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莽穿娱乐圈 第五章 你得帮我!

小说:我要莽穿娱乐圈 作者:胖子爱吃炖豆角 更新时间:2020-09-14 13:14: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阿为,吃什么?”

  “……随便。”

  “那点你最爱吃的小牛排,我来个沙拉……起司酱我自己放。”

  “我来杯水就好。”

  三人都叫了东西,在一家西餐厅。角落的地方,毕竟韩为和钟冉冉都是艺人。

  不过有顾天成陪同倒是好多了。因为韩为在走出医院门口的时候第一次感受到做艺人的可怕。

  但居然没有记者围着追问?

  好歹也是个明星经历这种遇刺的事,当然附近还有很多路人拿着手机拍摄。

  这些都无所谓,因为韩为和钟冉冉顾天成已经上车了。

  订好的饭店,但没包厢,所以找个偏僻的地方坐在打听。

  点餐之后等服务员离开。

  韩为看着钟冉冉,语气温和:“我想和你坦诚谈一次。当着顾经纪人的面。”

  钟冉冉突然有点娇羞脸红,也是二十几岁的人了,还在复杂娱乐圈闯荡,可是就感觉面对韩为如同一个小姑娘花痴似的,这合理吗?

  合理。

  因为存在即合理。

  “这里是公共场合……再说坦诚怎么能当他面?!”

  钟冉冉不好意思嘀咕一句。

  顾天成眼角抽动,一口将水喝干握着杯,似乎要攥碎。

  “我……”

  韩为有点懵:“你是怎么理解坦诚这个词的?给你说兴奋了还?当你男朋友面前又挖坑埋我?!”

  钟冉冉愣住,凑上前轻声示意:“以前你说的坦诚就是让我在你面前……”

  “好好好!!!”

  韩为很无力揉着头,他虽然一次实践都没有,但是精神储备已经超纲了。秒懂坦诚的意思。

  韩为自己特别鄙视这个前身人渣韩为,可是为什么某种精神层面居然还可以共通?

  难道自己就是这样的人?差的只是一张脸?

  或者每一个男人都是这样?

  “你到底要说什么?”

  服务员把要的牛排沙拉都送上来走了,顾天成皱眉看着韩为。

  韩为没理他,而是对着钟冉冉:“从今天开始,我顾不上你了。我要开始找机会赚钱还债。而你呢,找机会曝光和顾天成的恋人关系洗脱咱俩或者有或者没有的绯闻嫌疑,哪怕你还不是大咖一线女星,曝光恋情多少也有影响。多努力自己的事业吧,咱俩关系到此为止。”

  “阿为!!”

  钟冉冉紧张甚至难过:“我可以赚钱帮你还,还有张总也答应……”

  “他答应个毛线!”

  韩为粗暴打断她:“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你背着你男朋友和他带着的男艺人勾搭上还绿了他。你才是应该比我受到更多惩罚的那个,为什么你没有?不是因为你是女人二十因为顾天成还放不下你,因为张总看着顾天成面子还要忍受你。你多担心你自己吧。”

  “阿为~”

  钟冉冉眼泪要落下:“你……你怎么这样说?”

  韩为呼出一口气,对着顾天成:“我是能做到的程度就这样了。至于以后她不跟我会不会跟别人和我无关。而且我感觉她也有点被你惯坏了。”

  顾天成深呼吸,拳头死死捏着杯子。啪的一声,居然捏碎。

  手也扎破。

  服务员赶忙过来,毕竟也认出两个艺人。只是偏僻听不到说什么。

  “先生你的手……”

  “没事。”

  顾天成语气温和:“杯子我赔偿,记在账单里。”

  服务员客气的拿了纸巾,看他们不想被打扰,就再次离开。

  看着低头哭泣的钟冉冉,又看着韩为,顾天成笑:“现在发现经纪人比女人有用,又果断取舍了?”

  韩为摇头:“都是男人,这种事怎么可能挽回?我知道道歉没用,那我就只做我该做的事。”

  顾天成看着韩为,韩为也看着他。

  顾天成目光复杂,韩为的诚意他感受到了。不是说道歉缓和关系的诚意,而是真的想和钟冉冉分开,不是缓兵之计。因为他用自己欠债还钱的理由和她分开,最后为了断开她复合的念头,点破她自己也是身陷囹圄要想顺利走下去必须依靠自己的事实。

  如果钟冉冉足够聪明,就该放弃韩为回到顾天成身边。哪怕只是假的为了度过难关,但这点时间也足够顾天成挽回。如果她不聪明也没关系,韩为也的确顾不上她了。当着顾天成的面把这些谈妥,就是有交接的意思。

  莫名的顾天成已经不觉得这是羞辱,因为这件事如果要解决,就会处处碰到伤口。长痛不如短痛。

  “呜呜~”

  钟冉冉是不是足够聪明不知道,但她感受到韩为真的要和他分开。而自己胡搅蛮缠要腻着的话居然提前被他堵死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又难过。直接起身哭着离开。

  顾天成下意识追过去,韩为坐在那里看着两人先后离开的身影。叹口气,切着小牛肉吃着。

  不是第一次吃西餐,以前和同学去过。不过就去一次,里面西餐厅的人都看着他脸上的胎记,最后被西餐厅的老板撵走,说影响客人胃口。朋友和老板以及餐厅大吵一架还要报警,告他们歧视,被韩为拉走就算了。

  如果每次都这样,他会有打不完的官司,实际上也不可能每次都如此。只是他有点心累也习惯了。

  此时此刻可以堂堂正正坐在这里吃东西,却是一个人渣。

  好人被撵走,只因为脸上有胎记影响客人食欲影响市容。

  坏人被留下,明明无恶不作却因为长得堂堂正正,可以被礼貌对待……吗?

  “客人。请您结账。”

  服务员走过来,带着温和礼貌但生冷的笑容对着韩为。

  韩为牛肉正要放嘴里,看看叉子上的肉,又看看服务员,又看看叉子上的肉……

  “您的两位朋友都走了,请您结账。”

  服务员明白韩为的意思,但并没有任何改变。

  韩为放下叉子:“我还没吃完呢。”

  服务员面带微笑,语气轻柔:“怕您付不起。所以如果您没钱结账就不要吃了。请您出去。”

  “what?!”

  韩为惊愕看着她,突然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好奇询问:“你……你认识我?看过我的负面新闻?”

  服务员不置可否:“我们这里经常来明星,毕竟这里是上嗨。明星刷脸结账的情况特别low,我们也不接受。而且不用看新闻,看刚刚的情况也能看饱了。所以请您结账,如果不能就请您离开……”

  “我结账。”

  突然背后一个声音响起,服务员回头看到顾天成回来,有些惋惜点点头离开。

  韩为饶有兴致看着她背影,顾天成坐下,手里还包扎着餐巾。

  “我说……”

  韩为对着顾天成:“我不懂钟冉冉你为什么难以割舍,不过你应该降维打击你知道吗?医院小护士,饭店服务员,其实可能比不了钟冉冉赚钱多长得漂亮,但是也都不错,至少很踏实。”

  顾天成皱眉看着韩为,又看看服务生,无视他放屁。

  韩为呵呵笑着:“你怎么又回来了?打算给我前途无亮的未来一些指点?”

  “昨晚真的有人给你电话说是刺伤你的人?”

  顾天成询问。

  韩为收起笑容看着他:“而且他发了一张我存在私人手机里的一个女艺人的照片。我看得清楚。”

  顾天成脸色难看:“有没有钟冉冉的?!”

  韩为摊手:“我失忆了。他不打电话我都不知道有这么个手机。”

  顾天成觉得此刻情况很诡异,自己居然和一个人渣讨论他手机里有没有自己女朋友的照片?

  可是现实就是如此。

  “他想怎么样?”

  顾天成开口。

  韩为摇头:“不知道。他不相信我失忆了,说再联系我……”

  突然手机响起,韩为拿起一看,突然示意顾天成噤声。把来电显示给他看。就是他自己的来电显示。

  顾天成示意他录音。

  韩为接通:“喂?”

  “看来你是真的失忆了。”

  还是那个人。

  韩为开口:“你怎么知道?验证过了?”

  对方回应:“今天体检都是医生安排好。因为你们给的钱多。唯独一个体检需要排队,我就在后面,还问你是不是排错了。你看了我的体检单,说没错。”

  韩为惊讶,仔细回忆一下,是有这么个人。但是他不说自己都忘了。不过瞬间韩为思索的是医院有没有监控?

  “我是戴口罩的。只是隐蔽的问你的时候摘下来。摄像头拍不到。而且……”

  对方似乎知道他想什么:“你还想致力于找到我,说明你依然是想抓到我然后反击对吗?”

  “我……”

  韩为平复情绪:“我不是要抓到你。但我手机还在你那里,里面那么多东西,我怎么放心让手机留在你那里?”

  对方开口:“你不放心也没用。现在我给你了,你确保我没有把你手机里的东西都复制一份存起来吗?”

  韩为揉着头,叹口气:“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自己都说了真的把里面东西放出去,我最多也就和……”

  和特么谁?

  陈老师?这个世界好像没有他了吧?

  “我的确说过,实际上也是这样。”

  对方开口:“我没必要放出去让娱乐圈大乱并且实际上你也只拍了几个人的照片。其他只是一些暧昧对话。未必会掀起什么风暴。何况我针对的是你而已。她们不无辜,可伤害她们对你这种狠心自私的人渣也没有什么报复效果。”

  韩为呼出一口气:“所以你确定我失忆了吧?现在你想怎么样?”

  “失忆了不起?!”

  对方冷笑:“我说了突然发现让你死便宜你了。正好你还失忆?那就慢慢玩吧。你先收拾你的烂摊子,就够你喝一壶的。我要看你欠债然后没有工作,去街上要饭的惨状。”

  韩为沉默,半响开口:“好。算你狠,不过你针对我就是了,不要牵连无辜的人。”

  “哈!!哈哈!!”

  对方笑出来,但笑意满是憎恨:“你居然还有脸说不要牵连无辜的人?多少无辜的人被你伤害,你自己都不记得了?”

  对方开口:“对了。你失忆了,你都不记得。没关系啊。你手机里都是你的姘头,我会慢慢告诉你的。”

  韩为还要说什么,突然电话挂断。

  韩为挠挠头,将手机递给顾天成。

  顾天成听了一遍录音,看着韩为……

  “这人神经病吧?”

  异口同声。

  对视一眼,顾天成开口:“要么就是被你伤害得太深,以至于精神出现问题变成了神经病。”

  “喂他是男的。”

  韩为开口:“我伤害女人就算了,男人也伤害?还伤害成这样?”

  顾天成嗤笑:“不好说。是你的话不是没可能。”

  韩为叹息:“随你怎么说,给点意见?”

  顾天成看着韩为,摇头开口:“自己面对吧。他说的对,失忆了不起啊?示意能抹杀你给这些人带来的伤痛?”

  韩为眯着眼睛:“或许还有快乐呢?”

  顾天成脸色撂下,韩为开口:“我是对不住你们,但是杀人不过头点地。如果你们一点想原谅的心都没有,我可就将错就错了。我现在就去找顾冉冉以后吃软饭,我相信有她一口干的,一定有我一口更干的。她对我多好你知道。”

  “你特么是不是人?!”

  顾天成咬牙揪着他领子,韩为指着他手:“放开。”

  顾天成胸口起伏,忿忿放开韩为。

  韩为摇头整理领子:“我发现人真都挺贱,我还一堆委屈呢。跟谁说去?!”

  “你委屈?!”

  顾天成失笑:“你委屈?!”

  韩为瞪眼:“我说我失忆的你不信。可我说我精分出第二个人格这医学上有没有可能?便宜都他占了,我醒过来就要擦屁股一堆屎等着我?我招谁惹谁了?!还得还债?房子都没了?!然后我忍着自己的委屈诚恳道歉你们还抖起来了?!还威胁我,还看我笑话,还冷嘲热讽?!”

  指着顾天成:“我诚意拿出来了。现在好好语和你说不通,那我问你你帮不帮我?不帮我我就去找钟冉冉!!要饭是吧?!你听到了他想看我要饭!!我就带着钟冉冉要饭去!!或者我让她出,台养着我,你信吧她一定愿意就她那个花痴样!!”

  “你吗的!!!”

  顾天成拿起水直接泼过去,旁边服务员又过来。

  韩为呵呵笑着擦着脸:“你别说。我有做人渣的天赋。”

  想了想,韩为表情怪异:“而且为什么做人渣这么过瘾呢?”

  “先生没事吧?”

  服务员看着顾天成:“需不需要叫保安?”

  顾天成死死咬牙盯着韩为,许久之后深呼吸,对着服务员:“不需要了。”

  韩为点头对着服务员:“保安管不着人渣。”

  服务员无视他,对着顾天成为难:“那麻烦你们小声一点,那边很多客人看过来,你们……似乎……总之小心一些。”

  顾天成点头:“谢谢。我们不会再影响其他人。”

  服务员面无表情看了韩为一眼,韩为笑着对着顾天成:“你看。我也不是万能的,还是有女孩喜欢你但是对我却横眉冷对。这个世界没什么是绝对的……”

  收起笑容诚恳看着顾天成:“这个阶段你呆在我身边帮帮我。顺便还能看着我监督我别和钟冉冉见面是吧?”

  顾天成看着韩为,就这么看着。半响开口:“原来失忆就只是失忆,本性是不会变的。”

  韩为有点尴尬,轻咳一声:“随你怎么说。”

  毕竟自己刚刚表现出来的样子,自己都觉得不认识了。

  难道是这个身体的人渣本能污染了他纯洁的灵魂?以后要谨慎,恩恩,要谨慎。

  “所以呢?”

  韩为看着他:“答应我了?”

  顾天成疑惑:“你这么确定我很在乎钟冉冉?”

  韩为摆手:“这些废话就不要说了。你不在乎他我睁眼都看不到你,更别说这几天跑前跑后。”

  顾天成沉默许久,呼出一口气:“你自己现在什么情况我已经告诉过你了。我只是一个经纪人,你已经被圈内封杀,公司也雪藏你。圈外还在传你遇刺的事,没有公关洗白影响会扩散。除非你转行,可是你还欠着8000w,这已经是冉冉替你争取到的最大的福利。你觉得你房子能卖一亿两千万?还有不少是她自己的私房钱给你还的。”

  停顿一下,顾天成皱眉:“你去这么对她……”

  “你有病啊?!”

  韩为不耐打断:“你是受.虐狂吗?变.态?!我对你女朋友不好你不是应该开心吗?!现在你怎么了?为你女朋友被我恶劣对待抱不平?你这么贱啊?!”

  顾天成脸色发红,轻叹口气:“我俩回不去从前了。”

  韩为点头:“放我也回不去。一次不忠终身不用。”

  顾天成眯着眼睛看着韩为:“所以是因为谁?”

  “因为我俩。”

  韩为开口:“就好比很多女人抓到老公找小三都去打小三,忘了始作俑者是自己老公。没本事的才去撕小三,有本事的直接把老公制得服服帖帖。你看斗音短视频上不都是这种积极向上普世价值的好段子?”

  顾天成一愣:“斗音短视频?就是最近刚上线的app短视频平台?你刷了很多短视频吗?我记得我让你入驻你说没时间,私下偷偷刷过?”

  韩为也愣住,讷讷张口,突然想起好像前世的确是这个时间段斗音正式上线的。

  脑海中似乎有些想法。

  圈内弃用,圈外遇刺负面新闻!品牌方索赔以至欠债8000万,还有个幕后捅刀黑手拿着他有很多隐私的手机在蛰伏。

  如果不死就要活着,一切都要面对的同时。

  也许天无绝人之路……

  不过前提是,他还算个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