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幼崽四岁半 第73章 第 73 章

小说:团宠幼崽四岁半 作者:十碗大米饭 更新时间:2021-02-11 10:27: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回家的路上,啾啾窝在江濉怀里,两只小手紧紧握着木棍认真吃糖葫芦。

  快到家的时候,啾啾抬头看一直在笑的哥哥,小脸上也露出一个笑容。

  哥哥的愿望是让爸爸妈妈、还有大哥哥和她一起接他回家,可是现在大哥哥还没有来,二哥就这么开心了。

  以后她要把大哥哥也拉着去接哥哥,哥哥一定会天天开心的~

  第二天,啾啾带着七八个大象娃娃去幼儿园的时候,老师讶异地看着她。

  “啾啾,你是想把大象放到床上,让它们中午陪你睡觉觉吗?”

  啾啾疑惑地摇头,奶声奶气地说:“老师昨天不是让啾啾带大象来学校吗?爸爸说不能买到真大象,啾啾只能带大象娃娃来学校了。”

  原本吵闹的教室因为啾啾这番话安静了几秒,而后响起一阵连绵不绝的笑声。

  老师跟啾啾解释了很久之后,啾啾才弄明白。

  八个大象娃娃被她送给了那些喜欢大象的小朋友,自己则在老师的带领下把昨天的拼图完成了。

  一整个学期中,啾啾时不时会犯些蠢萌蠢萌的事情,跟琮琮的关系也愈发好。

  那次接送江濉回家后,纪茗有时候从幼儿园把啾啾接回来后会去江翰清公司坐两个小时,她看幼儿园的企划书,啾啾在一旁吃着一盘又一盘的甜点。

  等到江翰清下班后他们再在外面吃顿饭,然后一起去接江濉。

  夏初的时候,纪茗忙着幼儿园的开业没什么时间再去看江濉,与此同时她每周三次的心理治疗频率降低,变成了每周一次。

  啾啾每每走出幼儿园见到妈妈后都要问一句,“妈妈,啾啾的烤鸭小山做好了吗?”

  纪茗笑着:“快了。”

  下午的时候她跟助理要出门去见几位已经通过面试的老师,园长也会在。

  这几个月的每一次出门前,纪茗都会暗自做些心理抗争。她其实自医院醒来后就不太喜欢出门,被啾啾带着出去旅行后这种状态尽管好了很多,但有时候情绪上来后出门对于她而言还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

  如今这种心理抗争的次数越来越少。

  纪茗为了啾啾的幼儿园开始主动走出家门,并且还重新拿起笔构思故事。

  一切都在正轨上。

  6月底,幼儿园结束要放暑假那天,啾啾抱着小书包回到家里时,纪临正在看电视。

  纪临的新戏《丹青》正在各大平台火热播放中。

  这是他重回娱乐圈后拍的第一部戏,各导演、编剧、投资商以及其他家的粉丝都十分关注。

  《丹青》是大制作,莫导又是行业出了名的严格,最后呈现给观众们的效果不过,剧在各大网站爆火,纪临的商业价值一下飙升到第一。

  不少广告商、时尚代言、剧本相继找上了他。

  这段时间他忙得不行,鲜少回家。

  “哥哥,你不去拍广告了吗?”啾啾跑到他身边问。

  纪临疲倦倒在沙发上,“这几天都没什么通告了。”

  纪临看着许久没见的妹妹,笑着问:“啾啾这段时间有想大哥哥吗?”

  啾啾诚实摇头:“没有想。”

  纪临:

  啾啾解释:“啾啾最近天天在电视上都能看到大哥哥,所以不用想哥哥。”

  “是吗?”

  纪茗把啾啾的书包放到沙发上,笑着说:“是的,你妹妹最近天天看你拍的广告。”

  一想到哥哥拍的广告,啾啾兴奋地从沙发上蹦下来,“妈妈,啾啾知道哥哥是怎么拍的广告。”

  这个问题她还跟琮琮一起讨论过呢~

  在纪临和纪茗极度好奇的目光里,啾啾激动跑到茶几面前,“妈妈哥哥,看啾啾学哥哥哦。”

  语毕,啾啾两只小手戳戳头发,苦着一张小脸问:“头发上总有脏东西怎么办?”

  啾啾咻得一下原地蹦着转了个圈,背对着纪茗和纪临朝后面甩了甩头,“不要怕,现在有全新洗水水。”

  语毕,啾啾转过来,笑着说:“水水里含有巴拉好多好多东西,能一下洗干净脏东西。”

  最后,啾啾停下来,小手指了指哥哥:“妈妈,琮琮哥哥说接下来的动作是重点。要有一个三分漫漫经心三分凉凉,四分火热的像一个扇形图图的笑容。”

  啾啾微微低头扬眉,一边的嘴角扬起,露出了一个有点奇怪又有点邪魅的憨包笑容。

  纪临:他什么时候这么笑了?

  另外应该是漫不经心吧

  纪茗在一旁笑得话都说不出。

  啾啾揉揉脸脸走到哥哥面前问:“哥哥,这个笑容好难笑,你真厉害。”

  纪临:“谢谢啾啾的夸奖。”

  “不客气~”

  第一学期的幼儿园生活正式结束后,啾啾开始了暑期的玩耍时刻。

  江翰清给啾啾在客厅靠墙的位置放了一张大大的蹦蹦床,从那天起,啾啾每天的日常就是吃完东西爬上蹦蹦床,一边蹦一边看哥哥的广告。

  纪茗在一旁默默观察了几天,有一天在啾啾吃完饭又想上去玩蹦蹦床的时候问:“啾啾,我们学一项乐器好不好?”

  “什么是乐器呀?”

  “就是大哥哥每次唱歌的时候,碰一下就有声音的那个东西。”说完,纪茗牵着啾啾的手去了二楼一个不常用的房间。

  里面摆着钢琴、小提琴、大提琴、古筝等等乐器。

  纪茗解释道:“啾啾就每天学一会儿,然后再去玩好不好?”

  啾啾小手试探性地放在钢琴上敲了两下,惊奇发现这里面真的会冒出声音来!

  纪茗问:“那啾啾想学这个钢琴吗?还是说学小提琴、古筝、琵琶之类的?要不要妈妈带你去感受一下这些乐器的声音?”

  啾啾听到枇杷两个字的时候,眼睛都亮了。

  原来水果还能发出声音呀!!

  “妈妈,啾啾要学枇杷!”

  “琵琶?”

  啾啾重重点点小脑袋瓜。

  纪茗到没多想,第三天请了专业老师过来后,啾啾看着那个枇杷原地懵了。

  “妈妈,枇杷不是圆圆的,黄色的可以吃的吗?”

  啾啾小手犹豫地戳了戳那个大批怕,硬硬的像木头。

  纪茗当初见闺女答应得这么快,完全没想到她想到了水果枇杷上面去,在老师困惑的目光中,纪茗尴尬走到啾啾面前小声说:“啾啾每天学一个小时的琵琶,妈妈就给你买一大筐枇杷吃,好不好?”

  啾啾欢喜点头。

  只要有吃的,她做什么都行~

  然后纪茗就发现,后来她工作的时间日益减少,每天和阿姨一起帮着啾啾剥枇杷。

  啾啾开心地小口小口吃着,嘴巴上满是黄色的汁。

  看着旁边一大筐枇杷,纪茗头一次为自己的决策懊恼。

  等到7月江濉放假以后,他自觉从妈妈手里接过剥枇杷的重任。

  钱谨易、宋唐、方醒他们自放暑假后也没闲着,每天跑到江家来跟江濉一起学习。

  琮琮见他哥每天往江家跑,回回拽着钱谨易的裤子央求着跟他一起出门。

  “我要去见啾啾!”琮琮大声说。

  钱谨易察觉到弟弟跟啾啾迅速上升的关系,很吃醋:“啾啾又不想见你。”

  “不会的!我跟啾啾是最好的好朋友!”琮琮凶巴巴地回答道。

  钱母换了一套衣服准备出门的时候,琮琮和钱谨易还僵持在门口。

  “怎么还在这儿?”钱母皱眉问。

  琮琮控诉地指着钱谨易:“妈妈,我想去啾啾家,哥哥不带我去。”

  钱母:“那你跟妈妈一起去。”

  钱谨易疑惑:“您去江家干什么?”

  钱母白了眼自家儿子:“啾啾八月十九号的生日,我跟你纪姨商量要怎么给啾啾过。”

  距离啾啾的五岁生日还有一个多月,现在筹备其实有点早,但纪茗第一次为啾啾过生日,自然想让啾啾在生日宴会那天十足的开心。

  开心到能让他们全家人忘记她生产那天的所有苦厄。

  钱母一行人到达江家时,啾啾正坐在地毯上数枇杷。

  钱谨易见江濉他们不在,正想上前跟啾啾玩一会儿的时候,纪茗笑着说:“是来找江濉学习的吧?他们都在学习室里。”

  琮琮立马回答道:“哥哥是来学习的,哥哥你这么爱学习,赶紧去学习吧。”

  钱谨易:他哪里爱学习了?狗弟弟。

  琮琮朝他做了个鬼脸,笑嘻嘻地跑到啾啾身边坐着。

  钱谨易:微笑jg

  很好,才五岁多就会耍计谋了,下次他弟弟再做什么坏事,他一定躲过妈妈手中的鸡毛掸子抽在弟弟的屁股上。

  钱母和纪茗坐在沙发上看着两个小朋友玩了一会。

  啾啾抱着枇杷奶声奶气地说:“妈妈,啾啾指甲好软软,剥不开。”

  纪茗本意打算跟钱母商量一下啾啾的生日宴会,这种惊喜自然不能被啾啾听到。

  她小声道:“妈妈现在跟钱阿姨有重要的事情要说,啾啾跟琮琮去房间吃别的,待会吃枇杷好不好?”

  啾啾乖乖点头。

  她拉着琮琮的袖子,两个人哼哧哼哧慢悠悠上楼,后面有阿姨紧紧跟着。

  走到学习室前,啾啾好奇地探头看了一眼。

  听到动静的江濉回头,问:“啾啾不吃枇杷了吗?”

  啾啾小声说:“妈妈忙,不能给啾啾剥枇杷。”

  “那把枇杷拿上来,钱哥哥给你剥。”钱谨易插话。

  语毕,他得瑟地看了眼狗弟弟。

  呵呵,只能陪着啾啾玩的小屁孩有什么用?连个枇杷都剥不好。

  琮琮还小,感受不到钱谨易那复杂的目光,单纯跟着啾啾和江濉下楼拿枇杷去了。

  钱谨易:怎么会有这么白痴连他的嫌弃都感受不到的傻弟弟!

  双手环胸,怒火中烧jg

  江濉、宋唐他们正在认真写作业,每个人的身边放着两个盘子。

  一个用来装皮,一个用来装剥好的枇杷。

  他们下一次入学的时候就高三了,此刻每个人都像忽然成长懂事了一样,对学习十分认真。

  等到他们要思考的时候顺手在身旁拿几个枇杷出来剥。

  啾啾和琮琮盘着腿,两脸期待地乖巧坐着。

  等到哪位哥哥剥好枇杷以后,琮琮和啾啾就慢慢挪过去,把枇杷一个个放进自己的零食盘里,然后回到座位上小口小口吃。

  六位哥哥剥枇杷的速度还算快。

  啾啾和琮琮一边翻着画画书一边吃,时不时小声讨论着。

  等到枇杷吃完以后,啾啾抬头又恢复到乖巧等食物的姿势。

  “你哥哥好像在剥枇杷了。”琮琮在啾啾耳畔小声说。

  啾啾眼睛一亮,慢慢爬起来挪到江濉身旁,大大的杏仁眼盯着空荡荡的果盘,细长的卷毛动了动。

  是哥哥在给她剥枇杷呢~

  嘿嘿。

  啾啾开心等着。

  等了两秒她发现有点不对劲。

  啾啾趴在地上,两手捧着脸,疑惑地看着果盘里的皮。

  这里不应该是放可以吃的枇杷吗?哥哥为什么要把皮放在这里面呀?

  啾啾抬头,呆呆地看着像个机器人一样剥枇杷的江濉。

  他现在正全神贯注地思考着一道数学题,帮啾啾剥枇杷完全是无意识的习惯性行为。

  啾啾见哥哥这么认真做作业,想了想还是乖巧没有打扰,正打算从另外一边的盘子里去拿枇杷的时候,一片沾了汁的皮掉到了她左脸。

  琮琮跑过来替啾啾把脸上的皮拿掉,动静比之前大,江濉稍稍回神。

  啾啾正呆萌呆萌地看着他,像只嗷嗷待哺的小呆鸭。

  江濉偏头继续看向作业,手在果盘里拿起一个他以为是枇杷其实是皮的东西,下意识地塞给啾啾。

  感觉到手上的触感不像是枇杷后,江濉回头发现

  他把枇杷皮糊到了啾啾脸上。

  皮颤巍巍地缓缓从啾啾脸上掉下来。

  钱谨易:“江濉,你是智障吗?”

  “啾啾来钱哥哥这边,哥哥给你剥枇杷。”

  宋唐看了江濉一眼,问:“这道题有这么难吗?”

  江濉:“有。”

  宋唐皱眉:“但你画在这儿画两条延长线就出来了。”

  钱谨易:“你原谅江濉吧,他最近智商不大行。”

  琮琮脆生生地反驳:“可是妈妈说,江濉哥哥这次比你要考得好。”

  钱谨易怒了:“你到底是哪边的?!”

  琮琮一脸正气道:“我当然是啾啾这边的,哥你在想什么呢?”

  两个人因为这番话在学习室里来回追赶,啾啾躲到一边乖巧吃枇杷。

  唔,枇杷真好吃~

  声音闹得太大,钱母一把推开问,高声斥责道:“钱谨易,钱琮,你们给我安静下来!”

  一大一小迅速在原地坐下来,两脸无辜看着她。

  “你们明天别跟着我来了!”钱母蹙眉。

  琮琮咧嘴笑着:“妈妈,你明天还要来吗?”

  钱母白眼。

  她跟纪茗今天讨论了个大致的,明天找设计师过来细化方案。

  琮琮抱着钱母的腿呜呜叫着明天一定要来,啾啾吃完了枇杷奶声奶气地说:“哥哥明天来吧~”

  这样就有好多人给她剥枇杷啦。

  后来的日子琮琮和钱谨易每天都来,琮琮是来陪啾啾玩的,钱谨易和宋唐他们是来学习的。

  有时候许飞运气好能碰到偶像纪临。

  比起之前他们在家里玩,这个暑假夹杂着些鸡飞狗跳的热闹和一些小温馨。

  每个人的关系似乎都近了一步。

  啾啾五岁生日的前两天,江翰清请假带着纪茗、江濉飞到马尔代夫岛。

  纪临是八月十八日中午才到酒店,彼时,江濉正跟方醒他们坐在别墅区后面的沙滩上一边晒太阳一边打游戏。

  宋唐在一旁看书,钱谨易操控着英雄瑶大声叫:“瑶瑶公主,永远滴神!江濉给老子冲!”

  纪临避开正在五黑的人,偏头问宋唐:“啾啾呢?”

  “啾啾正在跟她的六个新朋友一起玩。”

  “新朋友?”

  宋唐关上书,指了指旁边的沙滩,“那六个小朋友应该会在下个学期一起跟啾啾上幼儿园,纪阿姨这次也邀请了他们过来。”

  沙滩上,啾啾穿着碎花小裙子,带着大大的遮阳帽边笑边跑。

  “抓不到啾啾和喵喵~”

  七个小朋友五男两女,另外一个小女孩扎着两个小辫子,像个洋娃娃一样。

  啾啾牵着她的手,两个人躲在前面三个小男孩的后面,还有两个小男孩负责抓她们。

  看来是老鹰捉小鸡的游戏了。

  纪临看了一会儿,在宋唐旁边的椅子上躺着休息。

  啾啾清脆的笑声时不时和海风一起传过来。

  喵喵和啾啾跑累了,两个小朋友蹲在地上休息,两个老鹰迅速抓到了她们。

  游戏结束。

  其中一个老鹰李满流,小名叫流流的小男孩开心地围着啾啾和喵喵跑。

  “我赢啦我赢啦!”

  流流是个好胜心特别强的小崽崽,每次他爸妈看到流流这么开心的时候,准是他又获得了什么的第一名。

  两位父母曾经推测过是不是他们给流流起名字的时候没起好,才让流流好胜心这么强。

  李满流这名字越叫越像你蛮6。

  这么6的名字,没有一个顶尖的好胜心似乎也无法驾驭住。

  卫司是另外一个老鹰,但比起流流就显得斯文很多。

  他从口袋里拿出小手帕给两位小女生擦。

  纪临看了会问:“那个给手帕的小孩子这么早就近视了?”

  宋唐:“没,我刚听到他爸妈说,他好像叫卫司,小名司司。前段时间看电视剧觉得里面戴眼镜的人很斯文,于是央求爸妈给自己买了个空的没有镜片的眼镜。”

  纪临:“确实挺斯文的。像个小绅士。”

  司司让啾啾和喵喵好好擦了擦脸,又装作老成地问:“你们要喝水吗?我妈妈说锻炼后喝水对身体好。”

  喵喵牵着啾啾的手,两个人咕噜咕噜乖乖喝水。

  三个保护她们的“鸡妈妈”有两个顺势坐在地上,没坐的那个兴奋问:“我们不玩了吗?”

  卫司扶了扶眼镜,声音稚嫩:“章尓冬,我们要等两位小女生休息完才能玩。”

  章尓冬拍拍身上的沙,口吃还有些不清晰:“那我先去跑步玩。”

  章尓冬爱动。

  一旁的琮琮像条疲惫的哈巴狗一样坐着。

  啾啾过来的时候奶声奶气说:“啾啾用沙子做城堡。”

  冬冬不爱这些搭积木一样的游戏,他喜欢到处跑,听到这个建议后摇摇头。

  卫司皱眉:“我们要听啾啾的话。”

  琮琮:“是的,啾啾说的什么都对。”

  冬冬:“为什么啾啾说得就对呀?”

  一直没说话的,在这里面年纪最大的董谨一大声说:“因为啾啾说得我们都很赞同,所以她是对的。”

  冬冬奇怪挠挠头,还是没太懂。

  流流到不在意对不对的问题,他听到后立马蹲下来玩沙子:“我们来比拼,看谁能先做好城堡。”

  一一:“用沙子做城堡需要水的。”

  啾啾昂头:“一一哥哥,你真聪明。”

  喵喵也连连点头。

  一一昂首挺胸,表情骄傲。

  他爸爸妈妈在家里也是这么夸他的!

  八月十八的下午,啾啾一直在跟包括琮琮在一起的六个小朋友一起玩。

  晚上,啾啾趴在浴缸洗澡澡的时候,小脸上还洋溢着笑容。

  纪茗温柔笑着:“跟哥哥姐姐们一起玩,这么开心吗?”

  啾啾拿着小黄鸭奶声奶气地兴奋说:“啾啾跟他们一起堆了好大好大的城堡,还有汉堡包。”

  “啾啾想以后也跟哥哥姐姐们一起玩吗?”

  啾啾连连点头:“想!”

  “那我们下个学期上幼儿园的时候,跟这六个哥哥姐姐一起读书好不好?”

  啾啾抬眸,“琮琮哥哥也在吗?”

  “对呀。包括琮琮哥哥,你们一起七个人读书。”

  啾啾欢喜地点头。

  “那我们可以一起吃烤鸭小山了~”

  纪茗给啾啾抹着沐浴露,笑着说:“对,但现在滑滑的沐浴露要来喽。”

  啾啾挺起小肚子,“啾啾不怕!”

  下一秒,纪茗肉肉她的胳肢窝、小肚子时,啾啾咯咯笑着。

  “妈妈,啾啾痒痒。”

  啾啾晚上开心地睡在爸爸妈妈中间。

  凌晨也就是迈入八月十九日的第一秒时,江翰清和纪茗同时在她的左右脸颊印了一个吻。

  没几秒,有人敲门。

  “妈,我知道你们没睡。我要给啾啾说生日快乐。”江濉在门外道。

  “我也是。”纪临说。

  “妹妹睡了。”

  “但这不妨碍我跟她说生日快乐。”纪临说。

  于是在睡梦中,啾啾的小脸蛋上沾满了口水。

  耳畔传来的是无数句生日快乐。

  八月十九日当天,啾啾睡眼朦胧地醒来,被妈妈抱着换衣服。

  “啾啾还想睡觉觉。”小奶团困倦地说。

  “啾啾上次说想穿好看裙子,妈妈给啾啾准备好了,啾啾不看一眼吗?”

  啾啾挣扎着抬眸,眼睛露出了一条缝。

  看到纪茗手上那粉色的蓬蓬裙,什么倦意都消失了。

  “啾啾想穿。”啾啾欢喜蹦着。

  蓬蓬裙的裙摆处有一排密密麻麻的q版食物。

  雪丽糍、彩虹糖、鸡腿、披萨、薯条、烧烤等等。

  模样可爱,啾啾望着自己的裙摆,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她太喜欢这件粉粉的裙子啦!

  纪茗给她戴了一个闪亮的小王冠,脚脚上戴了两串铃铛,走一步路就响一下,啾啾惊奇地望着脚脚。

  等到梳洗完毕后,啾啾连连在套房里来回跑着。

  银铃般的声音传到江濉和纪临耳朵里。

  啾啾跑到他们面前,神秘问:“哥哥知道是什么在响吗?”

  江濉纪临:“知道,是你的铃铛。”

  啾啾挠挠小脑袋。

  她还以为哥哥不知道呢

  五点多的时候,江濉也破天荒地换了一身白色西装。

  “哥哥,你穿得这么好看呀。”

  啾啾小心翼翼吃着饼干,小声说。

  她今天吃东西的速度很慢,生怕不小心弄脏了美美的衣服。

  江濉正在挑领结,闻言笑着问:“哥哥今天很好看吗?”

  啾啾重重点头。

  “那是大哥哥好看吗?”不知何时站到他们身边的纪临忽然问。

  啾啾还没回答,江翰清穿着一身黑西装沉稳走过来,“爸爸好看吗?”

  啾啾拿着小饼干在三个人中间来回看,在江翰清和纪临期待的目光中,啾啾耿直说:“都没有二哥哥好看。”

  江翰清纪临:哦。

  心好像碎了。

  六点,宴会开始。

  彼时还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全家都穿得这么好看的啾啾,牵着爸爸妈妈的手穿过黑漆漆的过道。

  啾啾害怕地闭上眼睛,怂兮兮地问:“爸爸妈妈,我们要去哪里呀?”

  宴会厅里一片黑暗。

  万籁俱静中,啾啾声音更怂了:“妈妈,你还在吗?”

  “妈妈在。”纪茗温声道。

  “我们要去哪里,为什么这里都没有光光。”

  啾啾话音刚落,像有魔法一样,漆黑的宴会厅忽然从前往后亮起一盏盏粉色的光。

  在无数光亮起的时候,优雅的小提琴声响起。

  在那由粉色的光构成的梦幻城堡里,静静站在一旁为啾啾庆生的人们忽然开口唱:

  “祝啾啾生日快乐,祝啾啾生日快乐”

  “祝啾啾每天快乐,祝你年年快乐~”

  啾啾这才反应过来,眼睛亮晶晶:

  “今天是啾啾生日吗?”

  “是的。啾啾五岁了哦。”

  人群中的叶熏笑着说。

  梦幻城堡里,有不少穿着公主骑士衣服的玩偶在走动。

  啾啾惊奇地看着电视里的灰姑娘和王子,牵着哥哥的手从艾莎公主的蓝色裙摆旁小心翼翼走过去。

  啾啾捧着小脸甜甜笑:“哥哥,真的是城堡~”

  漫天的粉色气球,不时出现的公主和王子,还有其他许多玩偶。

  琮琮和啾啾昨天认识的五位小朋友走上前,“啾啾,琮琮给你的礼物放在了大箱子里,你待会一定要看!”

  “啾啾还有礼物吗!”

  纪临指着她右侧:“啾啾不仅有礼物,蛋糕也来了。”

  纪茗和江翰清把蛋糕推过来。

  七层蛋糕的塔尖是个粉色的小城堡,城堡顶端,有个穿着小裙子的女孩晃着脚脚吃草莓。

  “那个是啾啾吗?”啾啾大声问。

  “嗯。”江濉点头。

  “爸爸妈妈,啾啾想吃自己,还想吃城堡。”

  许了愿望吹了蜡烛后,纪茗将最上面那层直接给她挪下来放到她面前,又将蛋糕切成块,分给了琮琮他们六个。

  钱谨易搂着宋唐走上前,江濉分给了他们几块。

  钱谨易皱眉:“蛋糕用来吃就太可惜了。”

  闻言,啾啾疑惑地问:“蛋糕不吃,还可以干什么呀?”

  江濉发现了钱谨易的企图,刚想阻止他,钱谨易抹了一块奶油涂到啾啾的脸上。

  “当然要用来拍人了。”

  江濉和纪临同时皱眉。

  两个人拿着一块蛋糕,追着钱谨易为妹妹报仇。

  纪茗和江翰清早就把舞台给了孩子们,大人们走到右侧吃着点心聊天。

  中间和左边任由一群大孩子和小孩子们打闹。

  叶熏、彭调、方醒、陆放他们早就加入了为啾啾报仇的拍蛋糕大赛。

  啾啾呆滞地戳了戳脸上的奶油,她怕哥哥们又来给她的脸脸涂奶油,想了想,抱着城堡蛋糕跑到了旁边摆酒的桌子下躲着。

  桌子用粉色的布盖着,外面看不到里面。

  琮琮时刻注意着啾啾,见啾啾跑了,立马抱着蛋糕跟在啾啾身后。

  而一一、流流他们害怕蛋糕,也学着琮琮和啾啾躲在了桌子下面。

  外面的梦幻城堡里是欢声笑语的拍蛋糕大赛,只有桌下的七个小崽崽,缩在一起盘着腿腿一声不吭吃蛋糕。

  六个人吃得嘴角满是奶油,啾啾的漂亮裙子也染上了不少粉粉的奶油。

  啾啾满不在乎地继续吃吃吃。

  没有什么比吃自己模样的蛋糕更幸福啦~

  江濉和纪临追了一会儿后,两个人西装上满是奶油。

  脸上也是。

  笑着跑了一会儿两个人才想起要去给啾啾切蛋糕。

  但在宴会厅搜了个遍都没有看到啾啾。

  两个人懵了。

  钱母这才反应过来,琮琮也不见了。

  而围在一起说话的家长们也发现,一一、喵喵、司司、流流、冬冬都不见了。

  他们一开始以为小朋友们一起玩,再加上有那么多人看着应该没事。

  没想到还是出了问题。

  大人们急忙在城堡里喊着崽崽们的名字。

  啾啾听到声音后呆滞了一下,准备出去的时候,司司扶了扶眼镜缓声道:“他们这是想让我们出去后,用蛋糕抹我们的脸。”

  喵喵也小声说:“我每次生日也是,奶油一脸。”

  啾啾乖乖缩回小手,抱着蛋糕继续吃。

  “我们要安静。”琮琮小声道。

  七位小朋友安静地点头。

  一向好动的冬冬此刻也如佛祖一样静坐着。

  啾啾盘得小腿有些麻,小短腿伸直,脚脚摇了摇。

  其他小朋友也学着她的模样,摇着脚脚以此来缓解想出去的。

  于是,在酒桌旁边找人的江濉和纪临他们惊奇发现——

  酒桌下,忽然有双粉色的小鞋子露出来。

  而后依次有序地出现了六双小鞋子。

  七双小脚脚整齐划一又既有节奏地左右摇晃。

  那场面

  看了让人有一股想蹦迪的奇怪。

  江濉蹲下来掀起桌下的步时看到

  七个像小花猫一样的小崽崽正欣喜地举着小手,无声地摇晃小脑袋瓜。

  七个小朋友像在桌下无声蹦迪一样。

  看到他后,七只小花猫先是无措,而后惊恐地夺回粉布,小奶音很整齐:“不可以用奶油拍啾啾的脸。”

  在场的人都在笑。

  还好最后啾啾出来后,没有人用奶油抹她的脸,啾啾乖乖吃着蛋糕,开心极了。

  翌日,除了琮琮,其他五位小朋友晚上要跟着爸爸妈妈回家。

  四点多的时候,七个小朋友在沙滩边玩。

  啾啾坐在躺椅上皱着张小脸问:“喵喵,你们下午真的要走吗?”

  流流:“嗯!”

  司司安慰她:“我爸爸妈妈说我们下个学期可以一起读幼儿园,我们那时候再一起玩。”

  冬冬笑着说:“我们以后就可以一直玩啦!”

  闻言,一一小大人似地点头,“我们以后就是好朋友了,好朋友都要义结金兰的。”

  啾啾歪头,“义结金兰是什么?”

  琮琮也不知道。

  六个小朋友齐齐看向一一。

  一一也只是在电视上里看到过,如今是他塑造自己大哥位置的极好机会,一一犹豫道:“我在电视上看到,义结金兰就是要对着天对着地发誓,我们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司司补充说:“电视里还会用牙齿咬破手手,挤出血倒在水里。”

  啾啾顿时害怕地缩起小手。

  琮琮安抚她,“啾啾不怕。”

  跟纪茗和江翰清一起过来,准备带着孩子离开的一一他们的家长来到沙滩时发现,七个小朋友除了啾啾,正在努力地吃手指。

  钱母皱眉:“琮琮,不可以吃手指,很脏。”

  琮琮看了眼妈妈,严肃说:“我们没有吃手指,我们是在做好朋友。”

  啾啾重重点头。

  冬冬苦闷道:“手指咬不破,要不算了吧。我们直接对着天地发誓。”

  司司觉得这个办法很好。

  于是七个小朋友齐齐昂头,小手指向天空,小奶音脆生生的:“我们对着这个天,对着这个地发誓。”

  啾啾看地面的表情十分严肃,奶声奶气地大声道:

  “我们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家长们:还怎么这么像桃园三结义。

  不过他们的崽崽应该是:沙滩七结义?w,请牢记:,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