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事 029劫

小说:如意事 作者:非10 更新时间:2020-05-25 13:0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想要消除皇上的猜疑实则很简单。依昭昭所见,许吴两家联姻,皇上最怕的是什么?”镇国公有意多教她一些东西似得,引导着问道。

  许明意声音低了些许:“自然是许吴两家的兵力若归于一处,可叫大庆变天。”

  她固然清楚镇国公府忠心不二,可皇上会信吗?

  “那我主动将兵权交出去,皇上还会有此忌讳吗?”镇国公捋了捋胡须,面色如常就像是在谈及一件无关轻重之事。

  然而这句话却仿佛在许明意的心口处炸开了一道响雷。

  交兵权?!

  “您是要拿兵权作为交换,让皇上为我赐婚?”许明意几乎是不可置信地看着身旁的老人。

  镇国公不赞同地摇头,眼神慈爱温和:“也不能说是交换。这件事情,我本就思量了许久,咱们镇国公府比不上吴家百年世家的根基深厚,这兵权过久地握在手中,或许不是什么好事。”

  这个想法他连儿子们都不曾提起,今晚却说给了孙女听。

  “您就是为了我!”

  许明意声音闷极,泪水几乎瞬间便盈满了眼眶。

  若不是为了她的亲事,祖父不会挑在这个时候去交兵权!

  若说之前只是思量,那便是因为她才真正下定了决心——

  她再难忍得住,将头倒向了老人依旧宽厚的肩膀,伸出手将人抱住,眼泪无声却汹涌。

  眼下她总算是知道前世皇上为何会答应替她赐婚了!

  ……她如今才知道!

  “你这孩子,哭什么……”镇国公有些手忙脚乱地胡乱拍着她颤抖的后背,“这样又有什么不好的?祖父年纪大了,本也该到了告老的时候了。人活在世,少不了要做决断,如此一来,咱们镇国公府便也能真正地安稳下来了……”

  许明意的眼泪流的更凶了。

  原来祖父一直都心有防备不安,该决断时也做得极干脆,可是这个决断并未能如他所想的那般保全住镇国公府……

  人活着,遇事需要做选择时,只能尽量去思虑,却无法预知做出选择之后的事情。

  若非她重活一回,只怕也要觉得祖父的决定称得上明智果断——毕竟史书上‘不识进退’的权臣藩王,因此招来杀身之祸者比比皆是。

  然那些所谓“明智”,也要视情形视人而定才行。

  一旦判断失误,便是万劫不复。

  “祖父,兵权不能交。”

  许明意将余下的眼泪忍了回去,抬起头看着镇国公:“您麾下那些得用的将士,几乎都是从一开始便跟随在您身侧出生入死的老人!许家军不是朝廷一只兵符交到您手中的,而是您起初破除万难招集到一处,凭着您的威名一点点壮大而来!先皇未登基前,便有了许家军!那是咱们许家的兵,凭什么要交出去!”

  她知道,这话称得上大逆不道,足以诛灭九族。

  可是,她亲眼见证过一场自断了利爪以表忠心的老虎仍被关进笼子里处死的惨剧!

  老虎断了利爪在有些人眼里代表的并不是忠心,而是他们动起手来无需再畏惧被那利爪所伤——所以祖父将兵权交出去堪堪一年,许家便被满门抄斩。

  镇国公听得脸色一变再变。

  “昭昭,有些话当真不能乱说……”

  什么兵权是许家的不是朝廷的——这种话心里知道就行了,说出来那不是要命吗?

  况且,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有什么东西可以永远都是自己的?

  便是自己的,又有那个本领去长长久久地握在手中吗?

  太沉了,终有一日会握不住的。

  镇国公在心底重重地叹了口气。

  “祖父,我知道您有您的思虑。”

  许明意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静理智:“可您是否想过,要给自己留一条退路吗?至于吴家,孙女是断不会嫁的。”

  那样做,只会让两家更加招眼。

  正因许家军的不同之处,如今大庆又值内忧外患,朝廷才迟迟无法开口‘收回’祖父的兵权。

  而上一世的经验告诉她,在有些人眼中,错的并不是祖父的做法——祖父不管怎么做,都是错的。因为,他和镇国公府及许家军的存在,原本就是‘错’的。

  既然横竖都是同样的下场,倒不如做最坏的打算,留存住放手一搏的实力。

  “可姚先生的卦……”

  “祖父,我确是怕死。”许明意眼圈泛红地看着他,“但怕的是独死。”

  镇国公吃惊地看着孙女。

  ……这是何意?

  许明意说完也觉得这话似乎透着歧义,仿佛就是她便是死了也得拉着别人陪葬似得……

  “我说了,您可别生气。孙女认为,如今这般局势,姚先生所卜测出的,未必就是孙女一人之劫。若孙女嫁了出去,躲过这一劫,到时镇国公府却出了事该如何是好?”

  如今她需要将话说得更直白严重一些,才能让祖父更多一些防备,从而改变他的决定。

  至少,他能多一些思虑。

  “这……”镇国公脸色几变,从起初觉得孩子没有顾忌的话有几分好笑到面色逐渐变得凝重。

  “更何况,冲喜之事本就行不通了。柳宜已被官府的人带走,至多明日,她向我下毒的事情便会传遍京城。”

  “怎还报官了?!”镇国公大吃一惊。

  许明意便将她与崔氏的谈话大致说了一遍。

  镇国公听得心情复杂。

  儿媳和孙女思虑周全是好事……可此时他着实没有办法让自己感到高兴或欣慰啊。

  没有病,自然也就没了冲喜的理由。

  这种情形下,他再去求皇上赐婚,从名目上就说不通了。

  便是以兵权相换,却也不能做得太过异样,若不然还真不如不交这兵权。

  “您这下没有法子再将我撵出去了罢?”许明意挽住他一只胳膊,靠在他肩上,拿央求的语气道:“祖父,事在人为,姚先生的卦,已经给了我们警示,我们多加留意,再往下走一走看看局势可好?总归不急于这一时做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