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在不能醒 第六章

小说:情在不能醒 作者:凌淑芬 更新时间:2020-05-15 23:0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跑到哪里去了?为什么我打了一天的电话都没开机?」符扬大步走向黑衣修士桥的方向,行动电话在他黝黑的大掌中显得袖珍无比。听他那副不悦的口气,过路人错身而过时,不禁担心那支电话的寿命,会不会因主人一个不爽便终结在泰晤士河里。一如以往,符扬向来不管旁人的眼光,二十岁的他仍然维持着和高中时期一样长度的短发,嘴唇削薄,鼻梁挺直,锐利的眼神如鹰,高大昂藏的模样让经过的女人都为之侧目。「啊!他就是那个符扬!」果然在美术馆附近,比较容易被参观者认出来。「哪个符扬?」「就是跟安东尼-葛伦一起在泰特现代美术馆举行联展的那个东方雕刻家符扬,拜托你也关心一下最新的艺文盛事好不好?」「啊啊啊,想起来了,最近伦敦到处都是他们的海报和新闻,没想到他本人这么年轻。」「好帅哦!我以前一直觉得东方男人的五官很平板,没想到他长得这么帅。走,我们去问问看可不可以合照。」三、四个年轻妩媚的英国女孩转头追上来。「您好,符先生,请问我们可不可以跟你……」符扬不耐烦地回头。「我在讲电话!」冷冷说完,扭头继续走。他妈的!早知道跟师父开这什么鬼联展会把自己的脸孔搞得人尽皆知,他说什么也不干!一下子媒体、经纪圈、艺术圈、同学、朋友、邻居,连以前送过披萨的小弟都一口气粘过来,麻烦得要命!「去图书馆?你不会调成震动?现在已经是台湾时间的晚上十点了,为什么图书馆待到那么晚?」他不悦地扭着黑眉,话筒仍贴在「你跑到哪里去了?为什么我打了一天的电话都没开机?」符扬大步走向黑衣修士桥的方向,行动电话在他黝黑的大掌中显得袖珍无比。听他那副不悦的口气,过路人错身而过时,不禁担心那支电话的寿命,会不会因主人一个不爽便终结在泰晤士河里。一如以往,符扬向来不管旁人的眼光,二十岁的他仍然维持着和高中时期一样长度的短发,嘴唇削薄,鼻梁挺直,锐利的眼神如鹰,高大昂藏的模样让经过的女人都为之侧目。「啊!他就是那个符扬!」果然在美术馆附近,比较容易被参观者认出来。「哪个符扬?」「就是跟安东尼-葛伦一起在泰特现代美术馆举行联展的那个东方雕刻家符扬,拜托你也关心一下最新的艺文盛事好不好?」「啊啊啊,想起来了,最近伦敦到处都是他们的海报和新闻,没想到他本人这么年轻。」「好帅哦!我以前一直觉得东方男人的五官很平板,没想到他长得这么帅。走,我们去问问看可不可以合照。」三、四个年轻妩媚的英国女孩转头追上来。「您好,符先生,请问我们可不可以跟你……」符扬不耐烦地回头。「我在讲电话!」冷冷说完,扭头继续走。他妈的!早知道跟师父开这什么鬼联展会把自己的脸孔搞得人尽皆知,他说什么也不干!一下子媒体、经纪圈、艺术圈、同学、朋友、邻居,连以前送过披萨的小弟都一口气粘过来,麻烦得要命!「去图书馆?你不会调成震动?现在已经是台湾时间的晚上十点了,为什么图书馆待到那么晚?」他不悦地扭着黑眉,话筒仍贴在

  早回来?」成渤微微一笑。「走到哪里都被烦得要死,干脆回来找点事做。」他边翻看邮件,边走向电梯,心不在焉地问:「你呢?学校的课都结束了?」「差不多了,下个星期可以领毕业证书,不过我答应金融学的教授,帮他整理完研究资料再回台湾。」成渤按下电梯向上键。「嗯。」电梯镜门映出两个男人的身影,高度一般高,但一白晰一黝黑,一斯文一威武,一温和一霸气,两个完全不同的典型,但同样英挺帅气。「符扬。」一把愉悦如铃的嗓音从身后飘来。成渤先回头。会客区里,有个玲珑曼妙的英国少女款款而来。「你朋友?」他问身旁的人。「不认识。」符扬无动于衷,连视线都懒得弯过去一下。「符扬,我是珍恩-葛伦,刚才我本来要直接去美术馆看展览的,不过我姊电话上说你先回家了,我想我离你公寓也还算近,就干脆走过来亲自恭喜你。」金发少女停在他身后,盈盈微笑地等他回过头来,发出欢迎之词。「-好。」符扬仍然目不斜视。他师父安东尼-葛伦的感情世界与事业一样精采,总共结过八次婚,有十四名子女。最小的女儿珍恩今年才十八岁,跟成萸同年,学校一有假就跟在姊姊身边实习。二十五岁的费欧娜是伦敦知名艺廊的主管,最近刚踏入经纪人的领域,正积极想游说父亲的关门爱徒符扬,投入她的麾下。咚,电梯抵达,镜门滑开,他径自踩进去,成渤迈步跟进。结果符扬竟然立刻按下关门键。「哎呀,等等我嘛,你这人真坏,故意吓我!」她连忙用手一挡,娇嗔般地跺了跺足早回来?」成渤微微一笑。「走到哪里都被烦得要死,干脆回来找点事做。」他边翻看邮件,边走向电梯,心不在焉地问:「你呢?学校的课都结束了?」「差不多了,下个星期可以领毕业证书,不过我答应金融学的教授,帮他整理完研究资料再回台湾。」成渤按下电梯向上键。「嗯。」电梯镜门映出两个男人的身影,高度一般高,但一白晰一黝黑,一斯文一威武,一温和一霸气,两个完全不同的典型,但同样英挺帅气。「符扬。」一把愉悦如铃的嗓音从身后飘来。成渤先回头。会客区里,有个玲珑曼妙的英国少女款款而来。「你朋友?」他问身旁的人。「不认识。」符扬无动于衷,连视线都懒得弯过去一下。「符扬,我是珍恩-葛伦,刚才我本来要直接去美术馆看展览的,不过我姊电话上说你先回家了,我想我离你公寓也还算近,就干脆走过来亲自恭喜你。」金发少女停在他身后,盈盈微笑地等他回过头来,发出欢迎之词。「-好。」符扬仍然目不斜视。他师父安东尼-葛伦的感情世界与事业一样精采,总共结过八次婚,有十四名子女。最小的女儿珍恩今年才十八岁,跟成萸同年,学校一有假就跟在姊姊身边实习。二十五岁的费欧娜是伦敦知名艺廊的主管,最近刚踏入经纪人的领域,正积极想游说父亲的关门爱徒符扬,投入她的麾下。咚,电梯抵达,镜门滑开,他径自踩进去,成渤迈步跟进。结果符扬竟然立刻按下关门键。「哎呀,等等我嘛,你这人真坏,故意吓我!」她连忙用手一挡,娇嗔般地跺了跺足

  西摆到我姊的艺廊卖,轻易就可以替你卖到三千英镑。」符扬深呼吸一下,正要……「葛伦小姐,我们哥儿俩有事急着上去,请令姊改天亲自打电话和符扬谈吧。」成渤连忙介入,然后当着美少女错愕的表情关上电梯门。如果他猜得没错,符扬下一个动作就是一脚踹在电梯的关门键上,真要闹成那样铁定有得瞧。算了,他是搞艺术的,他行为合宜叫「翩翩君子」,行为乖张叫「艺术家脾气」,成渤摇摇头,只是觉得好笑。两个人上了楼,一

  如以往,各做各的事。在分头之前,成渤还是忍不住叮咛:「那位珍恩是葛伦先生的女儿吧?有时候,这些人际关系还是该应付一下。」「懒得理她。」符扬冷哼一声,直接走进工作室。符家在伦敦的公寓极为宽敞豪华,他们来之前,符氏夫妇还特地花了大钱把公寓重新装潢一次,两个人各一间大套房,另外还有一间做为符扬的工作室。平常时候,符扬不是待在工作室,就是窝在房里睡觉,公共区域大多是成渤在张罗和使用。虽然同住了两年,他们碰面的频率不比在台湾高多少。晚餐时间一到,他把佣人事先做好的饭菜用微波炉热过,敲了敲符扬的工作室门,要他出来吃饭。通常成渤会把自己那一份端到客厅去,边吃边看bbc,符扬会留在厨房草草扒完饭,再躲进工作室忙他的工作。今天晚上有了意外。他眼睛盯着bbc那位漂亮的女主播时,符扬端着自己那一份晚餐,无声地滑入另一张单人沙发里。「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符扬声音低沉地问道。成渤眨了下眼睛,才确定他真的在场,而且在跟自己说话。「等毕业证书拿到,回台湾去,接下来等服兵役,退伍之后便找个工作,基本上跟一般人的生涯经历没两样。」他温和微笑。符扬点点头,两个人继续沉默地进食,看bbc新闻。「你没有意思继续深造吗?在英国多待一年,就可以拿下硕士学位了。」符扬忽然又开口,眼睛不离电视萤幕。成渤又是顿了一顿,才发现他在和自己说话。「我从国中到现在已经承符伯伯的恩情太多了,还让我出国念大学,现在如以往,各做各的事。在分头之前,成渤还是忍不住叮咛:「那位珍恩是葛伦先生的女儿吧?有时候,这些人际关系还是该应付一下。」「懒得理她。」符扬冷哼一声,直接走进工作室。符家在伦敦的公寓极为宽敞豪华,他们来之前,符氏夫妇还特地花了大钱把公寓重新装潢一次,两个人各一间大套房,另外还有一间做为符扬的工作室。平常时候,符扬不是待在工作室,就是窝在房里睡觉,公共区域大多是成渤在张罗和使用。虽然同住了两年,他们碰面的频率不比在台湾高多少。晚餐时间一到,他把佣人事先做好的饭菜用微波炉热过,敲了敲符扬的工作室门,要他出来吃饭。通常成渤会把自己那一份端到客厅去,边吃边看bbc,符扬会留在厨房草草扒完饭,再躲进工作室忙他的工作。今天晚上有了意外。他眼睛盯着bbc那位漂亮的女主播时,符扬端着自己那一份晚餐,无声地滑入另一张单人沙发里。「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符扬声音低沉地问道。成渤眨了下眼睛,才确定他真的在场,而且在跟自己说话。「等毕业证书拿到,回台湾去,接下来等服兵役,退伍之后便找个工作,基本上跟一般人的生涯经历没两样。」他温和微笑。符扬点点头,两个人继续沉默地进食,看bbc新闻。「你没有意思继续深造吗?在英国多待一年,就可以拿下硕士学位了。」符扬忽然又开口,眼睛不离电视萤幕。成渤又是顿了一顿,才发现他在和自己说话。「我从国中到现在已经承符伯伯的恩情太多了,还让我出国念大学,现在

  作室。※..※※..※※..※成萸再度被从英国压来的十八道金牌钉在电话线路上。「哎哟!他有病啊?简直跟典狱长查勤一样,还要每天定时点名才行。跟成大哥说啦,如果符扬闲闲没事做,叫他去拖地板、倒垃圾。」符瑶受不了地瘫在床上。难得遇到一个连续三天的周末连假,大家又没有安排节目,符瑶一大早就兴匆匆跑来她房里聊最新男友的事,结果三千里外老是有个烦人的牢头一直切话。

  看她样子一时三刻是摆脱不了电话了,符瑶叹了口气,摆摆手要她慢聊,径自回房去。又按捺住性子,陪符大公子说了好一会儿话,成萸才终于挂上电话。他终究还是要回来了……她叹了口气,仰躺进床上。本来以为他出国之后,自己就解脱了,可是符扬每个学期之间的假都会回台湾,英国中学的学制是一年有三期,所以总感觉才摆脱他不到几个月,他又要出现在眼前了。他这么爱回台湾做什么呢?而且……而且每次回来,总是会找到机会对她做……做他离去那一晚上那种羞人的事。想到他总是先用手让她飞向天堂,再用同一只手让他自己解放,微妙模拟着性事,让她实际上还是处女之身,「技术层面」则根本被吞得骨肉不剩。她双颊火红,强迫自己不要再去想那些情欲深浓的夜晚。成萸不解。她明明很讨厌他,只要随时想到他从小压迫她的恶霸性格,浓浓的反感便在心底翻腾。这份反感既真实又深刻,而且几乎是从她第一眼见到符扬便深根,既然如此,为何还能任由他用那么私密的方式碰触自己?人家都说,男人可以把爱和欲分开,难道连她也做得到?不,那太不知羞了。可是心底深处,却对一切感到如此地不确定。如果换成别人呢?换成其他男孩,其他她不见得讨厌,但是也没有特别喜爱的男孩,她是不是也能任对方像符扬那样亲昵地爱抚自己?想得越深,她越觉得恐惧,仿佛身体深处有一个连她自己都不认识的「成萸」--一个浪荡的、羞耻的成萸。她悚然一惊,两手紧紧抱住自己,既觉得难耐灼热,看她样子一时三刻是摆脱不了电话了,符瑶叹了口气,摆摆手要她慢聊,径自回房去。又按捺住性子,陪符大公子说了好一会儿话,成萸才终于挂上电话。他终究还是要回来了……她叹了口气,仰躺进床上。本来以为他出国之后,自己就解脱了,可是符扬每个学期之间的假都会回台湾,英国中学的学制是一年有三期,所以总感觉才摆脱他不到几个月,他又要出现在眼前了。他这么爱回台湾做什么呢?而且……而且每次回来,总是会找到机会对她做……做他离去那一晚上那种羞人的事。想到他总是先用手让她飞向天堂,再用同一只手让他自己解放,微妙模拟着性事,让她实际上还是处女之身,「技术层面」则根本被吞得骨肉不剩。她双颊火红,强迫自己不要再去想那些情欲深浓的夜晚。成萸不解。她明明很讨厌他,只要随时想到他从小压迫她的恶霸性格,浓浓的反感便在心底翻腾。这份反感既真实又深刻,而且几乎是从她第一眼见到符扬便深根,既然如此,为何还能任由他用那么私密的方式碰触自己?人家都说,男人可以把爱和欲分开,难道连她也做得到?不,那太不知羞了。可是心底深处,却对一切感到如此地不确定。如果换成别人呢?换成其他男孩,其他她不见得讨厌,但是也没有特别喜爱的男孩,她是不是也能任对方像符扬那样亲昵地爱抚自己?想得越深,她越觉得恐惧,仿佛身体深处有一个连她自己都不认识的「成萸」--一个浪荡的、羞耻的成萸。她悚然一惊,两手紧紧抱住自己,既觉得难耐灼热,

  去耘看一眼她的绣架,又瞄到被扔到床角去的手机,微微一笑。「陈嫂清早煮了一壶凉茶,冰到现在刚刚好,我正在厨房喝着呢!你要不要一起来?」符伯伯特地敲她的门,自然不会是为了叫她去喝凉茶。成萸甚是乖觉,点点头说:「好,我马上来。」匆匆收拾好丝线绣架,她心头惴惴,来到厨房。出乎意料之外,厨房里除了符伯伯,还有符伯母。这种双堂会审的情况极为罕有,那恶人莫不是又跟父母进了什么谗?「坐。」符去耘和气地

  指着餐桌对面的空位,妻子则事不关己般地坐在他身畔。成萸戒慎恐惧,端端正正入座。「你现在仍继续跟着宋夫人学湘绣?已经学出兴趣来了是吗?」符去耘一开口,却是不相干的事。「是。」她轻声应道。一如以往,以不变应万变。符去耘心中不由得感叹。比起瑶瑶那野丫头,贞静清丽的成萸毋宁更像符家千金,充满大家闺秀的气质。「你下个月就要大学联考了,自己准备得如何?有把握吗?」「应该考得到学校念,就是成绩高与低差别而已,我会尽量试试考上公立大学的。」她中规中矩地回答。符氏夫妇俩互看一眼。符夫人突然开口。「我和你符伯伯和符扬商量过,你有没有考虑过跟着哥哥他们一起去英国念大学?」她愣了一下。「英国?」一股慌乱的感觉突然升起。「我的英文不像哥哥他们那么好,出去念书怕会跟不上,而且哥哥不久就要回来了……」「我刚才和符扬聊了一下,以成渤的资质,只念个大学毕业实在可惜,他自己应该也有继续深造的想法,只怕是不好意思向我们开口。」符去耘温和地说。是吗?成萸开始感到不确定。她一直以为哥哥陪符扬去英国念两年就回来了,却没想到他可能会想继续念……可是,再继续念下去,欠的恩情就越来越多了。她知道哥哥和自己一样,将来要回头帮符伯伯是另一回事,虽然很感念符家,却一直希望能早些接她出来自立。「可是,哥哥还要服两年兵役。」她含蓄地说。「兵役的问题倒好解决,我赶明儿跟国防部的陈先生说一说,将成渤直接改成国民役就指着餐桌对面的空位,妻子则事不关己般地坐在他身畔。成萸戒慎恐惧,端端正正入座。「你现在仍继续跟着宋夫人学湘绣?已经学出兴趣来了是吗?」符去耘一开口,却是不相干的事。「是。」她轻声应道。一如以往,以不变应万变。符去耘心中不由得感叹。比起瑶瑶那野丫头,贞静清丽的成萸毋宁更像符家千金,充满大家闺秀的气质。「你下个月就要大学联考了,自己准备得如何?有把握吗?」「应该考得到学校念,就是成绩高与低差别而已,我会尽量试试考上公立大学的。」她中规中矩地回答。符氏夫妇俩互看一眼。符夫人突然开口。「我和你符伯伯和符扬商量过,你有没有考虑过跟着哥哥他们一起去英国念大学?」她愣了一下。「英国?」一股慌乱的感觉突然升起。「我的英文不像哥哥他们那么好,出去念书怕会跟不上,而且哥哥不久就要回来了……」「我刚才和符扬聊了一下,以成渤的资质,只念个大学毕业实在可惜,他自己应该也有继续深造的想法,只怕是不好意思向我们开口。」符去耘温和地说。是吗?成萸开始感到不确定。她一直以为哥哥陪符扬去英国念两年就回来了,却没想到他可能会想继续念……可是,再继续念下去,欠的恩情就越来越多了。她知道哥哥和自己一样,将来要回头帮符伯伯是另一回事,虽然很感念符家,却一直希望能早些接她出来自立。「可是,哥哥还要服两年兵役。」她含蓄地说。「兵役的问题倒好解决,我赶明儿跟国防部的陈先生说一说,将成渤直接改成国民役就

  母好心收留我们兄妹俩,还栽培我们受教育,本来就已经做得太够了,现在还送我们出国去念书,我们实在是承太多情了,将来只怕还不起。」她咬着下唇。「没想到这么多年下来,小萸还这样见外!你和成渤就像我们的孩子一样,我可从来不是存着要你们报答的心思,才将你们留在家里。」符去耘道。「我知道,符伯伯,我不是这个意思!」她连忙说。「再说,你现在就算不姓符,将来也不见得永远都是『外人』。什么还不还的话,以后不必

  再说了。」符去耘耐人寻味地接着道。符夫人轻轻按丈手的手一下,转向成萸。「去英国的事,我们终究是以你的意愿为重,你回去好好想想吧!如果真的不想去,也不必太在意,直接说就行了。」成萸仍是咬着下唇,轻轻点了一下头。※..※※..※※..※他们竟然要她去英国。抓了哥哥去伴读还不够,现在还要抓她。话说得漂亮是她不想去大可直说,但,真的可以直说吗?成萸的心中乱成一团。她必须等哥哥回来,成渤一定能给她好建议。接下来的两天手机完全不开,也不管当初扔给她的那个男人的交代。他在飞机上不是吗?他不需要联络她。她现在连想都不愿意想到符扬。心中甚至有个恐怖的念头,倘若飞机掉下来就好了,她就可以永远不必再见到他,不必再让他安排摆弄自己的人生。这种阴绝的思路让她悚然一惊,突然觉得自己变得面目可憎。倘若符扬真的出事,符伯伯他们不知要如何的伤心,再怎样他们一家都是她的恩人,她怎么能有这种可怕的想法?罪恶感和厌恶感无止无境地纠缠。她心烦气躁,只想脱离这种煎熬!星期日,明知今天符扬抵达台湾,她仍然接受同学的邀约,出去唱歌过生日。如果不离开一下,她可能会崩溃。「现在是partytime,看大家都很high,应该是naturalhing,条子不要过来--」四、五个高中少女挤在一间ktv包厢里,抢过麦克风,跟着字幕使劲狂吼狂喊,大家闹得不亦乐乎。「成萸,再说了。」符去耘耐人寻味地接着道。符夫人轻轻按丈手的手一下,转向成萸。「去英国的事,我们终究是以你的意愿为重,你回去好好想想吧!如果真的不想去,也不必太在意,直接说就行了。」成萸仍是咬着下唇,轻轻点了一下头。※..※※..※※..※他们竟然要她去英国。抓了哥哥去伴读还不够,现在还要抓她。话说得漂亮是她不想去大可直说,但,真的可以直说吗?成萸的心中乱成一团。她必须等哥哥回来,成渤一定能给她好建议。接下来的两天手机完全不开,也不管当初扔给她的那个男人的交代。他在飞机上不是吗?他不需要联络她。她现在连想都不愿意想到符扬。心中甚至有个恐怖的念头,倘若飞机掉下来就好了,她就可以永远不必再见到他,不必再让他安排摆弄自己的人生。这种阴绝的思路让她悚然一惊,突然觉得自己变得面目可憎。倘若符扬真的出事,符伯伯他们不知要如何的伤心,再怎样他们一家都是她的恩人,她怎么能有这种可怕的想法?罪恶感和厌恶感无止无境地纠缠。她心烦气躁,只想脱离这种煎熬!星期日,明知今天符扬抵达台湾,她仍然接受同学的邀约,出去唱歌过生日。如果不离开一下,她可能会崩溃。「现在是partytime,看大家都很high,应该是naturalhing,条子不要过来--」四、五个高中少女挤在一间ktv包厢里,抢过麦克风,跟着字幕使劲狂吼狂喊,大家闹得不亦乐乎。「成萸,

  他是我的……朋友,符扬。」成萸硬着头皮站起来,开始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哇,帅哥!一群小女生叽叽咯咯低笑着,用手肘推来推去,可爱的苹果脸全红润起来。「大家好。」符扬对所有人朗朗一笑。每隔几个月见他一次,总觉他每一次都变得更高大黝黑,阳刚味十足。「等一下,你是符学长?」小圆认出人来,圆圆的眼睛一亮。「符学长?哪个符……啊啊啊啊!那个符学长!」几位小学妹全认出了这位杰出校友。「学妹,大家

  好。我刚从英国回来,一听说大家跟小萸约在ktv庆生,就自己跑来了,希望没有打扰你们。」符扬神色自若地招呼。「没有没有没有,怎么会呢怎么会呢!」一堆人让坐的让坐,张罗吃喝的张罗吃喝,符扬马上安安稳稳在她身畔坐了下来,巨大的体魄将她困入角落里。「学长,点歌点歌。」学妹们热情邀请。「没关系,你们唱就好,我很少唱歌的。大家继续玩啊,不要在意我。」符扬越是笑得热情有礼,成萸心里越毛。兵荒马乱过后,几个高中女孩又投入热歌劲曲之中。符扬嘴角噙着笑,眼盯着萤幕,大掌将她的手拉到自己腿上来,轻轻揉捏。成萸的手微微一颤,不敢抽回去。懦夫!所有反抗,只敢背着他做。她在心里不齿自己。可是,从小吃够了惹怒他的亏,她不会傻到和自己过不去,尤其还是在同学面前。不知回到家后,他要怎样折腾自己?想着想着,她坐立不安地蠕动身体,想跟他拉出一点距离,可是身旁除了扶手实在没空间了。「嗯,九点多了,我和小萸也该回去了。」过了半个多小时,符扬抬腕看了下时间,主动说。她松了口气。「嗯,已经出来一下午了。」回家也好,早死早投胎,胜过枯坐在包厢里提心吊胆。「啊--」几个女孩发出依依不舍的长吁。符扬从牛仔裤后口袋掏出皮夹来。「今天这一摊就算我的吧。」「哎啊,学长,这样不好啦,说好了我们要请成萸的,她是寿星啊。」「对啊对啊,你是后半段才来的,还要你出钱就不好意思了。」「没关系,让他付好了!」成萸满好。我刚从英国回来,一听说大家跟小萸约在ktv庆生,就自己跑来了,希望没有打扰你们。」符扬神色自若地招呼。「没有没有没有,怎么会呢怎么会呢!」一堆人让坐的让坐,张罗吃喝的张罗吃喝,符扬马上安安稳稳在她身畔坐了下来,巨大的体魄将她困入角落里。「学长,点歌点歌。」学妹们热情邀请。「没关系,你们唱就好,我很少唱歌的。大家继续玩啊,不要在意我。」符扬越是笑得热情有礼,成萸心里越毛。兵荒马乱过后,几个高中女孩又投入热歌劲曲之中。符扬嘴角噙着笑,眼盯着萤幕,大掌将她的手拉到自己腿上来,轻轻揉捏。成萸的手微微一颤,不敢抽回去。懦夫!所有反抗,只敢背着他做。她在心里不齿自己。可是,从小吃够了惹怒他的亏,她不会傻到和自己过不去,尤其还是在同学面前。不知回到家后,他要怎样折腾自己?想着想着,她坐立不安地蠕动身体,想跟他拉出一点距离,可是身旁除了扶手实在没空间了。「嗯,九点多了,我和小萸也该回去了。」过了半个多小时,符扬抬腕看了下时间,主动说。她松了口气。「嗯,已经出来一下午了。」回家也好,早死早投胎,胜过枯坐在包厢里提心吊胆。「啊--」几个女孩发出依依不舍的长吁。符扬从牛仔裤后口袋掏出皮夹来。「今天这一摊就算我的吧。」「哎啊,学长,这样不好啦,说好了我们要请成萸的,她是寿星啊。」「对啊对啊,你是后半段才来的,还要你出钱就不好意思了。」「没关系,让他付好了!」成萸满

  唇,倔着性子,虽然不出顶撞,但是也绝不开口。符扬看她事隔多时重施故技,有些啼笑皆非。「我爸说,你担心自己英文不好,跟不上进度?」「……我英文是没有你和哥哥好。」这好像是她能拿得出来的唯一理由。符扬脸色稍缓。「英文的问题不必担心,到了英国之后,我先帮你报名语学校,上个一年半载的,程度差不多就追上了。」「……我不要。」「为什么不要?」他又沉下俊脸。「去英国念书很贵,我又不是符伯伯的小

  孩,他肯让我和哥哥念大学就已经很慷慨了,没理由还要让他供应我们奢侈地出国留学。」「钱的事你不必担心,你也不会用到我老子的一毛钱,我自然会养你。」「那我更不要!」她眉梢眼角的倔强之色更浓。「为什么?」符扬挑起长眉。「我不要欠你。」「不想欠我?你现在说这些不是太晚了?」符扬不禁好笑。几年来他吃什么用什么,她便跟着吃什么用什么。她的每一件衣服都是他亲自挑选的,每样小用品都得经过他点头同意才能送到她面前。连符瑶这正牌千金,日常生活只怕都没她考究。符氏兄妹俩一出生就有成吨的信托基金等着,一堆姑姑、姑丈、阿姨、姨丈、奶奶爷爷、外公外婆围起来宠着,哪一个都生怕自己给少了。要养她这个人,对他是轻而易举的事。连父亲要替她付学费,他都回绝。对于她,他算是费尽了心思,如娇养一朵深闺里的兰。成萸隐隐约约知道这些事,只是从来不想去证实。她敛去倔色,缓缓垂下头来,那截白晰的颈项更添楚楚可怜的风致。符扬叹了口气。「吻我。」他轻哄。成萸连忙后仰,一脸警觉地望着他,一抹淡淡的粉红在颊圈泛晕开来。符扬心头一荡,倾身向前再要求一次,「吻我。」成萸轻咬着下唇。「我……我今天晚上……不要做『那个』……」几个字便让她讲得万分艰困,从发根直红到脚趾头去。「我说我要做了吗?我只是叫-吻我。」成萸迟疑一下。如果一个简单的吻可以先把这一夜打发过去,或许她真的该吻他一下。她咬了咬牙,晕恼的俏模样更惹孩,他肯让我和哥哥念大学就已经很慷慨了,没理由还要让他供应我们奢侈地出国留学。」「钱的事你不必担心,你也不会用到我老子的一毛钱,我自然会养你。」「那我更不要!」她眉梢眼角的倔强之色更浓。「为什么?」符扬挑起长眉。「我不要欠你。」「不想欠我?你现在说这些不是太晚了?」符扬不禁好笑。几年来他吃什么用什么,她便跟着吃什么用什么。她的每一件衣服都是他亲自挑选的,每样小用品都得经过他点头同意才能送到她面前。连符瑶这正牌千金,日常生活只怕都没她考究。符氏兄妹俩一出生就有成吨的信托基金等着,一堆姑姑、姑丈、阿姨、姨丈、奶奶爷爷、外公外婆围起来宠着,哪一个都生怕自己给少了。要养她这个人,对他是轻而易举的事。连父亲要替她付学费,他都回绝。对于她,他算是费尽了心思,如娇养一朵深闺里的兰。成萸隐隐约约知道这些事,只是从来不想去证实。她敛去倔色,缓缓垂下头来,那截白晰的颈项更添楚楚可怜的风致。符扬叹了口气。「吻我。」他轻哄。成萸连忙后仰,一脸警觉地望着他,一抹淡淡的粉红在颊圈泛晕开来。符扬心头一荡,倾身向前再要求一次,「吻我。」成萸轻咬着下唇。「我……我今天晚上……不要做『那个』……」几个字便让她讲得万分艰困,从发根直红到脚趾头去。「我说我要做了吗?我只是叫-吻我。」成萸迟疑一下。如果一个简单的吻可以先把这一夜打发过去,或许她真的该吻他一下。她咬了咬牙,晕恼的俏模样更惹

  再说下去,她快要害臊地咬舌自尽了。「啊,我害羞的小成萸,我怎能这么自私呢?」他轻笑,双臂撑在她身旁,炯炯凝视她好久。「跟我去英国。」她张开眼。怎么又说到这个?今天的他有些不同……和他「做」过那样多次,这是他第一次用如许奇异的眼神看她。她莫名感到心慌,好像即将发生什么她掌控不住的事一样。他为什么不赶快做完,赶快离开呢?符扬低头吻住她,开始在她身上施展那熟悉又羞人的魔法。整个过程里,他不

  断在她耳边轻喃,有些话她听得清楚,有些含含糊糊。而清楚的那几句,都是在叫她去英国。片刻后,她香汗淋漓,娇喘细细,从天堂落回凡间,他仍然在吻着她,要她去英国。「我不要去,我不要欠你……」她紧闭着眼,反来覆去只是这一句话。换他了。等他做完,他就会走了……符扬目光闪了一闪,分开她的腿。等她发现情况和以前不一样时,已经来不及了。一阵尖锐的撕痛让她哭喊出声。「符扬!不要!好痛!」泪花从眼角一颗颗滑落。「对不起,宝贝。」他全身的肌肉紧绷,强迫自己不要动,细细吻去她的每一颗泪。「我已经尽量让你放松了……嘘,别哭,第一次都会有点痛……」「不要,你出去!好痛好痛……」她哭道,双手下意识推打身上的男体。「我不要了……不要了……」「别哭……再一下下就好了。」他心疼地吻着她的脸,她的唇,「我已经等太久了,好不容易等到你十八岁,终于够大了,我再也等不下去了。」「好痛……你出去啦……」她仍然咽咽地抽泣着。「小萸,我爱你,-只能是我的。嫁给我!」哭声顿住,她瞪大眼,狠狠倒抽一口寒气。他说什么?他刚才说什么?「嫁给我,当我的妻子,跟我到英国去!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他沙哑而坚定地低语。嫁给他?她怎么可能嫁给他呢?他是从小欺压她到大的恶人,陷害她、踢打她,还占走了她的清白……她只觉得头好昏,一切都显得如此不切实际。模模糊糊地,她又哭了起来。「符扬,你起来。」她不要再跟他在一起了断在她耳边轻喃,有些话她听得清楚,有些含含糊糊。而清楚的那几句,都是在叫她去英国。片刻后,她香汗淋漓,娇喘细细,从天堂落回凡间,他仍然在吻着她,要她去英国。「我不要去,我不要欠你……」她紧闭着眼,反来覆去只是这一句话。换他了。等他做完,他就会走了……符扬目光闪了一闪,分开她的腿。等她发现情况和以前不一样时,已经来不及了。一阵尖锐的撕痛让她哭喊出声。「符扬!不要!好痛!」泪花从眼角一颗颗滑落。「对不起,宝贝。」他全身的肌肉紧绷,强迫自己不要动,细细吻去她的每一颗泪。「我已经尽量让你放松了……嘘,别哭,第一次都会有点痛……」「不要,你出去!好痛好痛……」她哭道,双手下意识推打身上的男体。「我不要了……不要了……」「别哭……再一下下就好了。」他心疼地吻着她的脸,她的唇,「我已经等太久了,好不容易等到你十八岁,终于够大了,我再也等不下去了。」「好痛……你出去啦……」她仍然咽咽地抽泣着。「小萸,我爱你,-只能是我的。嫁给我!」哭声顿住,她瞪大眼,狠狠倒抽一口寒气。他说什么?他刚才说什么?「嫁给我,当我的妻子,跟我到英国去!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他沙哑而坚定地低语。嫁给他?她怎么可能嫁给他呢?他是从小欺压她到大的恶人,陷害她、踢打她,还占走了她的清白……她只觉得头好昏,一切都显得如此不切实际。模模糊糊地,她又哭了起来。「符扬,你起来。」她不要再跟他在一起了

  不必为难成萸!」他也认得干脆。「小萸,你过来!」成渤沉声唤道。成萸一震,不由自主地朝哥哥走去,一张脸苍白得吓人。符扬的手指松了又紧,牢牢盯着她。把妹妹拉到自己身后,成渤朗朗看着符去耘。「符伯伯,符伯母,两位对我们兄妹恩重如山,这份感谢是说了千百次都道不完的。将来即使开口叫我火里来、水里去,成渤都不敢有一句反对。但是我们寄人篱下,却不表示可以--」他的气息不稳了一下。「却不表示可以任人凌辱

  如果符家人是期待我们兄妹俩用『这种方式』报恩的,未免欺人太甚!我就算拚着被人骂一句忘恩负义,也要保护成萸周全!」「哎,成渤,你别激动,其实小扬他……」符去耘绞尽脑汁想平复他的悲愤。终究被抓奸在床的人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怎么说都觉得自己这家长的立场万分尴尬。「今晚的事恕我无法当它没发生过,我们再厚脸皮也不可能再在府上待下来了。我和小萸就此告别,等我们安顿好了,将来有机会,自然会再来报答符伯伯的恩情。」成渤昂然道。符扬怒眉一挑。「成萸是我的,你想带走她,还得问我同不同意!」他大步杀过去,想抢回心上人。成渤把成萸再推开一步,两个年轻男人登时动起手来。成萸惊惶过度,一手紧紧抓着哥哥的上衣后-,眼神空洞茫然。符瑶一个箭步跳起来,把两个男人拚命隔开。「好了,别打了!」符夫人大喝。「再怎么样现场还有长辈在,轮到你们两个人拳来脚去地蛮干吗?真以为家里没大人了?」这是包含符氏兄妹在内的几个年轻人,第一次听见符夫人抬高声音说话,所有人的动作顿时僵住。「对啦对啦,有话好说,不要用打架的。」符瑶冒着满头冷汗,两臂撑得开开的,一端各挡一个。符扬怒瞪成渤一眼,猝然伸手把成萸抢回怀里,将她的脸孔按进胸膛,紧紧护住。成渤一扬眉,眼看两个人又要动手。「哎哟,你们不要打了嘛!」符瑶只好巴在他身上,紧紧抱住他的两臂和身体,不让他冲过去。从惊吓的那一刻开始,成萸就仿佛耳里塞着棉花在聆听世界,每个人!如果符家人是期待我们兄妹俩用『这种方式』报恩的,未免欺人太甚!我就算拚着被人骂一句忘恩负义,也要保护成萸周全!」「哎,成渤,你别激动,其实小扬他……」符去耘绞尽脑汁想平复他的悲愤。终究被抓奸在床的人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怎么说都觉得自己这家长的立场万分尴尬。「今晚的事恕我无法当它没发生过,我们再厚脸皮也不可能再在府上待下来了。我和小萸就此告别,等我们安顿好了,将来有机会,自然会再来报答符伯伯的恩情。」成渤昂然道。符扬怒眉一挑。「成萸是我的,你想带走她,还得问我同不同意!」他大步杀过去,想抢回心上人。成渤把成萸再推开一步,两个年轻男人登时动起手来。成萸惊惶过度,一手紧紧抓着哥哥的上衣后-,眼神空洞茫然。符瑶一个箭步跳起来,把两个男人拚命隔开。「好了,别打了!」符夫人大喝。「再怎么样现场还有长辈在,轮到你们两个人拳来脚去地蛮干吗?真以为家里没大人了?」这是包含符氏兄妹在内的几个年轻人,第一次听见符夫人抬高声音说话,所有人的动作顿时僵住。「对啦对啦,有话好说,不要用打架的。」符瑶冒着满头冷汗,两臂撑得开开的,一端各挡一个。符扬怒瞪成渤一眼,猝然伸手把成萸抢回怀里,将她的脸孔按进胸膛,紧紧护住。成渤一扬眉,眼看两个人又要动手。「哎哟,你们不要打了嘛!」符瑶只好巴在他身上,紧紧抱住他的两臂和身体,不让他冲过去。从惊吓的那一刻开始,成萸就仿佛耳里塞着棉花在聆听世界,每个人

  「我刚才已经向成萸求婚了,她要嫁给我,我们会一起回英国去。」符扬冷冷回答。「你休想!小萸今年才十八岁。」成渤激烈反对。「十八岁又如何?我和她已经认识十年了,难道还不够吗?成萸和我是两情相悦,我们已经决定要结婚,你有什么立场阻止她的幸福?」符扬挑衅道。「符扬,小萸,你们是认真的吗?」符去耘的眼神轮流在两个小辈之间转动。毕竟儿子占了人家清白不是什么光明的事,倘若两个人是在有婚约的情况--即使

  是私订终身--情况便不同了,起码身为家长的他可以给成渤一个交代。而且,小萸也算是他们夫妇俩从小看大的,她的温柔和才情他们最清楚。符扬一直以来的态度也都表现得很明白,他们夫妻俩早就知道这小两口迟早会结婚,现在只不过是时间提前了几年而已。「当然是认真的!」符扬傲然的眼神投在成渤身上。符去耘松了口气,嘴角终于有一丝笑意。「这种婚姻的事情,再怎样也要先跟我们做父母的人商量过,尤其小萸现在才十八岁而已,想结婚还得经过监护人同意呢!你动作太快是你的不对,但是我们一直都知道你对小萸的心意。如果她真的同意嫁给你,我和你妈绝对是乐观其成。不过成渤那里,好歹他也是小萸的亲哥哥,你一定要亲自取得他的谅解和同意。」成渤惊疑不定,紧盯着慢慢从符扬怀中转过身的妹妹。「小萸,我本来以为是符扬欺负你而你不敢告诉我,所以如果你有什么委屈,趁现在一定要跟哥哥说,大哥一定为你做主。若情况并非如此,你们俩确实是两情相悦,也已经对彼此许下了承诺,那么这件事我也不会那样不通人情。」球丢回他手中,他的口气渐渐平缓下来,「告诉我,符扬说的是真的吗?」符扬说是真的吗?她不知道。她只知道,从小哥哥就顾念她。父亲在世时,不得不接受大伯夫妇的施舍是顾念她。父亲去世后,不得不接受符家的施舍是顾念她。大学毕业在即,不得不延误自己的人生计画,同样是顾念她。现在,哥哥不惜拿自己的前途学业出来赌,拚个忘恩负义之名与符家撕破脸,勃是私订终身--情况便不同了,起码身为家长的他可以给成渤一个交代。而且,小萸也算是他们夫妇俩从小看大的,她的温柔和才情他们最清楚。符扬一直以来的态度也都表现得很明白,他们夫妻俩早就知道这小两口迟早会结婚,现在只不过是时间提前了几年而已。「当然是认真的!」符扬傲然的眼神投在成渤身上。符去耘松了口气,嘴角终于有一丝笑意。「这种婚姻的事情,再怎样也要先跟我们做父母的人商量过,尤其小萸现在才十八岁而已,想结婚还得经过监护人同意呢!你动作太快是你的不对,但是我们一直都知道你对小萸的心意。如果她真的同意嫁给你,我和你妈绝对是乐观其成。不过成渤那里,好歹他也是小萸的亲哥哥,你一定要亲自取得他的谅解和同意。」成渤惊疑不定,紧盯着慢慢从符扬怀中转过身的妹妹。「小萸,我本来以为是符扬欺负你而你不敢告诉我,所以如果你有什么委屈,趁现在一定要跟哥哥说,大哥一定为你做主。若情况并非如此,你们俩确实是两情相悦,也已经对彼此许下了承诺,那么这件事我也不会那样不通人情。」球丢回他手中,他的口气渐渐平缓下来,「告诉我,符扬说的是真的吗?」符扬说是真的吗?她不知道。她只知道,从小哥哥就顾念她。父亲在世时,不得不接受大伯夫妇的施舍是顾念她。父亲去世后,不得不接受符家的施舍是顾念她。大学毕业在即,不得不延误自己的人生计画,同样是顾念她。现在,哥哥不惜拿自己的前途学业出来赌,拚个忘恩负义之名与符家撕破脸,勃

  被他的连连怀疑弄出一肚子火。成萸深深吸了口气,慢慢抬头,眼神稳定地环视所有人一圈。「是真的。」她清晰明白地说:「我答应嫁给符扬。我要和他一起去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