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幼崽四岁半 第16章 全民团宠啾啾

小说:团宠幼崽四岁半 作者:十碗大米饭 更新时间:2021-01-03 09:45: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江啾啾坐在包厢里“嗷呜”一口吃了一块金钱肚,小手手还不忘在菜单上点点点。

  江濉忙着喂啾啾吃饭,抽空看了眼菜单,筛选着啾啾刚才说的食材丰富的菜品,找了几个吃得快又上得快的

  “够不够?那再给啾啾来几分虾饺、狮子头、叉烧包好不好?”

  啾啾点点小脑袋。

  在江濉欲又止的表情里,小嘴巴一边忙着吃江濉投喂过来的金钱肚,还不时咬咬左手的叉烧包,右手的马拉糕。

  酥脆香软的外皮包裹着蜜汁叉烧酱,皮酥馅多,啾啾爱上了叉烧包。

  小肚子里的灵气越来越多。

  等到解决完最后一个虾饺,啾啾拍了拍圆滚滚的小肚皮,“哥哥,有很多灵气了,去医院吧。”

  一顿饭,江濉一直忙着举筷子投喂啾啾,神经高度紧绷。如果一开始还有七分不相信啾啾说的灵气之类的鬼话,那现在一分也没了。

  他信了,完完全全的信了。

  走之前扫了眼桌上不计其数的餐盘起码三个成年人才能吃撑的分量,啾啾一个人就能解决掉。

  如果不是要赶去医院,江濉觉得啾啾还能吃。

  茶餐厅距离医院大概有七公里,由于附近学校正处于放学阶段,来接孩子的人很多,特别堵,不仅如此,打车的人也很多。

  江濉一直没打到车。

  他扫了眼手表,目光落在几米之外的共享单车上。

  这一批共享单车或许是考虑到亲子市场,后面有个供小孩坐的座位。

  江濉长呼一口气,去超市买了那种一提两排的草莓牛奶,盒子也不拆开,拿出吸管全部给啾啾插上,抱着她坐在自行车后座的座椅上。认命骑自行车载着啾啾往医院去。

  他骑自行车的速度很快,轮子转动的速度堪比电风扇一档旋转速度,没几秒,慢悠悠的电动车被他抛到脑后。

  但也是因为拿出了极限速度在骑,江濉手心、额间在寒冬里浸出一层密密的汗。

  后面的啾啾抱着那排草莓牛奶,安安心心晃悠着小腿喝完一杯再喝一杯。

  灵气越来越多啦,嘿嘿。

  于是,江汉路的非机动车道上就出现了一副很奇怪的画面。

  一辆自行车以毫不输给小轿车的速度疯狂前进,蹬自行车的人累得气喘吁吁,而后面的小崽崽豪气抱着两排牛奶闲适地吨吨吨。

  喝的速度很快。

  样子也很可爱。

  这段画面被坐在小轿车里出来取材的搞笑博主拍到了,笑着放进了自己的素材库。

  到了医院门口,江濉吃力抱起啾啾往医院赶。

  医院外人潮汹涌。

  密集人群中,啾啾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穿着蓝色棉袄,低着头走路的人。

  在他的头顶上,有一抹黑色的云团。

  如果说宋唐头顶的金光代表至善,能确保宋唐在未来改变自己的命运,从地处走到高处。

  那这个人头顶的那抹黑雾就代表着至恶。

  是神下达的惩罚。

  确保这个人在未来的日子里,会从高处跌落到谷底。

  “江先生,纪茗女士这次可能撑不过去了。”

  “病人现在生命体征不平稳,瞳孔固定,血压、血氧一直在下降。还”

  后面的话在看到江啾啾之后,吞进了肚子里。

  病房里站着一排医生,最中间的江翰清眼角红红的,他牵着啾啾的小手走到病床边。

  “啾啾要不要跟妈妈说说话?”他问。

  啾啾点头。

  她来就是为了给妈妈送灵气的鸭。

  小手手放进顾茗掌心里,小奶音甜甜的

  “妈妈快快醒来呦。”

  “妈妈还没有给啾啾做过饭饭,还没有亲过啾啾,没有给啾啾讲故事,没有跟啾啾一起玩。妈妈,我悄悄告诉你,啾啾最喜欢吃的是妈妈餐厅里的虾饺。妈妈醒来后给啾啾做好不好呀?”

  “妈妈不会做也没关系,带啾啾去吃就好啦。”啾啾把小肉脸贴在妈妈惨白的脸上。

  啵唧一口。

  “啾啾亲了爸爸,哥哥,今天也来亲妈妈啦。”

  “等妈妈醒来后,也要亲啾啾、爸爸还有哥哥!”

  啾啾说这段话时,她一点也不伤心。

  啾啾想的是,只要她有灵气,妈妈就不会离开,等哥哥再带她去吃几次虾饺,那她就有灵气让妈妈醒了。

  这番话,小奶团是抱着跟妈妈做好的约定说的。

  但江翰清包括病房里的其他医生听得却不是滋味。

  他们眼里的纪茗即将离开,而啾啾这段话代表的是一场永远无法实现的心愿。

  想到这,见惯了生离死别的医生们鼻尖也酸涩不已。

  纯真可爱的崽崽想要的只是妈妈给她做一顿饭,这么渺小的心愿都无法实现。

  病房里响起了一阵小小的抽泣声。

  啾啾把灵气全部传给妈妈之后,发现医生姐姐、医生哥哥眼睛红红的,像是要哭出来。

  她昂头,奶声奶气安慰他们“姐姐哥哥别难过,我妈妈会醒过来的。”

  听到这句话,他们更想哭了。

  拿什么醒过来。

  没有任何科学迹象表明,纪茗会醒来。

  可这个小崽崽却天真的以为,妈妈真的会醒过来见她一面。

  江濉在旁边观察了妈妈许久,启唇“医生,能不能给我妈妈再检查一遍?”

  啾啾也点点小脑袋。

  医生们叹气。

  理性告诉他们再检查几遍都没有用,但实际行动上,他们还是做了。

  也算是让他们彻底死心吧。

  看了眼血压,医生惊了。

  检查了下瞳孔状态,医生又惊了。

  纪茗现在的状态跟刚才完全不一样。

  几分钟后,医生们将江翰清、江濉、啾啾请出病房,好好对纪茗做了个检查。

  检查结果实在无法用科学解释。刚才生命体征极不平稳的病人此刻恢复了正常,而且各项检查都跟正常人无异。

  奇迹啊

  那晚医院一直把这件奇事挂在嘴边。如果无法用科学证明,那就只能用玄学解释了。

  玄学就是

  啾啾很爱她的妈妈,所以让病人在沉睡中也深受感动。

  深夜,啾啾躺在江濉身边玩小脚脚。

  “所以啾啾第一次见面时问哥哥有没有钱,是想买吃的给妈妈攒灵气?”

  江濉问。

  “是呀。”啾啾戳了戳她的小肉脚。

  没有手手肉多,她要努力吃东西。

  让脚脚长肉肉。

  江濉把啾啾抱在怀里,好看的丹凤眼里倒映着自家妹妹的小圆脸。

  他认真开口“哥哥对不起啾啾。”

  第一次见面时他还以为啾啾是为了想要钱,才过来“讨好”他的。

  原来不是。

  不过自家妹妹那么乖,她一定会原谅他的。

  江濉对这个很有自信。

  没想到——

  啾啾圆溜溜的大眼睛瞪得大大的,气呼呼的样子像个炸毛小奶猫。

  “我才不要原谅哥哥。之前不准啾啾吃奥奥利饼干,也不让啾啾喝草莓牛奶。啾啾想吃烧烤也不行。”

  说话间,小肉手不忘揉着软乎乎的小脚脚。

  江濉歪题“怎么在揉脚,脚疼?”

  “脚脚肉软软的,像qq糖。”

  “那你脸上的肉不是更多吗?”

  啾啾恍然大悟。

  用玩过脚的手揉自己的脸。

  感受着qq糖的独特触感。

  完全把“自己还要生气”这回事抛到脑后。

  “哥哥,啾啾明天要吃qq糖。”

  “好。”

  江濉轻笑。

  他妹妹真好忽悠。

  外面月光皎皎,啾啾小胖脸上也沾染了些月光的清柔。

  江濉看着玩完脸又玩自己的头的傻乎乎啾啾,心里升起无限希望。

  “啾啾,从明天开始,你想吃什么哥哥就都给你买。我们一起救醒妈妈,好不好?”

  “好呀!”

  江濉“那啾啾,你把你是神的这件事告诉哥哥,这样也可以吗?”

  如果可以,他的吃货妹妹怎么没有早点告诉他。

  按照吃货妹妹的性子,巴不得让全世界知道,她吃再多也没关系,因为她是个神。

  啾啾眨了眨眼。

  根据神的365条准则来说,上面说过不准告知人类神的存在。

  惩罚是什么她没看。

  啾啾只是个两百岁的幼崽神,她从来没想过会跟人类接触,那本书只随便看了几眼就仍在后面,后来觉得那本书很适合用来垫碗,她就拿去吃饭用了。

  啾啾摸摸小脑袋“我也不知道。”

  她现在是个人类幼崽,但好像又有人的灵气,究竟还是不是神,啾啾也不知道。

  小奶团困倦地打了个哈欠,抱着哥哥的手呼呼大睡。

  惩罚什么的,不怕不怕。

  天道和其他神最喜欢她啦。

  第二天早上的餐桌上,外公外婆不见了。

  “外公外婆回家了。”江翰清解释。

  他的妻子在医院出了点事后,纪父纪母过去守了一下午,晚上回来后默不作声地回了家,约好纪晖过来看啾啾,大家一起吃顿饭也没吃。

  “那周六周末钱哥哥来家里吗?”

  啾啾咬了一口奶黄包,甜的眉眼弯弯。

  江濉“啾啾,这周六我们要去看演唱会。”

  她的大哥,许飞的偶像——纪临的演唱会。

  钱谨易前几天找他爹公司的人弄来了几张门票。

  还说看完演唱会后能跟纪临见一面,纪临的后援会会长许飞激动得一整晚没合眼。

  期末考试在下周,在这么紧张的时刻,他还带着啾啾去看纪临的演唱会,一是觉得这场演唱会对纪临来说意义重大,二是他也明白了之前记忆力快速增长的原因。

  有了啾啾的记忆面包,江濉对期末考试很有信心。

  看着兴奋找爸爸拿书包的江啾啾,江濉忽然觉得他好像拿了小说里的躺赢剧本。

  不得不说,躺赢真幸福。

  啾啾背着小书包跟江濉一起出门上学。

  二哥昨天答应过她,从今天开始,她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吃到肚子鼓鼓也没关系。

  她来到人类世界这么久,终于能吃饱饱了。

  啾啾想起前两天跟爸爸一起看电视时,电视里唱的那首歌——

  “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

  嘿嘿,她的愿望成真啦~

  江翰清蹲着给自家闺女穿鞋。

  手机连续响了几下。

  他拿起来看,脸色僵着,不动声色地收起手机,把啾啾的书包拿下来后轻声道

  “啾啾,要不今天跟哥哥在家里玩吧?”

  江濉和啾啾二脸疑惑。

  手机里,助理干璟给他发了几条消息。

  早上有个博主发了一条“人类幼崽有多可爱”的搞笑视频,里面有一段啾啾和江濉的片段。

  这条视频因为片段搞笑,从昨晚到现在慢慢火了。眼尖的网友也结合之前啾啾去公司的视频,认出了视频里的人是啾啾。

  现在您小区门外,蹲守了不少媒体应该是想拍啾啾的。

  简而之就是

  s市首富江翰清的闺女江啾啾一不小心,火了。

  江濉抱着委屈巴巴的江啾啾坐在客厅,目送着江翰清离开。

  江翰清要去公司跟公关团队开会讨论解决方案。

  虽然在公关部眼里,江啾啾能火完全是一件好事,但江翰清不这么认为。

  可能这就是有钱人吧。

  对流量、对广告、对钱都不屑一顾。

  事件的中心,靠干饭走红的江啾啾此刻捂住小脸坐在地毯上。

  早上江翰清给她扎好的小啾啾也怏怏不乐的,头顶像是有一片乌云,淅淅沥沥下着雨。

  江濉安慰“虽然不能出去吃东西,但哥哥可以点外卖,让别人把东西送到家里来吃。”

  小奶团透过指缝看他,圆溜溜的大眼睛天真又明媚。

  “真的?”

  “嗯。”

  “快点快点,哥哥快点。”

  一瞬间,多云转阴再转晴。

  等食物的时候,江濉点开了网上火的那段视频。

  视频的主题是“人类幼崽有多可爱”,而这份可爱掺杂了一丝搞笑。

  比如,可爱的人类幼崽吃饭吃着吃着睡着了,迷迷糊糊往后倒,一下倒在了地上。

  心酸又搞笑。

  而他跟啾啾的那段画面里,他是心酸。

  啾啾是搞笑。

  平坦的道路上,他在前面挥汗如雨地骑自行车,啾啾在后面气定神闲喝牛奶。

  不过——

  啾啾喝到一半发现牛奶喝不出来了,奇怪地摇了摇牛奶盒。

  然后牛奶洒了她一整脸,还糊了眼睛。

  啾啾摸了摸脸上的牛奶,认真看着手上的牛奶。

  好像是在告别什么珍贵的东西。

  而后,皱成小苦瓜脸的啾啾心痛地把手放在哥哥衣服上擦了擦。

  后来干脆直接把脸贴上去给自己擦干净,做完这一切,又做贼心虚地瞧着四周。

  视线对准屏幕的时候,啾啾呆滞了几秒。

  完蛋,她做坏事被发现了。

  而此刻,前面的江濉还在累死累活蹬自行车。

  前后对比过于强烈,再配上视频卡点的bg和心酸的二胡声音,让不少网友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哥哥实惨

  果然,人类的快乐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如果我有一个这么圆嘟嘟的妹妹,我也可以在前面拼死拼活,让我妹妹在后面开开心心

  哈哈哈以为没人发现自己干的坏事,没想到被抓包了吧哈哈哈哈哈

  不行,这个哥哥太惨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视频出来后,大部人都只是把这当作一个搞笑片段来看。

  但有眼尖的网友发现视频里的人是s市首富江翰清的女儿后,讨论就多了。

  结合这个视频,有人把前两天小范围流传的江啾啾干饭视频拿出来看。

  看了之后一颗心软乎乎的。

  这个崽崽也太爱吃了吧!!

  关键吃鸡腿的时候,两只小肉手紧紧抓着它,小圆脸面向鸡腿,小口小口,一瞬间也不停。

  像个护食的小奶猫,一边开心吃猫粮,一边紧张兮兮观察四周有没有人过来跟她抢食物。

  萌化了萌化了。

  人类幼崽本来就因为他们天真可爱又胖嘟嘟的纯真模样,深受网友的喜爱。

  而江翰清的女儿,双腮软糯,表情又多,时而乖乖软软,时而古怪精灵。

  可爱幼崽这条热搜的话题广场上,大部分人都在讨论着江啾啾有多可爱。

  但豪门闺女走失又回归豪门的话题实在太有噱头。

  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啊!

  不少营销号见啾啾的话题有热度,立马在网上查找了一些江家的资料开始写稿子、做视频。

  不久,一篇名为《植物人妻子、被抱走的女儿,s市首富江翰清一生究竟有多曲折?》的噱头文章引爆互联网。

  这篇文章其实讲的是江翰清从创业到成为s市首富的过程,通篇都在夸赞他艰难的创业经历。

  但开头,文章用了两个极有噱头的点引出了江翰清的故事。

  一个是正在医院躺着的植物人妻子,一个是从小被抱走丢失了四年才找回来的女儿。

  开头以同情的姿态来撰写着妻子的沉睡、女儿的走失,以此来衬托出江翰清坚强的一面。

  江翰清看到这篇文章时,他笑了。

  气消了。

  如果真的同情他,最好的态度是不要触及这件事。

  作为当事人,即使啾啾回来了,江翰清也一直在懊悔,在苦恼,在自责过去四年为什么没能早点找到啾啾。

  江翰清可以接受营销号撰写关于他的文章,但如果角度是从“江翰清有个多么可爱的女儿”这种夸赞的角度入手,他才能接受。

  公关部看到这篇文章后急忙联系着对方的公司,想让账号删文。

  但营销号迟迟没有回应。

  转发速度过快,文章阅读持续暴涨,营销号也借此涨了不少粉。

  此刻,生气的不止江翰清一个人。

  江濉看到那篇脑残文章后,气得无意识的五指成拳。

  然后——

  手中刚买回来的杨枝甘露溅了江啾啾一整脸。

  江濉

  啾啾眨了眨眼,眼睫毛上还有几滴奶和一小块芒果。

  江濉认错认得很快。“啾啾,哥哥给你买十杯杨枝甘露来赔罪!”

  原本正酝酿着眼泪的啾啾很开心地原谅了他。

  又把一份炸鲜奶放在他手里,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让哥哥吃?”

  啾啾摇头,笑得傻乎乎的“不是,让哥哥捏。哥哥你多捏几下。”

  捏一个,赔十个~

  江濉心中的怒意因为啾啾消了不少。

  但还是有点气。

  他从没有听啾啾提起过四年前的事情,将啾啾脸上的奶渍擦干,江濉问

  “啾啾,你之前在另外一个家的时候,吃得饱吗?”

  “我不记得之前的事情,哥哥。我一觉醒来,就成了一个人类幼崽了。”

  “一觉醒来?”

  “嗯!就是那次天道奖励了我牌牌和一顿好吃的饭饭,我回去后去吃那顿饭饭时噎住了,一觉醒来就到这里啦。”

  语毕,啾啾摸了摸短脖子,乖巧放慢了吃饭的动作。

  慢慢吃慢慢吃,不能向上次一样被噎住啦!

  “牌子?”

  江濉想到了梦里那个小圆团跟他说过的话。

  “这个是天道送给我的,让我好好吃饭,乖乖睡觉。其他神都没有的,只有啾啾有。”

  江濉有些不确定地问“牌子上写的是好好吃饭,乖乖睡觉吗?”

  啾啾疑惑“哥哥,你怎么知道的?”

  江濉脑袋又乱了。

  手机铃声响起。

  江濉点开。

  钱谨易语气很冲

  “妈的!有人欺负我妹妹!江濉,你护好我妹妹,我马上骂回去!!”

  江啾啾一门心思在二哥给她弄好的大闸蟹上,压根没听清钱谨易说什么。

  江濉调整了下音量,淡淡道“啾啾在旁边。”

  钱谨易立马软了态度,柔声道

  “啾啾乖,钱哥哥刚才看到妈妈了,所以才那么说的。那是我跟我妈妈之前的独特称呼,啾啾不要学。”

  “她听不到。”

  钱谨易

  傻逼江濉,浪费老子表情!!!

  “你们说的是那篇营销号发的稿子吗?”

  他刚才跟爸爸发消息,他爸说已经联系上对方公司了。

  但对方因为热度原因不太愿意删文章,公司正在请法务部出面谈判。

  “不是,你没看最新的新闻吗?就是一群人嫉妒啾啾火了,在那里酸里酸气的!算了你没看就别看”

  没等钱谨易说完,江濉挂断电话打开了微博。

  那上面的热搜又换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叫做江翰清妻子昨日病危的微博热搜。

  啾啾吃完二哥给她剥螃蟹的第一个螃蟹后,小手手摇了摇哥哥的腿。

  想让二哥再给她剥螃蟹。

  没人理她。

  啾啾奇怪地转头。

  他哥哥阴沉着一张脸。

  比第一次见面时的样子还要可怕一万倍。

  啾啾咽了咽口水,站起来靠在江濉旁边,目光顺着江濉看过去。

  手机上写满了字。

  江濉不动声色地收起手机,挡住啾啾的视线。

  还好,他的啾啾才四岁。

  看不懂这些。

  江濉一边将蟹黄放在碗里,一边在脑海里商量着对策。

  一只软乎乎的小手碰了碰他的脸颊。

  “哥哥。”

  啾啾小声问“为什么他们说啾啾不喜欢妈妈?”

  “我喜欢妈妈的。”

  江濉愣住。

  那条热搜的简介写道

  昨天江翰清的妻子病危。

  因为这条热搜,网友们自然而然地联想到早上看过的那个视频。

  所以,江濉一脸焦急蹬自行车的原因是因为妈妈病危?

  但他后面的小奶团为什么闲适地喝着牛奶啊

  虽然江啾啾那么悠闲的样子看起来很奇怪,但也没必要一群人指责一个小孩子吧?

  四岁懂个什么啊。搞清楚原因再说话好不好

  笑了。哥哥在前面尽心尽力骑车,妹妹悠闲喝牛奶,起初还觉得这个片段很搞笑,江啾啾很可爱,现在罢了。妈妈都这样了,怎么喝的下去牛奶的啊?

  对家人没感情吧毕竟丢失回来不久。

  对妈妈没感情,看完有点糟心

  许多人在一些营销号的带动下,对啾啾的反应很失望。

  江濉抿嘴。

  “他们不了解啾啾才会轻易下定论,你看,钱哥哥、许飞、陆放、宋唐、方醒,这些见过啾啾的人完全不会觉得啾啾会不喜欢妈妈。”

  啾啾点点头,认真道“啾啾喜欢妈妈的。”

  她想知道哥哥看什么那么生气,才会用灵气识别那些文字。

  她真的喜欢妈妈的,她想跑到那些人的面前一个个解释。

  啾啾喜欢妈妈。很喜欢很喜欢。

  江濉了解自家妹妹。

  外公外婆过来抢他啾啾都哭成了个小泪包,妈妈要离开的话,啾啾能哭三天。

  而且,啾啾的牛奶也是他给的,为了让啾啾在路上多积累一点灵气。

  一口气喝那么多相同口味的牛奶,啾啾也会腻。

  江濉因为知道啾啾所有事情的原委,才没办法在网上澄清。

  他总不能说,因为要灵气所以吃那么多吧?

  既然无法澄清,他干脆寻找着发这条信息的人。

  这条热搜这么快能爆,他不相信背后没有推手。

  江濉打电话给爸爸江翰清,没等他说两句,江翰清坦

  “那条热搜最初的发布者,也是写那篇文章的公司派出的水军。”

  “嗯?”

  江翰清“法务部已经跟他们谈判了,文章删了,但水军不承认。”

  “那您准备怎么办?”

  “就近,请人办了场记者会,长远来说,官司不停。顺便给他们发了份资料。”

  贪污受贿,有些人进局子几年才知道怎么做人。

  江翰清眉心皱得死死的。

  这就是他不希望自家女儿上热搜的原因。

  江濉“那我呢?我要干什么?”

  江翰清“哄好啾啾。”

  江濉有点失望“哦。”

  “你才16岁,好好当学生。”

  然后,江翰清就挂断了电话。

  那一刻,江濉明白了一件事

  当霸总真好。

  从那天起,一直没什么梦想的江濉有了一份梦想。

  他要继承他爸爸的家业,当个老板,保护啾啾。

  啾啾比想象中好哄得多。

  江濉只花了30块钱就搞定了。

  他又点了一杯芒果西米露。

  距离那条热搜出现才半个小时,各大营销号同时放出了一个直播入口的链接。

  最强八卦江翰清办了个媒体会正式澄清刚才的事情,吃瓜群众速来

  直播间里,江翰清肃穆坐在一侧,身后的屏幕上显示着一位医生。

  “大家好,我是纪茗女士的主治医生。首先我要说明,江啾啾小朋友非常爱她的妈妈。昨天,江啾啾一直握着她妈妈的手说一些等妈妈醒来后她们要去做的事情,我包括我身边的很多医生都很感动。啾啾看我们哭,还反过来安慰我们,她说妈妈会醒过来的,让我们不要难过。”

  他顿了顿,哑声道

  “半个小时前看到网络上的争议就想解释,联系江先生后自愿来到直播间替啾啾澄清。她是一个很可爱的孩子,也是一个很善良的小朋友。我觉得,啾啾只是坚信着妈妈一定会醒来,所以她才没有表现出其他人那么难受的模样。但这就能代表她不爱妈妈吗?”

  “而且,因为啾啾的到来,纪茗好了很多。昨天的危险状态我们正在调查之中,而昨天也是因为啾啾来了医院,握着病人的手说了那段话之后,病人才奇迹般地好了起来。”

  江翰清双手交叉,语气认真

  “谢谢大家对啾啾的关心。啾啾是个单纯又善良的小朋友,我很喜欢她。早上看到那个视频之后,我很开心,我的女儿没有哭成小泪包,但也很生气。”

  全场静了静,只剩闪光灯在闪烁。

  他笑了笑

  “生气为什么江濉给女儿买了那么多牛奶。啾啾拉肚子了怎么办?”

  全场大笑。

  “我的女儿每天都想着怎么能够多吃亿点点,当然,她口中的一不是一二三四的一,是百万千万后的亿。只要给她吃东西,啾啾就开心得摇头晃脑。”

  “啾啾每天都在生气,气我为什么不多给她吃东西。我跟她的聊天话题永远都是吃。她的生活里也全是吃,玩的过家家要是做菜类的东西,一个四岁的小朋友最爱看的不是动画片,是美食类纪录片,梦想是做个厨师。”

  说到这里,江翰清又笑了“可我后来告诉她,厨师是帮别人做饭的,自己吃不到。啾啾着急地跺脚问我,‘那爸爸,我还能改梦想吗?上天会不会生我气呀。’”

  台下响起零碎的笑声。

  这一刻,大家忘记了拍摄。

  好像只是在听一位父亲讲述他女儿的故事。

  “提到啾啾的时候,可以提到这些趣事,可以说她就是一个喜欢吃的小朋友,可以说她可爱。”

  江翰清紧握住手指,望了眼台下,严肃道

  “所以,我希望各位媒体朋友,以后再报道我,或者涉及到啾啾的新闻时不要说,‘江翰清的女儿从小被抱走,四岁才找回来’,也不要提到走失这类词眼。”

  “我很不喜欢。”

  他的啾啾光芒万丈。

  代表的词语不应该是走失,走失不是她的错。

  是他的错。

  啾啾什么都不懂,她只是一个爱吃的小朋友。

  “我希望我的女儿能活得快乐健康,而不用一直被过去的四年捆绑。”

  即使啾啾好像忘记了福利院里的事情,即使啾啾不觉得委屈。

  但江翰清会。

  他光芒万丈的女儿江啾啾,应该是美好的代名词。

  说到这,他起身,朝台下的各位90度鞠躬,退场。

  媒体朋友们有点惊讶。

  那个人是s市的首富江翰清呐,做了无数慈善的人,现在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希望所有人不要再提他女儿的过往。

  那一刻,他放下了所有,朝他们鞠躬。

  无数人因为这场直播眼泪婆娑的。

  至于刚才看过的那些论憨批才会信以为真。

  再说医生都来说了,还有什么比医生的话更值得相信的?

  江翰清的女儿江啾啾,豪门小公主,就是最爱妈妈的那一个好吗!

  看了直播的人了解了这个事实,没看直播忙于刷微博的人也明白了。

  江翰清直播开始前的几分钟,一篇名为《真实的豪门小公主江啾啾》的文章从各大群里传播开来。

  别看这篇标题有点土里土气又有点玛丽苏,文章却极其学术。

  文章讲了三件事。

  第一件事,江啾啾是一个很可爱的小朋友,文章举了三个例子从不同维度论证了自己的观点。

  江啾啾路见不平打跑坏人这是善,江啾啾奶声奶气从不生气,这是可爱,江啾啾一心只想吃东西,这是单纯的吃货属性。

  第二件事,江啾啾是一个爱家人的小朋友。

  文章用了不少现实例子证明了自己的观点。

  举得都是江啾啾跟江濉的和谐相处模式,高二七班乃至全体师生都可以作证。

  第三件事,不要再提及啾啾走失的这件往事了。

  这是文章论述的重点。

  这一部分,作者用心理学、人类行为与社会环境学等多个学科做支撑,以国外各学派哲学家的观点作为论点,以国际上各种相关的实验数据及过程作为事实依据,证明了反复提及被走丢这件事对江啾啾小朋友未来成长的不利影响。

  吃瓜的人爱看这篇文里兄妹相处的可爱情节,也爱看啾啾在生活中的样子,想用理性说服其他人的人,爱看文章的第三部分。

  她们要有理有据地告诉别人,不要再提江啾啾的过往了!开开心心看崽崽的可爱瞬间不香吗?

  不久,这篇文章在纪临粉丝团的带领下,在一中无数同学自发组成的安利水军下,扩散开来,深入到各大学生群、老师群、家长群、砍价群。

  一些没看直播的吃瓜群众也明白了,他们误会了啾啾。

  唉,啾啾知道了该有多难过啊。

  此刻,江啾啾吃着草莓听江濉念这篇文章。

  听着听着,啾啾犹豫道

  “哥哥,你觉得不觉得这文章到最后好像是宋唐哥哥会说的话。”

  江濉点头。

  这标题估计是钱谨易那个浮夸的人取的。

  中间他跟啾啾的互动应该是许飞、方醒他们。

  江濉第一次体会到了有朋友的好处。

  他们跟自己,爱护着同一个妹妹。

  江濉把啾啾抱到怀里,眉眼微抬

  “啾啾你看,就算爸爸不说那些话,宋唐这些人、高二七班的那群人也无条件的相信你,喜欢你,所以啾啾,不要不开心了。”

  啾啾大眼睛灿若星辰,她抱着江濉,傲娇地晃了晃小脑阔

  “啾啾不难过。哥哥给我吃东西的时候,就不难过了。”

  江濉笑着看着怀里被所有人喜欢的小奶团。

  他的妹妹,就应该被所有人喜欢。

  不过,被所有人喜欢的妹妹此刻在他怀里。

  江濉又一次确定。

  他一定拿了小说里的躺赢 爽文剧本。

  江翰清下班回来的时候,自家闺女开心地在客厅里玩过家家。

  当然还是做饭。

  看到江翰清后,啾啾慌张地摇摇小肉手,“怎么办,啾啾的饭店来了两位顾客,啾啾忙不过来啦。”

  江翰清笑“那啾啾慢点做,爸爸可以晚点吃。”

  “好的爸爸,你想吃什么。”

  “我想吃鱼香茄子。”

  鱼香茄子?

  啾啾微微思考了几秒,从旁边的玩具袋里拿出一条鱼假模假样在锅里煮了一会。

  江翰清笑着,没告诉自家女儿,鱼香茄子里没有鱼。

  江濉看啾啾玩了会儿,把心里的那点疑惑说了出来

  “爸,为什么那个公司忽然跟我们作对?”

  他前前后后想了很久,除了涨粉,没什么好处。

  江翰清没想到自家儿子也能发现其中的端倪,为他心思敏捷称赞的时候又不想他该读书的年纪想那么多。

  他轻声道“查过了,没什么。”

  江濉狐疑地看着他,没再说话。

  “鱼香茄子好啦,爸爸趁热吃吧。哥哥要吃什么呀?”

  江濉“鱼香肉丝。”

  “爸爸哥哥,你们今天好爱吃鱼哦。明天啾啾也想吃鱼,但啾啾要吃真鱼。”

  玩具鱼就给爸爸和哥哥吃吧,嘿嘿~

  第二天,啾啾跟着江濉去学校之前,小奶音稚嫩又严肃“爸爸,啾啾要吃真鱼。”

  不要假鱼。

  “好。去上学。”

  “爸爸再见。”

  刚到班级,守候在那里多时的钱谨易、方醒、许飞、陆放围了上来。

  “啾啾没事吧?”

  啾啾背着小书包一脸认真

  “啾啾很坚强,不会哭鼻子的。”

  钱谨易狗嘴子附和“对对对,毕竟是我妹妹嘛。”

  一群人斜眼看他。

  不要脸。

  “糖哥哥去哪儿啦?”

  “他晚上过来。他是学霸,学霸都在好好学习。”

  江濉“啾啾以后要向糖哥哥学习。”

  啾啾“那不向哥哥学习吗?”

  钱谨易一群人急忙道“别学!千万别学!”

  江家有一个学渣就够了!

  “欸,不对。江濉,你爸不是有两个儿子吗,我们啾啾应该还有一个哥哥,是谁?”

  江濉不经意间看了眼许飞。

  敷衍道“你们不认识。”

  “哦。那算了。”

  钱谨易把口袋里的门票拿出来递给他们“这是我找公司里的人拿的,座位,离舞台特别近,啾啾可以近距离看喜欢的偶像了。”

  帮啾啾追星,他是认真的。

  只要啾啾开心,他做什么都可以!

  江啾啾开心地把门票放在二哥手里。

  活泼好动的模样,让钱谨易好想揉一揉。

  钱谨易“纪临有我们啾啾这样一位人气团宠做粉丝,他的荣幸。”瞅了眼许飞,他加了句“千万别把这句话放到网上。”

  他怕被骂死。

  纪临粉丝也别想太多,不是纪临不优秀,是他的钱啾啾太可爱了。

  许飞虽然喜欢啾啾,但也不允许纪临被贬低。

  “纪临也很优秀,他是拿过大奖的人,因为两年前的辣鸡事退隐了两年而已,不然他早拿三金成影帝了。两年前他完全没有错,事业却被毁了。”说到纪临,大块头许飞不由得为他委屈起来。

  陆放“什么事?”

  他不怎么关注娱乐圈。

  啾啾撑着双下巴,好奇看着许飞。

  江濉坐在一旁,不语。

  两年前那事

  他大哥真挺惨的。

  许飞看了眼啾啾,“把啾啾耳朵捂上。”

  好奇的啾啾气呼呼?

  为什么!

  钱谨易捂住啾啾的小耳朵,在她气呼呼的抗议声中,许飞说

  “实情只有粉丝清楚。两年前纪临刚拿了金熊奖男主角,事业前途一片好,国内的资源也很丰富。当时他准备接下一部戏的时候,去一家叫做蜡季的公司试镜拍戏,进错了化妆间,看到一个女孩子被一个狗男人欺负,男人想摸那个女孩的大腿,纪临看不惯,当然就把那个狗男人拉走。女生好像是当时一个不太火的女明星,男人是公司的高管。”

  “高管看纪临坏了自己的好事生气,反咬他一口。说自己进化妆间的时候发现纪临在摸女明星大腿。”

  加上高管跟媒体熟络,买了不少营销号,虽然后来女方出面澄清,但对纪临的声誉还是有些影响。

  “那也不至于退隐吧?”

  “让他退隐的不是这件事。那段时间一直在报道这件事,女明星不太喜欢自己以这种形式出现在报道,抗议过没人听。有一次女生受采访,又被问这种问题。”

  钱谨易明白。

  十八线不火的明星,没什么话语权。

  一个活动不想接就算了,接了就要被采访。

  明星那么多,不缺她一个。

  “纪临知道后很生气。有一次在采访中公开指责媒体,还骂人了。”

  “然后呢?”

  “然后没然后了。”

  江濉抿唇,眼里有丝阴郁。

  那时候,高管有影视资源,要求剧方别跟纪临合作,再加上他又得罪了媒体人,在公众面前的名誉也不好,这种困境之下,他只能暂时退出娱乐圈。

  他妈妈当时很心疼。劝大哥纪临别在娱乐圈待了,回来继承家业也好。

  纪临不肯。

  也执着地没让家里人帮忙。

  他不想当时的那些新闻跟江家挂上钩,江家的新闻已经够多了,妹妹被抱走在当时还时不时有人提到,如果他再爆出是江家的孩子,他妹妹被写的次数只会更多。

  陆放叹气“确实惨。”

  明明很优秀,结局却不大好。

  许飞“所以,明天纪临首场演唱会,到时候能不能大声鼓掌大声欢呼!”

  陆放;

  “可以可以,没有问题!我连喊什么都想好了。”

  “纪临纪临你最强,为你哐哐撞大墙!”

  许飞嫌弃“换一个吧。”

  钱谨易家就是开影视公司的,对纪临的往事稍稍了解一点。

  但这个蜡季公司,这两年他确实没听过了,难道倒闭了?

  问问他爹好了。

  放下捂着江啾啾耳朵的手,钱谨易打开手机。

  看了眼热搜,停顿了两秒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关了手机。

  见许飞正在掏手机,忙蹿到他身边制止。

  江濉抬眉“怎么了?”

  说话间,拿出手机看了两眼微博热搜。

  表情凝固。

  他们家最近怎么了?

  啾啾被虐完,来虐他大哥?

  钱谨易见藏不住了,小声道

  “啾啾,你偶像好像被骂了。”

  而且说的还是两年前的话题。

  说他没素质,当众骂人。

  晚上,江家学习室。

  江濉把桌子挪开,拿来一张软乎乎的地毯和一块长桌,又从他爸、他的房间里带来六台笔记本电脑。

  啾啾握起小拳拳,一本正经道

  “今天,我们要努力帮助大纪临哥哥,不能让他被坏人骂!”

  宋唐刚来,没弄清楚状况,但也跟着众人点了点头。

  应该跟昨天一样,写稿子就行了吧?

  钱谨易提议“我们这个小团队弄个名字吧。”

  “叫什么?”

  “公主和六个小矮人?”

  感受到一阵白眼,钱谨易默默闭麦。

  宋唐觉得这种行为挺无聊的。

  沉思了一会后,他遵循着内心想法问“和谐友爱帮帮团,可以吗?”

  方醒鼓掌“不亏是学霸。”

  钱谨易白了眼“你在内涵我吗?”

  “我没有。”方醒微笑,“我是明着讽刺,这都听不出来,果然学渣。”

  3

  两个人忍不住你一我一句,眼看就要打起来的时候——

  江濉背对着他们,将啾啾抱在怀里顺道打开音乐让她听歌。

  许飞、陆放在一旁安慰道“啾啾不要怕,他们只是在跳舞。”

  宋唐默默打开笔记本搜寻资料。

  一群人里,只有他在认真做事。

  等到钱谨易和方醒吵完,宋唐大致了解事情经过,也想好了应对方法。

  他拿着一张纸,有计划的根据他们的能力布置任务。

  “钱谨易负责联系各个大v,我写澄清帖,许飞给我资料和相关证明,陆放及时盯着热搜数据,看大家都在骂什么,每一个小时给我反馈,我根据大家气愤的点随时更改内容。”

  “方醒配合许飞,跟纪临的各大粉丝沟通,做联动。要大家一起下场澄清才行,江濉在学校论坛上发帖,联系那些纪临的粉丝,团结就是力量。”

  一群人连连点头。

  宋唐满意,“还有什么疑问吗?”

  一阵寂静声中,啾啾激动地举起小肉手。

  “糖哥哥,啾啾要做什么鸭!”

  宋唐苦恼了一会,他不能打击幼崽的积极性。

  江濉轻笑“因为纪临看到这些新闻会不开心,啾啾可以画一幅画,我们明天送给他。”

  啾啾杏仁眼亮晶晶的。

  她也能帮大哥哥啦!

  一整晚,和谐友爱帮帮团的七个人按照着宋唐的指示,认认真真完成任务。

  途中,钱谨易和方醒总会因为某件小时拌嘴,继而衍生成吵架、在旁边互殴。

  一开始江濉还管一管,闹了三四次后,他视而不见地开始做自己的事情。

  这次,钱谨易和方醒为谁做的任务比较重要发生了激烈纠纷。

  钱谨易气得把手中的资料扔向方醒。

  方醒同样还击回去。

  于是,房间里,漫天白纸散落中,有两个人激烈地打架,其余几个人坐在电脑前异常认真。

  江濉转头,不急不缓地拿出厚厚的耳套给啾啾带上。

  听多了打架声,对成长不好。

  然后又慢条斯理地把掉落在啾啾头上的白纸拿开,看了眼自家妹妹认真画图,江濉满意地转头。

  整个过程,连余光都不给那两个人一眼。

  大概是打累了,两个人互相扯着衣服气喘吁吁。

  两人目光对视,下巴同时朝江濉那边点了点。

  眼神注视间传达着同一个讯息

  为什么他们还不来拉我们?

  方醒问“那我们还打不打?”

  钱谨易累得咽口水,万分委屈的语气

  “我怎么知道啊!”,请牢记,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