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你……”

  “韩为你来干什么?!”

  两人站起色厉内荏,不是怕他,是因为心虚。

  “韩为……”

  周蕊神色复杂,欲又止。

  韩为没理她,而是看着两个人:“你们刚刚电梯里说的女孩就是她吧?”

  两人面面相觑,对着韩为:“我们什么都没说。你自己一身臭别乱栽赃。”

  韩为拿着手机晃着:“我都录下来了。一起听听看?”

  “神经病!!”

  两人下意识要离开,周蕊赶忙开口:“要谈角色的啊。你们别……”

  脸色撂下看着韩为:“你来干什么?!我在谈正事再说我和你没什么瓜葛了。”

  韩为看着周蕊:“谈?怎么谈?在床上谈?”

  周蕊胸口起伏,对着韩为:“不用你管还有!!我再次重申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两人开门要离开,韩为回头:“我让你俩走了吗?”

  上前看着两人:“我名声臭了?显然你们是认识我,没关系我正缺垫背的。就拽你俩怎么样?”

  四十岁男人有点畏惧,但是三十岁的盛副导却很自然:“垫背?怎么垫?我俩不是明星,是幕后。再说传出去你要考虑到底对谁名声不好?这种事在圈内太平常了。别说信不信你一个劣迹斑斑封杀艺人的话,即便信了……”

  指着周蕊:“房间也是她开的。说明她自己愿意……”

  “盛副导!!”

  周蕊瞪眼:“你说什么我自己愿意?!我开房间是和你们谈工作的!你别搞错了。”

  “哈!!”

  盛副导笑:“是谈工作还是试戏你自己清楚吧,虽然年轻但也不是萌新了。”

  “你无耻!!!”

  周蕊脸红指着他:“你……”

  “好了别说了。”

  梁制片打断:“闹到这一步。我看也没有谈的必要了。”

  拽着盛副导:“走吧。”

  韩为扯起盛副导衣领:“我没说让你们走。”

  盛副导不耐推开他,居然没推开:“想打架?报警?你确定吗?”

  点头开口:“也是。你也不顾忌你姘头的感受,你以为她今天没戏拍明知道要来这里开房谈项目也同意的原因是什么?还不是因为你……”

  韩为愣住,回头看着脸色发白低头的周蕊。手下意识松开。

  两人趁机走了。

  直到韩为反应过来追出去,两人快步离开消失在楼梯口不见。电梯都没坐。

  韩为摇头,这也是两个小角色。看看之前吴三丕的气场,要不是打不过,人家可一直没怂。当然后来看出韩为有点神经病才怕的,直接走了。

  不过韩为如今臭狗屎一般,反而他们除了找人弄死他打他一顿也没有别的限制办法。

  而韩为还真不怕这个。经历过一次身死,也就那么回事。

  再说他就是臭狗屎,谁肯定不愿意沾上拖下水。

  砰地一声,门关上。

  韩为回头看着周蕊,周蕊深呼吸调整情绪,走到沙发坐下:“你不走留下干什么?”

  韩为皱眉:“以前只是听说,今天第一次见。为了资源可以……”

  周蕊打断:“第一次听说?你多少资源不都是睡出来的?”

  “……”

  韩为咂咂嘴,看着周蕊:“你要这么说,人家杀人放火你也去呗?我这样你就这样?自甘堕落?”

  周蕊摇头:“管好你自己吧。”

  看着韩为后背;“网上都传你因为名声太差惹到人,被捅了一刀差点死了。”

  韩为恩了一声:“所以……”

  韩为不确定:“咱俩以前……”

  周蕊直接打断:“咱俩从来没有任何事发生!”

  突然瞪眼:“你害我还不够吗?!”

  韩为无奈,他发誓他不再拿失忆说事。虽然他真的不记得。但是阿狼或许就是这个目的,你想做好人?你想幡然悔悟?你想诚恳补偿?

  你先面对你自己的过去,全都扛下来再说吧。

  不然没资格。

  “抱歉。”

  韩为开口。

  周蕊瞪眼:“一句道歉就能弥补你对我的一切?!”

  韩为摊手:“我是抱歉刚刚搅黄你拉资源的计划。”

  “呸!!”

  周蕊狠狠啐了一口,不是撒娇,就是呸他。

  “哎?!”

  韩为后退:“也是明星艺人还挺漂亮的,别这么脏兮兮的好吗?讲究点。”

  “我漂亮?!”

  周蕊笑,但是笑容满是愤恨:“不是你把我追到之后,反而到处说我第一次没意思。”

  韩为惊愕:“你……你说什么?!我……”

  周蕊点头:“你不但转头就把我甩了,还诋毁我,现在因为你出事被圈内弃用,都知道我和你有过关系。公司都不太管我了,我只能自己出来找资源。不然怎么会有今天被他们两个小制片副导欺负?”

  韩为捂着额头,缓了好一阵。

  虽然说他有过心理准备,但是也没想到这么没下限。

  周蕊看着他的样子,冷哼一声:“怎么?自己也被无耻到了?你还有羞耻心?!”

  韩为沉默许久,抬头看着她:“好。即便是我无耻,你被我伤害。但是我说句你会觉得恶心的话,你也不该因为我一个渣男自甘堕落。”

  指着门口:“我和他们一起上来的,知不知道他们在电梯怎么说你?他们……”

  “啪!”

  一个小瓶被周蕊拍在桌上打断。

  韩为好奇看了一眼:“这什么?开塞露?”

  周蕊拿起直接对着韩为眼睛喷了一下。

  “我靠!!”

  韩为捂着眼睛直接倒在地上打滚,火辣辣的疼。

  周蕊笑得畅快:“你知道是什么了?”

  “我眼睛!!!”

  韩为叫着,周蕊看着韩为痛苦的样子,最终目光闪过不忍,起身去了卫生间,没多久拿着湿毛巾过来。

  “给你!”

  周蕊示意,不管是什么颜煌都直接拿在手里擦着眼睛。

  只是还是难受。

  周蕊接过给他小心擦拭,这才好一些。

  ——

  “算你狠。”

  韩为眼睛红通通的,还有点睁不开发肿。

  周蕊忍着笑看着他这个模样:“没你狠。”

  韩为拿起仔细看着,自然也明白就是百闻不如一见的防狼喷雾剂。女性必备的防身用品。

  “你带着它……”

  韩为放下看着周蕊:“是想说你是真的要和他们谈资源谈角色,而不是交易?”

  周蕊看着韩为,就这么看着,许久之后开口:“在你眼里我就是这种人?第一次很没意思,现在连人品都开始质疑?”

  她眼睛也有点红:“我到底和你有什么仇?不喜欢你不要招我。把我骗到手不想要就算了为什么还到处诋毁我?”

  韩为叹口气,随即反问:“那你知道我这样你还跟我?花痴怎么这么多?”

  周蕊点头:“是啊。你多有本事,女人那么多,轻易都能被你搞到手。听计从所以你就肆意伤害。”

  韩为沉默,半响开口:“好。不说这些,就算是这样,没有资源就先休息一下呗?遇到麻烦被圈内弃用的是我。你就算受到影响能有多大?过一阵风头过去继续出来活动,偏偏现在明知道人家不怀好意也要冒险?”

  周蕊摇头:“顾着你自己吧。”

  韩为轻笑:“我现在这样还有可以顾着的地方吗?”

  周蕊皱眉:“那你怎么知道我在这还约了人?”

  韩为语气一滞。

  周蕊恍然:“又没钱了?主意打到我身上了。”

  韩为脸色撂下:“我说。我事业、人生都已经到谷底了。就剩下一点自尊不容诋毁。”

  “呸!!”

  周蕊嗤笑:“你诋毁我的时候呢?”

  韩为看着她,就这么看着。许久之后开口:“那看来我真的错了,不该搅黄你刚刚的业务商谈。要不我叫他们回来?”

  周蕊看他一眼,靠在一边泄气开口:“我估计他们离开之后,更没人找我。我很难有什么希望了。”

  韩为沉默,随即询问:“你就这么想在娱乐圈发展?这个圈子就这么吸引人欲罢不能的?”

  他是真不懂,因为他不算圈内人。他就一个宅男。

  也是第一次认识到一个艺人对资源的执着,哪怕到这了这个份上。带着防狼喷雾剂显然也证明周蕊可能知道对方非得约酒店谈是不坏好意的。所以带着以防万一。但房间还是开了,她是心底期盼对方能是真正谈业务而没有其他意思。

  韩为很懂这种感受。

  就如同他新人的时候发书,每天期盼后台来站短签约,签约后周五可以来站短推荐,上架后可以在页面显示有飘红打赏,可以在后台看到首订入精。

  那种期盼都是带着信念的,哪怕外人看来很可笑。

  “这是我的梦想。”

  周蕊开口:“哪怕进圈之后明白谈梦想很可笑。这里只有冰冷残酷的竞争还有处处的等级观念势利眼。”

  看着韩为:“可我进来了,我就不能轻易退出去。”

  韩为恩了一声:“我懂了。”

  周蕊看着窗外不说话。

  韩为沉默许久,对着周蕊:“可惜我是想退圈的。因为我觉得我在这个圈子造孽太多了。何况现在这个状态,我是帮不了你什么。”

  周蕊没理会。

  韩为看看她,询问开口:“我这么渣,到底是怎么把你媾到手的?”

  周蕊面无表情看着他,韩为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渣男嘛,不说名声,至少肯定能暴露出一些渣男味道。我不信那么多花痴,尤其在复杂的娱乐圈,傻是原罪。”

  周蕊出神看着韩为,轻声开口:“是你和我说的。以后我们一起努力,甚至一起合作,然后一起红。资源可以互换,彼此提携。而你的确还比我入行早一点,比我红一些。还给我介绍不错的项目。”

  仿佛回到那时候的记忆,周蕊弯起嘴角:“甚至我们可以隐婚,隐育。红了之后我养家,你在家做少爷,做老爷。”

  韩为惊讶:“我?!”

  周蕊回过神,似乎又从美好的回忆回归破碎的现实。

  弯起的嘴角回落,看着韩为:“你不是问我为什么这么执着娱乐圈吗?因为在我就要放弃的时候,是你给我的鼓励让我重新燃起了继续在圈内拼搏往上爬的心。”

  周蕊摇头苦笑:“然后转头你就把我卖了。各种诋毁我,把和我在的私密事往外说。”

  过去揪着韩为领子:“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对我?!”

  韩为拉着她的手扯开,叹息开口:“可能因为赤几吧?”

  “你混蛋你!!”

  周蕊用力砸他一下,已经痛哭出声。

  抬手砸着他胸口一边哭一边砸,可是哭得越来越凶,力气却越来越小。

  最后伏在韩为胸口哭得喘不上气。

  韩为仰头看着棚顶,除了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的话,一句也说不出口。

  因为这份伤害,不是几句话可以抵消的。

  所以韩为打算用实际行动。

  “既然房间都开了,不然让我亲自安慰你两次?”

  “滚!!”

  ——

  “我先走,你出去的时候也打扮一下,戴上口罩和墨镜。”

  安慰两次这么具体周蕊肯定是没同意的。当然韩为随口一说过嘴瘾而已。

  要离开时,韩为示意跟着她一起出去的周蕊。

  周蕊平静推开他,只是戴上墨镜出去。

  韩为语气一滞,赶着她一起进电梯。

  电梯内空间很大,一人在一边。周蕊抱肩低头。

  直到来到一楼,周蕊退房。韩为站在大厅看着她过来,拿起手机:“加个危信吧。”

  周蕊摇头:“删了就删了。”

  韩为开口:“有事可以联系我,我之前手机丢了。这是我工作用手机,不过也没谁找我做事,我就当私人手机用。”

  催促周蕊:“快点。让人看到不好。”

  “加什么加?”

  周蕊嗤笑:“走出这扇门,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看着周围:“再说这里有大明星吗?拍你的话,我还能蹭你点热度都不错。”

  说完迈步朝外走。

  韩为叫住她:“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周蕊停住,回身看着他:“那两个人不会传我好话,我短时间应该没有邀约和行程了。回去休养一段时间,等慢慢平息在从头做起。”

  看着韩为,周蕊开口:“虽然你活该,这是你的报应。不过你既然准备退圈,以后大家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自己保重吧。”

  这次走出大门,再没回头,转眼消失。

  韩为沉默很久,低头走出去。

  “咔嚓。”

  门打开,韩为回到住处,周围一片安静。

  还是很欠缺真实感。

  将自己摔在床上。思考着这些事。宅男的生活简单单调,从重生到现在经历的事比他十几年经历的都多。而且超纲了。

  灵魂和身体哪个能代表一个的本我?

  你说是灵魂?不管换哪个身体灵魂都不变所以灵魂是本我?

  但是真正伤害别人的,都是你的肉体做出来的事。

  就好比此刻这具身体,韩为的灵魂在不在,他都已经伤到别人了。哪怕是嘴,嘴里说的话,手拍的照片。

  最关键的是,插入的缝隙让人更痛苦,但复杂的是苦中有甜。

  每当心烦意乱的时候刷短视频都是韩为解压的习惯。

  随手拿起,至少暂时忘记内忧外患。忘记自己的罪恶和承受的苦难。

  打开短视频,才发现自己下载却还没注册。

  注册之后,想要刷新视频不小心按到中间,居然看到自己。

  转瞬间要按回去,突然愣住。

  前世自己长得丑,大胎记吓死个人,一次自拍短视频都没发过。

  可是此刻再看这张罪恶的脸,却帅到掉渣偏偏又不娘。如果不是这个前身的所作所为让他厌恶想吐,他都不得不承认,这张脸这个身材甚至身高,是他期待自己可以长成的模板。

  坐直身子,韩为来到窗前对着自己。

  拍了第一个短视频。

  前世因为脸见不得人,这一世因为臭大街的名声也见不得人?

  自己招谁惹谁了?

  放开心胸吧,苦中作乐。

  “大家好。我是前艺人韩为。我入驻斗音短视频了。希望和大家在这里多多交流,谢谢。”

  发完找bgm,结果都一般,不过随便了。

  “点击,发送。”

  韩为就撂在那不管,去看别的视频。

  “哈哈哈,你说好笑吧?”

  “大哥,你别撞我呗?!”

  “哇!!看这些……”

  一个个刷过去,韩为咧嘴,这什么几把玩意?

  可能是刚上线的原因,都一个套路而且尬聊尬笑。

  一秒都不到,直接一个个划过去。

  “恩?!”

  突然发现右下角消息的地方,已经呈现99 的状态。打开看过去,是他刚发的那条视频。

  进去之后已经一千多赞,100条回复。

  韩为进去看着。

  “你进驻不进驻谁关心?”

  “这位是谁啊?”

  韩为咂咂嘴。但随后……

  “等一下。”

  “这不是遇刺的那个韩为吗?”

  “说是太渣惹到人被刺杀捅刀了?!”

  “他还好意思进驻?!”

  “说是圈内弃用。”

  “打桩机。”

  “全体起立,为渣男祖师行礼!!”

  “真的是他啊?!”

  “这么快好了?!”

  “他怎么了?最近都是他消息。”

  “他是不是劣迹艺人?”

  “他惹什么事了?”

  “说他渣女明星,特别爱玩。”

  “这也算事吗?在娱乐圈来说?”

  “好像还同时好几个。”

  “我艹!!楷模!!我辈楷模!!”

  “一个巴掌拍不响。”

  “我打你一耳光你听听响不响?”

  “锤死了吗?”

  “好像还喜欢摄影?”

  “老哥借一部说话。”

  “好人一生平安。”

  “没事走两部?”

  “这不抵制?想用短视频翻红啊?”

  “是吧。可能缺钱了呗。”

  “别做梦了。娱乐圈竞争激烈,你下去瞬间十个百个顶上来,再想出头没有你位置了。”

  韩为惊喜。不是因为精神崩溃扭曲,是真的惊喜。

  刷新两次,点赞破万。而且评论瞬间堆到1000,还持续增加。

  前世自己发评论最多也就4000点赞,而且还是持续很久。这才几分钟,并且没刷新一次都会成倍的翻。

  而且不止这些。他突然感到躁动彷徨的心在这一刻特别安定。

  一种熟悉和亲切的感觉哪怕都是谩骂也在鼓舞支持着他。

  这一刻他似乎看到了希望。

  除了翻红的希望也有让他安定在这个世界的动力。

  那就是……

  原来不管哪个空间和世界,可爱的键盘侠们都是一样一样一样的。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