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尖儿上的病美人 第38章 第三十八章

小说:心尖儿上的病美人 作者:道玄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他膝上放了魔器手炉,温暖地贴合着掌心。此刻四野皆寂,夜色浓郁,群星闪烁。

  终南山上到处都是落雪,小亭上也是。江折柳坐在峰顶亭中,石桌上煮的酒沸腾出咕噜噜的气泡声。

  只不过那是闻人夜的,他自己安分地喝茶。

  江折柳低头喝茶时,雪色长发被夜风吹拂过来一些,沿着耳垂落下,无声无息的,在闻人夜眼中,几乎像是一种美丽而捉摸不透的幻境。

  魔尊大人怕他冷,才把这人给捂得严严实实的,但还是觉得江折柳身上很冷,浑身上下都冷冰冰的,难以温暖。

  “所以,你是习惯性地顾全大局?”闻人夜还没忘记之前那件事,炸了的毛不是那么好顺,一边斟酒一边道,“像你这种人,早晚都要活活累死。”

  他说这话时其实没有多凶,更多的是一种不解和挫败。

  江折柳听了也没感觉到生气,他反而赞同地点了点头,喝了一口苦茶,点评道:“这死法我已想过许多次了,如今所幸还轻松些,也许有安度晚年的希望……你会为我收殓尸骨么?”

  闻人夜的眼眸中观察不出究竟是个什么情绪,他紧紧地盯着江折柳,像是忍了很久的火山:“我管你死在哪里。”

  这只魔一贯是口是心非,他越是在乎越是心痛,越觉得对方做这些不值得,就越不肯张口劝慰,心里像燃着一把火在烧,火焰让江折柳一句话给闷回来了,就剩下那点破败的火星子,灼得他心尖上都疼。

  “绝情。”江折柳再次点评了一句,他抬头看着穹宇天际,看着墨色天空间闪烁的群星,“你还年轻,还很有天赋,以后的路应该会很好走。”

  他讲话总是有点自居为长辈的感觉,但江折柳也确实能算得上年长之人,他与对方的父亲在凌霄派谈判协议、争权夺利,其中暗流涌动之时,闻人夜还是少年,年轻气盛、满目只有修为剑法之上的高低。

  “我若有如此后继之人,恐怕做梦都能笑醒,泉下有知,也……”

  他话语未完,就被闻人夜盯紧了,似乎对他说这种话极其不悦。

  江折柳从善如流,避开了这个话题,一边转动着手中的暖炉,一边道:“我师弟也年轻,天赋也很好。”

  ……祝无心?闻人夜从旁聆听,沉默地观察着对方的神色。

  “只是他生性散漫,从不在修行学习之上多下功夫,但即便如此,我也需要比之百倍千倍的努力,才能超过他。”江折柳神情平静,语调淡漠,极为轻描淡写,“我是想,我身为师兄,如果不能做最强之人,遇到危险之时,难道还要让师弟挡在前面么?”

  笨鸟先飞的道理,他从很小之时便已了解过了。

  “只可惜你那师弟不太领情。”闻人夜道,“不然怎么肯让你独自搬到终南山。”

  江折柳道:“是我要离开的,况且终南山有何不好?你可是我的邻居。”

  在闻人夜眼中,这简直就是对他师弟的开脱。但他并没有继续反驳,因为有他在,一定不会让江折柳受苦的。

  茶面微动,被夜风拂凉了一些,江折柳将茶杯放到石桌上。

  “无心天生骄傲自负,遇事未必有你成熟。”江折柳远望天际,“我就此松手,不知未来如何。”

  闻人夜听得忍无可忍,手里的酒杯都攥碎了一个,随后又取出一个新的,冷着脸道:“你师父养你,还真是大赚一笔。让你这么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江折柳瞥他一眼:“又生气,究竟我说什么,你是不会生气的?”

  闻人夜也没想到自己情绪波动如此之剧烈,被对方点明之后,才反应过来。他伸手握了握对方冰冷的指尖,沉默半晌,闷声道:“我会治好你的。”

  江折柳正看着他,眼眸漆黑,沉如无底静潭,里面除了冰冷的潭水,一无所有。

  “你能不能不要总是想着怎么死。”魔尊大人有些恼,“你应该想着怎么活下去。”

  江折柳没有说话,而是绕过他的酒杯,在小火炉上舀了一木勺散发着浓郁香气的热酒,倒进装茶的杯子里。

  他的动作行云流水,让人一时间都感觉不到这举动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探出袖口的手腕纤细窄瘦,苍白无色,连指甲都有一种脆弱的半透明感,比起活生生的人,更像是白玉做成的雕塑。

  滚烫热酒落入茶杯里,江折柳将木勺放下时,闻人夜才察觉到有些怪怪的,握住他的手腕:“你不能喝酒。”

  掌心里的体温太低了,腕骨纤细,仿佛一折便断。

  “少尊主的酒太香了。”江折柳道,“让我尝一尝。”

  “你身体不好,自己不知道吗?江折柳……”

  他话语刚落,对面白发雪肤的江仙尊就俯身靠近,给了他一个正面的美颜暴击。

  对方的气息冷冽清寒,像是风雪天吹拂而过的空气。

  “什么都不能做,还要努力活下去,有什么意思?”

  他的声音轻轻的,但分量又极沉。闻人夜思维停顿了一下,才发觉这句话是回答他的。

  ……他说得好有道理,但又有哪里不对……

  江折柳趁着这个空档,吹了吹杯中热酒的温度,品尝了一下魔界的酒。

  是甜的。

  真让人意外。

  闻人夜一个没看住,就见到他面不改色地把整杯都喝下去了,还慢条斯理、从容不迫地放下了杯子,好像自己什么都没做似的。

  闻人夜看着他的侧脸,又看了一眼炉上的热酒,脑子里就像是一团被猫挠过的毛线球似的,半晌才道:“江折柳。”

  “嗯?”

  “这酒很烈,后劲非常大。”

  “是么。”江折柳顿了一下,“没感觉到。”

  “你那一盅,能撂倒三五个魔界大魔。”

  “……”

  过了三五个呼吸,闻人夜才见到他将视线转了过来,轻轻质疑了一句:“那还这么甜?”

  魔尊大人头疼得厉害:“味道跟强度有什么关系,你……没事?”

  对方没有说话。

  就在他不断的担忧之下,江折柳竟然安安静静地坐在原处看完了流星,正当闻人夜真得以为他酒量超群、千杯不倒,想要拉着他的手回松木小楼时,才发现对方一贯漆黑无光的眼眸有些湿润。

  他淡得近乎无色的唇也泛红了,耳根也是烧红的,明艳得过分。

  闻人夜一边探测他的身体状况,一边注视着那双有些失神的眼睛,低声道:“醉了?”

  江折柳眨了眨眼睛,迟钝地回了点神,刚起身一步,下一步就栽进了好邻居的怀里,看上去特别像碰瓷儿的。

  还是那种一碰都要赔掉整个魔界的那种大瓷儿,一般人都不敢接。

  闻人夜把他接得稳稳的,单手环绕过腰身搂着他,另一边觉得对方此刻身体状况没变得太糟,才贴着他的耳畔道:“谨慎了这么多年,怎么到我这儿就肆意妄为了?”

  江折柳的体温很低,这时候好像困了,抬手环住了他的脖颈。

  闻人夜心里的小鹿一阵瞎突突,被对方冰雪般的气息完全地覆盖交融了,鹿角都得撞断个十来根。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把对方抱了起来。

  “你就不能好好休养么,你挂念那个祝无心这么多年,就不能……”

  闻人夜说不出口了。

  他想说你就不能挂念一下我么?可是话到嘴边,才想起自己至今还是个“好邻居”,哪有要求对方为自己好好活下来的资格。

  况且在此之前,江折柳根本不认识他、不记得他,他能够陪着这个人,仿佛已经是时机不当的乘虚而入了。

  闻人夜伸手摸了摸他泛红的耳根,似乎想到了什么,慢慢地道:“原来你也不是天生就不吃甜食的。”

  闻人夜把对方抱回去的时候还很早,常乾和阿楚都没睡。

  这两个小妖知道神仙哥哥是喝酒喝醉了,对视一眼,只剩下敢怒不敢了。小鹿阿楚看着常乾熬醒酒汤,背着手在小楼里走来走去,一会儿就担心地叨叨一句,一会儿就担心地再叨叨一句,话里话外都是怪魔尊大人没有看好他。

  闻人夜自知理亏,也没有功夫管阿楚话里是什么意思,而是给这只病蔫了还喝醉了的小柳树掖住被角,轻轻地握住他的手。

  本来一切都快要过去,偏偏凌晨时,对方毫无征兆地有些发烧,这回连常乾也坐不住了,一边在楼上抓药,一边给小叔叔提意见。

  闻人夜使用躯体过滤,给他导了一会儿灵气,研究了半天,也没弄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发烧,甚至都有点怀疑魔界美酒的成分了。

  直到江折柳睡醒。

  他头疼得厉害,就是睡醒也不想起,看了闻人夜一眼,又低头想继续睡。

  他体温本来就低,这时候一烧起来,反差感就更大了,让人根本放不下心。闻人夜见他醒了,俯下身摸了摸他的脸,低声道:“有哪里不舒服吗?你身体发热,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他似乎有点着急。

  江折柳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撑开困得要命的眼皮,偏头压住了他的手:“没事。”

  “没事?”

  “天灵体。”江折柳简意赅,“它想生孩子了。”

  闻人夜:“???”

  以前他有修为,都能用修为压制,现在他既然没有,自然也压制不了特殊体质的外在表现。

  江折柳说完这一句,就不再管了,似乎完全没考虑过这是一种怎么样的冲击。

  闻人夜愣了好久,怔忡地看着睡着的病弱大美人,脑海中不断盘旋着刚才那句话,不知道是该撬开江折柳的脑袋看看他是不是在说胡话,还是该撬开自己的脑袋看看听觉是否正常。

  他简直是被迫安静了一阵,随后又颇为艰难地问了一句。

  “……就这么不管?”

  闻人夜本来没觉得自己会得到回答,但过了几息,还是听到了江折柳含糊犯困的声音。

  “嗯,没事。”

  随后,他又喃喃道:“别说了,让我睡……”

  这棵病恹恹的柳树要睡好久才能醒,被打扰会发脾气。闻人夜不再开口,脑海里嗡嗡地响了半天,隔着被子、内衫,目光鬼使神差地移动到对方的腹部的位置上。

  ……身体想、想生孩子?

  天灵体他是知道的,但这是什么?

  闻人夜感觉到自己的魔生,遭到了巨大的挑战。

  这药是很平常的药,普通到了像是世俗凡人才会喝的那种粗陋药方。但江折柳现今却只能服用这种,他无法承载灵药之中的灵气,他的道体破碎不堪,像是一个处处都是漏洞的筛子,灵气四处溢散,一丝都留存不下。

  闻人夜曾经问过药方,知道这是江折柳自己写的方子,也知道他的身体状况,并没有擅自更换。

  这药也没有什么其他的用处,只不过是止痛而已。更新最快s..sm..

  江折柳太习惯苦味,即便是喝完了一整碗药,也都感觉不到太强烈的苦涩。他随后又喝了一口茶,看着对面还在不知道生什么闷气的烈真,慢悠悠地开口道:“妖界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朱雀真君压着火,看了他一眼,一见到他雪白枯败的发丝和漆黑无光的眼眸,心中所有的恼火像是沉进了冰窟里,连一点火星儿都冒不出来了。

  “……今日才知道。”

  “那还不算快。”江折柳淡淡道,“你能找到这里,应该是青龙教你的。我想颐养天年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好不容易等到满头白发的时候,你还要过来打扰。”

  烈真满腔的话语都被噎住了,闷闷地拖着座椅上前,伸手去抓他的手腕,一边探知经脉,一边道:“你就是要气死我。你隐居就隐居,还要跟一个魔混迹在一起……”

  “不然,你把他打出去?”江折柳随口提议。

  闻人夜从旁静听,露出难得的礼貌微笑:“来。”

  烈真赤红长发周围都开始凭空炸火星了,他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闻人夜,转过头跟江折柳道:“等我跟青霖一起来,一定能救你。”

  江折柳看了他一会儿,道:“你跟青霖联手,也能修补界膜。自然之灵修补起来,比我更容易。”

  烈真的动作骤然停顿了。

  “界膜破损,先抽取的是修真界的灵气。妖界想要等到修真界衰败、万物覆灭之时,再一举攻占,随后再着手修补。或是……你们在等我。”

  四下静寂,连呼吸声都低微。

  “我的重伤,本就在你意料之中。这对于妖界而,百利而无一害。”江折柳掸了掸袖子,将手腕从他指间抽了回来,“修真界连通人间,有万亿生灵。好友,阳谋在前,我不得不入。”

  烈真迟钝地虚握了一下,却没能挽留住他的手,而是触碰在了雪白单薄的衣袖上。

  “折柳,我……”他慌张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们……我,我也没想到会、会这么严重……”

  “所以。”江折柳道,“我现下是什么样的,你已经看到了,免同情,勿愧疚,你我立场不同,我不怪你。”

  烈真愣愣地看着他,赤红的眼眸里尽是慌乱,仓促地探出手又抓住了江折柳的手臂,连忙道:“我不是同情你,我是……其实我……”

  他憋着的话哪里敢说出来,火焰似的心都被冰冻住了,脑海中前所未有地清醒:“我给你留一个护体灵印,我怕你会被欺负……”,,网址m..,...: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