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莽穿娱乐圈 楔子

小说:我要莽穿娱乐圈 作者:胖子爱吃炖豆角 更新时间:2020-09-14 13:14: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来了?”

  “韩为来了。”

  “快过来,就等你了大作家!!”

  上嗨一家档次不错的饭店,开门进入包厢的时候已经有十几个三十多岁的男男女女闲聊着。

  饭菜已经摆放在那不过没动,都只是喝点饮料酒水胡侃而已。

  明显是等人,包括一旁服务的旗袍漂亮服务员都见怪不怪。当一个三十五六岁的男人走进来之后,看到客人都笑着起身招呼,她们也都知道等待的客人终于到了。

  可是回头看去,都吓一跳。有一个女服务员甚至惊呼一声,不是因为这是什么大人物她们认识。

  只是因为……长得吓人。

  “你们出去吧。”

  惊呼让客人很不满,其中一个有点胖但是衣着不菲的男人对着服务员开口。

  那个惊叫的服务员吐吐舌头,礼貌歉意的离开。路过最后进来这个客人的时候,目光有歉意也有抵触。

  只因为这个普通身高衣着朴素的男人那张脸上,有一块遮住半张脸的青色胎记。

  乍一看就跟淤青似的。

  “韩为,坐。”

  有一个丰盈的女人姿色出众,招手示意他:“别理她们,一会和经理投诉。”

  胎记男人叫韩为,走过去笑着坐下:“那最后吃完投诉,不然容易吐口水在饭菜里。”

  “喂!!”

  “你这嘴真是……”

  “我不吃了!!”

  一个女人抱怨叫着,很不高兴。

  韩为惊讶,甚至有些害怕:“薇薇你不吃了?!就因为我说的话吗?!那你要是不吃……那我……我岂不是……”

  突然看着旁边的女人:“哎她不吃我好像也不会怎么样是吧?”

  周围都笑,韩为瞪着也忍着笑嚷嚷不吃的女人:“你爱吃不吃!!你去一边凉快去!”

  “哈哈哈!!”

  大家都笑出来,包括那个被调侃的女人也是忍俊不禁白他一眼。

  “吃着喝着。”

  胖男人招呼着,大家开始动筷子倒酒之类的。

  今天是同学聚会,每年一次。很难得在于,社会压力越来越大,想组织这样的聚会很难了。即便组织成功,同学聚会的意义也早就变味。要么是炫富攀比,要么就是初恋意难平去开房。

  好在这个聚会是高中同学聚会,不是大学。

  倒也没说大学不好联络感情,只是因为踏入半个社会的原因,和谁关系好不好哪怕一个宿舍那也只是随缘。不像高中的时候即懂事了又不掺杂太多其他复杂因素,感情都很纯粹。

  又或者只因为韩为和他们都是北方小地方出身的原因。

  班级四十多人,但在上嗨的就十多个而已,都到了。做什么行业的都有,只有一个是宅男写手,就是韩为。

  都结婚了,甚至离婚了,甚至有孩子的。只有韩为一个人单身。

  其实看也看出来,韩为混得不是最好的,小康都未必,但是大家都愿意等他。而他也善于调节气氛。

  胖男人是班长,上学时候不胖,甚至很帅。这是如今当了一家不错的外贸公司做人事部门主管之后,觥筹交错所以吃喝成这样。但现在不是以前业务靠吃喝,他很有组织能力,上学时候就如此。也算这里混得最好的。

  没办法,小城市出身也没有家世太不错的,都不是名牌大学毕业,靠自己能这样都很好了。当然其他也不差。

  “韩为。”

  班长在大家闲聊吃喝的时候凑过来:“那两个服务员如果你……”

  “不要这样。”

  韩为开口:“都混饭吃的。而且长成这样不怪我,但更不怪别人。你要投诉,那我一路从门口走过来别说服务员,饭店客人都好几桌吓吐的,人家找我赔钱你给?”

  “呵呵。”

  班长笑着拍拍他肩膀,随即叹口气:“你啊。什么都好,就是……”

  一个同学皱眉看着韩为:“激光手术都能弄掉,怎么不去正规医院弄一下?”

  另一个女同学白他一眼:“你是韩为同学吗?他这是青胎记,不止是皮肤,估计皮下肉里也是这个颜色。而且好像做过吧?”

  看着韩为询问。

  韩为笑:“做过。青胎记成功率不如红黑胎记高,而很正常的,我就是高概率没成功的一批。医生说不能做了,因为在脸上,可能会有其他影响。我也就算了。”

  “别说这个了。”

  班长不耐:“都这个岁数了做什么做?这样挺好。”

  几人都笑着没多说。班长给韩为倒酒,叹口气看着众人:“不过话说回来,你们说韩为要是丑也就算了。可是胎记这种东西天生的。却要承受这些……”

  “哪些啊!!”

  韩为推开他手臂:“一股高高在上的俯视心态。班长你上学时候就这样你没发现吗?!”

  “哈哈!!”

  “没错!!”

  “现在还这德行!!”

  周围都笑,班长惊讶:“我上学时候这样吗?”

  韩为举起酒杯:“各位同学!!今天这顿酒喝完,我们一起排挤他好吧?!再有聚会就不叫他!!”

  “哈哈哈!!”

  “谁爱叫谁叫!!”

  “不理他!!”

  “还臭摆谱!!”

  班长现在抱拳:“行行行!!好了各位!!”

  指着自己心口:“我错!!是我错了好不好?!”

  韩为身边女人挑唆:“错了就完了?这是认错态度吗?”

  班长一杯酒喝掉,大手一挥:“今天这顿我请!!”

  “yeah!!”

  韩为第一个和旁边女人击掌,女人也笑着一起,大家都跟着拍手。

  班长自己都笑呵呵的:“以为我不知道?”

  推了韩为一下:“每次都是你!!找我当大头的借口一次比一次自然随意。”

  韩为赞叹给他倒酒:“可也逃不过班长火眼金睛。要不这里你混得最好。”

  班长对着几人:“看到了吗?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

  众人再次笑,气氛那么好。一点也没有把因为身份地位财富差异造就的不同带进这里,外面阳光温暖照射屋内,恍惚间好像一群十六七岁的男孩女孩在觥筹交错一般。

  至少喝了几杯酒的韩为视线有些模糊,似乎有这样美好的幻觉。

  众人继续闲聊,有的和旁边,有的和对面,声音很大,互相听不清有时候,却兴致更高。

  很多人问韩为天天在家宅着干什么。问他又写了什么小说?是不是还是娱乐题材的。韩为只是笑,偶尔调侃几句。都很开心。

  无意间看着旁边丰盈的女人,她叫周颖。和韩为关系是最好的一个女同学,曾经还是同桌。

  “怎么了?”

  韩为拿过她的酒杯,给她倒了冰绿茶:“赵文不想你出来?孩子还得他带?”

  周颖喝了口绿茶,轻叹口气小声开口:“我俩离了。今天刚去民政局办了手续。”

  韩为惊讶,没等要说话,突然发现周围没了声音。抬头一看,居然都望着这边。

  韩为咧嘴:“我靠,你们听这个耳朵可特么敏锐了!!”

  几人笑了一声,随后又都沉默。

  刚刚叫薇薇的女同学坐在周颖身边握着她手。

  “我没事。”

  周颖开口:“没出轨。就是感情不和……”

  周围互相看看,班长开口说话:“不意外。你家老赵好像一直不太接受我们,其实我们这帮人没谁太有出息,但也没谁太丢脸吧。他就在机关单位做个公务员,我们也不求他办事,每次都撂脸子。有那个必要吗?”

  韩为斜眼看他:“以前你咋不说这话?”

  班长呵呵笑:“我是班长嘛。维护好同学的家庭生活美满也是我的分内事。”

  “呸!!”

  薇薇啐了一口,看着班长:“家庭生活美满?那你咋不给韩为解决个人问题?!”

  “喂喂!!”

  韩为打断:“我是自己愿意单身,愿意宅着。我是担负不起一个丈夫一个父亲的责任,我自己还是个孩纸呢。”

  “呵~”

  “滚吧你!!”

  众人笑骂,韩为摆手看着周颖:“不说那些感情的事,这个你自己面对和接受。现实问题,孩子归谁抚养?房子财产怎么分?以后你怎么打算?”

  几人也都关心起来。

  周颖开口:“孩子归我,他给抚养费。财产没多少,他也都给我了。因为没出轨,所以房子归他,不过他会按照市价给我一半房子的钱。暂时没有那么多钱,以后会一点点还给我,写在离婚协议上了。”

  “这怎么行?”

  “就是,你还带孩子,没地方住。”

  “孩子应该住在家里,更好的适应你们离婚生活。”

  “这老赵一个公务员,能没有多少钱谁信?”

  “真够狠!”

  众人你一我一语,薇薇询问班长:“你有认识的律师吗?给薇薇找一个。”

  班长皱眉:“有倒是有。可离婚协议都签了,民政局都下证了。现在再……”

  “那这样。”

  韩为开口:“别的就算了。监督他按时还款,别什么现在没有以后一点点还。谁知道物价以后什么情况?货币是不是贬值?”

  众人点头,韩为看着周颖:“有地方住吗?”

  周颖叹口气:“我打算回老家。不想在上嗨了。”

  几人都没说话,韩为笑:“也好啊。家里消费水平低,压力也不大。就是你家小阳适不适应。”

  薇薇皱眉:“你母亲在你上学时候就去世了。你爸也找了别人一起过。现在你回去住一块……”

  班长好奇:“周颖咱老家你自己没房子?”

  周颖开口:“卖了,然后来的上嗨就跟赵文。”

  韩为示意:“正好。我写小说攒了点钱,去年在老家买了一个七十平米的房子。全价也才二十多万。你要不嫌弃就去住,反正我短期也不会回老家,那是我养老的房子。”

  薇薇眨眨眼:“对啊。等韩为养老回去你俩不如就个伴,反正上学时候你俩就同桌。”

  “喔喔喔~”

  众人起哄。

  班长叫嚣:“还老了就伴?!我看你俩就一起现在回去直接过得了,反正韩为一个宅男写小说的,有网就行。咱老家虽然比不上上嗨,但网速肯定也不慢。”

  “哈哈!!”

  “班长说得好!!”

  “网速肯定也不慢可还行?!”

  “哈哈!!”

  众人都笑出来,三十几岁孩子都有的周颖有点脸红啐骂:“你们行了吧你们?我都这样了还在那……”

  “就是!!”

  韩为喝了酒,脸上的胎记更红了,就好像阴阳脸似的:“第一我不接盘。第二我这样的后爹别给孩子吓得做噩梦。”

  撇嘴看着周颖,韩为嗤笑:“而且哥非处不要。颜值身材必须得是明星级别的,看不上她。”

  “你滚!!”

  周颖推开韩为:“做你的梦去吧。还明星?!呸!!你别给明星吓退圈了就你张脸!!”

  韩为嘿嘿笑:“那咱就算是各自安好,同学一场就别互相伤害了对吧?”

  起身去套间内的洗手间:“去放水。做决定回去我把钥匙给你。”

  周颖张张口,看着韩为的背影,出神片刻,直到他进了洗手间。

  班长同样看着他进去,叹口气对着周颖:“韩为啊,什么都好。人有意思,幽默心善,善解人意。几句话逗笑你,又能开导你。”

  “就是这张脸……”

  一个男同学晃着酒杯,也是叹息。

  薇薇无奈:“其实小时候女孩看脸找男朋友,但岁数到了也就看开了。多少美女找的男人都是又丑又龊又老,丑根本不是问题。”

  班长开口:“所以他不是因为丑。老天不开眼,韩为这么好的人,偏偏胎记长那。”

  一个女同学开口:“现在好多了。我们都知道他的好,我们都接受了。记得上学时候,就因为一张脸,好多人都欺负他。还是周颖一直帮着护着,打不过就告老师,打得过就教训他们……”

  薇薇看着低头的周颖,瞪了那个女同学一眼。

  女同学尴尬笑了笑,转移话题:“你们说,韩为在我们当时班里作文写的就好。后来当了作家不意外,怎么总写什么娱乐题材的?我是不懂网络小说这一块,好像什么玄幻啊,仙侠啊,很多改编成电视剧可火了。至少写本都市职场题材的也行,能拍成电视剧。写明星yy这种……”

  “你懂什么。”

  一个男同学叹口气:“韩为慢慢被大家接收甚至喜欢,对我们来说是一个结果而已,对他来说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现在看起来好像是特别幽默外向,但他做宅男做了多久?他可不是那些不想出门很懒才做宅男,他是为了逃避社会对他脸的偏见和抵触。”

  “至于吗?”

  一个女同学不解。

  另一个男同学开口:“不至于?没人当面因为这个直接鄙视你就是了,估计不好意思。但你让他试试去找工作?丑的都没人愿意要,何况是这种明显外观障碍的,谈客户给客户吓到。自己公司工作同事也不自在,我们是看习惯了。”

  薇薇不满:“你说得这么难听干什么?!”

  男同学惊讶:“我说的难听?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当初他刚来上嗨我陪着他一起找工作面试。结果我都接到三家让我去公司复试的,他却干脆面试都没过。这是我跟着他亲身经历的。”

  众人没再说话。

  许久之后班长点头:“其实他在我们面前逗我们笑,拿胎记自黑。实际上他内心比谁都敏感。三十几岁了,女朋友都没谈一个。还写什么娱乐明星yy题材的小说,就是把感情的事从现实彻底放弃,寄托在了自己构建的虚拟故事中。”

  薇薇好奇:“一个女朋友都没谈过?”

  班长没说话,算是默认。

  另一个女同学好奇:“是不是被伤到过?”

  周颖咬着嘴唇低头。

  正好被那个女同学看到,探身对着周颖:“不行就听班长的,我咋不信要是谁都会嫌弃韩为长相至少你不会是吧?”

  周颖瞪眼开口:“我当然不会!!!”

  只是随后慢慢低头,周颖扯起嘴角:“但我家小阳会。”

  班长皱眉:“韩为开玩笑的。小阳我见过,挺好的孩子,怎么……”

  周颖看着几人:“你们知道老赵抵触我和你们一起,其实不是你们,是抵触韩为。”

  “什么?!”

  几人不解,班长询问:“为什么啊?”

  周颖沉默许久,拿起一杯酒一饮而尽。薇薇要拦都没拦住。

  周颖脸颊通红呼吸都有酒气,笑跟哭一样:“也不知道是不是狗血电视剧看多了。有一次我做梦居然喊了韩为的名字,被半夜回来的老赵听到。他生气不说,还骂我恶心。一个脸长成那样的都惦记。我解释好久,他表面不说什么,可是有一次去我家,韩为垫个脚就走。被赵阳看到吓哭了。那晚老赵和我大吵一架,之后我俩就不怎么说话,再说话就是离婚。”

  所有人面面相觑。

  都沉默了。

  “我配不上他!”

  周颖眼泪流出:“是,上学时候我和他好,我一直护着他。可后来我也抵不住周围的流蜚语,说我俩搞对象。说我连这样的都能看上,那时候我小不懂事也害怕。就主动窜桌了。”

  “你说什么?!”

  班长脸色撂下:“我记得是韩为自己调到后面的。”

  周颖低头没说话,薇薇揽着他瞪着不高兴的班长:“那时候我们才多大?而且不管怎么说周颖都是对韩为最好的一个!当时身为班长的你也是大面子过得去。”

  班长欲又止,最终只能仰头干掉一杯酒。

  “呜~”

  周颖捂着脸哭出声:“我离婚是报应,我知道的。当初我没有一直对他好,后来也疏远他。现在因为他我离婚了,是我的报应。哈哈!!”

  几人都过来劝着,洗手间里的韩为,背靠着门口,听着外面的哭泣声。看着窗外的阳光,微微出神。

  ——

  “都慢点啊。”

  “找代驾。”

  “没开车?那一起打车回去。挨个送到地方。”

  韩为在外面组织人,此刻戴上口罩。虽然还是有一半胎记露出来,但没那么明显了。

  薇薇也帮忙把喝醉的班长送进自己车内,今天她没怎么喝酒。可以自己开车。

  路过韩为的时候不耐摘下他口罩:“大黑天的谁看你?”

  韩为笑:“你信不信就你开车然后突然看到我站在路中间那张脸直接当滑翔起飞……”

  “我呸!!”

  薇薇骂了一句,随即烦躁又给他戴上:“戴吧戴吧。”

  韩为呵呵笑,班长喝醉了,眼神都迷蒙还趴着车窗拽着韩为:“送……送周颖回去……你俩……也才三十多……还……还有机会……呕!!”

  没等说完,突然趴车窗吐了。

  “哎呀~”

  薇薇很是无语过去给他拍着后背:“自己都这样了还在叭叭叭的给人上课。”

  韩为恩了一声:“不是看他喝醉我就打他了。才三十多还有机会?话没说完看我就吐了,机个毛线会!”

  “呵~”

  薇薇白他一眼:“你行了你。他也不是看你看吐的。”

  韩为摇头:“我也不怪他,有时候我看镜子里自己都能看吐,吐完一边哭一边再自己收拾……”

  “你可行了吧!!”

  推着韩为:“干点正事。把周颖送回去……对了。”

  叫着那边也照顾其他喝醉的男同学的周颖:“你家赵阳呢?”

  周颖开口:“去同学那住了。明天我去接他,然后找房子。”

  韩为过去:“还找什么房子?不回去了?”

  周颖无奈:“总得办转学,户口还有其他的……”

  薇薇思索:“上嗨户口,转回北方?不划算吧?”

  周颖没说话,薇薇一愣,抱歉开口:“你自己做主,有需要的和我们说。”

  推着韩为,韩为没多说,和大家打招呼,先来一辆出租,让他们先上了。其他的有的还需要等代驾。

  “呼~”

  呼出一口气,韩零看着周颖:“那你住哪?”

  周颖示意:“不回家了。房子归他……我随便先找个酒店。”

  韩为直接对着司机:“ja区丽华小区。”

  这是韩为的住址。

  看着周颖:“我家不大,够住了。明天我找酒店,你带着赵阳去我那住。等事办好了买票回去,我老家房子钥匙给你。要是你打算留在上嗨,我陪你找房子。在我家附近就挺好,互相照顾也方便,毕竟我宅男,在家写东西不用上下班,时间充裕自由。”

  周颖恩了一声,没再说话。

  直到到了小区,领着她进屋。

  屋内还算整洁,还算。但是东西乱丢很杂乱。屋内空气也不太好,烟味不小。

  “进来。”

  打开客厅门,房间不大,一个人住。两室一厅,韩零写小说很多年了。收入还不错。所以租的房子偏远一些便宜,但空间还是不小的,大概六十多平。

  “你睡我卧室,我睡书房。”

  韩为开口,不是装还弄个书房,而是他就是写东西吃饭的,自然有一个类似工作间的地方。里面都是书,然后电脑还有一些相关的杂物等等。

  周颖脱掉外套挂起来,韩为找来拖鞋给他换上。

  “洗漱用具我都有备用的,找给你。就是衣服……”

  “就住一夜。”

  周颖开口:“别忙了。”

  韩为去冰箱去了两瓶水,递给她一瓶。坐在沙发上。

  周颖没少喝,不过喝了口水,也都清醒很多。

  两人对视一眼,相对无。

  倒是周颖四处看,突然看着周围墙壁贴着当红明星的海报,笑着调侃:“一个男明星没有?全都是女明星?”

  韩为恩了一声:“而且年龄都没超过30,最小的20,最大的也才28。几乎就这个区间。”

  周颖瞪他一眼:“你不用提醒我。我不找你接盘。”

  韩为嘿嘿笑:“那我就放心了。”

  周颖出神看着他,轻声开口:“你自己呢?三十多岁了,不找女朋友不结婚吗?”

  韩为摇头:“找啊。找不到你怪谁?”

  看着周颖:“相亲公司都不接我这个大单,怕砸了他们招牌。倒是有没嫌弃我长相的,不过张口一台宝马,一套百平xh区房子写她名。我说我没现金用胎记换行不行?人家骂了一句脑子瓦特就走了。”

  周颖惊讶:“你还相亲呢?”

  随即赶忙开口:“我不是这个意思。”

  韩为开口:“没什么。不过的确是我妈安排的,我自己肯定不会去。”

  周颖皱眉:“别写个小说真把自己当文青了,网络小说而已,快餐文化。那么清高给谁看?”

  韩为失笑:“我清高?注定没结果的事,没必要浪费时间还被人奚落俯视,我倒是没那么在意,只是也不需要被人指指点点吧?”

  周颖出神,半响开口:“所以就打算一直单身到老?在小说了找慰藉?”

  韩为看着她:“小说yy有什么不好?自己代入男主角,然后什么的美女什么样的感情什么样的经历或酸或甜都可以经历。我感情生活并不匮乏,甚至我觉得很完美。”

  眨眨眼:“关键还能赚钱吃饭,不然哪来房子借你?”

  指着周颖:“是借!房产证在我这!!别打算雀占鸠巢。”

  周颖白他一眼:“谁稀罕?”

  起身开口:“不和你扯了。洗澡睡觉,今天酒喝的不少。”

  韩为去给她准备,洗手间和浴室是一个,在两个卧室中间,不大,几平米而已。

  “就这条件了。”

  浴巾还有洗漱用品都递给她,周颖接过进去。

  韩为沉默片刻,叹口气笑着,转身看着周围的墙壁。

  走上前看着各个女明星的海报。也许她们比普通女人更现实,但至少在面对镜头前,总是挂着笑容,总是真善美的模样。尽管一旦有曝光丑闻,潜规则,出轨,逃睡,撕比什么事也都有。

  可至少还必须把光鲜亮丽的那一面展现给世人,不然谁追捧。

  可是没人知道韩为其实内心里,最讨厌明星。

  因为看到她们完美的脸和最纯美的笑容,总是提醒他那张脸和世人的不同。

  仿佛他永远无法融入正常的世界。只能一个人在自己构架的虚拟中苟活。

  “什么都好,就是一张脸不好。”

  韩为喃喃自语。

  “就是一张脸好,什么都不好。”

  韩为扯起嘴角,如果有一次选择的机会,自己怎么选?

  韩为沉默许久,啪的一声手拍在最美最火的那个女艺人海报上。

  “小孩子才做选择,成年人……”

  “韩为,热水器坏了。”

  突然身后声音响起。

  韩为下意识回头,两人都一瞬间愣住。

  韩为手是拍在女明星海报胸口的。而此刻周颖是围着浴巾,白花花的腿和白花花的……沟。

  四目相对,许久之后还是韩为第一时间回避视线。迈步朝着浴室:“我去看看。”

  只是和周颖擦肩而过的时候,韩为低头的瞬间看到浴巾掉在地上。韩为下意识弯腰捡起,可是直起身的时候一个身子已经抱住他。

  “喂!”

  韩为要挣脱,却被抱紧。

  “赵阳九岁了,最多五年他也该懂事。你要是不嫌弃我结过婚又离过婚还有个孩子,以后咱俩一起过吧。”

  韩为一顿,慢慢挣脱开她,将浴巾展开给她围住,笑着开口:“我嫌弃。”

  周颖愣住,韩为揉揉她头发:“非处不收。男人很专一的,不管是小伙还是老头,永远喜欢18岁的。我就想着有一天一个无知少女白富美又漂亮又不在乎钱还特别纯美可以和我邂逅,然后不在乎我的年龄我的脸一心只爱着我。”

  周颖眼睛湿润:“韩为……”

  韩为笑:“你不用同情我。我自己赚钱吃饭也没用你一分是吧?我不觉得自己人生可悲,找不到我就不找呗。至少小说里我的感情生活是完美的,不会有谁嫌弃我没本事,嫌我长得吓人,或者表面和我恩爱背后却……”

  周颖低头捂着脸哭着:“对不起韩为。当初……”

  “那都是小时候的事。”

  韩为打断:“我不是在说你,你对我很好。没有你我估计我很难熬过那段时间。况且现在我们都多大了?”

  揉着她头发,韩为开口:“我出去住,明天白天我来修热水器。你自己早点休息。”

  “韩为!!”

  周颖叫着,韩为随便拿着钥匙和外套走出房子,头也不会。

  “韩为!!”

  周颖听着门关闭的声音,捂着脸蹲在那哭泣。墙上女明星的海报笑容没变,甚至比以往更灿烂了。

  “呼……呼呼……”

  不知道为什么,白天天气还很不错,晚上的此刻,居然起风了。路上车都没有几辆。更别说人了。

  韩为一个人低头慢慢走,风也吹着他,不由自主抱紧自己。

  其实韩为也没走远,就在附近转悠。想步行随便找个酒店。这里的小区不算高档,很多路段比较黑。

  低头想着心事就把酒店的事忘了。不自觉居然走到一个没什么路灯的巷子。

  “别动!!”

  突然有人拍着他肩膀,然后锐利的刀锋抵在他脖子上。

  韩为回过神,茫然看着刀锋,背后有声音示意:“我就要钱,老老实实的我不会扎你,不然……”

  韩为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可是不慌。

  慢慢转头,看着打劫的人,轻声开口:“我们下面都用危信支付婊了,谁还带现金?冥钱你要吗?”

  打劫的借助微弱的光亮看到韩为那张脸。

  “当啷。”

  水果刀掉在地上。

  一个二十出头的男孩而已,惊愕看着韩为的脸,表情惊恐张大嘴。

  “我艹!!鬼啊!!”

  转身连滚带爬要跑,可是腿软居然吓得趴在那。

  “我特么……”

  韩为咂咂嘴,走上前一脚踹过去!!

  “你还真当我是鬼?!”

  “你见过这么帅的鬼吗艹你吗的!!”

  “你特么……你还……你还真敢叫?!”

  “恩?!”

  韩为不知道怎么戾气从小到大都没有那么重,或许今天的事发生的太多。脸上的胎记都闪过青色的感觉,真的如同鬼一般。

  “我错了!!我错了!!”

  男孩捂着头惨叫着求饶:“饶了我我不敢了!!”

  “不敢?!”

  “你吗的鬼杀人不犯法知道吗?!”

  韩为越听戾气越重,而脸上的胎记他自己看不见,真正由红变青,由青变黑。

  男孩最后大叫:“老大救我!!”

  之后芶的一声翻白眼昏过去。

  韩为还在踹,只是突然愣住“老大?谁是你……额。”

  噗的一声,韩为后背一阵刺痛。被利器插入身体。

  慢慢转身回头,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一脸凶狠站在背后。然后看到他这张脸,突然也惊恐大叫一声:“鬼啊!!”

  转身就跑了。

  韩为费力够着后背的刀,用力一拔更加痛。痛得昏倒在地上。甚至一摊血迹染湿后背一块嫣红。

  无声的倒下,随后意识在痛苦中失去,似乎痛苦随着意识的消失也渐渐感受不到。

  大概五分钟,那个男人小心翼翼重新回来。用力拽起昏倒的男孩转身就跑,最终只留下韩为趴在那,以及身下的血迹。

  ——

  上嗨晚间新闻报道。

  ja区丽华小区附近的一个小巷在凌晨发生一起命案。

  韩姓三十六岁男子,后背被插入利器流血过多身亡。疑似是夜路遇到抢劫被刺死,因没有摄像头,目前征兆目击证人……

  下面播报国际新闻。

  美国国务卿肥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