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幼崽四岁半 第27章 第 27 章

小说:团宠幼崽四岁半 作者:十碗大米饭 更新时间:2021-01-03 09:45: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真的不揉揉啾啾的脸吗?”

  沉默半晌,啾啾丧气地低头。

  “可是”她不知所措地啃了两口肉手,“这样的话,啾啾就不能让你保密了。”

  “啾啾不是小妖怪。”她昂头认真说。

  宋唐半阖着眼眸,手慢慢抬起,像电影里的慢动作,食指轻轻点了一下那软乎乎的脸颊。

  很软。

  “糖哥哥,是不是很像qq糖。”啾啾忍不住揉了两下。

  宋唐低眉,认真道“像。”

  “这是一种胶体性、带着弹性的软性糖类。”

  糖哥哥介绍的怎么听起来一点也不好吃。

  “你快让这个小妖怪把我们弄开。”

  叠罗汉中不知道哪一位怒气冲冲开口。

  这堆人里,最下面的是他的养父。

  宋唐背着光,极具少年感的校服套在身上却让人有一股无形的压力,身形清瘦,眼角的淤青在光亮下愈发刺眼。

  微抿着嘴唇,宋唐低声说。

  “她不是妖怪。”

  “啾啾,你刚才说报警了?”宋唐问。

  啾啾“嗯!”

  瞥了眼那十个大汉,宋唐蹲下来开始教啾啾要怎么说。

  几分钟后,他问“记住了吗?”

  啾啾数着手指头认真背台词,闻乖乖点头。

  她可聪明了。

  背书一点也不难。

  江濉远远就看到自家妹妹站在2号巷子里,匆匆跑过来后发现宋唐也在。

  看到他后,宋唐不动声色地起身退到一遍。

  背后那十个人声音很大,很难不引起他们的注意。

  “卧嘞个去。”陆放意识到这里还有个小崽崽,立马改口,“这十个人被谁打成这样了?高手在哪?”

  他要膜拜膜拜。

  江濉瞥了眼乖乖巧巧、天真无邪的小奶团,知道了大概。

  没说话,牵着啾啾的手出了巷口。

  他们这群人真废,去3号巷口等了半天发现不对劲,回来的时候一个四岁的小奶团已经解决了所有。

  警察来得很快。

  看到那10个痛得不行的人后皱眉,“谁报的警?”

  啾啾立马举起小肉手。

  “叔叔,是啾啾。”

  啾啾没等警察叔叔询问,立马解释

  “刚才啾啾来这里玩狗狗,这10个坏蛋看到啾啾后想把啾啾绑走卖钱钱,啾啾就说自己不值钱,他们10个人就为了啾啾值多少钱,每个人能分多少钱打了起来。”

  啾啾回忆着糖哥哥跟她说过的话,“他们打呀打,一直打,然后最下面那个坏蛋想拿最多钱钱,其他坏蛋不愿意,就把他压在那里啦。”

  说完后,啾啾拍了拍小胸口。

  呼,还好没有忘记呢~

  “妖怪,她就是个妖怪。是她把我们打成这样的,你快点把她抓走。”

  江濉把啾啾护在身后,不咸不淡道“我妹妹才四岁,她怎么打得过你们10个人?拿她的大头撞吗?”

  啾啾觉得哥哥是在嘲讽她有个小圆脸,戳了戳江濉的衣服。

  “这群人先送进医院拍个片,小朋友你要跟哥哥一起去趟警局。”

  啾啾乖乖点头。

  警察局里。

  啾啾做完笔录之后,坐在凳子上等哥哥。

  “啾啾,你以后不可以一个人跑到那么黑的巷子里去。”有个大姐姐给了她一颗糖果,担忧说道。

  今天是十个人因为分钱的事情打了起来,如果不是,江啾啾只怕要再走丢一次。

  四年前她被抱走的案子就是他们警局接管的,警察局里的所有在职人员都对啾啾印象深刻。

  啾啾乖巧点头,“啾啾在那里等哥哥。”

  江濉此刻坐在桌前听着面前的警察严肃跟他讲解着,如何防止孩子走丢。

  “你们家之前的案子就是我们一直在追查,如今找到孩子了,你们要宝贝点。”

  “谢谢您,我们知道。啾啾今天应该是在那里等我。”

  结束后,警察开门让江濉出去,江濉顿了顿。

  “请问,那10个人一直说啾啾是小妖怪的话”

  “放心,不会走漏半点风声。他们那种鬼话骗骗他们自己就行了,现在都是法治社会,谁还信封建迷信。”

  啾啾去警察局的这件事,江濉不敢告诉江翰清。

  要拐卖啾啾的证词说得跟真的一样,即使没事,他爸也会吓得一身冷汗。

  此刻,罪魁祸首还在那里悠然自得吃着一包一包的。

  猫爪形状的可可爱爱,啾啾一口两个,吃得十分愉悦。

  四五点的时候,钱谨易带着许飞几个来看啾啾。

  宋唐没来。

  一群人围在啾啾身边看着她摇头晃脑吃东西。

  可可爱爱的纯真模样。

  许飞愤怒把手边的橘子往手心里抛了一下。

  “啾啾肯定是为了宋唐才跑到巷子里,经受了差点被绑架的危险,他也不过来看看。”

  “没良心。”陆放皱眉。

  大家今天都是为了宋唐才整出这个“帮帮团第三次作战计划”,没想到计划莫名其妙成功了,啾啾却差点经历了被拐卖的危险。

  钱谨易看着前面,眼神没什么焦距。

  “江濉,以后如果有什么事,你别去了,跟在啾啾旁边。”

  脑补了一下啾啾差点被绑架的模样,钱谨易眼角微红。

  都是他傻逼才整出这破事。

  江濉抿嘴。

  这气氛过于沉重了。

  如果啾啾没有很多很多灵气,江濉不可能把她一个人放在那里。

  至于宋唐

  啾啾那串“供词”不会出自她的小脑袋瓜,这么让她说的只能是看到了真实事件经过的宋唐。

  江濉语气很平静“宋唐应该心理还有隔阂,给他一点时间走出来吧。”

  希望宋唐能知道,他们是朋友。

  朋友之间,不必自卑。

  因为他们真的不在乎宋唐家里如何,他们不跟宋唐的家人做朋友。

  方醒冷笑“给他个屁。”

  忽然,他面前出现了一个猫爪。

  啾啾讨好道“方醒哥哥你吃吧,吃了之后不要给糖哥哥吃屁。”

  “啾啾真的没事鸭。糖哥哥今天还帮助了啾啾。”

  “怎么帮你的?”

  啾啾食指按住嘴巴,小声说“这是一个秘密。”

  古灵精怪的模样。

  江濉笑着从零食巷里拿了一包给她。

  啾啾“ua”给了他好几个甜甜的飞吻。

  刹那间,除了江濉,其余人争先恐后地往零食箱里扑,几个人互相拉扯着对方,竞争很激烈。

  “谁抓我裤子?!”

  “谁扯我头发?我这么短的头发你都扯?还有没有人性。”

  在一阵嚷嚷声中,啾啾乖乖拿着,牵着哥哥的手退出这场战斗。

  等到几个人拉扯完毕,拿着零食往后一看哪里还有啾啾的影子。

  终究还是打了个寂寞。

  几个人面露尴尬的互相对视。

  后来,和谐友爱帮帮团多了一条宣

  禁止打架,所有打架都是自我尴尬。

  晚上,几个人央求着要在江家睡觉。

  江翰清已经习惯了时不时来几个人跑到家里蹭住。

  从前他们家一个人没有,如今人多了起来,房子也热闹了。

  江濉脸上的笑容也多了些。

  小儿子好起来了,江翰清自然而然关心起那个做什么都认真到呆头呆脑的大儿子。

  想起他在娱乐圈中的处境,江翰清皱眉沉思。

  总有一天纪临还是要回家的。

  他也不能一直这么遮遮掩掩。

  江翰清在心底盘算着公布纪临是他儿子的最好方法。

  晚上,一群人赖在客厅看最近热播的综艺。

  江翰清陪啾啾玩了一会后去楼上办公。

  几个人眼睛一动不动看着屏幕,哈哈声传到了客厅每个角落。

  认真看综艺的时候,他们手里也不闲着。

  忙着给啾啾剥板栗、剥坚果、剥瓜子、剥花生。

  每人各自领了个任务,分工明确。

  啾啾一手抱着草莓牛奶,一手在装着食物的盘子里抓吃的。

  钱谨易他们看得很热闹。

  啾啾一个人吃得很热闹。

  播放广告期间,几个人唉声叹气。

  “换个台看看别的,这个台广告巨长无比。”

  许飞随便换了个正在播娱乐新闻的台。

  女主持人字正腔圆的语调听得人很舒服。

  “10天后是猫爪直播五周年纪念日,为了庆祝这次纪念日,猫爪公司在今年举办了一次大型电竞比赛活动,纪念日当天,不仅邀请了纪临,还要当红偶像陆驰、实力派演员王颖”

  提到的名字有很多,大部分都是当红的艺人。

  “十位明星各自带领团队参与电竞比赛。”

  “本次比赛看点十足,偶像陆驰和最近刚回归的纪临是这次活动的焦点话题。两位能否带领各自团队走向决赛,已经有不少游戏爱好者发表了预测。”

  “陆驰怎么也参加这个游戏直播活动了?之前没听你说过。”陆放问。

  提到这个许飞就心梗。

  “陆驰最近两天才爆出要参加的。”

  许飞都有点怀疑是不是那天他们撞上了他,弄得他尴尬导致陆驰记恨上了啾啾以及啾啾的偶像?

  江濉表情隐晦不明。

  钱谨易关心问“纪临练的怎么样?”

  啾啾听到了大哥的名字,从食物的世界里回过神。

  “大哥哥怎么了?”啾啾着急问。

  “纪临他练得很认真,但游戏结果很差。”

  江濉并不惊讶。

  纪临就是个游戏黑洞。

  玩连连看都能输给他那反应很慢、有点近视的爸爸。

  过年守夜那晚,全家都在打麻将享受赢钱的乐趣,只有他摸了摸瘪瘪的钱包,输到一分钱没有。

  陆放奇怪,“他不会打游戏,还接这个干嘛?”

  许飞叹气。

  “增加曝光度。他现在曝光度太差没什么戏找他,这次通过活动就是要跟制作人、导演们证明,他还有流量、有话题,能撑起收视率。”

  江濉淡淡开口“这次活动很重要?”

  “嗯,致命的重要。”

  许飞眼睛亮了,“江濉,要不你去和纪临打游戏?他们这个队员可以队长自己选。”

  啾啾喝了一口牛奶,勉强听懂了大家在说什么。

  “哥哥你去吧,你打游戏好像很厉害。”

  “不不不,啾啾,你把好像两个字去掉。”方醒开口。

  江濉可是一天上王者,双国服在身的顶级大佬。

  江濉回绝得干净利落,没理会他们,抱着啾啾上楼刷牙洗脸。

  翌日一早,江濉带着啾啾敲响了他们几个人的房间。

  江濉看了眼时间,给他们丢了几包面包后毫不留情把他们赶出了家门。

  啾啾从门里歪头向外看,小奶音很甜

  “哥哥们不要生气,啾啾和哥哥有事要做。”

  几个人走后大约半小时,有个穿着黑衣黑帽的男人低着头回了家。

  看到他后,啾啾欢腾地跳起来,跑过去给他拿了一双拖鞋。

  站在一旁,捧着小手手看他,奶声奶气说

  “大哥哥,你终于回来啦。”

  原本没什么表情的江濉脸冷了几分。

  啾啾怎么没这么殷勤地给他拿过拖鞋?

  江濉愤愤把手里的板栗丢进垃圾桶。

  狗腿子江啾啾。

  他昨天昏了头才会在回房后打那通电话。

  纪临从口袋里拿出两盒巧克力递给啾啾。

  自从见了啾啾之后,原本一盒吃一周的纪临默默改了习惯,一盒吃半个月,还有一盒剩下来给啾啾。

  虽然在啾啾眼里这只是一盒巧克力,爸爸也能为她买到,但在纪临心里却很不同。

  昨天晚上,他突然接到江濉的电话,还有点怔愣的时候,江濉说,“回来,我教你打游戏。”

  原本纪临这段时间都没打算回家,江啾啾成了他头号粉丝后,媒体对他的关注度比之前高了不少。

  再加上陆驰加入直播活动的原因,纪临成了如今的热门话题。

  今天回来着实有些冒险。

  但这是他弟弟这两年第一次跟他提要求。

  客厅里,江濉和纪临坐在沙发上一人拿着一个手机。

  江濉瞥了眼乖巧坐在纪临怀里的江啾啾,气得脑袋疼。

  江濉压下心中那股酸劲,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你走哪路?会什么英雄?现在什么段位了?”

  纪临回答得很认真

  “我走中路,会玩的英雄有妲己、王昭君,现在白银段位。”

  “你练了这么久才白银?你也太笨了。”

  江濉其实并不讶异,纪临就是个游戏黑洞,能上白银都费了点力气。

  此番他是要告诉江啾啾,她的大哥笨的要命。

  所以别靠在他怀里还甜甜笑着了。

  啾啾听完皱了皱眉头。

  江濉心情平复了些。

  然而下一秒——

  啾啾小手手握住纪临的拍了拍,奶声奶气安慰他

  “大哥哥不难过哦,二哥他打游戏很厉害,什么都能教会你。”

  江濉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想让他把手机扔掉。

  “哥哥,快教大哥哥打游戏吧!”啾啾晃悠着小腿催促他,坐在纪临怀里动了动,调整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

  江濉食指揉了揉太阳穴,不再纠结啾啾,不然他能被气死。

  小没良心的狗腿子。

  江濉创了个小号带纪临打游戏。

  让他选了个小乔。

  “小乔主一技能,二技能能把对方击飞,三技能是范围伤害,aoe很高。”江濉一边给他解释一边帮他调铭文,说完皱眉问道“你能听懂吗?”

  刚想详细介绍一遍什么是aoe,为什么要主一技能的时候,纪临开口

  “我知道。”

  江濉半信半疑。

  纪临从旁边拿出一个笔记本,双手捧着递到他面前,像一个乖乖学生在被老师审问。

  “我把游戏里所有英雄的技能抄过一遍。”

  江濉“这就是你的学习方式?”

  纪临点头。

  “理论我都明白,但实战不行。”

  纪临很清楚自己的弱点所在。

  江濉简略道“我打野,进去后清完线跟着我抓人。”

  “好的。”

  纪临一本正经捧着手机开始打游戏,好像在对待什么国家大事一样。

  江濉不就是一把匹配吗

  江濉随意坐在沙发一侧,心情闲适。

  但随着纪临那随意的放技能方式以及花式死法,脸渐渐黑了。

  当纪临第十一次倒在对方辅助面前时,一向有礼貌的江濉心里只有一句话

  去他的礼貌,今天他只想当个喷子。

  “你是猪吗?”

  话音刚落,纪临又空放了大招。

  用实力回应他的问题。

  “大招不是用来给你跑命用的!有人来追你的时候你再321连招行不行?!”

  虽然每把江濉都没输,但纪临的战绩实在太难看。

  不少人加他好友时说的都是

  [野王带带我,我比那个废物小乔厉害多了。]

  [野王考虑换个c吗?]

  废物小乔坐直身体偷偷看了他一眼。

  原本在他怀里的啾啾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餐桌边的凳子上。

  江翰清今天因为纪临回来的原因没去公司。

  此刻,啾啾屏息凝神坐在他怀里不敢出气。

  啾啾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开口

  “爸爸,以后我们都不要惹二哥生气。”

  二哥生气的样子真的太可怕了。

  啾啾缩成一团。

  好在纪临认错认得快。

  两个人又开始了下一把。

  “玩你擅长的妲己吧。”

  他不是瞧不起妲己,只不过这个英雄往往只能在团战里打出一套伤害,后续伤害依赖靠射手、打野。

  妲己很吃配合和阵容,江濉这次选了个辅助钟馗跟他一起打配合。

  “我勾到人之后你立马放2技能。”

  “好的。”

  然而——

  江濉每每勾到人,纪临不是没有技能就是忘放了。

  一场游戏下来,他这个辅助19114。

  又有同队加他。

  [辅王在吗,我射手贼猛,双排吧?]

  排个锤子。

  啾啾端着一杯柠檬水递到他面前。

  “哥哥,不气不气,喝一点水水。”

  江濉心中一暖。

  比起认真但辣鸡的游戏黑洞大哥,还是暖心可爱的妹妹比较好。

  江濉想抱着啾啾揉一揉,但小奶团匆匆跑远了。

  回来时,又端来一杯柠檬水。

  “大哥哥辛苦啦,喝水水吧。”

  纪临喝完水之后,啾啾剥开一个糖喂给他。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笑了笑。

  江濉江啾啾这个狗腿子。

  “来打游戏。”

  江濉面无表情拿起手机。

  接下来的二十分钟,在他花式死亡、乱放技能时,江濉一点不留情面地指责他。

  一局下来,他嘴有点干。

  纪临被骂得有点懵。

  江濉把手机丢在沙发上,“我要去午休了,你自己去练。”

  说完进了房间。

  两个小时都没出来。

  啾啾后知后觉地发现二哥好像生气了。

  哥哥进房间的时候都没有跟她说话。

  她蹲在门口敲了敲门。

  “哥哥,你怎么还不出来呀。”

  里面没说话。

  纪临过来后也学着啾啾的模样蹲在那里,满脸诚恳开口“弟弟你别生气了。我刚才打匹配只死了三次,你教我的都很有用。”

  依然没人理他们两个。

  一大一小像两个小可怜蹲在那里,目光落在紧闭的门上。

  看透一切的江翰清笑着走过来,在啾啾耳边说了几句。

  啾啾乖乖敲了敲门。

  “哥哥,大哥哥他就是一个不会打游戏的大笨蛋。哥哥不要跟他生气,啾啾最喜欢二哥了。”

  啾啾不太明白为什么爸爸要让她这么说,但后半句也是啾啾的心里话。

  她最喜欢的哥哥其实还是二哥。

  小奶团跟二哥在一起的时间多,大哥哥这次回来她好不容易才见到一面,啾啾今自然更多的想跟大哥哥在一起。

  语毕,门开了。

  江濉站在那里,面无表情地问“真的?”

  啾啾昂头,小手手朝他伸着,“哥哥抱抱~”

  江濉把啾啾抱起来,如沐春光般走了两步,转头认真地跟纪临炫耀。

  “大哥,啾啾说了,最喜欢的是我。”

  “嗯,大哥听到了。”

  纪临在他转身的时候笑了笑。

  接下来的两天,纪临和江濉的配合能力逐渐上升。

  纪临的操作意识也有了很大进步。

  但啾啾这两天就很惨。

  没有人给她打开零食包装袋,因为爸爸大部分时间都在,二哥也没有给她点外卖,吃货的幸福被狠狠夺走。

  纪临走的那天,从口袋里掏出这周他还没吃完的巧克力,递到江濉面前。

  “干嘛?”

  纪临说得很认真“这是学费。”

  “我不要。”

  纪临有点失望。

  “好的。”

  正要放回口袋的时候,江濉翻了个白眼。

  这个人就不知道多问两遍吗

  他有点别扭的伸出手。

  “嗯?”

  “突然又想吃了。”

  纪临笑“嗯,给你。”

  他把最爱的巧克力给了妹妹和弟弟。

  江濉捏了捏那块巧克力,犹豫问

  “你游戏里队员找到了没有?”

  “我没有找,是猫爪官方给了几个人。”

  他说了几个名字。

  江濉这段时间经常打游戏、剪辑视频,对他口中的人也了解过。

  确实都是大热主播自带流量,不过纪临只怕没那个实力压住他们。

  到时候如果真输了

  其他主播粉丝过来骂纪临也不是不可能。

  毕竟他太菜了。

  现在没什么流量,还菜,还不会指挥,还只会玩中路。

  像个做事认真的傻白甜。

  纪临跟爸爸、啾啾说了两句后跟江濉告别。

  “你教的我都记在了笔记本上,回去后我会反复学习。”纪临开口。

  转身的时候,江濉皱眉。

  “把我加到你队伍里去吧。”

  纪临听得很清楚。

  他无比认真地说

  “谢谢弟弟。”

  猫爪直播活动当天,江濉借着跟朋友出去玩的名义单独离开家。

  啾啾没有闹着要跟着哥哥,反而抱着江翰清的腿不放。

  “啾啾今天想跟爸爸一起玩。”

  江翰清乐呵呵地抱着闺女去了公司。

  一路上,啾啾担心地揉着小手手。

  爸爸应该不会发现二哥背着他赚钱给啾啾买零食吧。

  小圆脸很是愁苦。

  江濉是以u主[赚钱养妹妹]这个身份去的现场。

  没用江濉的身份去,是怕那么多粉丝像侦探一样发现了他就是那个最近火起来的u主。

  [赚钱养妹妹]这个身份有热度、有粉丝,去现场直播更好,只不过江翰清也有可能会发现。

  江翰清知道今天有纪临的直播,准时准点抱着啾啾守在平板前。

  啾啾紧张地看着屏幕,企图从那里面寻找着二哥。

  还好,没有他的影子。

  现场直播抽号码牌决定第一轮要k的队伍,一共k三轮。

  每一轮都是一把比赛决胜负。

  第一轮比赛获胜时长最短的队伍可以直接进入决赛。

  这个规则说出来,在场的人面色各异。

  这不就是让大家打出碾压局、制造话题吗?

  陆驰第一个抽,抽到的数字是九。

  纪临第五个开始抽。

  他去的时候直播弹幕疯狂刷屏。

  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们自然而然希望纪临能抽到9,这样才刺激。

  许愿一个9,想看双方打起来,最好还有一方碾压局

  陆驰是王者段位哦,听说纪临半个月前都还是个白银,怎么可能打得过陆驰

  有点想笑,两年前陆驰给纪临做配角,如今纪临给陆驰做陪衬

  纪临有很认真的训练,而且取得了很大的进步,看了结果再下定论也不迟

  啾啾用灵气读懂了弹幕上的意思。

  小手手急得握成了小拳头。

  屏幕里,纪临拿出了那个号码牌。

  数字对象观众。

  红红的一个9字。

  “爸爸怎么办。那个大坏蛋又要欺负大哥哥了。”

  啾啾才说完,直播间弹幕再一次刷屏。

  不过这一次,是陆驰粉丝送的各种礼物塞满了直播间。

  他们好像为了纪临抽到9而欢欣鼓舞。

  陆驰粉丝坚信着,他们的偶像能够再一次让纪临重尝失败的滋味。

  陆驰加油,陆陆粉丝一路支持你

  啾啾看着满屏的花花,疑惑问

  “爸爸,这是什么?”

  江翰清解释“这是其他人在给他们送礼物,现在送的是花花。”

  江翰清解释完毕后,直播间里开始出现了游戏画面。

  两边队伍做好准备开始选英雄。

  纪临那边,有个戴着鬼脸面具,手上缠着绷带的人吸引了直播间的注意力。

  他走错片场了吧,sy不在这里

  哈哈哈哈大家别介意,是u主赚钱养妹妹

  他不想露脸,老铁们理解一下,可以多关注他的技术

  啾啾偷偷转头看了眼爸爸。

  见爸爸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小奶团松了一口气。

  还好,她的零食保住了。

  江翰清一门心思寻找着纪临,看都没有看其他人一眼。

  扮相怪异的江濉在他眼里就是个有点奇怪的年轻人。

  弹幕这种东西江翰清也没看过。

  他很疑惑,这满屏弹幕大家还怎么看直播?

  中年人江翰清不明白,这个世界上有个东西叫做弹幕设置。

  没一会,英雄选完了,游戏正式开始。

  [赚钱养妹妹]玩的钟馗,纪临玩的妲己。

  一开始两个人就展现出了良好的配合能力,率先拿下对面两个人头。

  啾啾开心地鼓掌。

  “哥哥真棒!”

  江翰清点头“你大哥好像进步了不少。”

  啾啾嘿嘿一笑。

  她说的哥哥,是两个哥哥。

  高兴了没一会,对方大概察觉到了江濉的战术,打野开始一直围攻射手。

  江濉这边的射手连死三次,画面立马给到了那个主播。

  他表情有点不好,嘴里一直嚷嚷着。

  这模样肯定在吵架

  确实有问题啊,那个[赚钱养妹妹]的u主一直帮着中路,你方射手都被抓崩了好吗

  纪临菜啊不帮他难道看着他死个十几次?

  菜还有理了?菜就缩在塔下别出来,在这找什么存在感呢

  弹幕一水的开喷纪临。

  有些人看不下去。

  玩过游戏没有?妲己和钟馗就是配合支援,他们也去下路支援了两拨,射手崩完全是自己想一秀二,结果把自己秀没了

  呵呵,就你玩过游戏?纪临粉丝?

  张嘴闭嘴就给人带粉藉没意思,路人发罢了

  每天说自己路人真没意思,双方队长实力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纪临那么菜就躺平人潮,别洗了

  路人被喷成这样,没意思,不看弹幕了,专心看比赛

  有一说一,赚钱养妹妹的钟馗是真牛逼

  好准的钟馗,我爱了

  不要野王了,求这个辅王带我躺

  夸江濉的、夸纪临的越来越多。

  大家心知肚明,陆驰粉丝一直故意在带节奏。

  说什么王者,进了游戏后却像个菜鸡。

  骂着骂着,下一秒,弹幕全被666刷屏了。

  有个有钱人连送了666束玫瑰花。

  一束玫瑰花的价格是99元,这波下去花了六万多。

  有钱人发了条弹幕呵呵,陆驰菜?长眼睛了吗?

  陆驰粉丝吗膜拜大佬666

  有钱富婆就是牛逼,一句话怼回对面的粉丝

  大佬能用钱解决一切绝不靠手

  后面一水的彩虹屁陆驰。

  啾啾拍了拍爸爸的手。

  “爸爸,这些人是不是在夸大坏蛋?”

  江翰清这才从游戏里收回几分心思,多看了几眼弹幕。

  “啾啾不用看这些。”

  谁花钱多谁有理?孩子口吻,不懂事。

  说完后,江翰清有点疑惑

  “啾啾看得懂弹幕的?”

  啾啾磕磕巴巴地解释“哥哥之前给给啾啾看过大坏蛋的名字,但啾啾其他的看不懂。”

  “嗯,以后让二哥叫你一些好的字。不是什么烂词都要学的。”

  像陆驰这种人,认他的名字干什么。

  啾啾惊慌失措地拍了拍胸口。

  哥哥再不回来,她就要被自己吓死了。

  感觉爸爸随时都能发现她的小秘密tat

  游戏直播里,经过江濉带着纪临和打野连帮了几波下路之后,快速入侵野区过大经济优势。

  不知不觉间,经济反超陆驰一边。

  陆驰粉丝这下闭麦了。

  双方战绩一比较,纪临比陆驰还要好。

  这王者怎么上来的?

  陆驰找的代打吧别说意识,他操作也没有

  哈哈哈粉丝们还吹得他宇宙无敌,菜还不让说,还要夸,看吐了

  纪临都打得比他好

  纪临还专门把所有英雄的技能抄了一遍并背诵,哈哈哈哈想起这种提升方法就觉得好憨

  啾啾看到所有人都在夸大哥哥,小脑袋瓜兴奋地在空中摇摆。

  与此同时,一个叫做[守护啾啾的偶像]的网友,连送了纪临999束玫瑰花。

  瞬间成为了送礼最多的大佬。

  几秒钟后,啾啾的小天才手表电话响了响。

  啾啾接起。

  “啾啾,你看你偶像的直播了吗?刚才钱哥哥给你偶像送了999束玫瑰花,气得陆驰粉丝哇哇大叫。”钱谨易兴奋说着,“啾啾,钱哥哥是不是对你特别好?”

  啾啾乖乖地点头。

  点完之后发现钱哥哥看不见,小奶音嗯了一下。

  钱谨易清了清嗓子。

  “那你有没有很喜欢很喜欢钱哥哥?”

  “有呀。”

  钱谨易开心得在那边无声尖叫。

  啾啾很喜欢他!

  是时候了。

  他刷了这么久的好感度,是时候把江啾啾变成钱啾啾了!

  钱谨易安静了一会,以从未遇过的严肃语气开口道

  “啾啾你要不要改姓,从今天起做我的妹妹。”

  “如果你愿意,我让我爸爸现在就去接你。”

  “钱啾啾比江啾啾好听多了,不是吗?”

  江翰清沉默了两秒。

  他语气冷冽“钱谨易,你在嘲讽我女儿的名字不好听?”

  “还当着我的面抢我女儿?”

  钱谨易哆哆嗦嗦拿着手机。

  “对不起伯父,我打错了。刚才是我弟弟钱琮在说话。”

  说完立马挂断,完全不给江翰清任何说话的机会。

  江翰清皱眉。

  999束玫瑰花就想把他的闺女抢走?

  低头,江翰清轻声问“啾啾,想不想给哥哥送花花?”

  啾啾连连点头。

  “啾啾也可以送花花吗?”

  她好想给哥哥送礼物哦,每次屏幕上出现花花后,谁送的,大家就会夸谁。

  啾啾也想大家多夸夸哥哥。

  江翰清握着她的小手手,在屏幕前慢慢点着。

  不一会,一个叫做[啾啾小宝贝]的大佬,送了1999束玫瑰花。

  不仅直播间,热搜也炸了。

  不少人都探寻着这个花了快20万的大佬是谁。

  有人说是江啾啾,有人说是江家。

  此时,啾啾捧着脸看屏幕里的花花,许飞给她打了个电话。

  “啾啾,刚才送花花的人是你吗?”

  “嗯,是爸爸和啾啾送的。”小奶音很清脆。

  许飞嗯了一声,轻声道

  “那啾啾下次可以少送一点,玫瑰花很贵的。”

  啾啾好奇“多贵呀?”

  “大概够啾啾吃一辈子的虾饺。”

  她刚才把一辈子的虾饺送出去了?

  啾啾小脑袋瓜缓缓接受了这个噩耗。

  她的面前不再有玫瑰花,取而代之的是一堆比山还要高的虾饺。

  小奶团低头,委屈巴巴地揉了揉手。

  “啾啾怎么了?”

  啾啾转身,落在江翰清的目光里多了几分生气、怨恨等等复杂情绪。

  啾啾戳了戳爸爸的手,埋怨道

  “爸爸,你就不能控制一下你的手手不去点屏幕吗?”

  “你点了几下,就点了那么多钱钱。”

  啾啾完全忘记了,刚才她也点了好几下。

  啾啾一脸小大人的模样教训他

  “要节约花钱,爸爸你知道了吗?”

  “难道赚钱很容易吗?!”

  江翰清望着江啾啾那种愤怒的小脸,把“容易”两个字吞在了肚子里。

  继而想起,最后这句话不应该是大人跟随便花钱的小孩说的吗?

  怎么现在,啾啾一本正经地把他当孩子训斥?,请牢记,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