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在不能醒 第十章

小说:情在不能醒 作者:凌淑芬 更新时间:2020-05-15 23:0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剪头发。」成萸在客房里把行李安顿好,又发了一会儿呆,终于觉得有些饿了。刚离开房间,准备到厨房弄些东西吃,某人就将一柄崭新的剪刀硬塞进她手里,很霸道地说。她看看手中的发剪,再瞧瞧他扎成马尾的长发,莫名的有些想笑。符扬留长头发,不会就是因为找不到人帮他剪吧?他对那颗脑袋的龟毛真是数十年如一日。「干嘛剪呢?你留长发的样子也很好看。」她故意不接剪刀。「你也这么认为?我也觉得我还满适合长头发的,应该说,我不管留什么发型都好看。」符扬打量着玻璃柜门的反影,自恋地拨拨刘海。成萸简直无力。「去客厅坐好。」她瞪他一眼,回自己房间拿梳子和镜子出来。符扬乖乖坐在一张椅子上,自己已经拿了条毛巾把宽膀围起来。成萸把镜子交给他拿着,绕到后面开始为他梳头发。「你想剪什么样子?」「就以前那个样子。」「我已经忘了你以前是什么样子。」「房间抽屉里还有我们的结婚照,要不要拿出来给你温习一下?」符扬和颜悦色地说。成萸气结。以前不是没想过,如果有一天突然在街上偶遇他的话会是何种情景。在她的想象里,她一定是态度落落大方地迎上去,仿佛他只是一个不重要的路人甲,无论是气势或语绝对和他针锋相对,不会再像以前一样被他压在下风。没想到事隔五年,一旦交手,仍然技不如人。客厅里细细的喀嚓声,含着一种微妙的亲昵感,她心里觉得不自在,主动打破这种气氛。「你以前的那位经纪人戴维森先生呢?」「死了。」「剪头发。」成萸在客房里把行李安顿好,又发了一会儿呆,终于觉得有些饿了。刚离开房间,准备到厨房弄些东西吃,某人就将一柄崭新的剪刀硬塞进她手里,很霸道地说。她看看手中的发剪,再瞧瞧他扎成马尾的长发,莫名的有些想笑。符扬留长头发,不会就是因为找不到人帮他剪吧?他对那颗脑袋的龟毛真是数十年如一日。「干嘛剪呢?你留长发的样子也很好看。」她故意不接剪刀。「你也这么认为?我也觉得我还满适合长头发的,应该说,我不管留什么发型都好看。」符扬打量着玻璃柜门的反影,自恋地拨拨刘海。成萸简直无力。「去客厅坐好。」她瞪他一眼,回自己房间拿梳子和镜子出来。符扬乖乖坐在一张椅子上,自己已经拿了条毛巾把宽膀围起来。成萸把镜子交给他拿着,绕到后面开始为他梳头发。「你想剪什么样子?」「就以前那个样子。」「我已经忘了你以前是什么样子。」「房间抽屉里还有我们的结婚照,要不要拿出来给你温习一下?」符扬和颜悦色地说。成萸气结。以前不是没想过,如果有一天突然在街上偶遇他的话会是何种情景。在她的想象里,她一定是态度落落大方地迎上去,仿佛他只是一个不重要的路人甲,无论是气势或语绝对和他针锋相对,不会再像以前一样被他压在下风。没想到事隔五年,一旦交手,仍然技不如人。客厅里细细的喀嚓声,含着一种微妙的亲昵感,她心里觉得不自在,主动打破这种气氛。「你以前的那位经纪人戴维森先生呢?」「死了。」

  还有没有?」「当然还有,请你尊重一下我的存在,以后不要在我面前对别人大呼小叫的,看了真的让人很生气。」「你的狗屁规矩怎么这么多?」他口中抱怨,眼底却隐隐藏笑。「不是我规矩多,而是我一直以来便信奉『人跟人之间相处要互相尊重』的道理。现在我总可以有自己的标准,不必再牵就你的了吧?」如果是在五年前,成萸根本懒得跟他说这些,随他去当山大王,反正他从小就是个恶霸。可现在情况不同了,她也有自己的哲学,不必再看他脸色过日子。如果他们两人注定了暂时避不开彼此,他就必须学着尊重她的原则。即使现在她接下跟他有关的工作,负责的对象也是设计师大卫;符扬就算心生不满想换人,那也是费欧娜跟大卫之间再去协调的事,她跟他没有直接的从属关系。「哟!话也变多了。」成萸瞪他后脑勺一眼,梳头发的手故意重重爬几下。「再来啊!-心里有什么不满,尽量发泄好了,反正我的脑袋都在你手上了。」结果符家恶霸仍然没生气,反而凉凉地说。「你再挑衅,我就把你的头发剪得跟狗啃的一样。」「这可奇了,以前凡事由我做主,你抱怨说你没有自由意志;现在我让你说话,你又怪我故意挑衅,你这个女人可真难取悦。」成萸停顿了一下,不想跟他翻陈年旧帐。「好了啦,自己去冲水。」她匆匆替他剪好头发,中止这场无预期的谈话。符扬拿起镜子,东照西照端详了半天,满意地点点头,仿佛身上缠了几年的枷锁突然被解掉一样。「嗯,清爽多了。」「谁剪头发又有什还有没有?」「当然还有,请你尊重一下我的存在,以后不要在我面前对别人大呼小叫的,看了真的让人很生气。」「你的狗屁规矩怎么这么多?」他口中抱怨,眼底却隐隐藏笑。「不是我规矩多,而是我一直以来便信奉『人跟人之间相处要互相尊重』的道理。现在我总可以有自己的标准,不必再牵就你的了吧?」如果是在五年前,成萸根本懒得跟他说这些,随他去当山大王,反正他从小就是个恶霸。可现在情况不同了,她也有自己的哲学,不必再看他脸色过日子。如果他们两人注定了暂时避不开彼此,他就必须学着尊重她的原则。即使现在她接下跟他有关的工作,负责的对象也是设计师大卫;符扬就算心生不满想换人,那也是费欧娜跟大卫之间再去协调的事,她跟他没有直接的从属关系。「哟!话也变多了。」成萸瞪他后脑勺一眼,梳头发的手故意重重爬几下。「再来啊!-心里有什么不满,尽量发泄好了,反正我的脑袋都在你手上了。」结果符家恶霸仍然没生气,反而凉凉地说。「你再挑衅,我就把你的头发剪得跟狗啃的一样。」「这可奇了,以前凡事由我做主,你抱怨说你没有自由意志;现在我让你说话,你又怪我故意挑衅,你这个女人可真难取悦。」成萸停顿了一下,不想跟他翻陈年旧帐。「好了啦,自己去冲水。」她匆匆替他剪好头发,中止这场无预期的谈话。符扬拿起镜子,东照西照端详了半天,满意地点点头,仿佛身上缠了几年的枷锁突然被解掉一样。「嗯,清爽多了。」「谁剪头发又有什

  用钥匙,而以符扬的个性绝对不会随便交给不相干的人,想必他们两人关系匪浅吧?她该如何解释自己出现在符扬家的原因呢?「你是谁?」珍恩刚把门关好,回头冷不防看见一张自己未曾预料到的清丽面容,不禁瞪大美眸。「我是成萸,我们之前见过,在艺廊里……」成萸被她看得浑身不自在。「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会刺绣的女人。」珍恩的眸-了一-。「你在符先生家里做什么?」「符扬和我认识……」她答得文不对题。「我是问

  你跑到符先生家做什么!如果你对工作有任何不懂的地方,不是应该和大卫、或我们姊妹联络吗?」珍恩毫不客气地质问。成萸还是想不起来该怎么说。对方这种理直气壮的姿态,老实说,让她很不是滋味……可是,珍恩若是符扬的现任女朋友,她是有权利质问一个莫名其妙出现在男友家的女人,现在反倒是自己的立场比较尴尬了。成萸本来就不是个天生反应快的人,被对方堵了几句,竟然就窘在当场。「我比较好奇,你为什么会有我的钥匙?」男主角终于出现在走廊上!珍恩一看见他的新发型,登时呆掉。「符扬,你的头发!」是谁?是谁竟然可以碰他的头发?她不期然瞄到垃圾桶附近飘落的一些发丝,脸色又青又白!「是你帮他剪头发的?」她凄厉的吼声吓了成萸一跳。成萸下意识地望他一眼,眼神有些无助。「干-屁事!」符扬不爽地挡在成萸前面。「符扬,她和你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在你的家里?」珍恩尖锐地追问。「先告诉我,你的钥匙是从哪里来的?」符扬的气势比她更汹腾。珍恩霎时颓馁,想着该如何应付过这一关。说时迟,那时快,大门突然又打开,费欧娜也走了进来。成萸在心里叹了口气,这下场面越来越热闹。「嗨!大家都在……符扬!你的头发!」费欧娜吃惊地瞪大眼睛,可见每个人都知道符扬对自己的头有多么龟毛。她瞄见厨房里的成萸之后,再惊讶一次。「成小姐,你也在这里?」「嗨。」看样子一场风暴是躲不掉了。「你来得正好,你妹妹为什么会有我的钥匙?」符扬连那你跑到符先生家做什么!如果你对工作有任何不懂的地方,不是应该和大卫、或我们姊妹联络吗?」珍恩毫不客气地质问。成萸还是想不起来该怎么说。对方这种理直气壮的姿态,老实说,让她很不是滋味……可是,珍恩若是符扬的现任女朋友,她是有权利质问一个莫名其妙出现在男友家的女人,现在反倒是自己的立场比较尴尬了。成萸本来就不是个天生反应快的人,被对方堵了几句,竟然就窘在当场。「我比较好奇,你为什么会有我的钥匙?」男主角终于出现在走廊上!珍恩一看见他的新发型,登时呆掉。「符扬,你的头发!」是谁?是谁竟然可以碰他的头发?她不期然瞄到垃圾桶附近飘落的一些发丝,脸色又青又白!「是你帮他剪头发的?」她凄厉的吼声吓了成萸一跳。成萸下意识地望他一眼,眼神有些无助。「干-屁事!」符扬不爽地挡在成萸前面。「符扬,她和你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在你的家里?」珍恩尖锐地追问。「先告诉我,你的钥匙是从哪里来的?」符扬的气势比她更汹腾。珍恩霎时颓馁,想着该如何应付过这一关。说时迟,那时快,大门突然又打开,费欧娜也走了进来。成萸在心里叹了口气,这下场面越来越热闹。「嗨!大家都在……符扬!你的头发!」费欧娜吃惊地瞪大眼睛,可见每个人都知道符扬对自己的头有多么龟毛。她瞄见厨房里的成萸之后,再惊讶一次。「成小姐,你也在这里?」「嗨。」看样子一场风暴是躲不掉了。「你来得正好,你妹妹为什么会有我的钥匙?」符扬连那

  自己手脚不老实,已经让符扬越来越恼火,竟然还牵拖到成萸身上,简直犯足了他的大忌!费欧娜心中警铃大作。符扬极端重视隐私的个性,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们两个也都知道珍恩对他的迷恋,以及他对珍恩有多么不耐烦;连之前他行为最放浪的时候,都不肯碰珍恩一下,便是不想给她缠上来的借口。如果让符扬以为自己是凭借公务之便,私底下纵容妹妹的私欲,那她跳进泰晤士河都洗不清。费欧娜不但是个天生的生意人,也极为重视符扬

  这个朋友,她很清楚,无论如何不能让符扬对她失去信任,否则一切便完了。「符扬,钥匙绝对不是我交给珍恩的,你一定要相信我!」「除了我之外,唯一拥有这间公寓钥匙的人就是你,令妹的钥匙如果不是从你那里拿到的,难道是我梦游自己交给她的?」符扬火气全上来,随时可能将姊妹俩一起扫出去。费欧娜头痛极了,只好回头问妹妹:「你自己说,你的钥匙是怎么来的?」珍恩眼看再抵赖不过,强自镇定,说:「好吧,是我从你的皮包里拿了钥匙,自己去打的。可是我是纽约地区的负责人,等你回到伦敦之后,这里的事就由我统筹代理,我也只是接下你以前照顾符扬的工作而已,这样有错吗?」符扬可还没跟她续约啊,亲爱的小妹。可怜的经纪人心里叫苦连天,真是快昏倒了!「既然如此,我今天一口气省了你们姊妹俩的麻烦好了。你们两个的备用钥匙都交出来!」符扬怒极反笑。其实他如果不想再让她们进门,只要把锁换掉就好,连钥匙都不必拿回来。费欧娜知道,讨钥匙的这个动作其实代表的是,符扬即将收回对她的信任。「符扬……」「拿来!」符扬心肠刚硬,不留一点情面。成萸听不下去了。无论丢失钥匙的事费欧娜有没有责任,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对符扬着实不差。现在只因为一件小小的过失,他便忘记人家之前的功劳和苦劳,未免太过分了。「符扬,我们之前的谈话,你都忘记了吗?」她轻声提醒。她刚刚才请他别在她面前大声吼人、一点情面都不讲,他也没反对啊!怎么现在立刻忘了?这个朋友,她很清楚,无论如何不能让符扬对她失去信任,否则一切便完了。「符扬,钥匙绝对不是我交给珍恩的,你一定要相信我!」「除了我之外,唯一拥有这间公寓钥匙的人就是你,令妹的钥匙如果不是从你那里拿到的,难道是我梦游自己交给她的?」符扬火气全上来,随时可能将姊妹俩一起扫出去。费欧娜头痛极了,只好回头问妹妹:「你自己说,你的钥匙是怎么来的?」珍恩眼看再抵赖不过,强自镇定,说:「好吧,是我从你的皮包里拿了钥匙,自己去打的。可是我是纽约地区的负责人,等你回到伦敦之后,这里的事就由我统筹代理,我也只是接下你以前照顾符扬的工作而已,这样有错吗?」符扬可还没跟她续约啊,亲爱的小妹。可怜的经纪人心里叫苦连天,真是快昏倒了!「既然如此,我今天一口气省了你们姊妹俩的麻烦好了。你们两个的备用钥匙都交出来!」符扬怒极反笑。其实他如果不想再让她们进门,只要把锁换掉就好,连钥匙都不必拿回来。费欧娜知道,讨钥匙的这个动作其实代表的是,符扬即将收回对她的信任。「符扬……」「拿来!」符扬心肠刚硬,不留一点情面。成萸听不下去了。无论丢失钥匙的事费欧娜有没有责任,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对符扬着实不差。现在只因为一件小小的过失,他便忘记人家之前的功劳和苦劳,未免太过分了。「符扬,我们之前的谈话,你都忘记了吗?」她轻声提醒。她刚刚才请他别在她面前大声吼人、一点情面都不讲,他也没反对啊!怎么现在立刻忘了?

  一进去,他先把百叶窗拉下,再把靠近天花板的中央空调出口调小一点,让房间不至于太冷。其实成萸要午睡只是借口,可是看他都张罗好了,她只好乖乖钻进被窝里去。符扬在她床畔站了一下,她立刻闭上眼,一副真的很想睡的样子。这样他怕吵醒她,待会儿说话就不会太大声了。奇怪,他都三十岁的大男人了,个性还这么不圆融,还得她帮他担心!成萸心里暗暗叹气。符扬又在床边站了一会儿,才无声走出客房,反手将门带上。在

  柔软的枕被间一躺定,成萸发现自己真的累了,脑中胡思乱想了一阵,迷迷糊糊睡去。※..※※..※※..※「钥匙拿来。」果然一出门又是同一句老话,不过分贝量已经压到最低。这么明显的双重标准,真是让费欧娜啼笑皆非。不过两姊妹也都看出来了,那位成小姐在符扬心中,绝对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符扬,她到底是谁?她为什么会出现在你家?」珍恩执着地只想知道这个答案。「我老婆在我家里,有什么不对?」「你骗人!」「信不信随便你。」「你--你--」费欧娜这下子吃惊不小。他绝对不是一个随便把「老婆」挂在嘴上的男人!「符扬,她、成小姐真的是你妻子?」「我不信,你们什么时候结婚的?」珍恩气苦地问。「干-屁事?」这两个任性的人一缠夹起来,实在是让人想叫救命!「好了!珍恩,你再胡闹,就给我回伦敦去!」她严厉地斥喝完妹妹,转头委婉地对符扬说:「钥匙让别人偷拿去备份,是我的不对,以后我一定会更加小心。但是你也了解我的为人,这绝对不是在我主动授意的情形下发生的。如果你还是无法放心,我可以请锁匠来帮你把锁换掉,可是你备份钥匙一定要交给我一份。你这个人一投入工作就不吃不喝,没日没夜的,我不希望等到哪天公寓里传出尸臭味了,才带着一票警察破门而入。」她苦哈哈的描述,让符扬嘴角不禁浮起一抹淡笑,脸色稍微和缓下来。一见事情有转机,费欧娜乘机先把妹妹带开要紧。「符扬,柔软的枕被间一躺定,成萸发现自己真的累了,脑中胡思乱想了一阵,迷迷糊糊睡去。※..※※..※※..※「钥匙拿来。」果然一出门又是同一句老话,不过分贝量已经压到最低。这么明显的双重标准,真是让费欧娜啼笑皆非。不过两姊妹也都看出来了,那位成小姐在符扬心中,绝对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符扬,她到底是谁?她为什么会出现在你家?」珍恩执着地只想知道这个答案。「我老婆在我家里,有什么不对?」「你骗人!」「信不信随便你。」「你--你--」费欧娜这下子吃惊不小。他绝对不是一个随便把「老婆」挂在嘴上的男人!「符扬,她、成小姐真的是你妻子?」「我不信,你们什么时候结婚的?」珍恩气苦地问。「干-屁事?」这两个任性的人一缠夹起来,实在是让人想叫救命!「好了!珍恩,你再胡闹,就给我回伦敦去!」她严厉地斥喝完妹妹,转头委婉地对符扬说:「钥匙让别人偷拿去备份,是我的不对,以后我一定会更加小心。但是你也了解我的为人,这绝对不是在我主动授意的情形下发生的。如果你还是无法放心,我可以请锁匠来帮你把锁换掉,可是你备份钥匙一定要交给我一份。你这个人一投入工作就不吃不喝,没日没夜的,我不希望等到哪天公寓里传出尸臭味了,才带着一票警察破门而入。」她苦哈哈的描述,让符扬嘴角不禁浮起一抹淡笑,脸色稍微和缓下来。一见事情有转机,费欧娜乘机先把妹妹带开要紧。「符扬,

  所思、所见、所爱只有他想思、想见、想爱的人。他从不觉得有必要为不关心的人浪费时间,也完全不会去在意对方的感觉。简单地说,即使珍恩今天受刺激过度去自杀跳河什么的,他既不会伤心也不会掉泪,更不会有愧疚感。他只会觉得这是一个蠢女人做的蠢事,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符扬的个性就是如此,尽管看起来冷漠寡情、自私自利,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却也不给任何人虚拟的希望,或吊人胃口以满足自己的男性虚荣。他心里只放成萸一

  个人之后,便不会再分给其他女人。送走了客人,他来到成萸床前,静静看着她的睡颜。她无意识地翻身侧躺,露出肩膀附近雪白的肤光,脸颊泛着淡粉色的红晕。符扬轻悄地躺上床,从背后将她拥进怀里。那熟悉的柔软,与温暖的香气,几乎让他满足地叹息。天知道他有多想念与她相拥而眠的感觉。他是成萸的第一个男人,成萸也是他的第一个女人。他想起她小时候绑着两根辫子,每次被他捉弄后就泪汪汪的可爱模样;想起她人前温驯如猫,人后实则让人蹦到牙疼的倔强脾气;想起她少女时期,水眸汪汪娇颜嫩红的美态。想到他们的相识,相识,和最后的别离。想最多的是,他如何全心全意地爱她,她却只是为了欠他们家的情而不得不委屈相与。那种强烈的绝望,将他的情感与尊严彻底粉碎。他是成萸的第一个男人,成萸也是他的第一个女人。她是他生命里最大的用心,也是生命里最大的失败。为此,他曾疯狂于各种男女关系,只想将她在他生命里属于「最初」的那份印记抹去。每每他以为自己成功了,夜深人静时,却又觉得无比的失败。荒唐的生活并未为他带来遗忘和快乐。于是,他转而将自己孤立起来,往形而上的世界寻求答案,但那个世界也无法满足他。最后符扬终于明白,「成萸」不是一个问题,无法为她安上任何解答;「成萸」是一个现象,一旦发生了,便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牢牢附着,无法用任何道理解释,无法让任何人取代,无法以任何手段排除。于是他放弃一切追索,回到自己应该过的生活。个人之后,便不会再分给其他女人。送走了客人,他来到成萸床前,静静看着她的睡颜。她无意识地翻身侧躺,露出肩膀附近雪白的肤光,脸颊泛着淡粉色的红晕。符扬轻悄地躺上床,从背后将她拥进怀里。那熟悉的柔软,与温暖的香气,几乎让他满足地叹息。天知道他有多想念与她相拥而眠的感觉。他是成萸的第一个男人,成萸也是他的第一个女人。他想起她小时候绑着两根辫子,每次被他捉弄后就泪汪汪的可爱模样;想起她人前温驯如猫,人后实则让人蹦到牙疼的倔强脾气;想起她少女时期,水眸汪汪娇颜嫩红的美态。想到他们的相识,相识,和最后的别离。想最多的是,他如何全心全意地爱她,她却只是为了欠他们家的情而不得不委屈相与。那种强烈的绝望,将他的情感与尊严彻底粉碎。他是成萸的第一个男人,成萸也是他的第一个女人。她是他生命里最大的用心,也是生命里最大的失败。为此,他曾疯狂于各种男女关系,只想将她在他生命里属于「最初」的那份印记抹去。每每他以为自己成功了,夜深人静时,却又觉得无比的失败。荒唐的生活并未为他带来遗忘和快乐。于是,他转而将自己孤立起来,往形而上的世界寻求答案,但那个世界也无法满足他。最后符扬终于明白,「成萸」不是一个问题,无法为她安上任何解答;「成萸」是一个现象,一旦发生了,便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牢牢附着,无法用任何道理解释,无法让任何人取代,无法以任何手段排除。于是他放弃一切追索,回到自己应该过的生活。

  么爱你,你为何不能爱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