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遇见你 第一章 第三根肋骨_4

小说:最美遇见你 作者:顾西爵 更新时间:2020-05-15 22:45: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4

  周一安宁啃着早餐去上公开课,她一向是踩着铃声进门的。蔷薇在位置上朝她招手,看着安宁慢条斯理地走上来,不由得对旁边的沈朝阳说:“你说喵是来上课啊还是逛大街啊?张老头都在瞪她了。”

  沈朝阳叹气:“你有见过她对什么事情急躁吗——你说我的实验报告怎么办啊?眼下就要交了!”

  蔷薇一笑:“兄弟,早死早投生吧!”

  “你陪葬?”

  “我烧纸钱给你。”

  “有本事你烧真钱给我!”沈朝阳把包拿开让安宁坐下,“阿毛呢?”

  安宁说:“她扭到腰了。”

  蔷薇惊讶:“毛毛那腰……都那么粗了,怎么还能扭到啊?”

  这时旁边的甲同学靠过来对安宁说:“喵啊,你刚才太可惜了,如果早来五分钟就能见到帅哥了。”

  朝阳“啧”了声:“也不怎么样吧,就身材好点儿。”

  后座乙笑道:“某阳,你这绝对是酸葡萄心理。”

  丙说:“他好像是来跟老张交涉什么事的,莫非想来上我们的课?”

  丁说:“我先前上去交报告时故意停留了一下,他说话的声音真是低沉性感啊!”

  安宁打开背包,随便说了句:“应该是学生会的人吧!”

  众人均一愣,回想起那架势,觉得甚像。

  蔷薇不怀好意地笑了:“莫非学生会终于要做本校的黑名单了,来我们班级要名4

  周一安宁啃着早餐去上公开课,她一向是踩着铃声进门的。蔷薇在位置上朝她招手,看着安宁慢条斯理地走上来,不由得对旁边的沈朝阳说:“你说喵是来上课啊还是逛大街啊?张老头都在瞪她了。”

  沈朝阳叹气:“你有见过她对什么事情急躁吗——你说我的实验报告怎么办啊?眼下就要交了!”

  蔷薇一笑:“兄弟,早死早投生吧!”

  “你陪葬?”

  “我烧纸钱给你。”

  “有本事你烧真钱给我!”沈朝阳把包拿开让安宁坐下,“阿毛呢?”

  安宁说:“她扭到腰了。”

  蔷薇惊讶:“毛毛那腰……都那么粗了,怎么还能扭到啊?”

  这时旁边的甲同学靠过来对安宁说:“喵啊,你刚才太可惜了,如果早来五分钟就能见到帅哥了。”

  朝阳“啧”了声:“也不怎么样吧,就身材好点儿。”

  后座乙笑道:“某阳,你这绝对是酸葡萄心理。”

  丙说:“他好像是来跟老张交涉什么事的,莫非想来上我们的课?”

  丁说:“我先前上去交报告时故意停留了一下,他说话的声音真是低沉性感啊!”

  安宁打开背包,随便说了句:“应该是学生会的人吧!”

  众人均一愣,回想起那架势,觉得甚像。

  蔷薇不怀好意地笑了:“莫非学生会终于要做本校的黑名单了,来我们班级要名

  同系,但我希望你们也能互相帮助和提升。”

  “一定一定!我们一定会互帮互助的,老师您请放心。”这是昨天晚上挂了导师电话后一度诅咒他祖宗十八代全搬祖坟外加指天发誓如果再回他一句话她就跟他姓的毛某人说出的第一句话……安宁很无语,只能望向窗外美好的夏末秋初的景色。

  安宁想,这物理系跟外交学系搭不上一点儿边,怎么互相帮助啊?后来安宁觉得自己很傻,真的,当她跟外交学系的同学一起扛着一张桌子往二楼搬的时候,她深深体会到了那句互相帮助和提升的深刻含义。

  中途休息的时候,安宁坐在小花台边乘凉,一同学走过来坐在她旁边,“你叫……李安宁?”

  “嗯。”安宁正在慢慢地喝水。

  “还记得我吗?”

  安宁偏头看她:“你是……”这种情况通常表示不记得了。

  对方也不介意,笑道:“上次在面店里听到你跟你朋友的一番对话,印象深刻,只是不知道你叫……李安宁。对了,还没自我介绍,徐程羽。”

  她每次在说“李安宁”前的那一秒停顿总让安宁觉得暗含深意,于是安宁回答:“哦,我叫李安宁。”

  这时手机响了一声,是表姐的信息:“‘胴体’,我去!这个念dong啊,我一直念tong呢!你念念看,当场笑抽过去了我!”

  安宁念了一下,咬唇,唔,的确是有点儿变态的发音。

  徐程羽微微扬眉:“什么这么好同系,但我希望你们也能互相帮助和提升。”

  “一定一定!我们一定会互帮互助的,老师您请放心。”这是昨天晚上挂了导师电话后一度诅咒他祖宗十八代全搬祖坟外加指天发誓如果再回他一句话她就跟他姓的毛某人说出的第一句话……安宁很无语,只能望向窗外美好的夏末秋初的景色。

  安宁想,这物理系跟外交学系搭不上一点儿边,怎么互相帮助啊?后来安宁觉得自己很傻,真的,当她跟外交学系的同学一起扛着一张桌子往二楼搬的时候,她深深体会到了那句互相帮助和提升的深刻含义。

  中途休息的时候,安宁坐在小花台边乘凉,一同学走过来坐在她旁边,“你叫……李安宁?”

  “嗯。”安宁正在慢慢地喝水。

  “还记得我吗?”

  安宁偏头看她:“你是……”这种情况通常表示不记得了。

  对方也不介意,笑道:“上次在面店里听到你跟你朋友的一番对话,印象深刻,只是不知道你叫……李安宁。对了,还没自我介绍,徐程羽。”

  她每次在说“李安宁”前的那一秒停顿总让安宁觉得暗含深意,于是安宁回答:“哦,我叫李安宁。”

  这时手机响了一声,是表姐的信息:“‘胴体’,我去!这个念dong啊,我一直念tong呢!你念念看,当场笑抽过去了我!”

  安宁念了一下,咬唇,唔,的确是有点儿变态的发音。

  徐程羽微微扬眉:“什么这么好

  看到一幢老洋房,李妈妈说:“宁宁,这房子真漂亮啊。”

  安宁点头:“嗯,是啊,地板好像是上桐油的。”

  “是啊是啊。”

  “桐油好像烧起来很快的。”

  李妈妈顿时无语了。

  嗯……安宁承认自己很会冷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