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幼崽四岁半 第25章 第 25 章

小说:团宠幼崽四岁半 作者:十碗大米饭 更新时间:2021-01-03 09:45: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啾啾恋恋不舍地把爆米花盒子丢进垃圾桶。

  几个人看了她一眼,心里愈发坚定

  啾啾不是来看电影的,她只是换了个不一样的场所吃东西。

  天色已经很晚,江濉抱着啾啾出了电影院。

  商业街上依然热闹,那边,有一条人群密集的夜市。

  钱谨易想起正事。

  “去吃个宵夜怎么样?有点事情跟你们说。”

  啾啾兴奋地高举着小手,“啾啾要去。”

  夜市那边,有几个喝了酒的人互相推搡,不时有路人在旁边劝架。

  许飞下意识的用强壮的体魄挡住了啾啾的视线。

  钱谨易向看热闹一样看了一眼,瞬间怔愣在原地。

  “走啊,不是吃宵夜吗?”陆放说。

  方醒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看到一群人在那边指着对方互骂,其中一个穿着蓝色羽绒服的男人骂的最凶,偏偏他又带着一个眼镜,很是斯文的模样。

  江濉发现了钱谨易的不正常,皱眉“你认识他们?”

  钱谨易脸色不太好,“那个蓝衣服的是宋唐养父。”

  “就是那个家”方醒刚想说话,想起这里还有个幼小的崽崽,硬生生把家暴两个字吞了进去。

  “走吧。”江濉淡淡道。

  许飞“我没胃口吃了。”

  “买点宵夜去学校宿舍等宋唐。”江濉开口,“那个人回来估计要找宋唐麻烦,起码要去通知他一声。”

  “噢,那走。”

  宿舍楼门口。

  如今已经放假,校园静悄悄的,看不见人影。

  宿管过年没回家,宋唐也就安心在宿舍里住下了。

  深夜很冷。

  月光下,一群人捂紧外套,下巴缩在衣领里,一边蹦蹦跳跳活动着身体一边往通往宿舍的这条路看。

  “怎么还没回。”方醒忍不住开口问,说话间,呼出的气息在空气里成了一阵阵白气。

  早就吃完宵夜的啾啾发现了这个好玩的东西。

  “哈”,“哈”的在那里张嘴玩着。

  “哥哥,你看,啾啾在冒气。”

  几个人笑了笑。

  他们的啾啾可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可爱。

  江濉看了眼手表,快12点了。

  西餐厅下班这么晚?

  还是说他又去了其他地方做兼职。

  钱谨易不忍心“要不你跟啾啾回家,别冻坏啾啾了。”

  啾啾摇头。

  “不要,啾啾还没看到糖哥哥。而且啾啾一点也不想睡觉。”

  而且啾啾有灵气护体,一点也不冷。

  现在的她就算给妈妈灵气,她也会给自己留一些保护幼崽小身体。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要不我们待会等到人了去郊区山上看日出,到时候回去也晚了。”

  陆放还没跟大家一起看过日出,忽然提议道。

  钱谨易缩了缩脖子“我可以,如果去的话就让人在那里弄个帐篷,我们去了坐帐篷里聊聊天,等日出。”

  许飞笑了笑“最好弄个电磁炉,吃点热腾腾的火锅,配几碗热汤。”

  “啾啾也想去。”啾啾再次举起小手手。

  几个人同时拒绝“不行,啾啾回去睡觉。”

  啾啾垂头丧气蹲着,手上戴着手套,她一点也不冷。

  她还是森林之主的时候,啾啾一个人看过日出。

  除了比平常的天红一点之外,啾啾并没有看出什么特别的东西来。

  但刚才他们描述的那番景象让啾啾对日出以及火锅怀念无比。

  她想去。

  想跟一群人看一次日出,而不是永永远远的一个人。

  12点的时候,宋唐终于踩着月光回来了。

  远远的看到路灯下的几个身影,愣住。

  宋唐下意识地想找条他们看不见的路进宿舍,但显然对方已经看见了他。

  一个穿着厚厚棉袄的胖团子挥舞着小手,蹦跳着跟他打招呼。

  宋唐没想过,有一天回宿舍会有一堆人等着自己。

  “你们怎么在这里。”

  几个人安静,不知道怎么说那件事。

  啾啾把二哥手中的外卖袋拿过来递给他。

  抬起手,小奶音亮亮的

  “我们去吃饭饭啦,这是给糖哥哥带的。”

  宋唐没接。

  这群人的生活跟他生活在两个世界里。

  “接了吧,不然我们啾啾手都累了。”钱谨易心疼。

  宋唐这才接了。

  一群人依然没动。

  “还有什么事?”

  他回去后还要看书。

  几个人踢了踢钱谨易的腿。

  钱谨易尴尬地耸了耸肩,小声说“就是我们今天吃饭的时候看到你养父了。”

  那一瞬间,宋唐脸色煞白。

  一半是因为养父,一半是因为这群人都知道了他的经历。

  他那十分悲惨一直想隐瞒的经历。所以他们这是在同情他?

  同情他要受过无数次挨打,不得不三楼跳下来才能摆脱魔鬼,同情他不得不靠着有钱人的捐款、努力获得的奖学金上学。

  当所有人放假开始休息的时候,即便再也不愿意,他也要打好几份工,为大学的学费做准备。

  宋唐低着头,声音冷冽“我的事情,不需要你们管。”

  说完,径直走向宿舍。

  啾啾呆呆看着宋唐刚才站过的地方,她眨了眨眼,哒哒哒跑到宋唐身后,宋唐的影子完全盖住了她。

  啾啾低头停在那里,无措地拉扯着手套。

  小奶音很软,带着一丝委屈“可是糖哥哥,我们我们是朋友呀。”

  啾啾抬起头看他的背影,认认真真说“朋友怎么会不管你呢。”

  宋唐还是走了。

  即便听到那句“我们是朋友”后,他停留了很久,最后的宋唐还是选择了一不发的离开。

  几个人安慰着闷闷不乐的啾啾。

  方醒说“啾啾,我们去看日出,不要难过了。你糖哥哥就是今天脑子进水了,过两天太阳出来把水晒干就好了。”

  啾啾觉得哪里怪怪的。

  “太阳出来就好了吗?”

  “是的,所以我们去看日出祈求太阳。啾啾盖上被子好好睡觉,到了喊你。”

  回去后的宋唐洗完澡躺在空无一人的宿舍看着老师推荐给他的物理书。

  久久没有翻阅一面。

  江啾啾说他们是朋友。

  她还太小,不明白他跟他们之前的差别。

  就像每年过年,他们能回家和家人相聚,他却只能躺在这一方小床上听着外面街道传来的热烈闹声。

  从前,安静看一会节目就是他最大的消遣。

  宋唐比任何人都知道,他要好好学习,只有学习才能让他改变现在依靠着别人家资助过生活的命运。

  跟江啾啾和那群人在一起的生活,像是梦。

  他竟然去看了一个明星的演唱会。

  万千呐喊声中,所有人目光落在了舞台中心,可只有宋唐悄悄看着自己,把洗白的球鞋缩回凳子下。

  宋唐又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做差距。

  他的校服一年穿四季,冬天时有人问他穿那么点不冷吗,他一律没回答。

  所有手被冻僵的时刻,他都假装若无其事的继续写作业。

  那些需要开家长会的时候,宋唐都装作一脸平淡地埋头苦读。

  这时候的宋唐最怕人开口问,“你家里谁来啊?”

  那些抱怨着说“今天我妈来,回家估计要训我了,烦死了。”这些话,在宋唐眼里都是可望不可及的东西。

  即使他是个回回年纪第一的学霸,也没有家长在看到他的成绩单后夸他一句。

  宋唐躺在床上,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

  所有人都知道他很自卑,可他却固执地告诉大家“我没事,我很好”。

  天降破晓的时候,宋唐刷了一下朋友圈。

  他们邀请他去看日出,他拒绝了。

  第二天的他要去兼职,要学习,要把曾经跟他们一起玩过的时光,像梦一样的时光补回来。

  江家、钱家、演唱会、江啾啾,都是他高不可攀的。

  江濉发了一条新朋友圈。

  一行字,一张图。

  图片里,啾啾披着毛毯,杏仁眼弯成了月牙,软绵的小酒窝在身后淡红的天际映照下,愈发软糯。

  六个人比着剪刀手微笑着。

  一行字写的是啾啾终于等来了念叨了一晚上的太阳。

  钱谨易、方醒、陆放、许飞都点了赞。

  钱谨易回复了句“哈哈哈下次再出来露营,啾啾说她喜欢帐篷生活。”

  方醒是时候把教室里的蛋床换成帐篷了。

  许飞下次能换个大点的帐篷吗,太挤了[大哭

  陆放回复许飞你就不能反思一下,为什么要长得这么猛男吗?

  宋唐打开图片又关上。

  沉默着关掉手机。

  宿舍里,一室安静。

  和谐友爱帮帮团,真的没了。

  江濉带着啾啾看完日出后两个人吃了早餐回家开始补觉。

  啾啾在家待了两天,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看出太阳没有。

  太阳出来两天才能晒干糖哥哥脑袋里的水,啾啾对此深信不疑。

  可惜除了那天看日出有大太阳,其余几天都是阴森森的阴天,让啾啾的心情也不大美好。

  江翰清回来的时候,自家闺女趴在阳台上昂起脑袋跟天说话。

  “有人听到啾啾说话吗,能不能来两天大大大太阳呀。”

  “啾啾不想要阴天啦。那个管辖天气的神仙呢,啾啾把薯片给你吃,你给啾啾太阳好不好。”

  啾啾闷闷吃了口薯片,奶声奶气对天说话

  “不给啾啾两天太阳,一天也行。”

  “半个小时也行,但这样的话,啾啾就只给你吃一片薯片。”

  讨价还价的模样像极了电视里去菜市场买菜的阿姨。

  啾啾嗷呜一口塞了四五片薯片。

  摇了摇没多少的薯片袋子,心痛伸出小手手。

  “老天爷,给你吃。”

  半晌没人理她。

  啾啾皱眉,气呼呼地指着天空,小奶音很大

  “老天爷,你是不是不喜欢啾啾了?”

  啾啾蹦了一下,食指指着天气势汹汹道“你说话呀!”

  轰隆一声。

  电闪雷鸣,但没有下雨。

  啾啾怂兮兮躲在窗帘背后。

  老天爷像是在用实际行动在证明

  是的啾啾,老子不喜欢你了。

  啾啾把剩下的薯片一股脑倒进嘴巴里,有点委屈地抱住膝盖。

  不喜欢就不喜欢嘛。

  降雷干嘛呀。

  她就随口一说,老天爷随口一听不好嘛。

  啾啾抱着膝盖坐在那里的模样像极了面壁思过可怜崽崽。

  江翰清前两天看到江濉发的朋友圈,见闺女闷闷不乐的,提议道

  “啾啾,要不要爸爸带你们出去露营?”

  啾啾抬头“住帐篷吗?”

  “对。”

  “去去去,啾啾去。”

  江翰清开车带着江濉、啾啾、方醒、陆放、许飞去了露营地。

  钱谨易自己过去。

  江翰清带他们来的地方是s市临山而建的一处休闲度假村。

  度假村里价格最贵的是一套地理位置很高的别墅,在那儿可以隐约看到远处的海,景观极佳。

  别墅装修也不错。

  但他们不住别墅,他们只用别墅前的那一大片空地。

  工作人员皮笑肉不笑地接待了他们。

  这就是有钱人的任性吗,有住的地方也不住。

  陆放、许飞、方醒手脚麻利的开始搭帐篷,江翰清、钱谨易准备着烧烤。

  一群人忙碌着,他们身后,江濉抱着啾啾把她往空中扔,双手再接住,逗得啾啾连连笑着。

  笑声传到钱谨易耳边,他无不羡慕地开口

  “伯父,江濉命真好。”

  他们在这边劳累,江濉在那边逗妹。

  江翰清认同的点点头。

  陆放帐篷,往隔壁看了眼。

  惊奇道“他们好像在拍戏。”

  许飞一眼就认出了被人围住的陆放。

  “是陆驰的戏。”

  “陆驰是谁?”钱谨易问。

  许飞看都不想多看陆驰一眼。

  “纪临的对家。也不算是对家,是陆驰做的太过分了。”

  啾啾听到大哥的名字,立马停止跟哥哥的打闹,哒哒哒跑过来,化身成了好奇宝宝。

  刚好帐篷弄好了,一群人坐在帐篷前开始听许飞介绍。

  从来不看娱乐圈新闻的江翰清加入了战场,毕竟许飞谈论的是他大儿子。

  “有内部人员爆料说,纪临后来被媒体整得很惨跟陆驰有关,当时还有人放了实锤视频,但被团队立马删了,发了大量通稿洗白,除了我们粉丝,其他人都不知道这个事。”

  许飞想起这件事就很气愤。

  “陆驰跟纪临还是同一批出道的朋友,没想到陆驰踩着纪临的被上位。”

  方醒对这个陆驰有印象了。

  最近好几部火的剧他都是主演。

  “那天纪临演唱会被黑有人扒出来博主就是陆驰的粉,不过对方死不承认。”

  啾啾圆溜溜的大眼睛瞪大,奶凶奶凶地说“他真是个狗男人。”

  一群人呆了。

  “啾啾,你在哪儿学的这些话。”

  啾啾瞬间乖觉,“电视上。女主角骂男主角的时候都会用这句话。”

  江翰清咳嗽了两声,“啾啾,以后在家就看美食纪录片,这些电视剧不要看了。”

  “为什么呀。”

  “因为电视剧看多了会变笨。”

  啾啾惊恐捂住小脑袋瓜摸了摸。

  不可以,啾啾最聪明,不能变笨。

  帐篷外,一群人都在热火朝天的弄烧烤,只有江啾啾蹦蹦跳跳看着旁边的别墅区。

  她不喜欢那个大坏蛋。

  啾啾让二哥给她看了大坏蛋的照片,长得还没有哥哥的脚好看。

  过了几秒,啾啾发现,那个长得还没有二哥脚好看的大坏蛋正拉着一个大姐姐。

  大姐姐不想跟他说话,挣扎着想走。

  但陆驰没放。

  许飞也看到了。

  看清楚那个女孩的长相后,慢慢道“这不是纪临两年前救的那个席眠吗?”

  两年前事件的女主角。

  大哥救过的大姐姐?

  啾啾想都没想,迈着小短腿冲大坏蛋跑过去。

  大哥救过的大姐姐,她也要保护鸭!

  陆驰正跟席眠说话,忽然来了个小孩子伸开双手挡在前面,气呼呼地瞪着他。

  陆驰瞬间就认出了这个前段时间上过热搜的江啾啾。

  纪临的头号粉丝。

  陆驰不怕这个小孩,但他忌惮啾啾身后的江家。

  脸色放柔,陆驰轻声说“小朋友,哥哥要跟姐姐说话,你走开好不好?”

  席眠好看的眉眼微微皱着,捏紧包包,退了一步“我没有话要跟你说。”

  声音像,很轻很软,但语气却很坚定。

  啾啾昂起小脑袋瓜,奶凶奶凶地说

  “大姐姐没有话要跟你说。还有,啾啾才没有你这么坏的哥哥。”

  凶巴巴地站在那里,好像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

  陆驰心中的火彻底压不住了。

  抬手想把这个女孩拉走的时候,啾啾立马变了神情,怂得立马往后跑,边跑边哭

  “爸爸,大坏蛋要打你的宝贝啾啾,快来救救啾啾呜呜呜。”

  默默在旁边围观了的江濉一群人呆住。

  他们的啾啾这是在碰瓷?,请牢记,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