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屠尸录 第六十一章 明月托相思

小说:万年屠尸录 作者:枫白宇 更新时间:2020-05-23 03:06: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第六十一章明月托相思

  片刻之后,欧阳曦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敛来了敛神色神色才恢复了平淡。

  关长轩则是把那颗火红色的妖丹连同盒子一起递给了身后的欧阳曦,意思就是我的就是你的,这个特殊的礼物你负责收好。

  “既然长轩叫你过来,那就没有把你当外人,坐吧。”

  欧阳曦接过妖丹,放进了自己的空间戒指之中,之后就用眼睛打量着李牧远。她身后站立的关智手不时摸一下背在自己身后的剑。

  这场晚宴就四个人,桌子很大,四个人分四个方向坐,显得微微有些冷清。

  关智似乎对这些美味佳肴不是很感兴趣,随便夹了几口菜,之后就停了下来。这些价值昂贵的菜肴对平民百姓肯定是极具吸引力的,可是关智作为神剑门大长老的关门弟子,还是筑基期的修士,早就对美食不感兴趣,都是以辟谷丹之类的东西作为食物。倒是一边的李牧远吃得大快朵颐,手里拿着一只鸡腿在哪里啃,满嘴都是油,哪里有一点金丹期修士的样子。活像个几天没吃过饭的叫花子,已经吃饱了的关长轩看到他的吃相也是微微摇头。

  作为大家闺秀的欧阳曦吃饭的动作很优雅,在李牧远看来,这就是一种行为艺术。他起先也是被欧阳曦的这一系列动作给吸引,他心里就想到,这关长轩别看长得五大三粗的,可是媳妇却是姿色卓绝,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也不知道当初欧阳曦到底看上了他哪里。

  饭后,李牧远的想法是不打扰这一家人,打算吃完就走,可是他刚要提出想法的时候。一个人的声音打断了他准备脱口而出的话。

  “牧远哥,我们出去走走吧。”

  白衣关智也是想给自己的父亲和母亲留一些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时间,本来见面的时间就少,现在好不容易才见一面,夫妻两自然有些话要说。他虽然在五年前拜入神剑门。成为世俗中人所说的神仙人物,可他说到底还是人家的儿子。

  李牧远点了点头,之前关智都是沉默不语。不过李牧远从他的眼神中看出来,他似乎有话想跟自己说,只是没说出来。

  “牧远道友,不知道师从何处?”

  出了门,关智就用了一个修仙者们才用的见面礼的手势,跟李牧远打了个招呼。

  李牧远微微一愣,随后了然,他没有回关智的礼,只是朝他点了点头。因为他也不知道要怎么会礼,只好像这样不失礼貌的微笑点头。

  “我没有师父,你要是不介意叫我牧远哥就可以,你哥他们也是这么叫我的。”李牧远说道。

  “没有师父?”

  关智的眼里满是怀疑,还有几分警惕。

  李牧远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这个问题已经有三个人问我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你们,不过我是真的没有什么师父和门派。你可能会奇怪我没有师父,会有一身修为,这个我也答不上来。可能是老天眷顾吧。”这种请况,李牧远已经不是第一次遇见,第一次是董灵筠,第二次是白衣剑仙,第三次就是关智。他早就已经习惯了,只好把这些东西都推脱到老天身上,反正他是不会说因为自己体内的绿色晶体。天下之大,比他厉害的人也数不胜数,好比五个倭忍,他就连人家一刀都接不下来,要是他老实巴交的一说出去,八成会被这些高人给挖开肚子抢夺绿色晶体。他自从来到天元大陆,到现在,就没有真正的信任过一个人,关长轩也是如此,更何况是他不见几年的儿子。

  “上天眷顾?”

  关智自然是不信的,谁他妈会相信一个人靠着上天眷顾修炼到了金丹期。天元大陆很大,也许有,可是这种几率简直跟自己飞升的机会还小。只是他看到李牧远的漫不经心的神情,他也不在继续追问,也许是人家不想说呢,他自然不会继续追问。毕竟在天元大陆是以实力论辈分,要是按辈分,他现在得老老实实的叫李牧远一声前辈。人家不愿意说,他也就不会继续问。说起来,李牧远让自己叫他哥,他还占了便宜呢。反正李牧远是自己父亲叫来赴宴的,那也就是说自己的父亲很信任他,他对自己父亲看人的眼力还是相信的。

  “对了,你是哪个门派的来着?我之前也见到一个美女,她说她是凌云宗的。”

  关智微微一愣,随后看了一眼李牧远,眼神里很复杂,说道:“牧远哥,我师从神剑门大长老顾乘风大长老,凌云宗是和我们神剑门齐名的七大宗之一,董仙子的名头自然是听过。”

  李牧远点了点头,又说道:“七大宗门,那就是说还有很多小宗门了?”

  这句话让原本还淡定的关智一时间语塞,什么情况?一个金丹期的修士竟然不知道七大宗门。这就好比一个壮汉进入青楼不知道男女之事一样的离谱。关智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笑着点了点头。

  “真有意思。”李牧远喃喃道。

  之后,李牧远问出的问题更是让关智不可置信,他万万没想到一个金丹期的修士竟然会问自己关于修仙者们之间势力的情况,还有法器怎么用,怎么样才能御剑飞行之类的。最让他掉下巴的是,自己前面站着的这个天元大陆也稀奇的大金丹期修士竟然不会御气飞行,和御气对敌。这些问题如果是一个世俗中的将军问自己,那他作为一个筑基期的修士自然就觉得合情合理,可以这是一个比自己高整整一个大境界的金丹期修士问的,这怎么能然他自己不惊得掉下巴。

  关智在回答的时候一直都是盯着李牧远的眼睛,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可是他看到李牧远像个好奇宝宝一样的问自己,眼神里很诚挚,他也就将信将疑的说了自己知道的,和自己能够说的。

  这些常识对于现在还处于懵逼状态的李牧远来说,无疑是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他现在的世界不单单是沙场上对战万人,浴血杀敌的世界,还多了一个奇异多绚,让人神往的修仙界。

  两人沉静了片刻。

  “这么说,修仙界和世俗界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你们也有约定不会干预世俗之间的事情,那为什么之前我杀的那四个人都是修仙者呢?难道你们就没人制裁他们吗?”

  李牧远突然想到之前被自己捶爆的漠北小将,罗家的那四位,他就问道。

  关智微微沉默,随后说道:“这个约定是八百年前的,其实修者参与世俗之间的事早就有了,只是他们只要不闹出大动静,大家都是睁只眼闭只眼。况且现在世俗的两大王朝眼看着就要大战,这些人出来也是各有目的,再说漠北那边本来就是天摩门的势力,而天元这边是凌云宗的势力。这次大战,两大宗门肯定不能坐视不理,就算不是大动作,那小动作也免不了。这也是我这次从宗门回来的原因之一。”

  关智其实只是把话说了一半,他回来是有三界关大战两个大宗门之间暗自争斗,他回来有很大原因就是害怕自己的父亲因为两大宗门之间的暗自争斗而被波及。还有一个原因是,世俗王朝能够耸立八百年已经实属不易,现在两大王朝之间打大战也预示着这天地之间又将是一番大变动。事态小一点是一个王朝之间权利的更换,大一点则是波及到修仙界的势力分布。这次显然就是事态发展很耐人寻味,他是神剑门的弟子,还是神剑门大长老的弟子,可以说一定的程度上也代表了神剑门。王朝之间的争斗,是数以亿记生灵之间的气运之争,就算是七大宗门这样的庞然大物,对于王朝之间的这种气运也是趋之若鹜。说到底就是他们神剑门打着凌云宗友好势力的名头,也想在两大王朝之间的争斗中插上一脚,得到些好处。

  这些个算计,关智其实也不是很了解,不过既然是他师父叫他们回来,那他自然相信自己的师父不会无的放矢。

  李牧远听关智说完,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他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觉得天元和漠北之间的战争已经不是如他之前所想的那么单纯。至少他知道,以后像罗家四将这种类型的敌人不会少,而且会比他们还要强,也许还会有像倭忍高手那样实力的人。想到这些,原本哎有些自信的李牧远竟然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弱小,在这种滚滚大势之下,他自己也不能阻挡,只不过是一只比普通士兵要强大点的蚂蚁,可是在这种大势之下,他还是会被碾压而过。他突然想要自己变强,想到自己要是站在七大宗门这样的高度,又或者是比七大宗门还要高,那这样的大势也许会因为他而改变,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士兵战死沙场,也不会那些个年迈老人和嗷嗷待哺的孩子不会等无可等,也不会让那些刚嫁不久,还没享受够夫妻缠绵的新婚燕偶们因为战乱而寄思念于明月,不知生死,不知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