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幼崽四岁半 第51章 第 51 章

小说:团宠幼崽四岁半 作者:十碗大米饭 更新时间:2021-02-11 10:27: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啾啾趁爸爸和医生说话的时候,偷偷跑到妈妈房间找电话手表。21

  踮起脚尖费力打开房门以后,啾啾看到在床上快速呼吸、身子有些抖的纪茗。

  她慌张哭着跑上前,一边喊妈妈一边把身上的灵气通通传给妈妈。

  泪珠滴答滴答往下落,润湿了纪茗的眼眸。

  纪茗虚弱地睁开眼,半阖着眼眸看了看啾啾。

  啾啾的哭声更大了。

  她哭着大声说:“妈妈醒了,爸爸,你快来看妈妈。”

  啾啾的声音传到了路过纪茗病房门前的医生护士耳中。

  几秒钟之后,江翰清连忙跑了过来,眼里红红的。

  再看到纪茗想抬起手把啾啾眼泪擦掉的时候,一滴眼泪掉在了他的手上。

  医生们正在紧急跟纪茗做检查,啾啾哭着退后几步,乖乖站在远处不打扰医生叔叔给妈妈做检查。

  肩膀一颤一颤的,还在落泪的眼睛一动不动看着纪茗。

  床上的纪茗看着她,惨白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来。

  嘴巴里勉强吐出两个字:“别哭。”

  啾啾呆了两秒后胡乱抹去眼泪,眨了眨眼,破涕为笑。

  啾啾伸长脖子,小奶音带着浓重的鼻音,但很亮:“妈妈~”

  纪茗这才把目光缓缓挪到江翰清身上。

  她温柔笑着。

  江翰清偏头,不动声色地擦掉眼角的泪。

  再拿出纸给哭到鼻涕泡都出来的啾啾擦干净。

  啾啾憨憨笑着。

  “以后让妈妈帮啾啾擦。”

  “不要不要,还是让妈妈休息吧,累累的活交给爸爸~”啾啾小手摸了摸爸爸的眼角,软糯开口。

  病房里的医生有的眼角微红。

  李医生声音有点哑:“病人状态不错,可以跟她先说会话,”

  医生离开病房后,江翰清才牵着啾啾的手朝病床挪了挪。

  刚走两步,闻到空气里那淡淡的百合花香时,他愣在原地。

  因为纪茗对百合花过敏的原因,他对这种话也有些敏感。

  啾啾早就欢喜地上前小心翼翼挨着妈妈说话了。

  江翰清目光锁定在床头边的那盆兰花上。

  他把兰花抱起来闻了闻,确定确实是百合花香之后,脸色阴沉。

  兰花里出现百合花花粉,除了想让纪茗花粉过敏一睡不起,他想不出第二个原因。

  脑中思绪万千。

  啾啾被抱走、他出车祸幸运的没有死,但妻子挡在他身前成了植物人,不久纪临也出了事,骂到被迫退圈。

  看起来,那个人的对手不是他,是整个江家。

  但如果对手是江家,这几年他活着,可那个人也没再做出什么事来,江家一派安然。

  如果目标不是他和江家,那剩下的纪茗、纪临,啾啾

  这些都跟纪茗有关。

  江翰清眉头深锁,眼中阴郁一闪而过。

  他脑海里浮现出纪家的养子纪晖那老实的笑容来。

  纪茗百合花花粉过敏的事,只有他跟纪家的人知道。

  但纪晖为什么傻到用这么浅显又容易查到他身上的方式。

  怕他查不到?

  还是说,故意有人用这个方式,让他查到纪晖?

  江翰清看了眼正在说话的纪茗和啾啾,默不作声地把花瓶拿去洗漱台好好冲洗了一遍花瓣之后,放到床头柜上。

  然后把花瓶放在啾啾很容易碰到的地方,让闺女“不小心”摔破了花瓶。

  找人过来打扫了一番后,江翰清才坐在床边听啾啾跟纪茗说话。

  纪茗才苏醒,如果告诉她当年抱走啾啾的人很有可能是纪晖,她一直以来当作哥哥的人指使的,他担心原本就有些抑郁的纪茗陷入自我责备中出不来。

  “妈妈,你睡觉觉的时候有听到啾啾说话吗?”啾啾笑着问,眼角还有没擦干的泪珠。

  纪茗的声音很轻:“听到了。”

  “那你有听到二哥的声音吗?”

  “江濉?”纪茗声音温柔。

  “嗯!”啾啾用力点头,“上次,我让哥哥跟妈妈说话。”

  江濉在纪茗的印象里,还是那个孤独、冷清不爱说话的孩子。

  纪茗垂眸,低声问:“说的什么?”

  啾啾抱着妈妈的手大声说:“说妈妈,我想你啦!”

  纪茗久久没说话,良久后眼睛湿润一片。

  她从没想过,小儿子还会跟她说这种亲密话。

  江翰清把纪茗和啾啾的手放在手心里,笑着说:

  “江濉现在很活泼,上次还跟纪茗在家里玩打水仗,还跟我开玩笑让我穿着破衣服去上班。”

  几个人在病房里说了会话后,他才轻声问:“现在跟你爸妈打电话吗?”

  纪茗想起年迈的父母,轻轻点头。

  但一旁的啾啾低头嘟着嘴巴,耷拉着肩膀。

  小圆脸上写满了不开心,头顶扎着的揪揪也气呼呼地往天上戳。

  “怎么啾啾?”纪茗问。

  啾啾揉着床单,奶声奶气地说:“外公外婆欺负二哥还有爸爸,他们想把哥哥抢走。”

  纪茗看向江翰清。

  江翰清把纪父纪母想过来带走江濉或者啾啾其中一个的事情,简短跟她说了一遍,语毕,轻声道:“先别想那么多,你醒来作为父母他们当然有过来看的权利。”

  走廊外,江翰清给纪父纪母打了通电话,得知纪茗苏醒后,两个人激动得连手机都握不住。

  半晌,一片沉默。

  像是哭完了以后,纪母才说:“前段时间是我们两口子对不住你。”

  他们一想到纪茗为了江翰清躺在医院里不知道还能不能醒来,江翰清却找回了女儿还过得那么好,心里愈发为纪茗难过。

  如果不为江翰清挡那一下,幸福的该是他们的女儿。

  江翰清知道纪母前段时间那么做的原因,但他并不能原谅。

  声音也有些冷:“您先过来看看纪茗,之前的事儿看啾啾原不原谅您。”

  纪父纪母连连说好。

  快挂段的时候,江翰清装作不经意地问:“纪晖来吗?”

  “他跟纪茗关系那么好,肯定来。”纪父道。

  江翰清板着脸,不语。

  下午,纪晖一家、纪父纪母到达的时候,江濉、纪临还有啾啾三个人趴在床边盯着纪茗的睡颜看了许久。

  “妈妈好看~”啾啾小声说。

  纪临、江濉赞同的点头。

  江濉语气认真:“所以我跟啾啾遗传了妈妈,长得比较好看。”

  啾啾高高抬起下巴,得意地指了指小圆脸,“啾啾好看。”

  纪临认真问:“那我呢?”

  江濉抿嘴,一本正经地说:“你当然长得像爸爸,所以丑点。”

  江翰清:?

  纪母到的时候,啾啾下意识地躲到江濉和纪临身后。

  纪母带着歉意看了啾啾几眼,忍不住坐在了病床前看纪茗的睡颜。

  啾啾鼓鼓嘴,不想看妈妈被外公外婆霸占的模样,眼睛在病房里四处扫。

  纪晖一进来,啾啾吓得立马抱着小脑袋蹲在地上。

  江濉瞥了眼纪晖,转头小声问:“啾啾?这个是舅舅,不用害怕。”

  江翰清也发现了闺女的异常,走过来抱起啾啾小声轻哄。

  啾啾头埋在爸爸的肩膀里,不敢往外看。

  纪晖的头上,顶着一抹黑色的云团。

  神以这抹黑色云团昭示着所有人,这个人是个至恶的坏蛋。

  啾啾凑到爸爸耳边紧张地小声说:“爸爸,他他是个大坏蛋。”

  见江翰清看着他,纪晖露出个憨厚老实的笑容。

  “这个是啾啾?她怎么了?”

  江翰清轻拍啾啾的脊背,淡淡道:“她有些怕生。”

  纪晖在他们印象里一直是个老实憨厚的人,不精明,从小对纪父纪母就很好,跟纪茗的关系也不错。但管理公司也乱七八糟,从被纪父纪母收养开始,钱就花的很节约,即使他开始打理公司以后,家里人穿得依然普通,完全看不出是豪门的模样。

  纪茗曾经还说大概是因为之前的家庭里过得很穷苦,所以养成了这样节约的习惯。原来都是扮猪吃老虎,装的。

  啾啾不是普通人,既然她一看到纪晖就笃定这个人是个坏蛋,一定有她的判断方式。

  那么今天想要弄死纪茗的人,是纪晖。而他派过来的人又想用百合花这个故意的手段把矛头指向纪晖。

  恨纪晖又要帮他?

  是有什么把柄在纪晖手上?

  心中的逻辑渐渐理清,江翰清静静看着纪晖。

  今天纪茗不仅没死反而成功苏醒,纪晖计划失败,待会八成会恼怒地去找那个人,他只需要慢慢等待。

  江翰清发了几条消息给助理后,低头轻哄着啾啾。

  纪茗醒后,纪晖老实笑着:“你醒了我就放心了。等你再调养一段时间,就来管理纪氏,这么大个财团,我不行。”

  这番话实属场面话。

  纪茗没车祸之前,因为她不愿接手纪氏的原因,那时候纪氏已经交由纪晖打理。

  如今这么说,只不过为了在纪家人眼前表现出他一点也不贪图纪家的模样。

  纪茗、纪父、纪母连连摇头。

  纪晖眼中一抹精光闪过,笑容愈发灿烂。

  还没等纪父开口说话,江翰清淡淡打断了他们。

  “大舅哥既然不想管理纪氏,那就让江濉练练手。”

  纪晖笑容僵了僵。

  江翰清抿嘴严肃道:“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让江濉上手吧。大舅哥刚好在这把该交代的事情跟江濉交代了。”

  说完,江翰清默默扫了眼江濉。

  江濉满头问号。

  爸,你以为财团是什么玩具吗?三秒就上手?w,请牢记:,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