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在不能醒 第八章

小说:情在不能醒 作者:凌淑芬 更新时间:2020-05-15 23:0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又一个五年后费欧娜怒气冲冲地推开主卧室大门。厚重的窗帘挡去绝大多数光线。她大步走进去,来到四柱大床的旁边。透过床柱上垂下来的丝纱往内探,床上有两个隆起的形状。所以,这死符扬昨天晚上有伴。真是让这可怜的经纪人拚命捺回一句脏话。「喂!起来!起床了。快!」费欧娜走到另一侧,连叫带推的先摇醒金发床伴。「快!你叫什么名字?」「艾玛……」「好,艾玛,符扬醒来之后最讨厌看到人家还睡在他旁边,你最好赶在他醒之前离开。」费欧娜弯腰替她捡起床边的衣物。唷唷唷!这能叫衣服吗?这根本是一件多加了几寸布的胸衣而已。「你是谁?」胸围比脑容量大的性感艾玛,就这样被半推半赶,送出了符扬的公寓大门。「我是谁?我是他大老婆,来捉奸的!」费欧娜没好气地叫。「还不快走!」「可是……」艾玛半信半疑。「还可是什么?快走!」费欧娜挥挥手。等在玫瑰大理石走廊上的警卫,礼貌地上前一步,示意金发女郎跟他一起下楼。「记得跟符扬说,我的电话就放在……」「行了行了,我知道。」处理好闲杂人等,费欧娜回到主卧室,挽起真丝上衣的长袖,准备全心全意应付她旗下最出名、最富有、最有才华、也最难缠的头号大牌。刷!窗帘用力拉开,白花花的正午烈阳一下子便吞噬掉主卧室内的阴暗。床上的男人手臂抬起来往眼皮上一遮,继、续、睡。可恶,跟她干上了!费欧娜忍着气,再杀回床前,刷!这次是把四柱的丝帐全部掀开。男人咕哝一声,终又一个五年后费欧娜怒气冲冲地推开主卧室大门。厚重的窗帘挡去绝大多数光线。她大步走进去,来到四柱大床的旁边。透过床柱上垂下来的丝纱往内探,床上有两个隆起的形状。所以,这死符扬昨天晚上有伴。真是让这可怜的经纪人拚命捺回一句脏话。「喂!起来!起床了。快!」费欧娜走到另一侧,连叫带推的先摇醒金发床伴。「快!你叫什么名字?」「艾玛……」「好,艾玛,符扬醒来之后最讨厌看到人家还睡在他旁边,你最好赶在他醒之前离开。」费欧娜弯腰替她捡起床边的衣物。唷唷唷!这能叫衣服吗?这根本是一件多加了几寸布的胸衣而已。「你是谁?」胸围比脑容量大的性感艾玛,就这样被半推半赶,送出了符扬的公寓大门。「我是谁?我是他大老婆,来捉奸的!」费欧娜没好气地叫。「还不快走!」「可是……」艾玛半信半疑。「还可是什么?快走!」费欧娜挥挥手。等在玫瑰大理石走廊上的警卫,礼貌地上前一步,示意金发女郎跟他一起下楼。「记得跟符扬说,我的电话就放在……」「行了行了,我知道。」处理好闲杂人等,费欧娜回到主卧室,挽起真丝上衣的长袖,准备全心全意应付她旗下最出名、最富有、最有才华、也最难缠的头号大牌。刷!窗帘用力拉开,白花花的正午烈阳一下子便吞噬掉主卧室内的阴暗。床上的男人手臂抬起来往眼皮上一遮,继、续、睡。可恶,跟她干上了!费欧娜忍着气,再杀回床前,刷!这次是把四柱的丝帐全部掀开。男人咕哝一声,终

  室。啊,厨房里的空气少了那强烈的费洛蒙,真是清新不知多少啊!望着咖啡壶腾腾上涌的水蒸气,费欧娜陷入沉思。坦白说,她并不很清楚过去几年,那小子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她二十五岁那年才开始接触经纪人的工作,本来想签下当时才二十岁的符扬,不过她也知道自己的资历还不够久,后来符扬被当红的老牌经纪人戴维森签走了,她虽然觉得可惜,也没有太多想法,后来因为工作忙碌的关系,两个人也很少再见面。直到五年前,符扬和戴维森的约满了,这时费欧娜早已在经纪圈占稳一席之地,于是立刻飞到伦敦去见他。在碰面之前,她心中的符扬一直是以前的样子--英俊贵气,冷峻自持,不爱社交,对自己的作品严谨万分,私生活一丝不苟到近乎精神洁癖。结果,她差点跌破眼镜。费欧娜是在一家声名狼籍的酒吧找到他。当时,从他的外表看不出一丝醉态,但是他过度明亮的眼光,以及身上那股路过苍蝇都被熏倒的强烈酒气,让她相信符扬混在这个狂欢派对里已经超过十个小时了。她把烂醉如泥的他拖回他自己的公寓里,等他醒来之后,他们就签约了。接下来的两年,符扬的私生活简直可以用淫乱和滥交来形容。她数不清有多少次,看见喝完酒的他搂着各色女子,从那种富家公子哥爱泡的私人俱乐部离开。最夸张的时候,她早上、中午、晚上各去他家一趟,床上看见的都是不同的女人,甚至有些个早上杀进他卧室叫人时,床上的女人还不只一个。他开始留起头发,交一堆狐群狗党,闹了好几次花边新闻室。啊,厨房里的空气少了那强烈的费洛蒙,真是清新不知多少啊!望着咖啡壶腾腾上涌的水蒸气,费欧娜陷入沉思。坦白说,她并不很清楚过去几年,那小子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她二十五岁那年才开始接触经纪人的工作,本来想签下当时才二十岁的符扬,不过她也知道自己的资历还不够久,后来符扬被当红的老牌经纪人戴维森签走了,她虽然觉得可惜,也没有太多想法,后来因为工作忙碌的关系,两个人也很少再见面。直到五年前,符扬和戴维森的约满了,这时费欧娜早已在经纪圈占稳一席之地,于是立刻飞到伦敦去见他。在碰面之前,她心中的符扬一直是以前的样子--英俊贵气,冷峻自持,不爱社交,对自己的作品严谨万分,私生活一丝不苟到近乎精神洁癖。结果,她差点跌破眼镜。费欧娜是在一家声名狼籍的酒吧找到他。当时,从他的外表看不出一丝醉态,但是他过度明亮的眼光,以及身上那股路过苍蝇都被熏倒的强烈酒气,让她相信符扬混在这个狂欢派对里已经超过十个小时了。她把烂醉如泥的他拖回他自己的公寓里,等他醒来之后,他们就签约了。接下来的两年,符扬的私生活简直可以用淫乱和滥交来形容。她数不清有多少次,看见喝完酒的他搂着各色女子,从那种富家公子哥爱泡的私人俱乐部离开。最夸张的时候,她早上、中午、晚上各去他家一趟,床上看见的都是不同的女人,甚至有些个早上杀进他卧室叫人时,床上的女人还不只一个。他开始留起头发,交一堆狐群狗党,闹了好几次花边新闻

  费欧娜对于这种「失速现象」并不陌生,她只是不知道,符扬竟然也会成为这种人之一。他已然站在艺术世界的最高点--全世界,只有两个人在为他担心,她父亲和她。「符扬正在自我毁灭。」安东尼-葛伦忧心忡忡地告诉女儿。「他现在焚烧的不是才华,而是生命。此刻虽然是他人生的鼎盛期,也是他最接近走火入魔的时候。你要赶快将他拉回来,悬崖勒马,否则不出三年,你就要到精神病房去探望他了。」为了父亲的叮咛,天知道那两年

  她几乎心力交瘁。每天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就是确定符扬人在哪里。他在工作室工作,她就派人去门外守住,有时甚至自己上阵。他要出门玩乐她就让他去,可是时间一到不管他摆出多难看的脸,多恶声恶气,硬是把他拉回家。「你现在也是我的投资,还是我家老头的关门弟子,我可不能让你搞坏我赚钱的资产。」一开始费欧娜还会跟每个人一样,被他嫌到连话都说不出来,久了之后就麻木了。最后,连符扬都不得不佩服她的毅力,他们两个人之间真正的友谊,是从这时候开始的。然而,就在她以为这家伙打算把自己糜烂到死时,有一天,符扬突然又变了。他仿佛一夜之间对全世界都倒尽了胃口。身边所有的女人全部消失,酒不再碰,烟不再抽,偶尔出现一下的大麻烟彻底绝迹;他的身影从私人俱乐部完全消失,那两年,他的足迹最远只踏到巷口的书报摊。符扬过了足足两年自我放逐的生活!整个世界被他彻底地隔除在外。他甚至不接电话,不见外人,不找朋友。有一天,费欧娜去替他送饭的时候,她差点昏倒--因为符扬找了把电剪,把留了两年的长发理成一颗大光头。如果说前两年的符扬是个浪荡子,那后两年的符扬就像个和尚。费欧娜当时看着他那颗光头,还真以为他随时要出家了。这种诡异的隐士生活,造就了符扬艺术生涯的第二高峰!他这一个时期的作品,充满出世空寂之意,刀法转为朴拙无华,作风走向极简精练,仿佛对世上的一切都已看破,充满了萧索的气息。整个艺术品市场为之疯狂!第二波她几乎心力交瘁。每天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就是确定符扬人在哪里。他在工作室工作,她就派人去门外守住,有时甚至自己上阵。他要出门玩乐她就让他去,可是时间一到不管他摆出多难看的脸,多恶声恶气,硬是把他拉回家。「你现在也是我的投资,还是我家老头的关门弟子,我可不能让你搞坏我赚钱的资产。」一开始费欧娜还会跟每个人一样,被他嫌到连话都说不出来,久了之后就麻木了。最后,连符扬都不得不佩服她的毅力,他们两个人之间真正的友谊,是从这时候开始的。然而,就在她以为这家伙打算把自己糜烂到死时,有一天,符扬突然又变了。他仿佛一夜之间对全世界都倒尽了胃口。身边所有的女人全部消失,酒不再碰,烟不再抽,偶尔出现一下的大麻烟彻底绝迹;他的身影从私人俱乐部完全消失,那两年,他的足迹最远只踏到巷口的书报摊。符扬过了足足两年自我放逐的生活!整个世界被他彻底地隔除在外。他甚至不接电话,不见外人,不找朋友。有一天,费欧娜去替他送饭的时候,她差点昏倒--因为符扬找了把电剪,把留了两年的长发理成一颗大光头。如果说前两年的符扬是个浪荡子,那后两年的符扬就像个和尚。费欧娜当时看着他那颗光头,还真以为他随时要出家了。这种诡异的隐士生活,造就了符扬艺术生涯的第二高峰!他这一个时期的作品,充满出世空寂之意,刀法转为朴拙无华,作风走向极简精练,仿佛对世上的一切都已看破,充满了萧索的气息。整个艺术品市场为之疯狂!第二波

  么夸张,不过也没再像后两年那样不自然。符扬在全球都有高知名度,也有主要收藏家在收集他的作品,他规律发表作品,口袋仍是麦克麦克地进帐,费欧娜陪他耗了五年,终于可以稍稍松了口气了。除了身为经纪人之外,她自己也经营画廊。再过六个月她在纽约的分店即将开幕了。这半年除了要监督分店的装潢施工,逼她的开幕首展艺术家--就是楼上那个被宠坏的三十岁大男人--乖乖工作,还要处理旗下其他人的经纪事宜,欧洲美国两地飞

  结果她一个事业如此繁忙的女强人,竟然还得亲自帮那混世魔王煮咖啡,世界上还有天理吗?「啊!对了,符扬的合约也快到期了。」这可是一件大事啊!待会一定要跟他提一提续约的事……慢着,他的十分钟也太久了吧?「符扬,你又给我回去赖床了?你这家伙,快给我起来!如果错过了班机,你就给我一路游泳到巴黎去!」※..※※..※※..※冷气从空调口流泄而出,拂动着墙上的风铃。叮铃叮铃的脆声,为初秋午后平添几许恬静气息。每当繁忙的曼哈顿人推开这间手工艺品店的门时,他们总会有一种错觉,仿佛踏入了另一个时空里。门外是行色匆匆、车水马龙的繁华城市,门内是宁静安详、慵懒宜人的手艺世界。「紫色工坊」已经开张七个月了,成萸也工作了同样长的时间。店内的右半边规画为开放式陈列架,贩卖毛线、拼布、缎带等等相关的手工艺用品;左半边则是结帐区和作品展示区,展示的也是一些老师在店里寄卖的手工艺创作。赵紫绶的先生还笑过她们,「店东和店员看起来都俏生生的,要是遇到恶客上门踢馆,可就糟了。」在曼哈顿开这种小店,基本上是赚不了什么钱的,可能光是店租成本就划不来了,不过赵紫绶似乎也不太缺钱,这间店是她先生投资的,那个无法正名的「老板公」似乎担心,若不给妻子找点事做,哪天她带着儿子就跑了,所以可想而知,不管这家店再如何亏损,那位章先生都会全数吸收下来。成萸后来才知道,原来章柏就是美。结果她一个事业如此繁忙的女强人,竟然还得亲自帮那混世魔王煮咖啡,世界上还有天理吗?「啊!对了,符扬的合约也快到期了。」这可是一件大事啊!待会一定要跟他提一提续约的事……慢着,他的十分钟也太久了吧?「符扬,你又给我回去赖床了?你这家伙,快给我起来!如果错过了班机,你就给我一路游泳到巴黎去!」※..※※..※※..※冷气从空调口流泄而出,拂动着墙上的风铃。叮铃叮铃的脆声,为初秋午后平添几许恬静气息。每当繁忙的曼哈顿人推开这间手工艺品店的门时,他们总会有一种错觉,仿佛踏入了另一个时空里。门外是行色匆匆、车水马龙的繁华城市,门内是宁静安详、慵懒宜人的手艺世界。「紫色工坊」已经开张七个月了,成萸也工作了同样长的时间。店内的右半边规画为开放式陈列架,贩卖毛线、拼布、缎带等等相关的手工艺用品;左半边则是结帐区和作品展示区,展示的也是一些老师在店里寄卖的手工艺创作。赵紫绶的先生还笑过她们,「店东和店员看起来都俏生生的,要是遇到恶客上门踢馆,可就糟了。」在曼哈顿开这种小店,基本上是赚不了什么钱的,可能光是店租成本就划不来了,不过赵紫绶似乎也不太缺钱,这间店是她先生投资的,那个无法正名的「老板公」似乎担心,若不给妻子找点事做,哪天她带着儿子就跑了,所以可想而知,不管这家店再如何亏损,那位章先生都会全数吸收下来。成萸后来才知道,原来章柏就是美

  很大的年纪了。」成萸看着小戴伦认真的模样,真是爱入心底。「姨,什么是『马烦』?」初秋一到,小家伙又开始被他娘包成毛线团了。「麻烦?你为什么会问起这个字?」她微微一怔。「就是啊,昨天爹地弄很漂亮的花,然后那个蜡烛啊,还有那个那个就是很多东西吃,然后就吃饭啊,然后妈咪说不要,爹地就很难过。然后我睡觉的时候就问妈咪,为什么爹地难过,然后妈咪说什么『马烦』啊!」一听即知,章先生昨夜的求婚必定铩羽而

  归了。这就叫「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吗?若章先生知道,紫绶正是因为看到他求婚的手笔,想到哪天若是再和他结婚,场面铁定只有更隆重更麻烦的份,所以头皮发麻地回绝了,他大概会落下英雄泪吧!成萸忍住笑,摸摸小戴伦的头发,准备助他父亲一臂之力。「怕麻烦的意思,就是希望把事情弄得很简单,这样你懂吗?」「噢。」小家伙似懂非懂的点头。「你要记得跟爸爸说,一定要记得哦!」她拉起小朋友的手,温柔要求他跟着自己说一遍:「妈妈怕麻烦,越简单越好。」「妈咪怕马烦,简单好好。」小戴伦快乐重复。「对,你今天晚上回去,就这样跟爸爸说。」「好。」「不要忘记哦。」「好。」结果这浑小子到了十六岁那年才想起来……叮铃!门上的风铃再度响起,老板娘回来了。「成萸,不好意思,让你当了一个下午的保母。戴伦没给你惹麻烦吧?」赵紫绶脱下外衣,挂在门旁的衣架上,清丽的容颜满是歉然。「没有,我们一起念了好多故事,又堆乐高积木,对不对?」成萸又亲了小戴伦一下。「真是抱歉,他的保母临时有事不能过来带他,我只好麻烦你了。」赵紫绶还是直道歉。「没关系,你的检查结果如何,一切平安吧?」「嗯,孕期满四个月了,今天的超音波已经可以看出胚胎的形状。」赵紫绶微笑点点头。「宝宝是男生还是女生?」她好奇地问。赵紫绶看儿子亮晶晶的大眼一下。「抱歉了,两位。我答应孩子的爹第一个一定先告诉他。」两位听众登时发出不平之鸣。「对归了。这就叫「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吗?若章先生知道,紫绶正是因为看到他求婚的手笔,想到哪天若是再和他结婚,场面铁定只有更隆重更麻烦的份,所以头皮发麻地回绝了,他大概会落下英雄泪吧!成萸忍住笑,摸摸小戴伦的头发,准备助他父亲一臂之力。「怕麻烦的意思,就是希望把事情弄得很简单,这样你懂吗?」「噢。」小家伙似懂非懂的点头。「你要记得跟爸爸说,一定要记得哦!」她拉起小朋友的手,温柔要求他跟着自己说一遍:「妈妈怕麻烦,越简单越好。」「妈咪怕马烦,简单好好。」小戴伦快乐重复。「对,你今天晚上回去,就这样跟爸爸说。」「好。」「不要忘记哦。」「好。」结果这浑小子到了十六岁那年才想起来……叮铃!门上的风铃再度响起,老板娘回来了。「成萸,不好意思,让你当了一个下午的保母。戴伦没给你惹麻烦吧?」赵紫绶脱下外衣,挂在门旁的衣架上,清丽的容颜满是歉然。「没有,我们一起念了好多故事,又堆乐高积木,对不对?」成萸又亲了小戴伦一下。「真是抱歉,他的保母临时有事不能过来带他,我只好麻烦你了。」赵紫绶还是直道歉。「没关系,你的检查结果如何,一切平安吧?」「嗯,孕期满四个月了,今天的超音波已经可以看出胚胎的形状。」赵紫绶微笑点点头。「宝宝是男生还是女生?」她好奇地问。赵紫绶看儿子亮晶晶的大眼一下。「抱歉了,两位。我答应孩子的爹第一个一定先告诉他。」两位听众登时发出不平之鸣。「对

  请他们有空到店里来找你谈谈。」艺廊?成萸下意识想找借口回绝。「那是什么样的case?规模会不会很大?我学刺绣只是兴趣而已,不晓得自己的能力够不够。」艺术曾经是她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虽然她一直以来扮演的身分只是陪客。五年前和符扬分手之后,她几乎是刻意地隔绝自己碰触到任何艺文资讯的机会。报纸一送到手,直接把艺文版抽掉;电视一播到艺文节目,立刻转台;走在街上,看到艺廊便低着头快步通过;连哥哥打电

  话来时,她都不愿他提。她完全不知道符扬现在人在哪里,过得如何了。她猜想,他应该还待在英国吧!说是恨是怨吗?倒也不是。符扬并没有对不起她的地方。他们的分离,只是环境塑造性格,性格造成命运。不恨不怨,却痛。无论愿意与否,符家在她成长过程都占有极大的比重,她不是无心无情的人,即使对于去枷断锁的渴求胜于一切,硬生生的割舍,仍会疼痛。于是她刻意放空,不去碰触心头的这块禁地,起码现在还不能够。当年决裂之后,台湾她是不想待了,英国也不能去,想来想去,只有和大学同学一起来到纽约。这五年来,说不上大富大贵,但她一直有工作做,日子安安定定,最重要的是,这是她生平第一次可以全然的做自己。不必压抑性情,不必应承任何人,不必再接受别人硬施加的好,心态上全然的解放。以前那个唯唯诺诺的成萸,现在想起来,恍如隔世。「只是谈谈而已嘛,他们在中国城也看过几位妇人的绣工,不过嫌那些作品太老气了,不够有现代感。你既懂刺绣,年纪又轻,或许跟他们聊得起来。」赵紫绶委婉地说。「就当帮我一个忙吧,查尔斯他们正焦头烂额呢!」紫绶是好意介绍一份外快给她,她这个受惠者倒显得不领情了。「嗯……那就谢谢你了。」成萸轻声说。※..※※..※※..※后来大卫他们与她直接约在那间艺廊碰面。令她意外的是,连艺廊的老板都来了。老板是一位三十出头的英国女人,棕发棕眼,五尺二-,长得有点圆润话来时,她都不愿他提。她完全不知道符扬现在人在哪里,过得如何了。她猜想,他应该还待在英国吧!说是恨是怨吗?倒也不是。符扬并没有对不起她的地方。他们的分离,只是环境塑造性格,性格造成命运。不恨不怨,却痛。无论愿意与否,符家在她成长过程都占有极大的比重,她不是无心无情的人,即使对于去枷断锁的渴求胜于一切,硬生生的割舍,仍会疼痛。于是她刻意放空,不去碰触心头的这块禁地,起码现在还不能够。当年决裂之后,台湾她是不想待了,英国也不能去,想来想去,只有和大学同学一起来到纽约。这五年来,说不上大富大贵,但她一直有工作做,日子安安定定,最重要的是,这是她生平第一次可以全然的做自己。不必压抑性情,不必应承任何人,不必再接受别人硬施加的好,心态上全然的解放。以前那个唯唯诺诺的成萸,现在想起来,恍如隔世。「只是谈谈而已嘛,他们在中国城也看过几位妇人的绣工,不过嫌那些作品太老气了,不够有现代感。你既懂刺绣,年纪又轻,或许跟他们聊得起来。」赵紫绶委婉地说。「就当帮我一个忙吧,查尔斯他们正焦头烂额呢!」紫绶是好意介绍一份外快给她,她这个受惠者倒显得不领情了。「嗯……那就谢谢你了。」成萸轻声说。※..※※..※※..※后来大卫他们与她直接约在那间艺廊碰面。令她意外的是,连艺廊的老板都来了。老板是一位三十出头的英国女人,棕发棕眼,五尺二-,长得有点圆润

  需要几件绣件呢?有没有指定的材质和花样?」成萸仍然不习惯和陌生人太接近,不觉悄悄地退了半步。唉,怎么会有人这么「女人」呢?费欧娜不禁想。看她说起话来轻声细语,讲没两三句就脸红一下,唇笑一下,看起来既娇柔又婉转。如果自己是男人,也要心醉了。两个女人大略交换一下资-,结果手帕大小的绣花垫布大概需要二十三条,一公尺的长幅大约五条。这是很重的工作量,又只有四个月的准备期而已。幸好这些绣件是拿来当背景的

  并不需要全绣满,只需在角料绣上一些花朵纹路。「--大致的数量是如此,至于要绣的内容和细节,我另外再找时间和你谈,我得先确定那位主角大爷有没有什么意见才行。」费欧娜说完,叹了口气。符扬向来讨厌珍恩的粘人劲儿,自己实在是分不开身,只好让妹妹去叫人,待会儿他大爷一到,脸色不知又要黑成什么程度了--这还得他大爷真的肯到!「我能不能请问一下,您开幕首展打算推出哪位艺术家的作品?」成萸捺不住好奇心。「噢,他是一位重量级的雕刻家,目前在全世界都有相当高的知名度。我妹妹珍恩,也就是纽约分店的店长,现在应该正和他一起过来。」费欧娜开朗地一笑。「他的名字叫『符扬』。」五、雷、轰、顶!符扬?怎么会?她还没准备好和他重逢……成萸满脸雪白,慌乱填满她的心。对了,符扬要来!她直觉反应就是立刻扭头离开。「对不起,我刚想起我还有事……」来不及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大踏步踩入玄关。人未到,在场众人便先感受到那雄霸的气焰。「不是我爱吵你,是姊姊叫我今天一定要把你带过来。你自己也说你想先看一下环境的嘛。」金发貌美的珍恩在男人身边跟前跟后,低下身段讨好。「你们两个就一定要选在我连续三十个小时不睡的时候,办这种鸟事吗?」符扬眼黑眉也黑地低吼。「至于你,费欧……」一瞄见经纪人面前那怯生生的俏佳人,他蓦地住口,利眸先不敢置地张大,再慢慢眯紧。老天,这是怎么样的缘分?她和他,非但又兜在一起,这一次,她仍,并不需要全绣满,只需在角料绣上一些花朵纹路。「--大致的数量是如此,至于要绣的内容和细节,我另外再找时间和你谈,我得先确定那位主角大爷有没有什么意见才行。」费欧娜说完,叹了口气。符扬向来讨厌珍恩的粘人劲儿,自己实在是分不开身,只好让妹妹去叫人,待会儿他大爷一到,脸色不知又要黑成什么程度了--这还得他大爷真的肯到!「我能不能请问一下,您开幕首展打算推出哪位艺术家的作品?」成萸捺不住好奇心。「噢,他是一位重量级的雕刻家,目前在全世界都有相当高的知名度。我妹妹珍恩,也就是纽约分店的店长,现在应该正和他一起过来。」费欧娜开朗地一笑。「他的名字叫『符扬』。」五、雷、轰、顶!符扬?怎么会?她还没准备好和他重逢……成萸满脸雪白,慌乱填满她的心。对了,符扬要来!她直觉反应就是立刻扭头离开。「对不起,我刚想起我还有事……」来不及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大踏步踩入玄关。人未到,在场众人便先感受到那雄霸的气焰。「不是我爱吵你,是姊姊叫我今天一定要把你带过来。你自己也说你想先看一下环境的嘛。」金发貌美的珍恩在男人身边跟前跟后,低下身段讨好。「你们两个就一定要选在我连续三十个小时不睡的时候,办这种鸟事吗?」符扬眼黑眉也黑地低吼。「至于你,费欧……」一瞄见经纪人面前那怯生生的俏佳人,他蓦地住口,利眸先不敢置地张大,再慢慢眯紧。老天,这是怎么样的缘分?她和他,非但又兜在一起,这一次,她仍

  肉不笑地摆摆手,看起来不太正经。「要认识女人,我自己来就好,还用得着别人介绍吗?」成萸定了定神,仍然看着费欧娜,轻声说:「我的这个部分大致谈完了,我们改天再约时间吧,我得回去工作了。」不等对方回答,她举步走向门口。可是符扬就挡在门前,她的步伐越放越慢,柳眉越蹙越深。他不让路吗?她终于迟疑地停住,量量了符扬与门口的距离。他似笑非笑把手盘起来,分明不与她善了。成萸心下有气,狠狠瞪了她一下,索性

  绕一个大大的弧形,从他身旁避开去。若不知道的人,看到她的行为,说不定要以为他身上有什么致命病菌。成萸知道自己的行为很可笑,可是事出突然,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这个圈绕得太大,她又心神不定,不期然间,脚下突然绊住一个沉重的工具。「当心!」查尔斯惊叫。成萸连忙抬起头,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她踢到的东西是一个木架子,另一端抵在竖直的长梯底端。连带效应产生作用,那部铝质长梯晃了一晃,突然轰隆朝她瘫下来。事情发生的太快,成萸只看到一阵黑影压境,她直觉闭上眼睛!一股巨力突然打横勾过来,成萸狠狠撞上一个坚硬的物体,胸腔里的空气全被挤了出来。扑面而来的热气夹着熟悉的味道,和熟悉的大吼。「你这个白痴!你是瞎了还是傻了,你连走路都不会?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一出门就找警车开道吗?」成萸努力想吸回一点空气。「还不是你……」「我?又是我了?」符扬越吼脸越近。「对,反正一切都是我!有问题推到我头上来准没错!」「你、你……」成萸被他气得俏脸煞白。一垂眼,符扬的手还勾在她腰上,她惊慌地拍打他,「你快放开我!」「如果我不放呢?」符扬怒极而笑。「符扬!」费欧赶快冲上去将两个人分开。他的举止已经构成性骚扰了,他知不知道?「你干什么?」怀中人被抢走,符扬马上找她麻烦。虽然他们两人之间怪怪的,现场这么多目击证人,也不容费欧娜搞清楚情况。她当机立断,唯一能把场面控制下来的方法,就是先送走其中一个。绕一个大大的弧形,从他身旁避开去。若不知道的人,看到她的行为,说不定要以为他身上有什么致命病菌。成萸知道自己的行为很可笑,可是事出突然,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这个圈绕得太大,她又心神不定,不期然间,脚下突然绊住一个沉重的工具。「当心!」查尔斯惊叫。成萸连忙抬起头,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她踢到的东西是一个木架子,另一端抵在竖直的长梯底端。连带效应产生作用,那部铝质长梯晃了一晃,突然轰隆朝她瘫下来。事情发生的太快,成萸只看到一阵黑影压境,她直觉闭上眼睛!一股巨力突然打横勾过来,成萸狠狠撞上一个坚硬的物体,胸腔里的空气全被挤了出来。扑面而来的热气夹着熟悉的味道,和熟悉的大吼。「你这个白痴!你是瞎了还是傻了,你连走路都不会?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一出门就找警车开道吗?」成萸努力想吸回一点空气。「还不是你……」「我?又是我了?」符扬越吼脸越近。「对,反正一切都是我!有问题推到我头上来准没错!」「你、你……」成萸被他气得俏脸煞白。一垂眼,符扬的手还勾在她腰上,她惊慌地拍打他,「你快放开我!」「如果我不放呢?」符扬怒极而笑。「符扬!」费欧赶快冲上去将两个人分开。他的举止已经构成性骚扰了,他知不知道?「你干什么?」怀中人被抢走,符扬马上找她麻烦。虽然他们两人之间怪怪的,现场这么多目击证人,也不容费欧娜搞清楚情况。她当机立断,唯一能把场面控制下来的方法,就是先送走其中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