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在不能醒 第九章

小说:情在不能醒 作者:凌淑芬 更新时间:2020-05-15 23:0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他奶奶的!成萸,没想到竟然是她。虽然费欧娜第一次提出刺绣的主意时,他脑中也扫过成萸的身影,但是当时只是牵动回忆而已,没有想到她的人真的就在纽约,而且阴错阳差地回到他生命来。符扬永远记得他们决裂那晚她所说的话。那字字句句都像针一样,将他的男性尊严戳得遍体鳞伤。枉费他从小对她掏心掏肺,这女人竟是那样敷衍他的感情!她简直像童话故事里的白雪皇后,根本没有心!可恶!再去找她麻烦!现在是周日下午一点,他不管人家是不是正好陪男友逛街约会之类,抓过手机,敲下一串从费欧娜那里强要来的电话号码。响了很久没人接,切换到语音信箱去。可恶!他再拨一次。第二次同样响了很久,终于在即将切进语音信箱的前一刻,对端接起来了。「……哈-?」成萸那熟悉的、带点软调的柔音响起。「怎么?打扰了你约会?」他懒洋洋地开口。那一端又停了片刻。「符扬?」「不,我是纽约市长,你中了百万乐透。」「符扬,我现在不太方便说电话……」「你敢挂试试看!」她跟谁在一起?砰!砰!砰!猛然三下擂门声从她那一侧的背景响起。「发生了什么事?是谁在敲门?」符扬警觉地问。「没事,我改天再回电话给你。」轰!接着是一个男人含含糊糊的大嚷,什么「宝贝快开门」,「宝贝不要让我生气」之类的。「那是什么声音?有人在骚扰你吗?」符扬从沙发上跳起来,一反方才的慵懒神态。背景音的男人又开始叽哩咕噜叫了起来,一下子是宝贝我爱你、他奶奶的!成萸,没想到竟然是她。虽然费欧娜第一次提出刺绣的主意时,他脑中也扫过成萸的身影,但是当时只是牵动回忆而已,没有想到她的人真的就在纽约,而且阴错阳差地回到他生命来。符扬永远记得他们决裂那晚她所说的话。那字字句句都像针一样,将他的男性尊严戳得遍体鳞伤。枉费他从小对她掏心掏肺,这女人竟是那样敷衍他的感情!她简直像童话故事里的白雪皇后,根本没有心!可恶!再去找她麻烦!现在是周日下午一点,他不管人家是不是正好陪男友逛街约会之类,抓过手机,敲下一串从费欧娜那里强要来的电话号码。响了很久没人接,切换到语音信箱去。可恶!他再拨一次。第二次同样响了很久,终于在即将切进语音信箱的前一刻,对端接起来了。「……哈-?」成萸那熟悉的、带点软调的柔音响起。「怎么?打扰了你约会?」他懒洋洋地开口。那一端又停了片刻。「符扬?」「不,我是纽约市长,你中了百万乐透。」「符扬,我现在不太方便说电话……」「你敢挂试试看!」她跟谁在一起?砰!砰!砰!猛然三下擂门声从她那一侧的背景响起。「发生了什么事?是谁在敲门?」符扬警觉地问。「没事,我改天再回电话给你。」轰!接着是一个男人含含糊糊的大嚷,什么「宝贝快开门」,「宝贝不要让我生气」之类的。「那是什么声音?有人在骚扰你吗?」符扬从沙发上跳起来,一反方才的慵懒神态。背景音的男人又开始叽哩咕噜叫了起来,一下子是宝贝我爱你、

  竟然让自己住在这种鬼地方?从小他就没让她吃过一点苦,平时琼浆玉液、绫罗绸缎地养着,比名门千金还娇贵。她在台湾住的是豪宅大院,在伦敦住的是千万公寓,出入是顶级名车接送,他连让她去挤一站地铁都舍不得;更别说什么吃的用的、花的买的、看的玩的,有时候成萸自己愿意将就,他都还不肯。符扬敢拍胸脯打包票,皇室养个公主出来,也不过就是如此了。结果呢?她千方百计地离开他,竟为了住在这样的旧公寓?这女人到底有什么毛病?跟着他,难道比沦落到这种鬼地方更痛苦吗?符扬简直快气昏过去!一路直冲上四楼,现场已经平静。起码他没有见到那个又捶又吼又叫宝贝的男人,算那家伙好运!四楼a座的门被卸了下来,整个炼条和门框都被踹坏了。客厅里有如狂风过境,所以的家具都被推翻,遍地狼籍。冷漠的纽约人看完热闹,大部分回到自己公寓去了,一个房东模样的中年妇女出出入入,指着被破坏的公物开始心疼地嘀咕。一身碎花裙白上衣的成萸就站在一团混乱中央,像个文静乖巧的好学生,听房东太太念经。「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符扬杀到她面前,一副盘问的语气。一见他大步踏入公寓,房东太太立刻住口。天哪!怎么才带走一个,又来一个?更糟的是这个看起来也一脸火大的样子,而且比刚才那个更难惹!「警察已经来过了……」她还是那副慢声慢气,不太情愿回答的样子。一听他们认识,不知道是不是又来了一个吃醋的前男友,房东太太决定明哲保身,先闪再说。「我不是问你竟然让自己住在这种鬼地方?从小他就没让她吃过一点苦,平时琼浆玉液、绫罗绸缎地养着,比名门千金还娇贵。她在台湾住的是豪宅大院,在伦敦住的是千万公寓,出入是顶级名车接送,他连让她去挤一站地铁都舍不得;更别说什么吃的用的、花的买的、看的玩的,有时候成萸自己愿意将就,他都还不肯。符扬敢拍胸脯打包票,皇室养个公主出来,也不过就是如此了。结果呢?她千方百计地离开他,竟为了住在这样的旧公寓?这女人到底有什么毛病?跟着他,难道比沦落到这种鬼地方更痛苦吗?符扬简直快气昏过去!一路直冲上四楼,现场已经平静。起码他没有见到那个又捶又吼又叫宝贝的男人,算那家伙好运!四楼a座的门被卸了下来,整个炼条和门框都被踹坏了。客厅里有如狂风过境,所以的家具都被推翻,遍地狼籍。冷漠的纽约人看完热闹,大部分回到自己公寓去了,一个房东模样的中年妇女出出入入,指着被破坏的公物开始心疼地嘀咕。一身碎花裙白上衣的成萸就站在一团混乱中央,像个文静乖巧的好学生,听房东太太念经。「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符扬杀到她面前,一副盘问的语气。一见他大步踏入公寓,房东太太立刻住口。天哪!怎么才带走一个,又来一个?更糟的是这个看起来也一脸火大的样子,而且比刚才那个更难惹!「警察已经来过了……」她还是那副慢声慢气,不太情愿回答的样子。一听他们认识,不知道是不是又来了一个吃醋的前男友,房东太太决定明哲保身,先闪再说。「我不是问你

  她的魔星。过去五年她过得安安稳稳的,日子平淡到甚至有些无聊,她也很满意这种生活,可是他一出现,就什么坏事都来了。先是差点在装潢工地被梯架砸到,再是遇到曼妮的酒鬼男友找上门闹事,再这样下去,她说不定走在路上都要被抢了。他们两个天生八字相克,她反倒觉得,离符扬远一点比较安全呢!「-不肯走是吧?」符扬眯上眼,对着她狠笑。「这样好了,我们打电话给成渤。我倒想知道他听说妹妹差点被一个毒贩杀死在自家客厅

  里,有什么反应。」「你胡说!」成萸软绵绵的嗓音扬高。「荷西才不是毒贩,我也没有差点被杀死,你怎么可以随便跟我哥造谣生事?」「让我想想看成渤的电话几号,我手机里应该有他的号码。」「你!这么多年了,你的脾气还是一点都没有改!每次就只会威胁别人照你的话去做!」「没错!我就是这种烂人,我也完全不想改,你到底走是不走?」符扬很干脆地说。「你--你--」「走不走?」他从牛仔裤袋里掏出手机,作势按键。「哼!」※..※※..※※..※结果成萸还是走了。她不得不走,房东太太要找人来把坏掉的门换掉,再把被荷西破坏的冷暖气管、以及被踢凹的墙壁修一修,初步估计起码要两个星期以上才会好,而她当然不可能住在一个没有大门的公寓里。不过成萸也不跟他回家。她回房间收拾衣物时,打了电话和赵紫绶联络了一下。本来她的意思是要向老板娘请几天假,先找到地方安身。结果赵紫绶一听说她的家遭到「恐怖攻击」,坚持她这段时间先来住自己家。成萸离开房间之后,只跟符扬说:「我要去这个地址,我朋友要收留我。」本来符扬表情一沉又要吼了,可是听到她背出来的地址后,眼眯了一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竟然没有反对。车子停在曼哈顿一栋楼高四十五层的高级大厦前。成萸本来坚持他在大门口让自己下车就好,可是符扬当作没听见,车子直接开进楼下停车场。这种出入皆是权贵、门禁森严的豪华公寓,访客的车子里,有什么反应。」「你胡说!」成萸软绵绵的嗓音扬高。「荷西才不是毒贩,我也没有差点被杀死,你怎么可以随便跟我哥造谣生事?」「让我想想看成渤的电话几号,我手机里应该有他的号码。」「你!这么多年了,你的脾气还是一点都没有改!每次就只会威胁别人照你的话去做!」「没错!我就是这种烂人,我也完全不想改,你到底走是不走?」符扬很干脆地说。「你--你--」「走不走?」他从牛仔裤袋里掏出手机,作势按键。「哼!」※..※※..※※..※结果成萸还是走了。她不得不走,房东太太要找人来把坏掉的门换掉,再把被荷西破坏的冷暖气管、以及被踢凹的墙壁修一修,初步估计起码要两个星期以上才会好,而她当然不可能住在一个没有大门的公寓里。不过成萸也不跟他回家。她回房间收拾衣物时,打了电话和赵紫绶联络了一下。本来她的意思是要向老板娘请几天假,先找到地方安身。结果赵紫绶一听说她的家遭到「恐怖攻击」,坚持她这段时间先来住自己家。成萸离开房间之后,只跟符扬说:「我要去这个地址,我朋友要收留我。」本来符扬表情一沉又要吼了,可是听到她背出来的地址后,眼眯了一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竟然没有反对。车子停在曼哈顿一栋楼高四十五层的高级大厦前。成萸本来坚持他在大门口让自己下车就好,可是符扬当作没听见,车子直接开进楼下停车场。这种出入皆是权贵、门禁森严的豪华公寓,访客的车子

  垮下。「戴伦,小可爱,你今天过得好吗?」成萸抱着小毛线团用力香一下。「好啊。妈咪刚刚在烤饼干,我有舔面团哦!」小家伙快乐地说。「啊,真巧。」章柏站在妻子身后,一眼瞄到后方的那个男人,眉饶有兴味地挑一下。「我就想嘛,这个地址怎么这么熟。」符扬没好气地道。「你们两个认识?」赵紫绶惊讶地来回看视丈夫和客人。「以前我在英国求学的时候,找了几个认识的人合资,投资伦敦的股票和基金市场,这小子就是

  金主之一。」章柏露出一个俊雅的微笑。「我之前替一位英国来的朋友张罗住处,那个人就是他。」「啊,你是符扬!」赵紫绶接过他打来的电话,却没有见过他的人。现在听丈夫一提,登时认出他的声音。事情发展急转直下,成萸登时措手不及。由此看来章柏和符扬一定交情匪浅,那么他弟弟查尔斯会认识符扬和经纪人费欧娜也就不让人意外了,费欧娜的案子兴许就是因为这层关系而接到的;而查尔斯又和紫绶的感情极为交好,他男友找不到人帮手的事,再由紫绶引介她出面……天!她本来以为这回重逢只是一次巧合而已。没想到,在不知不觉之间,身边的人早已和符扬结成一个网络,不论她走到哪里,最后总会被牵引到他的身边去。这真的是天意吗?「符扬,谢谢你送我过来,你可以离开了,别为我耽误到你的时间。」她头好痛,她得仔细想想。「离开倒也不必,我家就住楼上。」「你住在四十四楼?」成萸错愕地问。「何只四十四,顶楼也是我的。」一层当住家,一层当工作室。难怪刚才符扬配合度那么高,二话不说载她过来。她心里还想着他土霸王的性子有点长进了,没想到……成萸真是欲哭无泪。「姨你要住吗?要吗?要吗?要吗?」戴伦在一群大人中间蹦蹦跳跳。这个臭小鬼真吵!符扬站在成萸身后,神色不善地向男主人打个pass。章柏登时头痛万分。这可是妻子亲自邀上门的客人,若是他敢避不纳客,今晚睡客厅的人就是他。「大家不要站在门口说话,一起进来嘛。」赵紫绶忙让开一金主之一。」章柏露出一个俊雅的微笑。「我之前替一位英国来的朋友张罗住处,那个人就是他。」「啊,你是符扬!」赵紫绶接过他打来的电话,却没有见过他的人。现在听丈夫一提,登时认出他的声音。事情发展急转直下,成萸登时措手不及。由此看来章柏和符扬一定交情匪浅,那么他弟弟查尔斯会认识符扬和经纪人费欧娜也就不让人意外了,费欧娜的案子兴许就是因为这层关系而接到的;而查尔斯又和紫绶的感情极为交好,他男友找不到人帮手的事,再由紫绶引介她出面……天!她本来以为这回重逢只是一次巧合而已。没想到,在不知不觉之间,身边的人早已和符扬结成一个网络,不论她走到哪里,最后总会被牵引到他的身边去。这真的是天意吗?「符扬,谢谢你送我过来,你可以离开了,别为我耽误到你的时间。」她头好痛,她得仔细想想。「离开倒也不必,我家就住楼上。」「你住在四十四楼?」成萸错愕地问。「何只四十四,顶楼也是我的。」一层当住家,一层当工作室。难怪刚才符扬配合度那么高,二话不说载她过来。她心里还想着他土霸王的性子有点长进了,没想到……成萸真是欲哭无泪。「姨你要住吗?要吗?要吗?要吗?」戴伦在一群大人中间蹦蹦跳跳。这个臭小鬼真吵!符扬站在成萸身后,神色不善地向男主人打个pass。章柏登时头痛万分。这可是妻子亲自邀上门的客人,若是他敢避不纳客,今晚睡客厅的人就是他。「大家不要站在门口说话,一起进来嘛。」赵紫绶忙让开一

  夫魔爪,被抓上楼当压寨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