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事 028示好?

小说:如意事 作者:非10 更新时间:2020-05-24 13:4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还真是?!”镇国公脸色大变。

  等等——

  “你是从何处打听来的?”

  “孙女听闻定南王世孙在入京的途中遭遇了山匪,至今下落不明,便疑心会不会正是被祖父恰巧救下的那一个,于是差了阿葵去询问那位公子,他自己已经承认了。”许明意随口找了个说辞。

  冲喜之事,她要尽快解决干净。

  镇国公听得震惊之余,不由沉默了。

  一个孩子都比他警觉比他动作快!

  而重点是……他竟然把死对头家的孙子给救回来了!

  还打算把对方招为孙女婿!

  还有比这更堵心的事情吗!

  “昨日我问起他是何方人士,这臭小子只说自己是宁阳人士!又说他父亲在京中做官!”

  是,这些也固然不算撒谎,句句都是实情……可最为关键的却偏偏只字未提!

  别跟他说什么‘他问什么对方答什么’——这是正常人能干得出来的事?!

  “……这小子贼得很!”觉得自己被耍弄了的镇国公气得一掌拍在廊柱上。

  许明意下意识地扶紧廊栏,生怕下一刻这长廊就要断裂倒塌。

  这时,却听自家祖父僵硬地笑了两声。

  “呵呵……”

  镇国公压下心中怒气,面色一改,捋了捋胡须,道:“如此也可见这孩子是个不喜炫耀,沉得住气,且心有主张的……”

  许明意脸色复杂地看着变脸比翻书还快的自家祖父——这般僵硬的圆场也实在是世间少见啊。

  但由此也能看出祖父欲让对方为她冲喜的决定并无更改。

  这在她意料之中,到底前世祖父就是这么干的。

  然而这一回不一样的是,她可以选择拒绝。

  “祖父,我的病已经查清了,好生服药调养,至多一月便能痊愈,着实已无必要再行冲喜之事。更何况,对方乃是定南王世孙,吴许两家联姻,牵涉甚多,也太过招眼,弊或大于利。”

  许家出事后,她甚至怀疑便是两家联姻之举,彻底触碰到了当今圣上的忌讳,才由此招来祸事。

  可偏偏当初又是皇帝亲自下的赐婚圣旨。

  这其中究竟有怎样的牵扯与内情,她不曾有机会真正了解清楚,眼下或可从祖父真正的想法上试探出一二。

  “昭昭确实思虑周全。”

  镇国公的眼神有几分思索:“然而姚先生所卜,此人确是能救你性命,助你消劫的。起初我还有所怀疑,然而确是他来了府上之后,事情才有了转机。有些事情即便看似没有关连,然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况且,吴恙,无恙——这不摆明了就是个冲喜的好苗子?

  许明意下意识地想反驳。

  中毒之事,即便吴恙没有被祖父救回来,她也能顺利解决。

  然转念一想,上一世或许正是因为吴恙的到来,她的亲事被定下,眼见便要出阁,阮氏和柳宜才没有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而她是嫁进了吴家之后,才得到了神医的医治。

  如此说来,吴恙确实是阴差阳错地救了她一回。

  “可下毒之事已经解决了。祖父仍这般坚持促成我与他的亲事,不知是否还有着其它缘由?”

  镇国公犹豫了一瞬,见孙女眼神坚持,到底还是叹了口气说道:“当初得知你患病,我终日心神难宁,遂让姚先生替你卜了一卦……当时所卜,乃是大凶之兆,且即便侥幸躲过此劫,一年之后还将有一场死劫……”

  此乃有窥探天机生死之嫌,姚先生勉强卜出之后,大病整整三月。

  “若想破除这两次大劫,必须找到能帮你脱劫之人。”镇国公目色复杂:“只是我和姚先生都没有想到,这个人竟会是定南王世孙。”

  由此,他不禁又联想颇多。

  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指引。

  “死劫……”

  许明意眼神反复不定。

  一年之后的死劫……

  镇国公府便是在一年之后被灭门抄家!

  姚先生竟是借她的命数卜出了许家之变?!

  许明意心中震荡不已。

  照此说来,她上一世确实也是因为嫁进吴家才躲过那一劫……

  “姚先生所卜,向来灵验。事关你生死安危,我这做祖父的不能不信。”镇国公耐心劝道:“也就一年而已,待一年之后破了劫,祖父就接你回家。”

  至于女儿家的名声要紧——再要紧能有性命要紧?

  别人家的女儿他管不着,反正他镇国公府的姑娘绝不为所谓名声而活。

  许明意听得鼻头泛酸。

  上一世祖父也说一年之后若她在吴家待的不开心,便接她回来。

  可是一年之后她却无家可回了。

  她忍住泪意,道:“可那是定南王府,吴家未必会同意这桩亲事不说,只怕皇上也不会乐见。”

  上一世此时,她终日昏昏沉沉,只隐约知道当时的情形大致是‘吴家不同意这冲喜之事,认为太过儿戏荒唐’,‘吴许两家因此闹得极不好看’,‘皇上赐了婚,吴家没办法抗旨’——

  “这些,自有我来想办法。”镇国公温声劝慰着孙女,右手握拳放于膝上,似在思考着什么。

  原本他想的是,即便对方不同意,他求皇上赐婚便是。

  可如今对方是定南王府,皇上怎会可能会答应赐婚……

  况且,他也不能只顾自家的孙女,而不顾吴家——正如昭昭所,两家联姻,太过招眼,作为一个厚道人他也不能让吴家因此被皇上猜忌。

  镇国公思索着,眼神渐渐变得坚定。

  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可想……

  许明意见他神态,遂出声问道:“若吴家与皇上都不同意,祖父会怎么做?”

  她自然是要制止这桩亲事的,只是,她想借此问出前世皇上赐婚的真相与内情——

  或许是因为想到了办法,镇国公的神情慢慢放松了下来,笑着问孙女:“昭昭想听?”

  许明意连忙点头。

  她自然想听!

  上一世,她便是知道的太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