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遇见你 第一章 第三根肋骨_7

小说:最美遇见你 作者:顾西爵 更新时间:2020-05-15 22:45: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7

  蔷薇记得首次对安安静静的阿喵同学印象深刻是在大一军训完了之后的那个周末,寝室里六个女孩去外面唱歌,当所有人都高亢激昂、深情嚎歌的时候,安宁小朋友依然正襟危坐仿佛古典仕女一般含羞带怯楚楚动人。于是她爬过去打算说一句,“大家都是同学,不需要害羞啊”之类的话,当时,安宁美人抬起眼睑,用政府公务员一般正直庄严而又优美动人的嗓音对她说了一句:“来,给爷笑一个。”

  那时候她们还没认识沈朝阳和毛晓旭。算起来,她跟安宁认识的时间算是最久的,大学四年,研究生又同班,虽然寝室分开了,但完全不影响她们的“交流”。所以近六年的同进同出让傅蔷薇深刻了解到,跟李安宁在一起,总有“惊喜”发生。

  蔷薇一走进安宁寝室就看见毛毛跟朝阳围着阿喵在问史实。

  毛毛用特有的大嗓门嚷着:“我想写一个古代神话爱情故事,要华丽丽的。”

  蔷薇笑道:“新版嫦娥奔月?”

  安宁说:“后羿和嫦娥的故事发生在夏朝,那个朝代有点儿原始社会的感觉。”

  “原始社会?不要不要不要!连厕纸都没有吧?!”毛毛拖长声音继续,“下一个!”

  朝阳提议:“商代。”

  毛毛问:“这朝代大致有多少年?”

  两人对视一眼期待地看向安宁,安宁低叹:“我不可能连这种事情都知道吧,我查下年表。”结果安宁google了半天夏商周断代史也查不出一个清楚的年表,“其实有一个人物可以用,商纣王,也就是帝辛,名字叫作殷受。”

  毛毛大惊失色:“受?!”

  蔷薇喷了:“好名字啊!”

  安宁也笑了:“以前我一直在想,当年帝乙怎么会给儿子取这种悲剧的名字,唔,可怜的娃,说起来,妲己是他的王妃。”

  朝阳说:“我突然想到一幕,妲己很亲昵地叫:‘大王,受受……’”

  毛毛“啧”了一声:“这俩谁是受啊!?”

  安宁笑道:“殷受的爷爷叫子托,子托的父亲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他拉满弓,射过天,后来被雷劈死了。”

  蔷薇乐了:“估计大雨天的去举箭射天,结果成引雷针了。”

  毛毛道:“阿喵,你讲下后羿吧,我对他有点儿兴趣,大不了让他穿越到有厕纸的年代。”

  安宁沉吟:“你要听正史还是野史?”

  三人同时看她:“哪个比较有趣?”

  安宁想了想:“正史是后羿被寒浞杀了,其实他的生平一点儿都不有趣,有趣的是,唯一可以被证实的就是他的老婆的确是嫦娥的原型,她是‘妻凭夫贵,鸡犬升天’的典型。野史是他射日触犯天条被煮了,差不多就这样。”

  毛毛“唉7

  蔷薇记得首次对安安静静的阿喵同学印象深刻是在大一军训完了之后的那个周末,寝室里六个女孩去外面唱歌,当所有人都高亢激昂、深情嚎歌的时候,安宁小朋友依然正襟危坐仿佛古典仕女一般含羞带怯楚楚动人。于是她爬过去打算说一句,“大家都是同学,不需要害羞啊”之类的话,当时,安宁美人抬起眼睑,用政府公务员一般正直庄严而又优美动人的嗓音对她说了一句:“来,给爷笑一个。”

  那时候她们还没认识沈朝阳和毛晓旭。算起来,她跟安宁认识的时间算是最久的,大学四年,研究生又同班,虽然寝室分开了,但完全不影响她们的“交流”。所以近六年的同进同出让傅蔷薇深刻了解到,跟李安宁在一起,总有“惊喜”发生。

  蔷薇一走进安宁寝室就看见毛毛跟朝阳围着阿喵在问史实。

  毛毛用特有的大嗓门嚷着:“我想写一个古代神话爱情故事,要华丽丽的。”

  蔷薇笑道:“新版嫦娥奔月?”

  安宁说:“后羿和嫦娥的故事发生在夏朝,那个朝代有点儿原始社会的感觉。”

  “原始社会?不要不要不要!连厕纸都没有吧?!”毛毛拖长声音继续,“下一个!”

  朝阳提议:“商代。”

  毛毛问:“这朝代大致有多少年?”

  两人对视一眼期待地看向安宁,安宁低叹:“我不可能连这种事情都知道吧,我查下年表。”结果安宁google了半天夏商周断代史也查不出一个清楚的年表,“其实有一个人物可以用,商纣王,也就是帝辛,名字叫作殷受。”

  毛毛大惊失色:“受?!”

  蔷薇喷了:“好名字啊!”

  安宁也笑了:“以前我一直在想,当年帝乙怎么会给儿子取这种悲剧的名字,唔,可怜的娃,说起来,妲己是他的王妃。”

  朝阳说:“我突然想到一幕,妲己很亲昵地叫:‘大王,受受……’”

  毛毛“啧”了一声:“这俩谁是受啊!?”

  安宁笑道:“殷受的爷爷叫子托,子托的父亲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他拉满弓,射过天,后来被雷劈死了。”

  蔷薇乐了:“估计大雨天的去举箭射天,结果成引雷针了。”

  毛毛道:“阿喵,你讲下后羿吧,我对他有点儿兴趣,大不了让他穿越到有厕纸的年代。”

  安宁沉吟:“你要听正史还是野史?”

  三人同时看她:“哪个比较有趣?”

  安宁想了想:“正史是后羿被寒浞杀了,其实他的生平一点儿都不有趣,有趣的是,唯一可以被证实的就是他的老婆的确是嫦娥的原型,她是‘妻凭夫贵,鸡犬升天’的典型。野史是他射日触犯天条被煮了,差不多就这样。”

  毛毛“唉

  7

  蔷薇记得首次对安安静静的阿喵同学印象深刻是在大一军训完了之后的那个周末,寝室里六个女孩去外面唱歌,当所有人都高亢激昂、深情嚎歌的时候,安宁小朋友依然正襟危坐仿佛古典仕女一般含羞带怯楚楚动人。于是她爬过去打算说一句,“大家都是同学,不需要害羞啊”之类的话,当时,安宁美人抬起眼睑,用政府公务员一般正直庄严而又优美动人的嗓音对她说了一句:“来,给爷笑一个。”

  那时候她们还没认识沈朝阳和毛晓旭。算起来,她跟安宁认识的时间算是最久的,大学四年,研究生又同班,虽然寝室分开了,但完全不影响她们的“交流”。所以近六年的同进同出让傅蔷薇深刻了解到,跟李安宁在一起,总有“惊喜”发生。

  蔷薇一走进安宁寝室就看见毛毛跟朝阳围着阿喵在问史实。

  毛毛用特有的大嗓门嚷着:“我想写一个古代神话爱情故事,要华丽丽的。”

  蔷薇笑道:“新版嫦娥奔月?”

  安宁说:“后羿和嫦娥的故事发生在夏朝,那个朝代有点儿原始社会的感觉。”

  “原始社会?不要不要不要!连厕纸都没有吧?!”毛毛拖长声音继续,“下一个!”

  朝阳提议:“商代。”

  毛毛问:“这朝代大致有多少年?”

  两人对视一眼期待地看向安宁,安宁低叹:“我不可能连这种事情都知道吧,我查下年表。”结果安宁google了半天夏商周断代史也查不出一个清楚的年表,“其实有一个人物可以用,商纣王,也就是帝辛,名字叫作殷受。”

  毛毛大惊失色:“受?!”

  蔷薇喷了:“好名字啊!”

  安宁也笑了:“以前我一直在想,当年帝乙怎么会给儿子取这种悲剧的名字,唔,可怜的娃,说起来,妲己是他的王妃。”

  朝阳说:“我突然想到一幕,妲己很亲昵地叫:‘大王,受受……’”

  毛毛“啧”了一声:“这俩谁是受啊!?”

  安宁笑道:“殷受的爷爷叫子托,子托的父亲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他拉满弓,射过天,后来被雷劈死了。”

  蔷薇乐了:“估计大雨天的去举箭射天,结果成引雷针了。”

  毛毛道:“阿喵,你讲下后羿吧,我对他有点儿兴趣,大不了让他穿越到有厕纸的年代。”

  安宁沉吟:“你要听正史还是野史?”

  三人同时看她:“哪个比较有趣?”

  安宁想了想:“正史是后羿被寒浞杀了,其实他的生平一点儿都不有趣,有趣的是,唯一可以被证实的就是他的老婆的确是嫦娥的原型,她是‘妻凭夫贵,鸡犬升天’的典型。野史是他射日触犯天条被煮了,差不多就这样。”

  毛毛“唉7

  蔷薇记得首次对安安静静的阿喵同学印象深刻是在大一军训完了之后的那个周末,寝室里六个女孩去外面唱歌,当所有人都高亢激昂、深情嚎歌的时候,安宁小朋友依然正襟危坐仿佛古典仕女一般含羞带怯楚楚动人。于是她爬过去打算说一句,“大家都是同学,不需要害羞啊”之类的话,当时,安宁美人抬起眼睑,用政府公务员一般正直庄严而又优美动人的嗓音对她说了一句:“来,给爷笑一个。”

  那时候她们还没认识沈朝阳和毛晓旭。算起来,她跟安宁认识的时间算是最久的,大学四年,研究生又同班,虽然寝室分开了,但完全不影响她们的“交流”。所以近六年的同进同出让傅蔷薇深刻了解到,跟李安宁在一起,总有“惊喜”发生。

  蔷薇一走进安宁寝室就看见毛毛跟朝阳围着阿喵在问史实。

  毛毛用特有的大嗓门嚷着:“我想写一个古代神话爱情故事,要华丽丽的。”

  蔷薇笑道:“新版嫦娥奔月?”

  安宁说:“后羿和嫦娥的故事发生在夏朝,那个朝代有点儿原始社会的感觉。”

  “原始社会?不要不要不要!连厕纸都没有吧?!”毛毛拖长声音继续,“下一个!”

  朝阳提议:“商代。”

  毛毛问:“这朝代大致有多少年?”

  两人对视一眼期待地看向安宁,安宁低叹:“我不可能连这种事情都知道吧,我查下年表。”结果安宁google了半天夏商周断代史也查不出一个清楚的年表,“其实有一个人物可以用,商纣王,也就是帝辛,名字叫作殷受。”

  毛毛大惊失色:“受?!”

  蔷薇喷了:“好名字啊!”

  安宁也笑了:“以前我一直在想,当年帝乙怎么会给儿子取这种悲剧的名字,唔,可怜的娃,说起来,妲己是他的王妃。”

  朝阳说:“我突然想到一幕,妲己很亲昵地叫:‘大王,受受……’”

  毛毛“啧”了一声:“这俩谁是受啊!?”

  安宁笑道:“殷受的爷爷叫子托,子托的父亲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他拉满弓,射过天,后来被雷劈死了。”

  蔷薇乐了:“估计大雨天的去举箭射天,结果成引雷针了。”

  毛毛道:“阿喵,你讲下后羿吧,我对他有点儿兴趣,大不了让他穿越到有厕纸的年代。”

  安宁沉吟:“你要听正史还是野史?”

  三人同时看她:“哪个比较有趣?”

  安宁想了想:“正史是后羿被寒浞杀了,其实他的生平一点儿都不有趣,有趣的是,唯一可以被证实的就是他的老婆的确是嫦娥的原型,她是‘妻凭夫贵,鸡犬升天’的典型。野史是他射日触犯天条被煮了,差不多就这样。”

  毛毛“唉

  下,安宁当时想到有两个可能,一是恶作剧,二是真的有人挺友好地打算请她吃饭。

  于是,当李安宁七点整看到某道高挑身影朝她走来时,她惊讶于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早知道就不下来了,不对不对,应该下来……也不对,不,要下来,谁让她回了“好啊”,诚信问题……可是,她跟他不熟吧?真的不熟吧?

  当对方轻笑着跟她说了句“久等了”的时候,她下意识回了句:“不,不久等。”唔,她一定是被色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