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事 022“特别”

小说:如意事 作者:非10 更新时间:2020-05-18 23:45: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偷?!”柳宜被许明意的神态及这番话彻底激得失去了理智,神情几近狰狞地道:“难道这世间一切最好的就都该归你所有吗!说到底……你也只不过是靠着镇国公府罢了,又可曾为之付出过半分吗!你知道为了想要的东西费尽心思的艰难吗?……且你性情骄纵,不知珍惜,目中无人,根本配不上你拥有的!”

  见目的已经达成,许明意敛去面上嘲讽,恢复了沉静。

  “我有的,也是我家中祖祖辈辈一点点争来的,不偷不抢,光明正大。我配不上,难道你一个恩将仇报的外人配得上吗?”

  “那占大哥呢!”柳宜面色怨愤不甘:“镇国公府里有的还不够,难道镇国公府外的一切也都是你的吗!”

  “占云竹?”

  许明意眼神微变。

  激怒柳宜,是她刻意为之,为的就是在对方失去理智的情况下去试探对方还有无其它隐瞒之事。以往她便输在了一个对身边之事浑不在意之上,而今她处处留意,不敢放过任何一丝未曾探看过的角落。

  她总觉得,柳宜对她的恨,若单单只以嫉妒她的出身为支撑,似乎太单薄了些。

  毕竟对方还算得上沉稳,必然清楚这么做的后果——一旦败露,就只有死路一条。

  可即便如此,柳宜还是选择冒了这个险,除了解恨之外,图得还有阮氏口中的一条“想设法被她父亲收作义女”。

  实则,他们镇国公府人傻钱多,柳宜这些年来在府中的生活几乎已经同养女没有太大区分了。

  可她却仍要为了一个名头,不惜拿性命做赌注。

  这似乎指向一个可能——兴许她是要用这个身份,去达成什么别的目的。

  而这一刻,看着柳宜近乎癫狂的模样,许明意觉得自己大致猜到原因了。

  “我同你一样,也是与占大哥一同长大的情分!……我哪里都不比你差分毫!”

  阿葵嫌弃无比地皱着眉头——对自己的误会这样深,这人平日里都不照镜子的嘛!

  柳宜愈发失控:“更何况我比你更懂他,更尊重他,更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你有真正认真听他说过话吗?你有真正了解过他半分吗!”

  许明意眼神微冷。

  以往——

  “我确实不曾认真了解过他。”

  “可就因为你的出身,他仍是要高看你一眼!”

  ‘高看’二字,是柳宜唯一能说得出口的,至于其它可能,她不愿去想,也不肯信。

  然即便如此,她此时说起,仍是恨得咬牙切齿。

  “所以,”许明意看着她,“你是喜欢占云竹?”

  心事被剖开,柳宜眼眶红极,然想到那个谦谦温润君子,却似乎得以冷静了几分。

  此时又听许明意道:“可是,他似乎并未曾将你看在眼中啊。”

  女孩子的语气寻常,不带一丝讥讽奚落,却仍是精准无误地刺伤了柳宜。

  “你知道什么!”她紧紧攥着手指,眼神看起来尤为笃信自己所:“……我同占大哥之间的事情,你自然不会懂!他待我最为特别!”

  “既是最为特别,他为何不来求娶于你?”

  “……所以我才要成为镇国公府的养女!只有处处碍眼的你死了,我才能有机会嫁给占大哥!”

  听着这句话,看着柳宜的神态,许明意心底渐渐泛起寒意。

  明知对方真正看重的是什么,却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而是不惜冒性命之险也要让自己的身份“配得上”对方。

  由此看来,在某些方面,占云竹要比柳宜可恶可怕得太多。

  当然,她并不觉得柳宜对她下手,会是占云竹的授意或引导。

  此时占云竹全然没有对她下手的理由。

  只能说,柳宜为了多年来积压在心的不甘,以及占云竹这个心上人,已经疯到不顾一切了。

  占云竹待她的那一份所谓的“最为特别”,便是诱使她走上绝路的推力。

  恐怕许家出事之后,柳宜在被发配流放的途中,都还在念着他的“特别”,盼着他能来救自己吧?

  不知她死前的那一刻,是否曾意识到这份无疑只是假象的的‘特别’,原是要她拿命来换的。

  至于占云竹这么做的原因——

  “你可曾想过,他不过是在利用你?”许明意看着眼底竟有隐晦得意之色的柳宜——柳宜竟是病态到拿占云竹当作了来同她较劲的比照?

  许多事情的发生,是相互推动的。

  所以,便是控制住了柳宜的占云竹,却也无法掌控事态的全部发展。

  “利用?”柳宜冷笑一声,神情隐隐兴奋起来:“这等不切实际的荒唐之你也说得出来?许明意,看来你是不想承认比我差么?”

  “是不切实际,还是你将脑子都用在了自寻死路之上,根本不曾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被人耍得团团转?”许明意眼神冷极:“这些年来,镇国公府中值得一提的一举一动,你怕是都一五一十地同他细说过吧——”

  抛开其它,柳宜实则称得上心思细腻,用来监视镇国公府的“家事”,确实是个好选择。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柳宜急于反驳,然心口处却一阵狂跳。

  她喜欢占大哥,心甘情愿为他付出一切,但这皆需要建立在对方待她足够真心的前提之下!

  而不是许明意口中的利用!

  不,不可能……占大哥在看她时的眼神绝作不了假!

  是许明意这个贱人要她的命还不够,又故意诛她的心,以此来折磨她!

  “阿葵,叫人去占家,请占公子过来一趟,便说明时有事寻他。”许明意吩咐道。

  柳宜脸色突变。

  “你想要对占大哥做什么!”

  许明意:“日行一善,好叫你死个明白罢了。”

  这当然是假话。

  因为她没有那么好心。

  柳宜死得糊涂还是明白,皆与她无关。

  只是她想问的东西,怕是只有让柳宜彻底看清占云竹的真面目之后,才能顺利问得出来。

  如柳宜这种疯了魔的人,甚至已经不怕死。

  然而不怕死的人,却未必不怕“疼”——端看是疼在哪里,是否能够疼到关键处了。

  占云竹得了下人传话之后,很快便到了镇国公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