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事 正文卷025如何处置

小说:如意事 作者:非10 更新时间:2020-05-24 13:4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昭昭,你别怪母亲多嘴,母亲也并无恶意……只是有件事情着实想不通,所以才想要问一问你。”崔氏先如是说道。

  见她辞小心,唯恐她生了气,许明意在心底叹了口气——瞧把母亲吓得,以往她就那么不干人事的吗?

  “母亲可是想要问我,为何像是突然转了性情似得,待您和明时亲近了许多?”

  听她主动提及,崔氏仍是有些不安地点头。

  说实话,她本是不打算问的,生怕不问还好,一问再显得自己跟那不识趣的老妈子似得,惹烦了孩子,母女关系再回到从前那般僵硬的地步。

  哎,为人父母,有时就是这么卑微的存在啊。

  起初她私下猜测,会不会是昭昭又想出了什么新的同明时赌气的法子,故意同明时争宠……良性竞争嘛,她做长辈的自然是乐见其成的。

  可又转念一想,万一争着争着不争了怎么办?——老天爷,到那时她可不见得能承受得住这种颠来倒去的打击啊!

  除此之外,她脑子里又接连生出其它诸多猜测,以至于做梦时都在想着此事——

  想她崔氏也是个痛快性子,怎能忍受这样患得患失的折磨呢?

  所以,才下定决心一问究竟。

  “说了母亲怕是不信。”

  许明意认认真真地讲道:“那一日,我刚从一场极长的噩梦中醒来,梦中发生了许多可怕之事,且真实到我醒来之后,都分不清那究竟是不是梦。梦里像是过去了许多年,叫我慢慢懂得了许多道理,也看清了自己以往是多么地不懂事。”

  说来,也确实是刚开始那股‘分不清真真假假’的劲儿,叫她分不出心神去想太多,才能无所顾忌地冲到母亲怀里。

  回头她意识到不对劲,再去想自己那傻乎乎的突兀举动,私下还是觉得难为情的。

  但她还是很感激那个突兀的自己。

  那么难为情的头都开了,接下来再往下走,便也不难了。

  崔氏听得怔然了好一会儿,才轻一点头道:“我信……”

  对上女孩子一双清澈的眼睛,她一颗心落定下来,却是红了眼睛。

  她仍是笑望着许明意,柔声道:“昭昭……实则,我同你很像。一样是幼时便没了生母,父亲再娶。我性子可比你坏的多,日子也就过得不怎么顺心。”

  她那位后母,在外人眼中最是温柔无辜,她为此不知吃了多少亏,遭了多少罚。

  “嫁进镇国公府,头一回瞧见你,你只是七八岁的模样,小小一个,便是皱着眉鼓起脸来生气,都可爱得紧。那时我便想,我定不能叫这样一个孩子再走我那样的路。”崔氏说着,复杂地笑叹了口气,“可我到底没能做好,全然不懂得该如何与你相处。”

  “母亲很好。”

  许明意朴实地称赞道:“性情好,长得好,马吊也打得好。”

  崔氏没忍住笑了起来。

  “我的昭昭也很好,哪里都好。”她拿帕子将眼角泪水擦去,笑着道:“既是说开了,旧事无论对错,就都不提了。往后,咱们一家人好好地过日子。”

  许明意满眼笑,点了点头。

  “对了……”

  崔氏心情大好地吃了半盏茶,突然又想到:“还有一件事情——前院的那个年轻人,你可想去瞧瞧?”

  许明意愣了愣。

  “我的毒如今既解得了,还去瞧他作甚?”

  按理来说,家中冲喜的念头该打消了才对。

  “我同你父亲也是这般想的……可你祖父的意思,是再瞧瞧,只说那年轻人是个难得的。”

  她也不懂老爷子是如何想的,昭昭痊愈在望,还冲什么喜啊——至于难得不难得,往后她家昭昭还会缺难得的夫婿吗?

  “要不然去看看,万一觉得顺眼呢?”抱着那年轻人长得不错,昭昭看一看也不吃亏的想法,崔氏劝说道。

  许明意无奈。

  她同对方之间,压根儿不是‘万一觉得顺眼呢’,而是‘万一又克死了呢’的致命关系啊……

  可祖父为何这样坚持?

  这无疑有些不对劲。

  ……

  临近傍晚,镇国公方才出宫归家。

  换下官袍之后,先去了外书房,例行同孙刘两位幕僚先生议事——打了胜仗,今日面圣罢,论功行赏,战死士兵抚恤安置等,皆需要一件件去细理,而后呈上去,繁琐地很。

  但也无需他来费太多心,养幕僚嘛,就是省得为了这些事情头疼。

  如此听两位先生谈了半个时辰之后,镇国公靠在椅中,吃了碗茶,说起了今日在宫中听到的一件事情。

  “老夫今日听闻,定南王世孙在入京的路上,遇到了山匪,至今下落不明,大约是凶多吉少了。”

  虽说他同定南王那老家伙不合,但设身处地地想一想,这把年纪痛失爱孙,无疑是极不好受的。

  “昨日也偶有听闻,只当是传,没成想竟是真的……”一位幕僚道:“定南王世孙此番入京,本是为皇后庆贺诞辰,如今却出了这等事……”

  “定南王世孙身份贵重,按理来说少不了家丁护卫相随,怎会连一伙山匪都应对不了?是这群山匪当真人多势众,还是说……”另一名幕僚未再往下说,眼神中却有诸多猜测。

  有理由对定南王府世孙下手的人,暗下应也不少。

  镇国公不置可否地道:“据查是一行人先在一家客栈里中了迷药,才会在动身之后遇到山匪时,无还手之力,穷山恶水之处,黑店与山匪勾连坑害过客,也没什么稀奇的。”

  “叮!”

  忽有铜钱与茶碗相击之音响起。

  镇国公望向一旁坐着的身穿道袍、胡须花白的男人,随口问道:“姚先生在卜卦?”

  姚净将铜钱收回,眉心突突直跳。

  “贫道方才听得将军之,一时手痒,便替那定南王世孙起了一卦,卦象模模糊糊所显,其人似乎已经脱险——”

  “哦?”镇国公意外一瞬,后道:“这是好事!”

  “那……贫道听说将军路上救下的那名年轻人昨日已经醒了,不知将军可曾问过他是何来历?”

  “昨日问了个大概,还没来得及细问——”镇国公答着答着,脸色渐渐变了:“姚先生这是何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