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幼崽四岁半 第74章 第 74 章

小说:团宠幼崽四岁半 作者:十碗大米饭 更新时间:2021-02-11 10:27: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七个小朋友对天发誓以后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后,啾啾跟他们恋恋不舍地摇手。

  还好距离上学的日子就剩十一天。

  这段时间里,纪茗带着啾啾在各大商城买买买。

  纪茗的精神状态好了很多,这段时间啾啾的生日宴会、幼儿园的事情终于忙完,她开始有时间细心打理啾啾的日常生活。

  纪茗打开衣柜看到一大半动物连体衣时,眉眼抖了抖。

  啾啾指着一件绿油油的恶龙幼崽衣服,奶声奶气地说:“妈妈,啾啾今天想穿这个。”

  “啾啾,妈妈带你去商场买吧。”

  纪茗觉得她有必要潜移默化地培养一下啾啾的审美。

  于是剩下的十一天里,纪茗每天都带着啾啾四处逛。

  江翰清在外出差一周后回来,一打开门僵硬在玄关处。

  客厅里,餐桌上,甚至包括玄关处的衣帽架全是购物袋。

  江濉没几分钟就到了家,毫不惊慌地拍了拍江翰清的肩膀,神情自然地换鞋上楼

  纪茗牵着啾啾的手从楼梯上下来,看到丈夫后才慢慢开口,“不好意思,最近带啾啾买的东西有点多。”

  啾啾换了一件淡白色的纱织裙,头上戴着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发箍。

  “爸爸,妈妈给啾啾买了好多好多衣服,啾啾的房间都装不下啦~”

  江翰清随手把几个购物袋捡起来放到沙发边,笑着问:“那要给你换个大大的房间吗?”

  “要!”

  纪茗:“换房间不如直接搬家吧。换个楼中楼的小别墅,房屋直接占三层,在中间挂个垂下来的七米水晶灯帘一定很好看。”

  “屋顶会不会看上去太高。”江翰清问。

  啾啾连忙摆手:“爸爸不高,我们赶快换房子吧。”

  江翰清瞥了眼兴奋的闺女,视线落到温柔笑着站在那儿的纪茗身上。

  他为什么隐隐觉得,妻子想换房是为了让啾啾蹦得更高?

  “爸爸,换了房子后,啾啾还要一个大大的蹦蹦床。”啾啾奶声奶气地说。

  江翰清没再问问题。

  他闺女不同凡响的弹跳能力他在每一次啾啾“一不小心”就蹦到天花板上时,感受到了。

  合着是现在的天花板高度太矮,影响啾啾蹦床了?

  九月一日上学那天,江翰清已经看好了房准备搬家。

  早上纪茗送啾啾去幼儿园时并没有再拖行李箱。

  啾啾坐在车上,眼巴巴地盯着门口的粉色行李箱后,侧头又问了一遍:“妈妈,幼儿园里真的会有很多吃的吗?”

  “嗯。”

  啾啾的幼儿园在三环,不远不近的地方。

  幼儿园的风格很梦幻,远处看就是一个乳白色的城堡。

  墙上画满了各种各样的可爱小动物。

  啾啾这学期上的是大班,琮琮他们很早就来了。

  纪茗跟啾啾进教室的时候,其他人已经选好了位置。

  喵喵:“啾啾,我们做同桌吧?”

  啾啾笑着跑到喵喵旁边,一坐下就开始问:“妈妈,啾啾的零食呢?”

  纪茗牵着啾啾来到教室最后面的一个柜子里,小声说:“啾啾,其余小朋友不能吃太多糖果,会牙痛。”

  啾啾乖乖点头。

  她要保护其他哥哥姐姐,不能让他们的牙齿痛痛。

  纪茗走后,老师简单说了两句。

  “大家先来做个自我介绍好不好?”

  大班一班就七个小朋友,而他们早就认识过了。

  一一:“我们是发过誓的好朋友,不用介绍。”

  流流连连点头。

  他是老六,一一是老大,喵喵是老五,司司是老四,琮琮是老三,啾啾最小,是老七。

  老师之前跟各位家长聊过,大致了解过各位小朋友的特点。

  这七位小朋友家庭都是豪门,她要仔细照顾着。

  老师:“30天后也就是九月底的时候,学校会举办一个才艺展示的比赛,那我们班有小朋友要参加吗?”

  啾啾喝着果汁刚想摇头,流流举手大声道:“要比赛,要拿第一!”

  老师笑着问:“那是流流一个人表演吗?”

  流流摇头,“我们是好朋友,一起表演。”

  啾啾咕噜咕噜继续喝果汁。

  她其实不太喜欢那种才艺展示的活动,有那个时间,她都可以吃好多大西瓜和大樱桃了。

  纪茗虽然没有准备真的烤鸭小山和糖果小山,但学校操场的正中间矗立着两座两米高的假烤鸭山和假糖果山,为了让啾啾能在学校吃好喝好,学校在吃方面下足了功夫。

  一日三餐有计划地给小朋友们补充水果。

  纪茗还特意让人在啾啾的座位旁边放了一个三层的储物架,上面堆满了西瓜、樱桃那些水果。

  司司他们没有啾啾那么爱吃,比起吃,他们更喜欢凑在一起玩弹珠,看玩赛车。

  喵喵不喜欢吃酸酸的大樱桃,于是很多零食都进了啾啾的肚子里。

  啾啾还在一边喝橙汁一边吃西瓜的时候,其他六个人已经开始热烈地讨论要表演什么了。

  七个小朋友围成一圈,冬冬迅速开口:

  “表演跑步吧,我好喜欢跑步呀。”

  冬冬喜欢一切能动的运动。

  司司扶正空眼镜,一脸严肃地说:“跑步不是才艺展示。”

  啾啾看其他小朋友都在开心地讨论着,如果她不参加的话,他们是不是会不开心呀?

  啾啾咕噜咕噜把橙汁喝完,乖巧扔到垃圾桶里跑到他们身边。

  既然流流喜欢比赛,那她也参加吧~

  他们是好朋友,是一个小集体!

  集体的使命感让啾啾激动了起来,他们可以表演吃东西呀!

  正想举手发言,声音像铃铛般轻灵的喵喵问:“我们可不可以表演跳舞呀?”

  一一和司司从小就被父母教导要绅士,要让女同学,于是纷纷点头。

  “听喵喵的。”

  啾啾缩回小爪子。

  既然喵喵那么高兴,那就跳舞吧~

  她之前跟妈妈旅游的时候也跳过,不用害怕。啾啾安慰着自己。

  一直沉默的琮琮说:“可是可是我不好意思在那么多人面前跳舞。”

  让他在那么多人面前跳舞,琮琮想着耳朵就开始泛红。

  一一想了想:“我在电视上看到过,我们可以穿小黄鸭的娃娃跳舞,这样别人就看不到我们了。”

  “不要小黄鸭,想要小企鹅。”啾啾小声说。

  “可以。”七个小崽崽无比顺畅地确定了一个月后要表演的才艺。

  流流是最兴奋的:“我们要打败大班的其他学生,努力拿第一!”

  下午回家,啾啾把需要企鹅娃娃衣服的事情告诉了妈妈。

  纪茗早在她们家长群了解了大概。

  “啾啾是不是要跟哥哥姐姐们一起跳舞?”

  啾啾:“嗯!流流说打败其他大班的小朋友后,我们就是第一名,是最厉害的小团体。”

  纪茗笑着揉揉啾啾的脸:“你都还有小团体了?”

  啾啾昂头,一脸骄傲:“当然,我们七个是好朋友团体!”

  翌日下午,原本要到放学时间,纪茗和流流的家长在门口等了一会儿没等到人,两个人去了教室发现也没有人。

  问了老师才知道,七个小崽崽此刻正在舞蹈室里练习跳舞。

  纪茗从透明玻璃往里看,七个小崽崽穿着圆滚滚的企鹅服装,全身上下只有一张小脸、小脚和小手露在外面。

  企鹅玩偶服上半身小下半身又宽又大,从远处看像个圆滚滚的三角形。

  啾啾看到妈妈以后奶声奶气地说:“我们放学啦,妈妈在等啾啾。”

  流流:“可是我们只学了一点点,我们要拿第一名,要再学多一点。”

  喵喵脆生生地说:“可是你妈妈在外面等着呢,明天我们早点来学吧~”

  流流勉强同意。

  第二天他们央求老师花更多时间教他们跳舞。

  老师问为什么,流流声音震耳欲聋的:“因为要拿第一名!”

  啾啾穿着企鹅服动手动脚很是艰难,老师知道他们的衣服不好跳,于是大多时候就让他们扭扭屁股换换对象。

  七个小企鹅站成一排整体看上去很可爱,只需要歪个头之类的,让可爱效果达到满分。

  第二天的训练比第一天进展顺利很多,但跳舞的难度也越来越大。

  啾啾时而要换到队伍的第一排,时而要跑到最后,蹲着膝盖伸展着手臂跟着前面的六只小企鹅摇摇摆摆地蹦蹦跳跳。

  他们舞蹈的最后一个动作,是七个小朋友拿着一张写了字的纸对着观众们。

  七个小朋友七张纸,连起来就是:“企鹅崽崽最可爱。”

  啾啾拿的是最后那个爱字,边拿他们要一边快速在原地跑步。

  跑步这个动作是冬冬非要加的。

  司司和琮琮实在受不了冬冬的撒娇答应了。

  练了十几分钟,啾啾累得满头大汗。

  她觉得很渴,跟老师说后,在另外一个老师的带领下去班上拿西瓜和牛奶喝。

  啾啾走了,大班一班的舞蹈训练暂时停止。

  喵喵腿也很酸了。

  但是她们的衣服实在是太圆了,除非脱下来才能在椅子上坐下来,不然完全没有办法坐。

  喵喵想了一会人,小心翼翼蹲着像慢慢躺在地上。

  快蹲下来的时候,小腿一酸没支撑住,整个人开始往后倒。

  还好企鹅服装很厚,企鹅的头也很大,喵喵倒下去的时候并没有摔倒,而是整个人以一个倒在地上的三角形姿势躺着,腿高高蹬在空中。

  一一和琮琮连忙把喵喵拉起来,可喵喵不想起。

  “躺着好舒服呀。”

  琮琮也很累了,学着喵喵的模样躺在地上。

  顿时,地上出现了六个躺着的圆滚滚小企鹅,两脚朝天,两手放在胸前。

  “真的好舒服。”司司开口。

  他们休息了一会儿,挣扎着想起来的时候却发现

  起不来了。

  圆滚滚的,上小下宽的衣服让她们的腿腿够不到地面,小手又没力。

  老师去上厕所,让七个小朋友休息不要乱动。

  司司想了会:“我们待会等啾啾来了,让她拉我们。”

  “是个办法。”一一说。

  啾啾喝完牛奶来舞蹈室的时候就发现,六个小朋友统一倒在地面上。

  啾啾以为这是什么新的舞蹈,还没等琮琮来得及说话,啾啾哗啦一下倒在地上。

  六个小朋友傻眼:

  好吧,他们最后的救星没了。

  一分钟后,纪临过来接小奶团放学的时候就看到了舞蹈室里整齐躺着七个小崽崽,见到他后,七脸期待地整齐划一看过来。

  小奶音可怜兮兮的:

  “哥哥,可以把我们拉起来吗?”

  纪临:这群孩子怎么这么傻。

  纪临把琮琮他们拉起来后,指着外面说:“你们爸爸妈妈已经过来接了,快回家吧。”

  老师过来带着小朋友们离开。

  彼时,啾啾还呆呆地躺在地上。

  啾啾小手在空中抓了抓,“哥哥,啾啾也想起来。”

  “那我问你,是大哥哥穿西装好看还是二哥穿西装好看。”纪临蹲下来问她。

  “西装?”

  “西装就是你生日那天哥哥们穿的衣服。”

  啾啾恍然大悟。

  她眼睛都没眨,毫不犹豫地开口说:“当然是二哥好看啦~”

  纪临蹲着看了几秒,忽然朝啾啾伸出手,作势想拉她。

  啾啾欢喜地伸直小手,然而——

  快要够到哥哥手的时候,纪临又退了一点点。

  啾啾昂起头,全身都在用力往纪临那边靠,快要抓到纪临手时,他又退了一点点。

  啾啾:

  “哥哥是坏蛋!”

  感觉到自己被大哥欺负的啾啾气嘟嘟地说。

  纪临笑着逗她:“所以啾啾生气啦?”

  “嗯!”

  啾啾想双手环胸表示自己的认真程度,但衣服太大手太短,小奶团之后揉着小手,奶凶奶凶补充道:“啾啾现在超级生气!哥哥就算给啾啾吃东西,啾啾也不会笑的!”

  啾啾躺在那,一副“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的凶样。

  纪临和江濉这段时间经常这么逗小崽崽。

  之前担心妈妈状态不好,啾啾不开心,但现在啾啾有吃有喝有爸爸妈妈,生活舒适,有时候逗逗啾啾给她的生活增加点“小难受”,成了江濉和纪临的乐趣。

  他笑着问:“如果哥哥让啾啾笑了呢?”

  啾啾气鼓鼓:“啾啾不会笑的!”

  “那万一笑了怎么办呢?”

  啾啾转转眼珠子想了想,“那啾啾就不生哥哥气了。”

  “不过啾啾是不会笑的!”啾啾认真补充道。

  纪临没说话,扫了眼啾啾的小脚。

  啾啾下意识地想缩着脚脚,一双大手把她鞋脱了,在她脚上挠啊挠。

  “咯咯咯不可以,痒痒。”

  啾啾的笑声像铃铛一样轻灵。

  脚脚缩成一团,小手在空中乱挥。

  纪临停下后认真说:“啾啾你看,哥哥让你笑了。”

  笑成一朵太阳花的啾啾笑容有片刻的僵硬。

  好像是的哦。

  纪临这才不慌不忙地把小奶团抱起来,脱掉她的企鹅衣服后牵着啾啾的手上了车。

  一路上他都在想网上的那句话。

  果然人类幼崽不用来玩真是太可惜了。

  被用来玩的人类幼崽啾啾抱着小书包一声不吭。

  车上他问:“啾啾还生气吗?”

  啾啾抱着小书包脆生生地说:“不生气。大哥把哥哥姐姐们拉起来了,啾啾大人有大量不生哥哥的气。”

  纪临:“那真是谢谢啾啾了。”

  “嘿嘿,不客气~”

  “那啾啾刚才在想什么?”

  “啾啾在想今天学的跳舞,啾啾没有哥哥姐姐们学的快。”

  纪临摸摸她的额头,安慰道:“慢点学也没关系。只要啾啾觉得开心就好了。”

  啾啾奶声奶气地说:“流流哥哥想拿第一名,啾啾要努力的。”

  纪临敏感地发现啾啾好像开始迁就其他小朋友,变得好像越来越懂事了?

  “那啾啾开心吗?”纪临关切地问。

  “开心呀~”

  然而第二天的课外活动课上,他们就闹了一件不开心的事情。

  准确来说,应该是十分爱动,永远不嫌累的冬冬跟其余六个小朋友产生了一点矛盾。

  课外活动课上,老师组织他们七个一起踢足球。

  几个小朋友在大大的足球上跑呀跑,跑了七八分钟后啾啾小脸跑得通红。

  因为太累,除了冬冬的其他六个人都不想再玩球了。

  六个小朋友气喘吁吁地坐到椅子边休息。

  啾啾把带来的草莓汁分给喵喵他们。

  “好甜好甜。”喵喵笑。

  啾啾点头,咕噜咕噜开始猛喝。

  冬冬抱着足球站在足球场上,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们。

  好像那六个小朋友才是好朋友。

  啾啾看了看,抱起草莓汁哒哒哒跑到他面前,“冬冬哥哥,我们休息一会儿再玩吧,给你喝草莓汁。”

  冬冬抱着足球后退了两步。

  他还不太明白为什么跑来跑去这么好玩,其他人却不喜欢。

  啾啾愣愣看着冬冬哥哥,她想了想,咕噜咕噜喝了几大口草莓汁,把玻璃瓶放到椅子上后奶声奶气地说:“冬冬哥哥,啾啾陪你玩球球吧~”

  彼时有点委屈又觉得小朋友们好像都不喜欢他的冬冬,低着头。

  啾啾挠头,认真地说:“冬冬哥哥,啾啾虽然刚才一直没有踢到球球,但啾啾踢球球真的很厉害呢!”

  她之前拍皮球都这么厉害,都是球,能难道哪里去呀~

  何况从根源上来说,啾啾就是个球类幼崽。

  在球类幼崽眼里,就没有她玩不好的球球!

  啾啾从冬冬手里扯过足球,学着刚才冬冬的模样把它放在草坪上。

  啾啾弯腰扶好还在动的球球,朝冬冬一本正经地说:“啾啾踢球可厉害啦!啾啾踢进去了,我们就一起玩好不好。”

  小奶团至今还以为冬冬是因为她过菜的技术而不想跟她一起玩。

  啾啾站起身,退后两步,小手在腿腿上揉了两下,学着冬冬一板一眼地开始热身。

  严肃又认真的表情让琮琮他们也关注着啾啾。

  站在一旁低着头不说话的冬冬好奇地抬眸看啾啾。

  啾啾想了想,上前跑了两步,小腿在空中蹬出了一道完美的弧度。

  然后——

  脚完美错开球的方向踢过去,,而失去了重心的啾啾啪嗒一下屁股落在草坪上。

  完美上演了一幕什么叫做:球不动,啾啾动的可爱画面。

  冬冬看呆了。

  旁边的老师背过身偷笑。

  原本还打算等啾啾踢了球为她鼓掌欢呼的琮琮,偷偷摸摸缩好小手。

  啾啾已经够菜了,他不能再打击她了。

  原地,明明很菜却还想装作自己是王者的啾啾,若无其事地拍拍屁股站起身,还想尝试第二遍。

  啾啾奶声奶气地解释:“踢球球原来很难,刚才啾啾没踢好,现在重新踢。”

  这一次,她不搞冬冬起跑的那些花招了,直接在原地以极慢的速度迈脚,这次碰上了球。

  球往远处滚了几米。

  冬冬看着呆傻呆傻的啾啾,忍不住哈哈大笑。

  刚才的难受瞬间一扫而空。

  啾啾这才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巧克力吧唧吧唧打开吃。

  冬冬哥哥好像又开心起来了呢~

  司司他们见啾啾玩球玩的那么好笑,纷纷上前表示他们也要踢。

  流流激动地说:“我一定可以比你们踢的都远!”

  于是刚才还有些安静的诡异氛围又热闹起来。

  放学的时候,每个人玩的都很开心。

  老师贴心地给他们擦去脸上的汗渍,叮嘱他们别感冒了。

  纪茗来接啾啾时发现,小奶团头发上都是汗。

  “今天在外面跑步了?”

  啾啾点头。

  才踢完球的啾啾困倦地打了个哈欠,像只小乌龟一样趴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啾啾,以后如果很累的话就不要出去玩了。”

  啾啾小手攥着一颗糖果,她把糖果递给妈妈后奶声奶气说:“啾啾休息一下就不累了。我们是一个小集体,我们要一起玩的。”

  纪茗看着自家憨傻憨傻又无限乖巧懂事听话的闺女,默默开心。

  “我们去洗澡澡吧?以后有汗汗了就不要吹风,不然会感冒。”

  “啾啾不会感冒的,啾啾只要多吃东西就好啦~”

  吃越多的东西就有灵气。

  她今天摔倒在草坪上屁股都不痛痛。

  啾啾很喜欢自己身上的灵气,又可以吃东西,又不用痛痛,真的太好啦。

  啾啾没有感冒,但司司感冒了。

  第二天,大班一班只来了六个小朋友。

  “司司呢?”一一问老师。

  老师解释:“司司他今天有点不舒服,今天不能来学校。”

  啾啾眉毛拧成了小麻花:“司司哥哥怎么了?要打针吗?”

  “小朋友们不用担心,司司只是普通感冒,休息两天就好了。”

  六位小朋友勉强点头。

  放学之后,啾啾忙对纪茗说:“妈妈,司司哥哥今天都没有来学校,他生病了。”

  纪茗:“嗯,妈妈在家长群里看到过。”

  见自家闺女这么担心,纪茗问:“要不要跟妈妈一起去看哥哥?”

  啾啾抬眸:“好呀!”

  大半个小时后,纪茗提着些礼品去了司司家。

  保姆正在给司司煲汤。

  卫司的母亲看到纪茗和啾啾后讶异让她们坐到沙发上。

  “其实就是些小病,不用来的。”

  啾啾小脸皱着,惊恐说:“要喝药药呢!”

  多可怕呀!

  卫母没让啾啾进房间,只是让啾啾在卫司房间门口跟卫司说会话。

  她也怕孩子的感冒传染给其他小朋友了。

  “司司哥哥,你今天痛不痛呀,妈妈说感冒要喝苦苦药,好难受的。”

  司司声音有点哑:“还好。”

  啾啾握着小拳头,小奶音稚嫩:“司司哥哥,苦苦的话你就多吃一点糖。”

  “欸,喵喵和冬冬也来啦~”啾啾偏头看着客厅里的喵喵、冬冬大声说。

  于是,三个小朋友蹲在门口跟卫司说话。

  “司司,你明天能来学校吗?”冬冬问。

  “好像还不能。”

  喵喵小声说:“你要快点好起来呀,一一和琮琮还有流流说让你不要怕苦苦。”

  冬冬连连点头:“司司,我们男子汉不能怕苦!”

  三个小朋友说了会话后跟着家长离开。

  纪茗看着眨着两个小辫子,小脸精致的喵喵笑着说:“喵喵真好看。”

  啾啾点头,“喵喵是我们中间的小公主,小公主都很好看的。”

  喵喵害羞抱着啾啾,小耳朵红扑扑。

  喵喵的母亲低声问:“那啾啾不做小公主了吗?”

  啾啾:“一一哥哥说,啾啾是小吃货。啾啾喜欢当小吃货,不想当小公主。”

  几个人笑着上了各自的车。

  司司不在的日子,他们的舞蹈训练也被迫停止。

  流流曾经去看过大班二班、三班、四班的小朋友表演,回来后闷闷不乐地低着头。

  啾啾吃着草莓画画,旁边的喵喵靠在啾啾身上,声音清灵:“啾啾还没有画眼睛。”

  啾啾连忙在羊头上戳了两下。

  完成画作后,啾啾和喵喵一起把画放在后面的黑板上,两个人牵着手回到座位时,流流趴在桌上无精打采。

  “流流怎么啦?”喵喵问。

  一一解释:“他去看了别人班同学的表演,说表演的比我们好。”

  琮琮无奈说:“司司生病了,等他回来我们就能好好练习跳舞了。”

  “流流你要相信我们,我们一定能拿到第一的!”冬冬给他打气。

  流流也重重点点头。

  他举起小手,意志坚定地说:“我们不能放弃!我们要努力!我们的表演一定是大班里最厉害的!”

  老师进班准备上课的时候,听到这一幕在心底忽然产生了一个想法。

  流流挺适合去做销售主管,整天带着一帮人喊口号打气。

  毕竟这个小崽崽喊的口号还挺激动热血。

  司司回来后,距离表演只剩13天。

  七个小朋友认真地抓紧跳舞,有时候小崽崽们也觉得很累,但毕竟代表了他们大班一班第一次比赛的荣誉,七个小朋友努力地变换着队形。

  纪临这段时间在休息。

  他讶异地发现,啾啾回来后的第一件事不再是欢喜跑到零食箱里,而是呆滞地躺在沙发上休息,嘴巴里还在反复嘟囔着:最后一个动作要跑到最后。

  纪临给啾啾揉了揉小腿和小手,“啾啾不要太累了。”

  小奶团偏头。

  “啾啾有灵气不累,啾啾只是在想动作呢~”

  纪临放心了。

  他手机响了两下,是经纪人打过来的。

  “10月3号的那个颁奖礼的礼服已经准备好了。”

  “好。”

  “这段时间没什么通告,你把握最后的机会休息一下,陈导的大制作我们已经联系上了,你好好准备准备。”

  陈导是国内唯一一个拿过国外金球奖的导演。

  在国际国内颇负盛名。

  纪临倒在沙发上,无声地为啾啾揉着小脚。

  因为纪临最近很闲,他让纪茗好好休息几天,这段时间接送啾啾的任务就交给他。

  9月31日幼儿园举行才艺比赛那天,纪临开车带着纪茗和啾啾去了表演现场。

  表演并不在幼儿园中剧情,而是去了s市的一个话剧表演剧场。

  江翰清和江濉来不了现场,只能通过纪临时不时发给他们的视频看看啾啾第一次登台演出的模样。

  后台里的小朋友人很多。

  声音嘈杂。

  纪茗穿过重重人群才来到啾啾他们的休息室。

  钱母也在,两个人随意打了声招呼。

  纪茗把给啾啾做好的曲奇饼干放在她身边,一群家长坐在一旁小声议论。

  “刚才我看中班大班的小朋友都要表演,我们家的这群在倒数第三个。”

  钱母叹气:“那估计要等很久。”

  现在才下午三点多,才表演到第5组,啾啾他们是第17组,还够等。

  “我家流流昨晚为了今天的才艺表演,担心地一开始都没睡着。这还是他头一次这么慌张。”

  纪茗笑着:“我们家啾啾昨晚睡觉前还拉着她大哥跳舞,问跳的对不对。”

  “琮琮还不是。之前跟我说不喜欢跳舞,昨晚也不怕害羞,在他爸爸哥哥面前完整跳了一遍。”

  “哈哈,其实小孩子小时候好玩儿,什么心思都表露在面上。”

  四点的时候,啾啾和其他小朋友肚子有点咕咕叫了。

  距离他们还有五组。

  啾啾终于忍不住,打开妈妈做的曲奇饼干奶声奶气地说:“我们一起吃吧,吃饱饱跳舞。”

  一群小朋友点头,凑到啾啾面前开始吃饼干。

  纪茗和钱母对视了一眼。

  钱母拍拍她的手,“啾啾现在竟然会把零食拿出来分?”

  纪茗笑着:“变得越来越大方了。”

  钱母感叹:“是越来越懂事,越来越乖了。”

  吃完饼干的啾啾喝了几口牛奶,然后在妈妈的帮助下套上小企鹅衣服。

  有老师过来叫他们准备候场。

  流流焦急地在原地转圈圈,“妈妈,爸爸有没有说其他班的跳的好不好呀”

  流流母亲无奈点头:“你爸爸在外面看了,他还是觉得你跳的最好,流流别担心。”

  纪茗也笑着安慰:“把自己的才艺表演好就好了,这样你们七个不都很开心吗?”

  流流还听不懂这些大道理。

  他只能在实践中慢慢体会那种感觉。

  司司笑着说:“我们练习跳舞的时候很累,但有时候啾啾和喵喵都好好笑哦。”

  啾啾和喵喵同时抬头。

  冬冬抢答:“啾啾和喵喵每次在镜子里看到自己,都会一直对着镜子照。”

  “喵喵还问我们谁是世界上的最可爱的企鹅公主,我们说是她,喵喵就好开心。”

  “啾啾穿上企鹅衣服之后,再也没办法吃东西了哈哈哈”琮琮笑着说,“纪妈妈,啾啾有时候只能让我喂她吃东西,自己小手都伸不到嘴巴里。”

  成了小企鹅的啾啾鼓鼓嘴,她小手努力往上伸,小脑袋拼命往下落,努力让手手能够到嘴巴。

  啾啾本想在妈妈面前告诉妈妈,她可以伸到嘴巴里,但最后只是用实际形容完美展现了她每次在跳舞的时候,吃东西有多艰难。

  流流看到这个场景,哈哈大笑。

  纪茗笑着揉了揉啾啾的小圆脸,喂给她了几块饼干后小声安慰:“啾啾以后就不用穿小企鹅衣服了,到时候不就可以继续吃东西了吗?”

  啾啾眼睛亮亮的,她吧唧一口亲在了妈妈脸上。

  还是妈妈好呀~

  七个小团子在休息室里笑着,但出了休息室,都表现出了一定程度的紧张。

  “啾啾不要紧张,你就把下面的人当成萝卜就好了。”钱母笑着说。

  啾啾歪头。

  萝卜?

  那种可以吃的萝卜?

  七个小团子拿着把白纸放在企鹅口袋里。

  这是最后一个动作时,他们要拿出来举着的东西。

  七个小企鹅一摇一摆上台的动作,让地下的家长们连连笑着。

  哪里来的这么七个可爱的小朋友。

  “哇好可爱呀!”有些大姐姐尖叫着。

  “最旁边的那个就是啾啾吗?”地下有人问。

  啾啾听到有人在喊她,摇着身子一摇一摆连连点头。

  像只不停被人往下打的小地鼠,打一下头又冒出来,打一下头又摇过来。

  “好期待他们的表演啊!”

  “他们七个在舞台上站着走路,我都会被萌化!”

  观众席上的光渐渐变暗。

  舞台音乐响起。

  啾啾连忙朝左歪头,右边跺脚伸手手。

  台下的观众看着这宛如机器企鹅的呆滞跳法,连连大笑。

  不时传来一阵惊呼和掌声。

  啾啾被这笑声弄得有些慌张。

  她她跳错了吗?

  最后一个动作时,啾啾变换着队形跑到队伍最后一个,把企鹅口袋里的纸举起来放在脸上。

  “企鹅崽崽最可爱”七个大字展现在所有人面前。

  笑声阵阵。

  啾啾更慌了。

  她呆滞地看着面前的白纸,企图透过白纸看面前的观众究竟是什么表情。

  过了几秒钟,不知道为什么,台下的笑容越发明亮,还夹杂着些尖叫声。。

  “啾啾太可爱了哈哈哈哈!”

  啾啾小脸贴在白纸上,想看是哪个大姐姐在说话。

  让我看看是谁在看我jg

  “来个企鹅提醒下,你们有只企鹅落单了!”

  舞台上,其余六只小企鹅一摇一摆笨拙离开,只有啾啾还拿着一张爱字呆呆站在那里。

  而且纸贴着小脸,印出了她肉嘟嘟的小圆脸。

  “快来人呐,你们的啾啾不要了吗!”

  “太可爱了!”w,请牢记:,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