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幼崽四岁半 第31章 第 31 章

小说:团宠幼崽四岁半 作者:十碗大米饭 更新时间:2021-02-11 10:27: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上菜的时候,坐在爸爸身上的啾啾,拿着碗举过头,“爸爸,你看到啾啾的碗碗了吗,啾啾要多一点菜菜和肉肉,还要面面。”

  啾啾高举过头顶的碗快要到江翰清肩膀的高度,让人想忽视都难。

  小奶团从手上动作到脸上期待的目光,这一切都明晃晃的表示着:给啾啾的碗里装满食物吧~

  菜还没上全,而且上来的鸡汤还烫着,江翰清口头应了下来手里没有动作。

  啾啾小手举累了,干脆把碗放在小脑阔上。一只手扶着碗,一只手手伸到江濉面前,“揉揉,手手痛。”

  桌上,同为幼崽的钱琮正凑到钱谨易旁边看着他打游戏。

  嘴里时不时念叨着:“哥,给琮琮玩一会吧。”

  钱母感概:“还是女儿好,你看我们家的琮琮。不吃饭只爱吃泡面,每天让他吃饭跟打仗一样,啾啾多乖,自己就在等饭吃。”

  “琮琮也很乖。”江翰清笑道。

  钱父摆手:“我家琮琮什么德行我知道,我们之间就不用说场面话了。”

  大人们忙着聊天,啾啾抱着碗用勺子吃饭。

  钱母这还是第一次看啾啾吃东西,啾啾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想吃饭,所有人问她的问题啾啾都没有听见,眼里只剩饭。

  啾啾小口小口吃饭的时候像抱着食物的小仓鼠,目光在碗里认真观察,好像在思考下一口要吃什么。

  双颊上的肉一直鼓着,小小的嘴巴上沾着亮亮的油渍。

  反倒显得十分可爱。

  钱母赏心悦目地看了一会,目光落到那个吃一口饭都要劝好久的钱琮上,顿时怒了。

  “琮琮,你看啾啾怎么吃饭的,再看你怎么吃饭的。”

  钱谨易在一旁帮腔作势:“妈,使劲骂,琮琮他要感受一下大人的毒打。”

  钱琮立马变得十分乖觉,学着啾啾的模样给自己喂饭。

  吞下一大口青菜,钱琮小声说:“妈妈别打了,你的崽崽再吃了。”

  钱母白了他一眼,看向啾啾的眸光里多了几分担忧。

  “啾啾这么乖乖的闺女,送到综艺里去指不定要遭什么罪。”

  这个综艺钱母之前闲着的时候看过,她当时最爱看的就是一群人手足无措地做饭场面。那状况百出的倒霉场面让人乐呵。

  如今,吃不上饭的要成了她干女儿。

  钱父安慰她,“我今晚回去就打电话让他们给啾啾住的地方弄些食材,饿不着啾啾。”

  钱谨易放下手机,拿起碗筷准备吃饭,随口道:“妈,你那么担心,把琮琮送去给啾啾作伴呗。”

  钱谨易随口一说,但钱母没有随口一听。

  越想越觉得有道理。

  “这也不是不可以。给琮琮找个会做饭的人带他,纪临不是不太会做饭吗?到时候啾啾没饭吃还能去琮琮这儿吃。”

  钱母看自家儿子的目光多了些柔和,“琮琮,想不想跟啾啾一起玩?”

  把她儿子送给综艺改造一下也好,免得日常吃饭像打仗一样。

  “想想想!”钱琮回得又快又亮。

  要不是今天他哥在这里,加上啾啾身边有太多人护着了,琮琮早想跟小兔妹妹一起玩了。

  说是来吃年夜饭的,整个桌上只有啾啾在认真干饭,其他人都想着怎么让啾啾在综艺上过得舒服些。

  等到解决了“啾啾综艺吃不上饭”的难题,一群人才将心思放在了饭桌上。

  此刻,啾啾摸了摸圆嘟嘟的小肚子,等江濉给她擦了擦嘴巴后从爸爸身上跳下来,跑到包厢的另一边开始玩积木。

  一群人扫了眼饭桌,手上的筷子动了动又放下,几脸疑惑地打量着对方。

  桌上的鱼只剩一点尾巴了,麻辣牛肉只剩下一点辣椒和花椒,鸡蛋羹还有一点汁,白灼青菜也没了。

  这谁吃的?

  他们首先排除啾啾。

  一个小孩子不可能吃这么多、还这么辣的东西。

  钱谨易不是第一次碰上这中场面,之前江濉带啾啾找他蹭饭的时候也发生过同样的事情,他十分淡定地开口:“爸,别惊慌,估计都是我吃的。”

  虽然他肚子里没什么感觉,但这跟上次的状况一样。一切都只能说明,他才是这个世界的大胃王,只有他才能在说话的时候一口气吃那么多东西。

  江濉默默放下为啾啾夹菜的筷子,在心中做了个决定,以后带啾啾出去吃饭一定要带上钱谨易这个憨包。

  钱谨易感受到所有人对他不满的目光后,皱眉:“爸妈,伯父,谁让你们不好好吃饭的。”

  “吃饭就是要快准狠。”钱谨易认真向他们传授经验。

  钱父在桌下狠狠踢了他一脚,看到儿子龇牙咧嘴的模样,满意叫来了服务员继续点菜。

  啾啾听到还有菜菜可以吃,放下积木连忙跑到爸爸旁边,小手伸了伸,“爸爸,抱抱~”

  重新上了一轮菜以后,所有人拿着筷子十分专注吃饭,平日里的优雅缓慢全没了。

  再不认真吃饭,只怕菜又被钱谨易吃完了。

  晚上,江翰清开车回家。

  宋唐也跟着他们去了江家小住,那几天,他跟江濉一起承担了不少给啾啾剥坚果的任务。

  而纪临穿着围裙跟江翰清在厨房学习做菜。

  假期几个人过得十分融洽,等到春节结束时,每天被宋唐和江濉暗地里投喂的啾啾有了不少灵气。

  录制前一天,啾啾跟着爸爸、哥哥去医院看妈妈。

  将身上的大半灵气都给了妈妈以后,啾啾乖乖回到家里开始收拾行李。

  打开衣柜,一排的动物连体衣。

  她先拽了一套大熊猫和小兔子的,在花豹和大狮子衣服中间犹豫了一会。

  “啾啾,去录制综艺穿一些可爱点的。”

  江翰清倚在门口给她提建议。

  啾啾稚气开口:“大狮子就很可爱呀。”

  江翰清看了眼那举着爪子像是要扑过来咬人的大狮子连体衣,没看出哪里很可爱了。

  江濉在衣柜前站了一会,:“啾啾,如果你不穿大狮子的衣服,今晚就喝鸡汤。”

  啾啾立马放开衣服,乖乖地把毛绒裙子、小棉袄、亲子装毛衣丢到了箱子里。

  完成一切,啾啾小手背在身后,踮起脚尖满眼期待:“鸡汤~”

  江翰清去做饭,啾啾和江濉坐在地毯上叠衣服。

  啾啾拿出小兔子书包,在里面放零食。

  江濉瞥了眼转专心致志的啾啾,偷偷拿出几张红钞票塞到了她的衣服里。

  有了这些,啾啾应该不会太饿。

  《崽崽要努力成长》这个节目春节后陆续公布了第三季嘉宾。

  倒数第二组是席眠和钱琮。

  席眠是个不温不火的明星,她出来后没什么水花,反倒是她照顾的崽崽钱琮引起了讨论。

  网友看到钱家的小儿子也上节目的时候疑惑又好奇。

  怎么,他们家小儿子打算闯娱乐圈,这是从小给孩子铺路?

  几个小时后,节目组官方公布了最后一组嘉宾。

  纪临和江啾啾。

  网友的第一反应是:??纪临和席眠要在同一个综艺里出现了?

  网友的第二反应是:

  耶斯!江啾啾追星又成功了!

  前段时间,两个人在停车场里相视一笑的笑容太甜,不少人都忍不住磕起了兄妹情,等到两个人真的要上综艺,节目话题度直接拉满。

  【可可爱爱兄妹情!江啾啾,给老子冲,我要看到你的偶像为你做饭!】

  【哈哈哈带入了自己,不管了,追星成功的是我,此刻我的就是江啾啾】

  【纪临是亲自养崽,我是云养崽。看到我手头的利剑了吗,纪临千万不要饿着我的崽】

  【希望节目组能出个助力榜什么的,达到多少就能给啾啾来碗食物,让我享受一下云养崽的快乐!】

  期待的人有不少,但总体来说,纪临的负面新闻也很多。

  从复出到现在,他负面热搜一直有,这一次,夸他的时候也出现了些不同的声音。

  【之前听粉丝吹他是一个只喜欢演戏的人,现在又上直播活动又参加综艺,好像跟演戏没什么关系吧?】

  【人设崩了一半,想要热度就要热度,艹什么认真人设啊,恶心】

  纪临对这些评价置之不理。

  他比较在意的是明天去录制以后,他让啾啾饿着了怎么办。

  第二天有这份担心的不止他一个。

  录制开始前,钱父钱母带着琮琮来了江家。

  啾啾穿了一件白毛衣,外面套着件碎花小棉袄,下面穿着小裙子,扎了一个小小的马尾辫,像个精致的洋娃娃。

  虽然洋娃娃的脸有一点大!

  琮琮看到啾啾以后,张开小手向他奔跑过去。中途,有个比他跑得更快的男人远远超过了他。

  钱谨易蹲在大头洋娃娃面前,轻轻道:“啾啾,去综艺以后有人欺负你,或者要做累累的事情的时候,啾啾直接找钱琮知不知道?”

  钱琮:他好惨。

  明明哥哥是在出卖他跟小兔妹妹增进友情,却把他踹到一边,但最后,脏活累活都要他来。

  钱琮很难受。他也只是一个才五岁快六岁的孩子,为什么承受了那么多。

  钱母拉开啾啾的小棉袄,从包里拿出那张由九张红钞票、三张一排粘起来的三乘三红钞票组贴在了啾啾棉袄左边的里侧,然后再拿出一个贴在了啾啾棉袄右边的里侧。

  确认不会掉下来后,钱母给啾啾拉上衣服,嘱咐道:“啾啾,如果到时候没钱了,就从衣服里面拿钱钱让大哥给你买吃的,知不知道?”

  啾啾乖乖点头。

  钱母非常满意。

  她看过这季综艺,一去就让嘉宾把钱包、零食、玩具之类的东西全部收走,但她的钱放在了啾啾的棉袄里,谁能找得到?

  琮琮碰了碰妈妈的手,吐字清晰但依然带着些稚气:“妈妈,我的钱呢?”

  “你要钱干什么?让你在那儿饿三天,回来就知道吃饭了。”

  吃一口饭要磨磨蹭蹭半天,钱母每次看钱琮吃饭气不打一处来。

  钱琮委屈地低头。

  啾啾上前,“小哥哥,不哭哭。有了零食啾啾分给你吃。”

  钱琮偷偷碰了下啾啾软软的手,还是小兔妹妹好。

  手软软,肉也多,还暖暖的。手背上还有可爱的小窝。

  从那一刻开始,钱琮决定他以后也要多吃饭,多吃饭才能有这么肉乎乎的小手。

  节目组的工作人员过来时惊讶发现,这里竟然有两个小嘉宾。

  导演看到钱父的时候眉头一皱。

  妈的,脑神经都在疼。

  都是这个人,非要他们在啾啾的住所放不少食材,还特意捉了几只鸡过去,明晃晃在破坏规则。但导演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钱父、江翰清都默默投资了一笔钱,什么要求都没有,就一句话:

  别饿着啾啾。

  至于钱父的儿子钱琮钱家提都没提。

  钱母还特意交代,希望能让琮琮的生活变得更艰难一点,最后能达到把这个综艺变成变形记的感觉。

  承担了一部分育儿重任的导演组很头疼。

  一方面是不能委屈了小公主,另外一边又要求变形记。

  节目组给啾啾和琮琮一点时间接触会一直跟着他们拍摄的摄影师,还有各自跟在他们身边的两个执行制作的工作人员。

  “啾啾,这个哥哥和这个姐姐接下来几天会一直跟着你,你有什么问题就找他们。”江濉解释道。

  啾啾认真看着,像是在要把面前哥哥姐姐的脸刻印在脑海里。

  两分钟后,啾啾歪头:“哥哥,啾啾记在小脑袋里了。”

  江濉放心送她上了车。

  琮琮跟啾啾两个小崽崽一路上都新奇地看着窗外。

  琮琮问:“啾啾,你还记得拍你的大哥哥是谁吗?”

  啾啾摇头。

  “那你记得吗?”

  琮琮傻乎乎笑了笑,“我也不记得了。”

  两个小崽崽同时松气。

  还好,他们不是小笨蛋呢。

  坐在副驾驶上的摄影师:不是说好把他记在脑袋里了吗

  坐了半个小时的车后,两个小崽崽跟嘉宾会面。

  钱琮结束了跟妹妹欢乐的同车生活,去了后面那辆车上。

  啾啾看到纪临上来后欢喜地摆着小手。

  “大哥哥,你终于来啦。”

  啾啾跟纪临熟悉,但其余几辆车里的嘉宾还处在破冰期。

  一路上钱琮都默默无言看着窗外,憋了很久之后,他才小声问:“席眠姐姐,你会做饭吗?”

  席眠轻轻点头。

  “会。”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被选来参加这个这么火的综艺,导演找上她的时候也问了同样的一个问题:

  “会不会做饭。”

  “席眠姐姐,我有一个妹妹。她就坐在前面,但是她的哥哥不会做饭,妹妹就可能会饿肚子。到时候我可以邀请妹妹来我们这里吃饭吗?”

  钱琮在陌生人面前还是很有礼貌的,知道要邀请啾啾过来还需要经过席眠的同意。

  “可以的。”

  席眠还没有跟啾啾为上次的事情道过谢,而带啾啾的嘉宾,是纪临

  睫毛微动,双眸水亮,白皙细滑的手捏紧了包。

  几个小时后到达目的地。

  a市一个很偏远的小农村。

  啾啾躺在椅背上沉沉睡着,呼吸均匀,肉乎乎的脸睡得有些红。

  纪临摸了摸她的额头,没发烧。

  其余嘉宾都已经下了车,纪临犹豫了几秒,最后只好小心翼翼抱着啾啾去了集合地。

  导演王利无奈,“纪临,你不把你的小粉丝叫醒吗?”

  啾啾趴在纪临肩膀上,动了动小脑阔,找了个舒适的环境继续睡觉。

  王导提醒他:“你不叫醒小粉丝,待会不知道规则,中饭就没有。”

  话音刚落,啾啾迷糊睁开眼,奶声奶气问:“大哥哥,可以吃中饭了吗?”

  其余人都忍不住笑起来。

  对待吃货最好的办法果然是不给她吃。

  录制开始,王导先简单说了下规则,然后举着大喇叭严厉道:“现在,请所有小朋友和嘉宾把你们带来的玩具、零食、钱包交给工作人员。如果后续发现偷偷藏了这些东西,罚一天的饭菜。也就是说,那一天你们只能自己找东西吃,节目组不会给你们钱和饭。”

  原本还有点迷糊的江啾啾彻底清醒。

  一共五个嘉宾五位小朋友,除了江啾啾,其余四个小朋友都抱着零食、玩具不肯撒手。

  只有她急得在原地蹦蹦跳跳,小手手指挥着纪临把零食拿出来。

  “哥哥快点拿出来,啾啾不能没有饭饭吃!”

  那模样,慌张得好像即将要遭遇什么灭顶之灾。

  比起零食,啾啾更喜欢的是饭饭。

  毕竟一顿饭下来,啾啾能吃的东西比零食要多的多!

  几十秒后,啾啾把零食交了出去,纪临也把钱包给了工作人员。

  其余的嘉宾因为是第一次跟小朋友们相处,双方还不太熟悉。

  钱琮抱着玩具飞机不肯撒手,啾啾挠挠小脑袋瓜,很疑惑:“琮哥哥,你要玩具干什么,玩具又不可以吃。”

  钱琮皱眉,小脸很严肃:“啾啾,飞机可以玩,这是精神食粮。”

  钱琮把每回他哥玩游戏时拿出来怼妈妈的话搬了过来。

  啾啾不知道什么叫做精神食粮,她只知道,不吃饭肚子会饿瘪。

  啾啾无比认真地说:“你没饭饭吃,会饿瘪瘪的,那时候肚子瘪瘪脑袋瘪瘪,你就成瘪人了。”

  其余小朋友听到这句话,慌忙交出了玩具和零食。

  呜呜呜比起没有玩具和零食,他们更不想做什么瘪瘪的人。

  等到所有小朋友都上交了东西,王导又问了一遍:“你们口袋里没有钱、零食这类了吧?”

  啾啾迷茫地看了两眼小肚子。

  钱?

  早上钱哥哥的妈妈好像给她钱了。

  啾啾哒哒哒跑到王导面前,奶声奶气坦诚道:“啾啾还有钱钱。”

  啾啾穿的小裙子,小棉袄也没有口袋,王导疑惑:“啾啾哪里还有钱?”

  这也不像是能藏钱的穿着?

  啾啾刷得一下拉开拉链,两只小手掀开棉袄,杏仁眼里清澈单纯:“棉袄里有钱钱。”

  霎那间,所有人都看到,啾啾棉袄里侧两遍整整齐齐铺了一层红钞票。

  啾啾站在那里乖乖拉开棉袄的样子,像极了电视剧里的绑匪在衣服里面绑了一层炸包威胁警察时的模样。

  有工作人员在后面捂着嘴巴憋笑。

  这什么商业鬼想出来的藏钱办法,而这一幕,也被啾啾的摄影机精准捕捉到。

  就连纪临和其他四位嘉宾也忍不住面带笑意。

  不亏是被家里人无限宠爱的崽崽,连藏钱的方式都与众不同。

  王导强行憋笑将那两层钞票拿下来,问:“还有吗?”

  啾啾乖乖点头。

  小手指了指脚脚,“鞋子里面有,爸爸给的。”

  “装衣服的箱箱也有,哥哥给的。”

  这一波自爆,让导演组拍手称赞,有人打电话把这好笑的一幕报给了钱父。

  钱父转发给钱母、江翰清和江濉后,三个人沉默了半晌。

  他们的啾啾,怎么这么傻!!!

  乖乖自爆的啾啾把钱全部给了导演组之后,哒哒哒跑到纪临面前。

  小手牵着纪临的手,啾啾小声说:“大哥哥,啾啾把钱全给出去就有饭饭吃了。”

  彼时,啾啾还没搞清楚综艺规则,她以为只要身上没有零食、没有钱包,她就能一直吃饱饱。

  交完了钱和其他东西,一群人出发去往各自的房子里。

  啾啾跟纪临的房跟另外四个人不顺路,他们两个单独走了一条路。

  分别时,钱琮朝啾啾挥了挥手,大声喊:“啾啾,如果你哥哥做饭难吃,就来我家吃饭,让你哥哥一个人吃难吃的饭。”

  啾啾平时是一个很喜欢哥哥的妹妹,但唯独除了吃。

  提到吃,江啾啾就暴露了吃货本性。

  她摇头,语气坚定:“大哥哥做饭好吃的。”

  停顿了两秒。“如果真的不好吃,啾啾马上来找你。”

  钱琮开心地点头。

  节目组疑惑。

  江啾啾小朋友,纪临不是你的偶像吗?

  一顿饭就能让你彻底脱粉?

  果然是假追星,真吃货。

  纪临走了两步后,忍不住开口:“啾啾,哥哥做饭会好吃的。”

  他跟爸爸在家学了很久。

  啾啾点点小脑阔,“那哥哥打算做什么呀。”

  纪临在来之前就从江翰清那里探知了他们家会有些什么食材,第一顿饭各自家里都有一些,但被钱父关照了的江啾啾家里,莫名多了十倍。

  纪临在心中默默想着菜单,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做什么才能让啾啾不去别人家上。

  脑海里认真坐着菜单,回响着爸爸告诉过他的做菜过程。

  农村路的两边中了不少树木和花。

  啾啾有些新奇。

  原来路旁边也可以有这么多花花呀。

  啾啾看了一会,忍不住小声说:“大哥哥,啾啾想看花花。”

  完全沉浸在食谱里的纪临下意识地嗯了一声,脚步却没停。

  啾啾听到后立马去道路两旁看花花。

  有一中绿色弯垂的长草上长了不少小茸毛,弯垂的模样像极了从前她还是森林之主的时候头上长的四叶草。

  她不开心的时候,四叶草就是这么弯的。

  啾啾蹲着,目光落在面前的草上,奶声奶气问:“哥哥,这个是什么呀。”

  半晌,没人回应她。

  啾啾小手好奇地摸了摸。滑滑的~

  小奶团身后的摄影师小王表情复杂,啾啾在这边玩草,纪临走了这么远还没发现崽崽丢了。

  “哥哥,你可以给啾啾摘四个下来吗,啾啾想戴在头上。”

  小奶音又响起。

  还是没人回复她。

  啾啾奇怪地转头,空荡荡的道路上除了她跟摄影师叔叔,再没有别人。

  一阵凉风吹过,有点萧瑟。

  小脑阔短路了两秒。

  “哥哥呢?”

  小王履行着节目规则继续沉默。

  啾啾眨了眨眼,撑着圆脸蹲在地上,小手手戳着地面。

  她恍恍惚惚明白,哥哥把她弄丢了。

  小王心疼,“啾啾要不要继续玩狗尾巴草,或许你哥哥马上就过来了。”

  啾啾气呼呼背对着他。

  哥哥说好喜欢啾啾,可是把啾啾都弄丢了!

  坏哥哥,要让爸爸教训大哥哥。

  气了两秒,啾啾抬头,指着那个草问:“这个叫狗狗草?”

  “不是。狗尾巴草。”

  好奇怪的名字呀。她家狗狗的尾巴才没有长草。

  小王给她摘了四根下来,啾啾这才露出一些笑容。

  把四根狗狗草捏在一起,啾啾放到头顶上问:“啾啾的四叶草好看吗?”

  嘿嘿,跟她还是森林之主的时候一样。

  还没等小王回答,啾啾看到了远处的纪临。

  下意识地拿着狗狗草哒哒哒跑过去,小奶团脸上洋溢着灿烂笑容,跑了一半才想起哥哥弄丢了她,又气喘吁吁地跑到了原来的地方。

  纪临不知道该说什么。

  来之前,他爸爸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让他时时刻刻带着妹妹,不要做什么事情都太一根筋,把妹妹忘在了原地。

  就连江濉都说,“哥,这是你从一根筋朝多向思维发展的时候了。麻烦你思考问题的时候也留意一下啾啾,让一根筋变成两根筋,行不。”

  可来这儿的第一天,他就把妹妹丢在了路边。

  他做事有时候太沉浸,会很容易忽略身边的事情。

  纪临蹲下来,食指点了点啾啾的背。

  啾啾挪挪小短腿离他远了一点。

  “啾啾,刚才哥哥在那边看到小卖部,给你买一瓶牛奶,别生气了好不好?”

  啾啾又站起来挪了两步路,更远了。

  刚才节目组给了他们每人五十块钱作为这几天的零花钱,也就是说,只要花完了钱以后怎么吃饭要靠自己。

  纪临现在一门心思哄妹妹,生活在当下,没有那么多想法去思考后面几天怎么办。

  “那两瓶?”

  啾啾没动。

  “三瓶?”

  啾啾悄咪咪退后了两步,跟纪临离近了一点。

  “四瓶好不好,再多就不能喝了。”

  话音刚落,小奶团转了个圈,笑嘻嘻地看他。

  小拇指伸出来。

  “拉勾勾,啾啾要四瓶牛奶。”

  回到住处后,啾啾把狗狗草给纪临。

  “哥哥,啾啾想戴在头顶。”

  这样她就是一个顶着四叶草的人类幼崽啦!

  纪临将四根狗尾巴草用皮筋扎紧,从啾啾的箱子里拿出两个发夹把绑在一起的狗尾巴草夹在头发上固定住。

  啾啾开心地摇了摇小脑袋,感受到头顶摇晃的“四叶草”,她在门口围着院子转圈圈。

  天气很好,阳光洒在她脸上暖暖的。

  头顶的草在风的作用下往一个方向偏。

  纪临看了眼,忽然很好奇,如果啾啾头顶的是蒲公英,会不会很好玩。

  不过他刚才看到别人家的小朋友头上戴的都是好看的发卡和发箍。

  只有他的啾啾顶着四根草。

  纪临正想去做饭的时候,导演组来了任务。

  “现在请用一个小时教小朋友背古诗《悯农》,背完的小朋友可以去前面的屋子领中饭。”

  啾啾一早上没吃东西,有点饿。

  纪临把牛奶给她打开,让她一边喝一边背。

  他一句,啾啾一句。

  “锄禾日当午。”

  啾啾眨眨眼,她觉得这个好熟悉哦。

  “处喝日当午。”

  “不对,是锄禾。”

  在纪临这生搬硬套、死记硬背的方法下,啾啾一个小时候磕磕巴巴背完了。

  按照工作人员的指引,啾啾独自去拿饭。

  小奶团一路上都很开心。

  她一早上没吃饭饭啦,现在可以吃了~

  走到半路,啾啾回忆着刚才背的那首诗,后知后觉发现,这首诗糖哥哥在家的时候好像让她背过。

  好像不止一遍。

  啾啾低着头有点心虚。如果让哥哥们知道她今天忘记又背了一遍,会不会说她呀。

  啾啾想起糖哥哥在学习时的那股严肃模样,害怕地缩了缩脖子。

  头上的草也软软倒在一边。

  啾啾家距离发食物的屋子最近,是第一个到达的小朋友。

  桌子前面摆满了食物,鱼、丸子、米饭、鸡蛋饼等等各式各样。

  鱼热腾腾的,飘着香气

  啾啾站在旁边多看了几秒,习惯性地伸出小手手想去拿鱼吃的时候,一个老爷爷按住了她的小手。

  “小朋友,古诗背好了吗?”

  啾啾呆滞地看着鱼,许久之后才反应过来——

  这里不是家,啾啾现在是在上节目,她还不能吃鱼鱼。

  啾啾馋兮兮地看着鱼,小声说:“背好了。”

  “嗯,那你背吧。只要背会了,这里的东西随便挑。”

  啾啾听到“随便挑”三个字时,兴奋地想跳起来欢呼跳舞。

  嘿嘿,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她把钱拿出去是对的!

  啾啾看着鱼,在脑海里搜索着古诗的记忆。

  良久,屋内响起了啾啾稚气的小奶音: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啾啾停顿了两秒,皱着眉头认真思考着后面是什么。

  看到那条鲜美的鱼后,顺口就是:

  “谁知盘中鱼,散发着香气。”

  说完,小手手给自己鼓掌,抱着大盘子就想跑。

  可被老爷爷拦下了。

  “对不起小朋友,你古诗背错了,不能拿这些。”

  啾啾:?

  啾啾低着头沮丧走在路上。

  头顶的草随着她的动作也低垂着。

  任谁看了都觉得这是一个可怜的小奶团。

  五个小朋友之一的秦勉小朋友拿到饭菜后疑惑问:“啾啾,你不去拿饭饭吗?”

  远处,照顾秦勉的男嘉宾郝水朝他挥了挥手。

  秦勉急匆匆道:“我回家啦,啾啾下次找你玩。”

  小路上,又只剩下啾啾一个人。

  啾啾走累了,坐在小路旁边的石头上。

  低着头,看不清神情。

  啾啾有点委屈地扣手手。

  她看到食物就忘记了一切,背了那么久的诗词她都没有记住,还因为这个吃不到饭饭。

  摄影师小王问:“啾啾,是不敢回家吗?”

  啾啾摇头,小声说:“啾啾怕看到哥哥哭哭。”

  她没有拿到食物,可是其他小朋友都拿到了。

  没有哥哥的时候啾啾好像不会哭,可有了哥哥,啾啾就忍不住想告诉哥哥,她这么努力都没有拿到饭饭,都是食物让她忘记了一切。

  食物让她开心,好像也让她伤心了。

  小王发觉了啾啾的低沉,不知道如何安慰。

  小奶团长久都没回家,纪临担心地出来找。

  看着啾啾空荡荡的小手,大致明白了原因。

  纪临抱起啾啾,认真道歉:“都是大哥哥不好,没教会啾啾古诗。”

  “是啾啾没有背好,没有鱼鱼吃。”

  提起饭,啾啾忍不住瘪瘪嘴。

  眼里起了一层淡淡的水雾。她把钱钱都送出去了,可是还是没有吃到饭饭。

  纪临笑了笑,“啾啾,我们院子里还有鸡。”

  啾啾抬头:“欸?”

  “鸡?”她问。

  “嗯。没有鱼鱼吃,我们回去吃鸡。”

  啾啾瞬间变得高兴起来,从纪临身上挣扎着下来后,哒哒哒快速跑回了家里。

  院子的右边用篱笆隔开养了六只鸡,后面有一堵墙。

  啾啾跑过去蹲在篱笆前。

  原本还杂乱无章、随处乱跑的鸡在见到她的那一刻,迅速跑过来立定鸡爪,挺直鸡身,目光整齐划一看向她。

  “你们是来给啾啾吃的吗?”

  六只鸡低头,像啄米似的快速点头。

  一举一动都在表示着:吃我吧,赶紧吃我吧。

  “哥哥,小鸡愿意给啾啾吃,我们快吃吧!”

  纪临这才意识到了什么。

  他不会杀鸡

  纪临面露难色,小声说:“啾啾,哥哥好像不会杀鸡。”

  啾啾虽然不知道怎么**汤,但是也懵懂知道,只有等小鸡死后才能拿去做饭。

  啾啾小脸瞬间皱成小苦瓜。

  “哥哥,啾啾也不知道怎么杀鸡。”

  从前她是森林之主的时候,用灵气烤熟小鸡就好了。

  她吃了小鸡,小鸡就能少过几辈子的鸡生。这也是这群小鸡为什么那么热切想被她吃的原因。

  她面前的六只鸡听了,没有一秒犹豫地迈着鸡爪朝墙边跑过去。

  在啾啾、纪临以及摄影师、身后导演组疑惑不解的目光中——

  “砰砰”六声响起。

  六只鸡有节奏地依次撞墙。

  工作人员们心头一惊。

  这叫什么?

  一群鸡为了江啾啾,为了让她吃,让她尝,不惜为她哐哐撞大墙?w,请牢记:,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