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幕星球 第一章 突变

小说:钢幕星球 作者:迷路的鱼 更新时间:2020-05-23 08:37: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暴烈的大海掀起了一阵又一阵的滔天波浪,阴暗无喑的天际犹如即将到来的恶魔,以雷霆万钧之势带着邪恶的呼啸传遍了整个天地。

  忽地,黝黑的天空数道闪电劈过,惨白的光线一闪即逝,就在这么刹那的空隙,光芒刺穿无尽的黑暗,倾盆的暴雨下照亮了几个人的脸庞。

  “呼呼……动作快点。”

  为首的男人身材高大,接近一米八五的身躯,胳膊粗壮的连雨衣都几乎遮挡不住他那犹如黑熊般的雄壮。

  另外两人的身躯则要矮小了许多,甚至相比为首的男人,简直要说得上瘦弱了,缓步行走之间,他们的双脚展开八字,身躯的重心向前稍微倾斜,显然是两个经常在渔船上作业的老渔夫了。

  在这样暴风雨的天气侵袭下,单薄的雨衣已经起不到太多的效果了,冰冷的雨水早已渗透进了他们的雨衣以内,浸湿了里面的衣衫,对于常年在大海上打交道的他们,雨水的浸湿并不会难受,他们已是习以为常。可是已步入12月的天气,雨水不止是带来简单的难受,直线下降的体温,才是对他们最大的威胁。

  终于,忙活了一阵子的他们,总算是把抬着的黑色行李箱送进了集装箱改造的小屋,一关上门,虽然挡不住轰隆的闪电动静,至少把风和雨阻挡在了外面。

  黑漆漆的环境也看不清什么东西,健壮如黑熊的男人摸索进去,拧开了昏黄的灯泡。

  “你们的动作很慢。”

  当灯泡打开的瞬间,忽如而来的声音让男人大吃一惊。

  他立刻伸手入怀,掏出了一把匕首,直到借着灯光的照明,他看清了小屋正中坐着的一个男人。

  那是一个留着棕色短发,有着典型哈斯夫人的高耸鼻子,以及深陷的眼窝的男人,但他的脸庞整体并不轮廓分明,而是一种普通人似的柔和,若是走在酒馆内,他觉得自己根本不会留意到这个人。

  “你是委托人?”

  他意识到了什么。

  “是我。”

  低沉的声音略带沙哑,那是刻意在隐藏自己的声线,这样的行为也在佐证对方并不是什么新手。

  “好吧,委托人,我把你要的东西带来了。”

  男人挥挥手,两个渔夫吃力地把黑色的行李箱抬了过来,这个行李箱可不是一般的大,绝对比市面上大多数行李箱还要更大。

  哈斯夫人面孔的委托人站了起来,他没去看男人手中的匕首,就像并不在意那种程度的威胁一般,他径直地来到行李箱旁边,蹲下身子,伸出手转动密码的滑轮,轻轻打了开来。

  小屋内的灯光尽管有点昏暗,可这并不足以阻挡所有人的视线,所以男人和他身后的两名渔夫,都在行李箱打开的瞬间,看清楚了里面的东西。

  或许该说是人?

  一个生前称呼为人,死后称呼为尸体的玩意,被包裹在了透明的塑料袋内,以一种扭曲的姿态一动不动。

  男人神色并不意外,因为这就是他们的本职工作。

  连他身后的两名渔夫也是如此,或者说,稍微好奇一点,他们以前只是帮着处理尸体,可从没受托要把尸体带到某地去。

  “你杀了他?”男人问道,一句废话。

  “杀了他?”

  委托人蹲在尸体的旁边,嘴角露了一丝的笑容,随即又消失不见。

  “也许吧……但这可能是天意帮了我,否则的话……”

  委托人没再多说什么,他就在男人的目光之下,伸手入怀,掏出了一把碳钢医学手术刀具,在灯光下反射出了一丝耀眼的寒芒。

  他翻过身躯扭曲了的尸体,摸索到了尸体的脖子部位,把手术刀的利刃按压在脖子以下五厘米处,轻轻切割开皮肤和肌肉组织。

  已是死去了许久的尸体,没有流出多少的血液,委托人面色忽变,伸进手指摸了下,喃语:“没有?怎么会没有?”

  他又急忙翻转尸体,在尸体的腋下,他看到了一道弥合的伤疤。

  “是这里?”

  委托人食指在伤疤处抚摸,没有感觉到明显的凸起物,哪怕不甘心地把伤疤切开,他也没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见委托人一脸阴暗郁结,男人把酒柜打开,拿出几个杯子递给手下,三人倒了一杯酒,各自喝下。

  两名渔夫已经开始脱掉身上的雨衣,并准备更换湿透了的衣服了,而男人则并不着急,他提拉着酒瓶,以一种略有好奇的语气询问:“所以你让我们大费周章把尸体带回来,却没找到你想要的东西?”

  “是的。”

  委托人猛地站起身,冰冷的眼睛直视着男人。

  “好吧,我很遗憾,但你该付的钱一点也不能少。”

  男人丝毫不畏惧地以凶恶的眼神回怼委托人。

  “我会付钱,可你是不是也要解释一下。”

  “解释什么?”男人一愣。

  “你的手下。”

  委托人猛地上前一步,速度之快,让男人都没反应过来,便伸手抓住了一名最矮小渔夫的肩膀。

  “你……”

  渔夫来不及惊怒,那双大手咔嚓的下,似乎连他的琵琶骨都快捏碎了,他痛苦地嚎叫了声,忍不住直接跪了下去。

  “你在干什么?”男人怒吼道。

  “你的手下,为什么带着这个?”

  委托人把渔夫雨衣中的物件掏了出来,一件半个巴掌大小,有着黑色防水硬壳的电子产品,摄像头的红光还在一闪一烁。

  “那是?”男人的怒吼戛然而止,他怔然地盯着那件电子厂品,眼睛逐渐露出了难堪的情绪。

  “它洲半导体工业公司出品的cr2004便携式摄像机,还是特供版的,价格昂贵,一般只提供给军警使用,所以,为什么你手下的一个渔夫,随身带着军警使用的特供版cr2004?”

  委托人随手把便携式摄像机扔给男人,男人手忙脚乱接过,仔细看了之后,怒盯着自己的手下:“马科,为什么?我要一个解释?”

  “不、不,他在诬陷我,那……那只是我的侄子送给我的……”

  “嘭!”

  猛然响起的枪声,惊呆了另一个渔夫,而跪在地上的那名渔夫,眼神空洞,一声不响地歪倒在地,失去了声息。

  收起枪支,委托人淡淡地说道:“拙劣的借口,浪费时间。”

  “这该由我来动手。”

  男人把怒意转向了委托人,“而且我还没问清楚。”

  “等你问清楚了,你已经在监狱里面了。”

  委托人抬起手看了下手表:“好了,你们最好以最快的速度处理好这两具尸体,然后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国家,那样也许还能活下去。”

  他再次伸手入怀,让男人紧张了下,不过这次他掏出的不是武器,而是一沓钱,丢到了桌子上。

  “你们的报酬。”

  说起报酬,男人什么都顾不上了,连忙快步来到桌子前捡起那一沓钞票,很好,“北克兰共同体”发行的克兰,至少有两万多元,兑换成普利士联邦共和国的狮币就是七万多元了,够干许多事情了。

  总的来说,抬回一具尸体,能赚这么多钱,这绝对是一门很好的生意,不幸的是却死了一名手下……

  男人转念一想,死了也好,不然哪天被警察摸上门都不知道。

  丢下报酬,委托人捡起地上的雨衣,正打算移步离开,耳朵一抖,他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

  不是闪电的声音,也不是暴风雨的动静。

  而是……来自自己心脏的猛烈跳动。

  有什么不好的东西……

  他猛地一回头,惊遽的心脏一阵剧痛,仿佛有一双看不见的大手狠狠捏了下,那种突然而然的疼痛,是他以前从未经历过的迹象。

  而引发的原因,他很快就知道了。

  几米之外的地面,行李箱中摆放扭曲的尸体,本来骨骼变形,死的不能再死了,可却动弹了一下。

  是幻觉吗?

  不。

  昏黄的灯泡居然在这个时刻电压不稳了起来,不停地抽搐似的闪烁,除了转头回来的委托人,这间小屋的主人,那个男人和渔夫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们沉浸于到手的报酬带来的快乐,直到灯泡闪烁,他们才抬起头来。

  那是什么?

  委托人睁大了眼球,动也不动地盯着前面。

  行李箱尸体的上方,也许是一米,大概便是这个数字,一个犹如萤火虫的光点凭空出现了,开始极为微弱,微弱到了是萤火虫的地步,可是很快的,刺眼的光芒强烈到了另外两人也被吸引住了。

  “那是什么?”男人诧异而又不解。

  委托人没有回答,他也不知道,他只知道光点的强度已经达到了气焊引燃电弧时的光度,以至于他不得不半眯着眼睛。

  一秒?两秒?

  也许持续了三秒钟。

  光点忽然不见了踪影。

  消失了?

  是消失了,然而委托人不敢置信,他看到了在光点原先的位置,有什么东西好似从空间的另外一侧挤压了进来,黝黑黝黑,仿若是黏稠的石油,又像是一股黑泥,慢慢地在空中流淌而下,有如生命力似的,缓缓滴淌到了尸体的面部,随即沿着鼻孔、眼睛、嘴巴、耳朵渗透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