夹上有一段小弹簧,弹簧上印着纪临在《丹青》里的剧照。

  啾啾奶声奶气地问:“这个是夹头发的吗?”

  经纪人笑着点头,“啾啾想戴上吗?”

  啾啾摇摇小发夹,脆生生地说:“哥哥在上面左摇右摇好好玩。”

  等纪临的经纪人给啾啾戴上小发夹后,啾啾全程就在那摇脑阔。

  感受到头上的东西在来回晃,啾啾笑声连连。

  真好玩~

  等到颁奖即将开始,纪临带着啾啾走出休息室。

  “啾啾,把发夹摘了吧。”纪临说。

  啾啾死死护着弹簧小发夹,“不要,啾啾想玩。”

  纪临:难道他妹妹要在全国观众面前坐在座位上小鸡啄米似的一直上下摇头吗?

  啾啾就是这样想的。

  颁奖典礼开始后,她坐在纪临旁边摇晃着小脑袋,感受着弹簧微动的感觉。

  满脸都是笑容。

  镜头扫到纪临和江啾啾身上时,不时传来些笑声。

  连台上的主持人在开始就调侃道:“看来我们啾啾很喜欢大哥呢,连头上戴的发夹都是哥哥。”

  闻言,啾啾停止了玩发夹的动作,她站起身大声道:“嗯!啾啾喜欢哥哥!但现在更喜欢这个会动的发夹。大哥哥你看哦,啾啾一摇脑袋它就会动。”

  话音刚落,啾啾又开始摇啊摇。

  全场大笑。

  大部分时间里,啾啾都在玩头上的发夹。

  当公布最佳男主角时,坐在啾啾右侧的大姐姐戳了戳她的手,小声提醒:“啾啾,你哥哥的奖要颁布喽。”

  啾啾眨眨眼,目光落在大屏幕上。

  屏幕里正播放着几位候选人在戏中的表演片段。

  台上的两位颁奖人拿着卡片,静了一秒。

  啾啾把软乎乎的手搭在纪临的手背上。

  妈妈说,哥哥拿到这个奖后就会有好多好多戏拍,这样哥哥就成功啦~

  “哥哥不要怕。”小奶音软软。

  纪临偏头,揉揉啾啾的小脸轻声道:“哥哥不怕。”

  他虽然谈不上完全不在乎奖项,但跌落谷底的两年都走过来了,如今他面前的是更辉煌的日子,就算拿不到奖项也有路可走。

  两位颁奖人靠近麦克风,再一次打开卡片后两个人对视一眼同时开口:

  “恭喜纪临。”

  四个字很轻,但刹那间却响起了很重的掌声。

  啾啾欢喜地像个小海狮一样拍手手。

  纪临站起,跟坐在他身边的导演握手后,又回来捏了捏啾啾的小脸蛋。

  又软又暖。

  就像她来到这个家以后,他们家的日子一样。

  纪临的获奖感言很简单。

  “今后会以同样的认真拍好每一部戏,谢谢莫导也谢谢跟我搭戏的同组人员,最后也谢谢我的家人,谢谢他们对我走进娱乐圈的一路支持。”

  台下的啾啾站起身,蹦蹦跳跳鼓着掌。

  纪临笑了笑。

  灯光打在他身上,细碎的短发间也染上层层的光,显得人亮眼夺目。

  纪临参加完这次颁奖典礼后,又开始了长时间的拍戏。

  这次是陈导的大制作,团队花了不少力气才拿下来,纪临也以更谨慎认真的态度面对每一场戏。

  纪茗仍然在幼儿园、医院中来回奔波,但不同于以往的是,她重新开始写书。

  主角是一个身患抑郁症的女人,在种种绝望中走出阴影的故事。

  医生告诉纪茗以后再也不用来医院也不用吃药那天,是十二月八日。

  那段时间她在准备啾啾圣诞节的糖果,去医院听到这个消息时,江翰清和她同时愣住。

  “真的吗?”江翰清声音有些打颤。

  “是的。今后每天保持好的作息。”

  啾啾知道妈妈病好了,是最兴奋的那一个。

  她围着纪茗转圈圈,身后的柴犬也跟着她转。

  最后一人一狗转得头晕目眩。

  “妈妈也好了,圣诞节也要来啦~”啾啾开心地躺在沙发上,“妈妈,圣诞老人真的会给啾啾送礼物吗?”

  “当然。”

  在啾啾的期待中,圣诞节来了。

  晚上,啾啾趴在江濉身边问:“哥哥,圣诞老爷爷是把礼物放在袜子里吗?”

  江濉点头。

  啾啾苦着一张脸说:“可是啾啾的袜子好小呀。”

  “那哥哥把袜子给你。”

  啾啾手手捂着鼻子,有点嫌弃:“哥哥脚脚臭臭。”

  话音刚落,江濉抱着小团子就是一顿揉搓。

  脱了她的鞋挠她的脚,江濉冷声问:“哥哥脚臭?”

  啾啾咯咯咯连声笑。

  大哥和二哥知道她脚脚怕痒以后,时不时都要挠她痒痒。

  啾啾挣扎着从江濉怀里跑出来,小脸还带着笑意:“哥哥脚脚就是臭。”

  说完啾啾哒哒哒快速跑到纪茗怀里。

  纪茗擦去啾啾头上的汗,笑着说:“好了,妈妈给你买了一双大袜子,”

  晚上,啾啾乖巧躺在被窝里睡觉。

  一开始她还强撑着让自己不要睡,要等圣诞老爷爷过来,可没一会儿,啾啾困倦地进入睡梦中,像个小香猪一样在酣眠。

  早上起来时,啾啾看着床边的四双袜子愣了一会儿。

  不久,脸上慢慢涌起一些笑意。

  她颤颤巍巍地把四双大袜子抱在怀里,敲敲妈妈的门大声说:“爸爸妈妈,圣诞老爷爷给了啾啾好多礼物呢!”

  江翰清出门抱着啾啾往一楼走,讶异道:“啾啾竟然能拿到圣诞老爷爷这么多礼物。”

  啾啾认真点头,“一定是老爷爷特别喜欢啾啾。”

  他们家搬进了新房子,啾啾早上起床后一般会在绷绷床上多跳几下,家里人每每看着啾啾咻的一下跳到三米高的地方时,心都会惊一下。

  全家人极有默契地对啾啾奇怪的弹跳能力避而不谈。

  啾啾今天早上却舍弃了最爱的蹦蹦床,趴在沙发上数圣诞老爷爷究竟给了她多少糖果。

  啾啾抓了几把糖果放在妈妈爸爸手里。

  “哥哥呢?”

  “他上学去了。”

  啾啾拧眉:“哥哥走得好早呀。”

  江翰清一边为啾啾扎头发一边说:“现在高三上学期快结束了,二哥当然要抓紧时间学习,这样才能在高考中考好呀。”

  啾啾眨眨眼,“是参加那个最重要的考试吗?”

  “是的。”

  啾啾乖乖点头。

  她拿着袜子进了哥哥的房间,踮起脚尖在哥哥的书桌上倒了满满一桌的糖果。

  哥哥有糖糖就开心啦~

  啾啾欢喜去了学校。

  自从上次七个小朋友一起跳了企鹅舞之后,他们关系又亲近了很多。

  几个小朋友凑在一起分享着昨天圣诞老爷爷给他们的礼物。

  啾啾奇怪地看着全程不说话的琮琮。

  等糖果分享结束后,她凑到琮琮旁边问:“琮哥哥,你怎么了呀。”

  琮琮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许久后才闷闷地说:“我哥哥好像要走了。”

  “爸爸妈妈说我哥成绩不好,要他准备出国留学。”琮琮低声道。

  “留学?”啾啾歪着头,小脑袋瓜满是问号。

  留学是留着学习吗?

  琮琮解释:“我哥哥马上要去国外读书了,半年都回不来一次,这就叫做留学。”

  啾啾小声问:“那我们是不是很久都不能见到钱哥哥了。”

  “嗯。”琮琮声音里带着些哭腔。

  琮琮看了看啾啾,许久后犹豫道:“我哥说江哥哥如果这学期没考好的话,也要出国。”

  啾啾小脸顿时惨白一片。

  那她那她想二哥了怎么办呀。

  晚上,啾啾回家后一直坐在沙发上等江濉。

  江濉一开门,啾啾丢掉抱枕一把冲到他怀里,小奶音带着丝鼻音:

  “哥哥不可以出国,走了啾啾怎么办。”w,请牢记:,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