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在不能醒 第七章

小说:情在不能醒 作者:凌淑芬 更新时间:2020-05-15 23:0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五年后日出雾露余,青松如膏沐,轻啭莺啼唱开了一天之始。屋外有荷风送香,屋内有玉枕锦衾,兼之软玉温香在抱,真个是春宵苦短日高照。「符扬,醒醒。」雄壮的身躯翻了个角度,一样扣着怀里的香软娇躯,继续沉睡。「符扬,醒醒啊,天亮了。」绵软的声音持续娇唤着,伴着一阵如不痛不痒的轻摇。那嫩若棉花的手触在光裸的胸膛上,舒服得让人不想醒来了。「不要……」男人仍闭着眼,浮出一个隐隐微笑,鼻子开始在怀中人沁着香气的颈项间努动。「符扬,不要闹了,快起来……」他老婆受不住那刺刺麻麻的胡碴子,受不住的格格笑起来。「我要去学校交报告,快迟到了!你九点也和经纪人有约,快点起来,不然我不理你了。」这种薄弱得无一丝恫喝力的威胁,反倒像娇嗔一般,谁会怕呢?符扬轻笑一声,翻身将妻子压在身体下,咬着她的耳垂撒娇说:「陪人家做一次,我才要起床。」「符扬!」成萸大羞,用力拍打他的胸口。「不要闹了,快起来!我们快迟到了。」做丈夫的块头是她两倍,他若是不肯起来,还真奈何他不得。符扬舔吻着年轻妻子的俏脸,手轻捏一下她纤细的臂,不甚满意地蹙起眉,「怎么出来五年,还是养不出一点肉来?多得是留学生,出来第一年便胖成两倍大。」他自己五年来肩膀又宽了一些,但是她却老像十八岁时那样轻盈瘦弱。之前两个人去逛街,她还真的差点被一阵风吹跑,最后还是紧抱着他的腰,把他当成锚,才勉强躲过突来的强风。「哪有?我已经胖了三五年后日出雾露余,青松如膏沐,轻啭莺啼唱开了一天之始。屋外有荷风送香,屋内有玉枕锦衾,兼之软玉温香在抱,真个是春宵苦短日高照。「符扬,醒醒。」雄壮的身躯翻了个角度,一样扣着怀里的香软娇躯,继续沉睡。「符扬,醒醒啊,天亮了。」绵软的声音持续娇唤着,伴着一阵如不痛不痒的轻摇。那嫩若棉花的手触在光裸的胸膛上,舒服得让人不想醒来了。「不要……」男人仍闭着眼,浮出一个隐隐微笑,鼻子开始在怀中人沁着香气的颈项间努动。「符扬,不要闹了,快起来……」他老婆受不住那刺刺麻麻的胡碴子,受不住的格格笑起来。「我要去学校交报告,快迟到了!你九点也和经纪人有约,快点起来,不然我不理你了。」这种薄弱得无一丝恫喝力的威胁,反倒像娇嗔一般,谁会怕呢?符扬轻笑一声,翻身将妻子压在身体下,咬着她的耳垂撒娇说:「陪人家做一次,我才要起床。」「符扬!」成萸大羞,用力拍打他的胸口。「不要闹了,快起来!我们快迟到了。」做丈夫的块头是她两倍,他若是不肯起来,还真奈何他不得。符扬舔吻着年轻妻子的俏脸,手轻捏一下她纤细的臂,不甚满意地蹙起眉,「怎么出来五年,还是养不出一点肉来?多得是留学生,出来第一年便胖成两倍大。」他自己五年来肩膀又宽了一些,但是她却老像十八岁时那样轻盈瘦弱。之前两个人去逛街,她还真的差点被一阵风吹跑,最后还是紧抱着他的腰,把他当成锚,才勉强躲过突来的强风。「哪有?我已经胖了三

  地表达出女王塑像眉宇间的英气,以及独特的女性魅力。那每一道刚中带柔的曲线,每一处繁复的衣物线条,领口那圈荷叶边的特殊弧度,都让人不敢相信这是由一块生硬的石头雕刻而成。最重要的,是刻印的部分。伊莉莎白一世执着权杖往前平指,权杖顶端有个方钻模样的饰牌。牌上以隶书阳刻着四个中文字:「横被四表」--大小差不多是十公分正方形。那一天到场准备做记录的金氏世界纪录评审委员,嘴角抽搐;富豪的额角,画下三道黑线。当然,金氏世界纪录是绝对不可能了,不过作品仍然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好作品,现在也已经送进白金汉宫里。只是符扬特立独行的倔傲性格再度掀起一阵话题,再为这俊美酷帅的东方王子增加无数粉丝。戴维森也唠唠叨叨地念了他好几个月就是。「快起来啦。」「不要。」她终究不敌强权,一场热呼呼的晨间缠绵于焉展开。被单凌乱,四脚纠缠,强烈的爱欲喷薄,几乎让人晕眩。三十分钟后,成萸终于脱身,狼狈地捞起衣物飞快穿好,莹亮的眸与嫣红的颊上留着欢情的颜色。「我不管你!你再不起床,我不进来叫人了。」她匆匆起床准备早餐。啊,小鸟儿飞走了,那他赖床就没意思了。符扬抱着沾有她香气的枕头,闻了一闻,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起身。五分钟后,淋完浴、神清气爽的大男人走进厨房里,替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头发又长长了。」他背靠着餐具柜,一手拨了拨微湿的刘海。「晚上我再帮你修一修。」成萸盛好两颗荷包蛋,侧眸估量了一下他的发型。地表达出女王塑像眉宇间的英气,以及独特的女性魅力。那每一道刚中带柔的曲线,每一处繁复的衣物线条,领口那圈荷叶边的特殊弧度,都让人不敢相信这是由一块生硬的石头雕刻而成。最重要的,是刻印的部分。伊莉莎白一世执着权杖往前平指,权杖顶端有个方钻模样的饰牌。牌上以隶书阳刻着四个中文字:「横被四表」--大小差不多是十公分正方形。那一天到场准备做记录的金氏世界纪录评审委员,嘴角抽搐;富豪的额角,画下三道黑线。当然,金氏世界纪录是绝对不可能了,不过作品仍然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好作品,现在也已经送进白金汉宫里。只是符扬特立独行的倔傲性格再度掀起一阵话题,再为这俊美酷帅的东方王子增加无数粉丝。戴维森也唠唠叨叨地念了他好几个月就是。「快起来啦。」「不要。」她终究不敌强权,一场热呼呼的晨间缠绵于焉展开。被单凌乱,四脚纠缠,强烈的爱欲喷薄,几乎让人晕眩。三十分钟后,成萸终于脱身,狼狈地捞起衣物飞快穿好,莹亮的眸与嫣红的颊上留着欢情的颜色。「我不管你!你再不起床,我不进来叫人了。」她匆匆起床准备早餐。啊,小鸟儿飞走了,那他赖床就没意思了。符扬抱着沾有她香气的枕头,闻了一闻,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起身。五分钟后,淋完浴、神清气爽的大男人走进厨房里,替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头发又长长了。」他背靠着餐具柜,一手拨了拨微湿的刘海。「晚上我再帮你修一修。」成萸盛好两颗荷包蛋,侧眸估量了一下他的发型。

  」符扬含着她的耳垂,模模糊糊地撒娇。「你……刚刚、刚刚不是……你明明……」轰!她体内的红羞弹再度爆发。「我又想要了。」不能怪他啊!谁教她软绵绵的声音,连抗议听起来都好甜好温存,教人怎么受得了?「那、那昨天晚上……」「昨天晚上是昨天晚上,昨天晚上的份做完了,今天的份还没有!」怎么每天还有「份数」规定的吗?成萸又羞又窘地闪躲他的唇。「符扬……不要……不要啦,要迟到了!唔--」被堵住。这男

  人委实是需索无度!不是过了新婚期,男人对床头人的欲望会降低吗?为什么他五年来还是一个样?除了她不方便的日子,或者他在外面巡回展出,他几乎每个晚上都会要。符扬的体格又比她强健太多了--基本上,他比许多男人都强健太多了。才二十五岁的他,正是精力旺盛的黄金期,硕大体型又直逼西方男人,那滑亮的黑发,平顺的肌肉线条,与炯亮的黑眸,在在充满野生动物的性感魅力。他是个欲望很强的男人,而她却不是一个贪欲的女人,有时候真有种应付到力不从心的感觉。其实,他若出门在外,成萸真的、真的不在意丈夫在途中找个「适当管道」发泄……「你忘了上次在车子里发生的意外了?」情急中,她想到一个好借口。正在吮吻她香颈的男人一顿,立时回过神。「你验过了?」「嗯。」成萸的双颊像烧红的烙铁一样,不过总算让他停下来了。「中奖了吗?」符扬紧盯着她。「没有。」「你想要小孩吗?」他松了口气,想想又问。她垂下长睫,摇了摇头。「那就好。小孩子麻烦死了,又脏又臭,又吵又闹。」符扬喃喃抱怨,「一有小孩,生命全给他们绊住了,我们绝对不生小孩!」「那你就就节制一点啦!」脸红的她故意推推他肩膀。符扬咕哝一声,无奈地退开来。趁情况受到控制,她连忙闪向安全地带,「我要先出门了,今天的期末报告一定要在九点以前交到助教那里。」「先吃完早餐,我再载你去学校。」符扬对她勾勾手指,率先入座。成萸顿时警觉地望他一眼。「不用了,我人委实是需索无度!不是过了新婚期,男人对床头人的欲望会降低吗?为什么他五年来还是一个样?除了她不方便的日子,或者他在外面巡回展出,他几乎每个晚上都会要。符扬的体格又比她强健太多了--基本上,他比许多男人都强健太多了。才二十五岁的他,正是精力旺盛的黄金期,硕大体型又直逼西方男人,那滑亮的黑发,平顺的肌肉线条,与炯亮的黑眸,在在充满野生动物的性感魅力。他是个欲望很强的男人,而她却不是一个贪欲的女人,有时候真有种应付到力不从心的感觉。其实,他若出门在外,成萸真的、真的不在意丈夫在途中找个「适当管道」发泄……「你忘了上次在车子里发生的意外了?」情急中,她想到一个好借口。正在吮吻她香颈的男人一顿,立时回过神。「你验过了?」「嗯。」成萸的双颊像烧红的烙铁一样,不过总算让他停下来了。「中奖了吗?」符扬紧盯着她。「没有。」「你想要小孩吗?」他松了口气,想想又问。她垂下长睫,摇了摇头。「那就好。小孩子麻烦死了,又脏又臭,又吵又闹。」符扬喃喃抱怨,「一有小孩,生命全给他们绊住了,我们绝对不生小孩!」「那你就就节制一点啦!」脸红的她故意推推他肩膀。符扬咕哝一声,无奈地退开来。趁情况受到控制,她连忙闪向安全地带,「我要先出门了,今天的期末报告一定要在九点以前交到助教那里。」「先吃完早餐,我再载你去学校。」符扬对她勾勾手指,率先入座。成萸顿时警觉地望他一眼。「不用了,我

  徨哭泣着,想念台湾,想念哥哥。这一路走来,都是符扬在撑持一切。头一年他甚至把工作量降到最低,每天就是陪她上语学校,接她下课,一起吃饭逛街上图书馆,几乎二十四小时都在她身旁。成萸不是不感激的。但也无法避免地想到,如今的离乡背井和仿徨无助,不也是因为他吗?每次心里对他的行止有一丝好话,马上就会再冒出一个推翻的想法,接着再因为自己轻易质疑人家的善行而感到心虚;从小到大,这种矛盾情绪已经变成常态

  总之,他们已经结婚了,走到这样的结果,她已无力改变太多。心理上只有一种自我安慰的感觉--起码这个选择,是所有选择中,损害性最小的一个。成渤完成了硕士学业,回台湾接下符伯伯的电脑公司,不必再为她牺牲,而她有一个在外人眼中看来绝对是美满理想的归宿。一个女人的一生,还能要求更多吗?认命了。五年就这样安安稳稳地过了下来。她不再多想,不再多看。既然下午没课,离晚餐又还有一点时间,成萸晃到伦敦最大的百货公司去。下个月她毕业之后,符扬答应带她回台湾看看亲戚朋友,她得帮台湾的亲友买些礼物带回去。这些年来几乎都是符家和成渤来伦敦看他们,符扬的工作忙碌到让他们没有太多时间离开。大哥上个月才来英国出过一趟差,他的礼物不太急,倒是荔帆姊那里,得替她多带两条丝巾回去。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哥哥和荔帆姊今年后半年应该会结婚吧?上个月成渤来的时候,成萸注意到他多看了两眼街上的结婚礼服橱窗。当时她还打趣地问成渤:「哥,你跟荔帆姊也交往那么多年了,你还不把人家娶回家?」成渤浅浅一笑,「应该快了吧!大家年纪也都到了。」「真好。」她点点头,愉悦地踏进百货公司大门。待会儿可以绕到爱玛仕挑一条丝巾,不过她想先去其中一个珠宝专柜。上回在这里看到一副钻石耳环,荔帆姊在婚礼上戴起来一定很高贵……「小萸?」「荔帆姊?」她既惊又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天哪,怎么这么巧?你怎么会在伦敦?我们还刚好遇上!我正。总之,他们已经结婚了,走到这样的结果,她已无力改变太多。心理上只有一种自我安慰的感觉--起码这个选择,是所有选择中,损害性最小的一个。成渤完成了硕士学业,回台湾接下符伯伯的电脑公司,不必再为她牺牲,而她有一个在外人眼中看来绝对是美满理想的归宿。一个女人的一生,还能要求更多吗?认命了。五年就这样安安稳稳地过了下来。她不再多想,不再多看。既然下午没课,离晚餐又还有一点时间,成萸晃到伦敦最大的百货公司去。下个月她毕业之后,符扬答应带她回台湾看看亲戚朋友,她得帮台湾的亲友买些礼物带回去。这些年来几乎都是符家和成渤来伦敦看他们,符扬的工作忙碌到让他们没有太多时间离开。大哥上个月才来英国出过一趟差,他的礼物不太急,倒是荔帆姊那里,得替她多带两条丝巾回去。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哥哥和荔帆姊今年后半年应该会结婚吧?上个月成渤来的时候,成萸注意到他多看了两眼街上的结婚礼服橱窗。当时她还打趣地问成渤:「哥,你跟荔帆姊也交往那么多年了,你还不把人家娶回家?」成渤浅浅一笑,「应该快了吧!大家年纪也都到了。」「真好。」她点点头,愉悦地踏进百货公司大门。待会儿可以绕到爱玛仕挑一条丝巾,不过她想先去其中一个珠宝专柜。上回在这里看到一副钻石耳环,荔帆姊在婚礼上戴起来一定很高贵……「小萸?」「荔帆姊?」她既惊又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天哪,怎么这么巧?你怎么会在伦敦?我们还刚好遇上!我正

  能的!哥怎么可能跟你分手?上个月我还陪他逛过礼服店,我们还讨论到你们的婚礼应该怎么布置的问题!如果你们那个时候已经出了问题,哥不可能还拉着我去演这场不必要的戏。」「他要娶别的女人。」孙荔帆敛去所有强装的笑意,语音有丝苦涩,「他不得不。」「什么意思?他要娶谁?什么叫他『不得不』?」成萸颤声追问。「你公公的女儿想嫁给他。」孙荔帆的眼神很轻很寒,「这件婚事是你公公开的口。你最了解成渤的个性,他太过

  重视恩义,符去耘都开口了,他不可能出声拒绝。」「符瑶?不可能的,符瑶一直都有男朋友……她怎么可能会想要嫁给成渤?为什么?」孙荔帆微偏着头,注视了她好一会儿。半晌,叹口气说:「你真的不知道,符瑶一直在暗恋成渤吗?」「符瑶?暗恋我哥?」她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出了问题,而且是在她不知不觉之间。「符瑶从小到大任何心事都会跟我说的,可是我从来没有听她提过跟我哥有关的事,荔帆姊,你一定误会了。」「其实我自己隐隐约约有感觉到。」孙荔帆近乎自自语地道:「但是我总觉得她是个小女孩,而英俊聪明的成渤对她就像个偶像一样,这种怀春心思每个小女孩都经历过,等年纪大了,有了自己的生活,这种迷恋自然就会过去了……显然我太低估她的执着,也太高估自己的重要性,以为成渤会为了我反抗你们亲爱的『符伯伯』。」「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她不断喃喃摇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你们那么相爱……哥都要娶你了!他真的要娶-了!」「总之,我和成渤是已经不可能了。无论他最后和符瑶的结局如何,我都无法原谅他那么轻易地舍弃我。」孙荔帆上前一步,轻柔地抚抚她的秀颊。「……我只是舍不得你,你真的是个好女孩。很遗憾最后我们不能变成无话不谈的姑嫂。」「荔帆姊……」泪珠立刻滑出她的眼眶。「请你不要这么说!这件事一定有误会。我下个月就要回台湾了,等我回台湾,让我和哥哥好好谈谈,说不定事情不是你以为的这样。」孙荔帆只是摇摇头,笑了一笑。「成重视恩义,符去耘都开口了,他不可能出声拒绝。」「符瑶?不可能的,符瑶一直都有男朋友……她怎么可能会想要嫁给成渤?为什么?」孙荔帆微偏着头,注视了她好一会儿。半晌,叹口气说:「你真的不知道,符瑶一直在暗恋成渤吗?」「符瑶?暗恋我哥?」她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出了问题,而且是在她不知不觉之间。「符瑶从小到大任何心事都会跟我说的,可是我从来没有听她提过跟我哥有关的事,荔帆姊,你一定误会了。」「其实我自己隐隐约约有感觉到。」孙荔帆近乎自自语地道:「但是我总觉得她是个小女孩,而英俊聪明的成渤对她就像个偶像一样,这种怀春心思每个小女孩都经历过,等年纪大了,有了自己的生活,这种迷恋自然就会过去了……显然我太低估她的执着,也太高估自己的重要性,以为成渤会为了我反抗你们亲爱的『符伯伯』。」「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她不断喃喃摇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你们那么相爱……哥都要娶你了!他真的要娶-了!」「总之,我和成渤是已经不可能了。无论他最后和符瑶的结局如何,我都无法原谅他那么轻易地舍弃我。」孙荔帆上前一步,轻柔地抚抚她的秀颊。「……我只是舍不得你,你真的是个好女孩。很遗憾最后我们不能变成无话不谈的姑嫂。」「荔帆姊……」泪珠立刻滑出她的眼眶。「请你不要这么说!这件事一定有误会。我下个月就要回台湾了,等我回台湾,让我和哥哥好好谈谈,说不定事情不是你以为的这样。」孙荔帆只是摇摇头,笑了一笑。「成

  符扬周旋。符扬是多心的男人,在情况未明朗之前,不能引起他的疑心。她苦等着,终于等到回台湾的这一天。那天,符扬的外公设了家宴,款待已久不见的爱孙。「你身体还是不舒服?」出门前,符扬踱进房间,温热的手按上她的前额。「嗯。」成萸没有装病。连日来的心思怔忡,让她一踏上台湾的土地便染上风寒。足足躺了两天,热度才稍微退一点。「不然我待在家里陪你。」「不要,人家的家宴是特地为你而办的,别因为我坏了

  大家的兴致。」她大半张脸缩在棉被里,语气也轻飘飘的。「什么『人家的家宴』?我的外公不也算你的外公吗?」「……」她默然垂下长睫。即使结婚五年了,有些时候,成萸仍然让他觉得捉摸不定。符扬叹了口气,俯首轻吻她的发。「我尽量早一点回来,成渤说要留下来照顾你。如果今天晚上烧还没退,不管你肯不肯,我们明天都去医院打点滴。」「嗯……你快去吧,别让大家等了。」她疲倦地闭上眼。健朗的男人轻悄离开卧室。山中豪宅被寂浓的暮色裹掩,车声随着夜风一起卷入山坳树林里,玄黑天宇渐次恢复宁静。成萸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等稍微恢复意识,扬眸瞧一点墙上的钟,已经九点半了。她睡了快三个小时。整间宅子仍然是静寂的,符氏一家人还未归来。家中只有她和成渤在,若想说什么话,现在是好时机。她到浴室里洗一把脸,略微振作一下精神,脚步略微虚浮地走下楼。「小萸,-醒了。」厨房里,成渤正好在煮咖啡。一看见妹妹,俊逸的脸庞漾起浅笑。「刚才陈嫂煮好晚餐,可是你还在睡觉,我就没吵醒你。现在想不想吃点东西?我用微波炉帮你热一热。」「我好渴。」她的声音有些沙哑。成渤倒了一杯温开水给她。「慢慢喝。」「哥……」「嗯?」「我上个星期在伦敦遇到荔帆姊。」「……嗯。」成萸等着他开口说些什么。成渤没有。他只是维持平稳宁定的速度,把她的饭菜热好,一如他向来不愠不火的办事态度。「你不打算告诉我什么吗?」成萸哑声说。「你希大家的兴致。」她大半张脸缩在棉被里,语气也轻飘飘的。「什么『人家的家宴』?我的外公不也算你的外公吗?」「……」她默然垂下长睫。即使结婚五年了,有些时候,成萸仍然让他觉得捉摸不定。符扬叹了口气,俯首轻吻她的发。「我尽量早一点回来,成渤说要留下来照顾你。如果今天晚上烧还没退,不管你肯不肯,我们明天都去医院打点滴。」「嗯……你快去吧,别让大家等了。」她疲倦地闭上眼。健朗的男人轻悄离开卧室。山中豪宅被寂浓的暮色裹掩,车声随着夜风一起卷入山坳树林里,玄黑天宇渐次恢复宁静。成萸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等稍微恢复意识,扬眸瞧一点墙上的钟,已经九点半了。她睡了快三个小时。整间宅子仍然是静寂的,符氏一家人还未归来。家中只有她和成渤在,若想说什么话,现在是好时机。她到浴室里洗一把脸,略微振作一下精神,脚步略微虚浮地走下楼。「小萸,-醒了。」厨房里,成渤正好在煮咖啡。一看见妹妹,俊逸的脸庞漾起浅笑。「刚才陈嫂煮好晚餐,可是你还在睡觉,我就没吵醒你。现在想不想吃点东西?我用微波炉帮你热一热。」「我好渴。」她的声音有些沙哑。成渤倒了一杯温开水给她。「慢慢喝。」「哥……」「嗯?」「我上个星期在伦敦遇到荔帆姊。」「……嗯。」成萸等着他开口说些什么。成渤没有。他只是维持平稳宁定的速度,把她的饭菜热好,一如他向来不愠不火的办事态度。「你不打算告诉我什么吗?」成萸哑声说。「你希

  一刻还和荔帆姊浓情蜜意,连戒指都打算买了,突然之间,你却回头去爱上一个『好女孩』?过去几年,从来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你对符瑶感兴趣,更不必说是两个人互谈恋爱。我不是傻瓜,我看得出来,你和符瑶之间就算有什么,也只是她少女时期的一时迷恋而已。为什么突然之间你就决定抛下孙荔帆,去娶符瑶了呢?告诉我!」成渤放下咖啡杯转向她,深思的眼光落在将兄妹俩隔开的那张餐桌上。「一定又是符伯伯出面替女儿提的,对不对?」

  她追问。成渤迟疑了一下,终于点头。「我不懂,为什么你不能站出来反抗呢?为什么我们兄妹的未来都要由他们来决定呢?」她凄然道。成渤突然不着边际地问:「小萸,你还记得成胜福和成胜德吧?」「堂哥?」她大伯的两个儿子,从小就欺善怕恶的小流氓。「成胜福去年又坐牢去了,这是他第三次因为贩毒而入狱,累犯必须加重刑期,不关个十来年是假释不了的。」成渤静静说。「成胜德情况好一点,他现在在饶河街那块地头混,有一个同居女友,平时他的钱赌光之后,就是靠女朋友赚皮肉钱供他吃喝嫖赌。」「……」成萸垂下头。「小萸,-看看-,再看看我。」成渤轻声说:「如果当初我们没有脱离那个环境,现在因为贩毒入狱的可能是我,被逼着赚皮肉钱的可能是你,你明白吗?」「所以,说到底,终究还是因为恩惠两字,对不对?」她的嗓音变哑。「符伯伯把我们带出了那个环境,这不只是从一间房子换到另一间房子而已,这是天堂与地狱的差别。」成渤绕过餐桌,站在妹妹面前,温柔地抬起她的下巴。「如果只有我一个人,我不在意我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我无论如何都感激符家救出你。」「我知道是我牵绊住你。」「小萸……」她自顾自说下去--「如果没有我的话,哥哥根本谁也不怕,你从小就长得高大,连伯父都不敢随便动你。你更不必去对他们唯唯诺诺,受尽屈辱。「如果没有我,爸爸过世之后,你早早就可以出来自己打工赚学费,也不必为了顾念我,必须选择接受符家的施舍。「她追问。成渤迟疑了一下,终于点头。「我不懂,为什么你不能站出来反抗呢?为什么我们兄妹的未来都要由他们来决定呢?」她凄然道。成渤突然不着边际地问:「小萸,你还记得成胜福和成胜德吧?」「堂哥?」她大伯的两个儿子,从小就欺善怕恶的小流氓。「成胜福去年又坐牢去了,这是他第三次因为贩毒而入狱,累犯必须加重刑期,不关个十来年是假释不了的。」成渤静静说。「成胜德情况好一点,他现在在饶河街那块地头混,有一个同居女友,平时他的钱赌光之后,就是靠女朋友赚皮肉钱供他吃喝嫖赌。」「……」成萸垂下头。「小萸,-看看-,再看看我。」成渤轻声说:「如果当初我们没有脱离那个环境,现在因为贩毒入狱的可能是我,被逼着赚皮肉钱的可能是你,你明白吗?」「所以,说到底,终究还是因为恩惠两字,对不对?」她的嗓音变哑。「符伯伯把我们带出了那个环境,这不只是从一间房子换到另一间房子而已,这是天堂与地狱的差别。」成渤绕过餐桌,站在妹妹面前,温柔地抬起她的下巴。「如果只有我一个人,我不在意我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我无论如何都感激符家救出你。」「我知道是我牵绊住你。」「小萸……」她自顾自说下去--「如果没有我的话,哥哥根本谁也不怕,你从小就长得高大,连伯父都不敢随便动你。你更不必去对他们唯唯诺诺,受尽屈辱。「如果没有我,爸爸过世之后,你早早就可以出来自己打工赚学费,也不必为了顾念我,必须选择接受符家的施舍。「

  着出国去,一句话就硬生生绊住你两年!如果真跟亲生子女没两样,符伯伯会叫符扬放弃到手的毕业证书,去陪他好友的儿子到国外住两年,适应环境吗?「他们认真栽培你,表面上说是把你当自己儿子一样,讲白了也不过就是符扬无心于家族事业,符伯伯那里需要一个帮手。由你来做比任何人都好,因为你感恩,你欠情,你更容易控制!一旦欠了情,便什么都不得自由。」「成萸,够了!」成渤低喝。「确实是够了。我不是不知感激,我是真

  的很感谢他们,今天说这些话,也不是贪图那些伴随着符家财富而来的特权,才发这些不平之鸣。今天就算不给我们这些享受,叫我当个安分守己的普通老百姓,我都没什么怨--」她忿忿地抹去眼泪。「可是伴君如伴虎,符家的饭碗,真的像外人眼中那样好捧吗?他的儿女能做错的事,我们一样都不能错,错了就是不知好歹;他的儿女做得好的事,我们一定要做得更好,做不好就是给人家添麻烦。」「我不知道你这样不快乐……」成渤抚着妹妹的发,轻叹。「不快乐的何止我,我知道哥哥承受的压力比我更重几十倍,连我的表现也都是你的责任。」她凄酸地扯了下嘴角。「我一直记得,从小到大每个人都叫我要听话。大伯他们说,符伯伯说,符伯母说,来访的符家亲友说,你也说,连符扬都说。「这一句『听话』简直像符咒一样,外头套着一圈又一圈的『恩情』,箍得人喘不过气来。我们到底要偿还到什么程度才叫做够,才能够自由呢?」「小萸,你说实话,五年前,符扬到底有没有强迫你?」他蓦地握住妹妹的肩,眼神锐利。成萸深吸一口气,看着窗外。「不,符扬没有强迫我。」半晌,她轻声道。成渤来不及露出松了口气的神情,她又轻声加了句:「他姓符。他有必要强迫我吗?」「你如果早点说这些话,当时我无论如何不会同意你嫁给他。」成渤神情有些沉重。「不嫁给他又能如何?就算你立刻带着我离开,我们身无分文,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转眼你便要服兵役了,而十八岁的我无一技之长,哪来的本钱陪人家耍骨气、谈志节?」成萸冷冷一笑,「既然符家要我,起码我还值点价钱,这个时候不卖,哪个时候卖呢?」「小萸,你……」成渤只能无奈而叹。「你们去了英国之后,符扬对你好不好?」「他对我是很好,但是,好不好有差别吗?如果他真的对我不好,我就可以大声说我要离开吗?反正我也认命了,谁教我们从小赖在他们门下讨饭吃!我并不爱符扬!如果可能的话,我根本不想嫁给他!「从小每个人都要我听话,我难道还不够听话吗?每个人都希望我嫁给符扬,那我嫁就是了!可是,哥,他们不该连你的未来一起算计呀。」成渤不语。「哥,如果你真的不想娶符瑶,求求你别娶她吧……不要像我一样。」她凄凄倚进兄长怀里,紧抱住自己唯一的亲人。「我们之间,总要有一个人得到自由吧?」砰!某样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厨房门口,一个高大的身影僵直挺立。符氏夫妇站在儿子身后,神情难看到极点,符瑶的脸的很感谢他们,今天说这些话,也不是贪图那些伴随着符家财富而来的特权,才发这些不平之鸣。今天就算不给我们这些享受,叫我当个安分守己的普通老百姓,我都没什么怨--」她忿忿地抹去眼泪。「可是伴君如伴虎,符家的饭碗,真的像外人眼中那样好捧吗?他的儿女能做错的事,我们一样都不能错,错了就是不知好歹;他的儿女做得好的事,我们一定要做得更好,做不好就是给人家添麻烦。」「我不知道你这样不快乐……」成渤抚着妹妹的发,轻叹。「不快乐的何止我,我知道哥哥承受的压力比我更重几十倍,连我的表现也都是你的责任。」她凄酸地扯了下嘴角。「我一直记得,从小到大每个人都叫我要听话。大伯他们说,符伯伯说,符伯母说,来访的符家亲友说,你也说,连符扬都说。「这一句『听话』简直像符咒一样,外头套着一圈又一圈的『恩情』,箍得人喘不过气来。我们到底要偿还到什么程度才叫做够,才能够自由呢?」「小萸,你说实话,五年前,符扬到底有没有强迫你?」他蓦地握住妹妹的肩,眼神锐利。成萸深吸一口气,看着窗外。「不,符扬没有强迫我。」半晌,她轻声道。成渤来不及露出松了口气的神情,她又轻声加了句:「他姓符。他有必要强迫我吗?」「你如果早点说这些话,当时我无论如何不会同意你嫁给他。」成渤神情有些沉重。「不嫁给他又能如何?就算你立刻带着我离开,我们身无分文,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转眼你便要服兵役了,而十八岁的我无一技之长,哪来的本钱陪人家耍骨气、谈志节?」成萸冷冷一笑,「既然符家要我,起码我还值点价钱,这个时候不卖,哪个时候卖呢?」「小萸,你……」成渤只能无奈而叹。「你们去了英国之后,符扬对你好不好?」「他对我是很好,但是,好不好有差别吗?如果他真的对我不好,我就可以大声说我要离开吗?反正我也认命了,谁教我们从小赖在他们门下讨饭吃!我并不爱符扬!如果可能的话,我根本不想嫁给他!「从小每个人都要我听话,我难道还不够听话吗?每个人都希望我嫁给符扬,那我嫁就是了!可是,哥,他们不该连你的未来一起算计呀。」成渤不语。「哥,如果你真的不想娶符瑶,求求你别娶她吧……不要像我一样。」她凄凄倚进兄长怀里,紧抱住自己唯一的亲人。「我们之间,总要有一个人得到自由吧?」砰!某样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厨房门口,一个高大的身影僵直挺立。符氏夫妇站在儿子身后,神情难看到极点,符瑶的脸

  头到尾只是呆在原地,怔怔望着成渤。符扬在间厅里停了一停,回头盯住她,那狠视的眼神仿佛要将她活生生撕裂。「我符扬是什么人?难道还需要你的同情不成!」他冷酷而倔傲地说。「你不必嫁得那么委屈,我符扬也不是没有成萸便活不下去。我们明天就离婚,连多拖一天都不必!」说完用力拔下婚戒,一拳击碎窗户,使劲丢进无边无际的黑夜里!「符扬,你的手--」符夫人心疼惊叫。符扬不理会鲜血淋漓的指关节,大步离开符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