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幕星球 第十四章 变故突发

小说:钢幕星球 作者:迷路的鱼 更新时间:2020-06-02 09:59:3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有点奇怪。

  一般而,警察拦住了车辆,若是副驾驶位上有人坐着,甚至后面有人坐着,势必都会把目光看向拦下来的警察。

  可此刻,詹姆士发觉,坐在副驾驶位上的男人,缄默不语,且直视前方,脑袋没有移动半分。

  是个泛亚人?

  詹姆士有点奇怪,一个泛亚人和一个北克兰人坐在一辆车上,还是在这种时候,未免显得太奇特了,有点不怎么符合常理。

  “这么恶劣的天气从北面过来,你们太冒险了。”

  詹姆士看着走过来的年轻警察,把磁带递交给了他,注意力还是放在了这两人身上。

  “是的。”

  女士微微客气,又有点担忧地道,“我们接到了一个电话,我们的母亲住院了,所以我的丈夫急着回家。”

  “你们是……”

  “哈维尔,我们一直住在哈维尔。”

  说着,女士歉意地看了眼詹姆士:“抱歉,警官,我的丈夫因为担忧过度,和我吵了一架,他不想说任何话。”

  “可以理解,我和我的……妻子吵架后,也往往一个月不说话。”

  詹姆士皱了皱眉,又舒展开来笑了笑,胡须下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女士,能让我看下您的驾照吗?”

  “没问题。”

  女士翻了下自己的手提包,从里面找出了自己的驾照递给了詹姆士。

  他随手拿过来翻了下,没看出什么问题,还给了女士,“女士,我能看看你丈夫的驾照吗?”

  “他不会开车,没有驾照。”

  女士为难道。

  “那保险医疗卡呢?”

  若是没有驾照,保险医疗卡就是证明身份最重要的证件,在外地不可能不携带,否则会遇到相当多的麻烦。

  “这……”女士歉意道:“他的保险医疗卡在之前被偷了,很遗憾,我们正打算回去后挂失。”

  “那可真是不幸。”

  詹姆士原本打算放其离开的想法立刻中断了,他紧盯着坐在副驾驶位上的男人,不对劲,太奇怪了,他和这个男人的妻子对话了这么久,哪怕是在吵架,又涉及到了他本人,怎么可能一直无动于衷的样子?而且保险医疗卡被偷了,这也太巧合了点。当然,最重要的是,从这条道路返回哈维尔?不是舍近求远吗?

  从这位女士脸上看不出什么太多的线索,詹姆士心中念头闪过。

  “女士,我要对你们的车辆进行一下检查。”

  詹姆士不动声色握住了枪把,“只是一些例行检查,请原谅,我们最近镇上失踪了一个孩子,所以会对过往车辆检查一下。”

  “……”

  女士默然了一会儿,才说道:“当然可以,这是你们的职责所在,希望能尽快找到失踪的孩子。”

  她说着下了车,还向车内副驾驶位上的男人喊了下:“亲爱的,快下来吧,不要再和我冷战了。”

  听到这句话,男人终于动了。

  脑袋微微偏转,视线与詹姆士探头正好对视在了一起。

  幽深无光,犹如一潭死水,毫无感情色彩的波动,让詹姆士想起了死人的眼睛。

  这自然不会是死人的眼睛,这明明是活人。

  詹姆士刚要说些什么,陡然觉察到了异常,却只来得及偏头,就见到下车的女士一脚踹来,出乎意料的力道,以及高跟鞋的尖锐鞋跟,一下子让詹姆士跌倒的瞬间,发出一声闷哼的痛呼。

  多年来的经验让詹姆士不去想肚子上的痛疼,立马就去拔枪,可是刚拔出枪来,眼前一黑,高跟鞋的鞋跟又猛地踩到了他的手臂,这下可是前所未有的生疼,饶是詹姆士硬汉一个,也惨叫了起来。

  拔出来的克伯格f127也直接掉落在了地上。

  天呐,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詹姆士又惊又怒,如此凌冽的攻击方式,且毫不犹豫敢对警察展开袭警行为,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守法公民。

  果然这对男女有什么问题,恐怕车子上藏着违禁品。

  可就是这么想着,詹姆士也难以展开还手的动作,这女人一攻击起来,简直犹如****袭击,踩掉詹姆士的克伯格后,膝盖一弯,便是一击踢腿而来,高跟鞋的脚尖踢在詹姆士的脸颊上,只觉得牙齿松动,头都炸裂了般。

  哪里还的了手。

  幸好,这里不止是他一个人。

  “嘭!”

  枪声骤然响起,原本下一刻到来的攻击没再出现,翻滚而去避开枪击的女人,也得以让詹姆士缓了口气。

  站在车子旁边的年轻警察,惊恐中带着不解,完全不明白好好的,这位漂亮的女士为什么要攻击自己的长官。

  可不管怎么说,年轻警察还是分得清状况,连忙拔出枪,对着试图继续攻击詹姆士的女人扣动了扳机。

  也亏得他的反应迅速,否则詹姆士恐怕真的要被女人连续几脚踢晕过去。

  这高跟鞋可比男人的皮鞋厉害太多了。

  “嘭嘭……”

  一旦开了枪,就不会停下,女人接连在躲避,最后避让到了加油机后面,才让年轻警察停了下来。

  不然一枪过去,大家都上天了。

  “该死的马苏。”

  “马苏”是当地的一句谚语,意味着倒霉和霉气透顶,詹姆士咒骂了几句,忍着剧痛,捡起克伯洛f127警用手枪,对准了加油机后面的女人。

  当然,他立马知晓了自己的错误。

  还有个男人!

  他枪口刚移动不到一厘米,紧张中的年轻警察,猝然被击飞了出去,狠狠倒飞了几米,“砰”地砸碎了警车前车挡风玻璃,整个人倒栽了进去,抽搐了几下,不再动弹。

  一道人影取而代之地站在了原处。

  缓缓回过头来。

  幽静毫无波澜的深邃眸子,隔着十几米远,也让詹姆士打了个冷颤。

  是那个泛亚人!

  他刚刚做了……什么?

  詹姆士大脑又是震吓,又是惊遽,双手握住枪把,瞄准了那个泛亚人,毫不迟疑地扣动扳机。

  “嘭、嘭、嘭……”

  枪口冒着火焰,旋转的弹头穿过清晨的水雾,瞬间穿过这十几米的距离。

  没射中。

  危险的跳弹幸运的没击中旁边的加油机,那个泛亚人就像看穿了詹姆士的持枪瞄准动作,知道他会对着什么部位射击一般,轻微地身体侧倾移动,就令所有的子弹全部落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