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尖儿上的病美人 第23章 第二十三章

小说:心尖儿上的病美人 作者:道玄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雷云翻滚。

  江折柳看不到,他只能凭借着气息,感觉到闻人夜出现在了身前。

  而就在他出现的刹那,周围的声息仿佛都停滞了。他听到细微而鲜明的水珠流淌声,一滴一滴地坠落下来。

  江折柳本能地觉得不对。

  一股甜腥的血气四散而开。

  闻人夜立在江折柳面前,他身上的魔族本体特征比之前还要强烈突出,躯体上覆盖着坚硬狰狞的血色骨铠,从他的骨节之中生长出的倒刺还未收敛,浑身上下都是运转中的魔族篆文,魔气围绕着周身不停旋转,他的骨铠上流淌着散发出热气的血液,从尖锐锋利的边缘坠落。

  在常乾他们的视角之中,只能看到狰狞得有些可怖的背影。而在烈真的眼中,却能直面到那双暗紫发沉的眼眸,和对方被血色骨铠覆盖的半张脸。

  紫色的双角上布满花纹,上面似乎之前受了伤,经历过一场难以描述的战斗。他的双角表面开裂,露出裂缝间如岩浆般泛红的色泽。

  空气静谧,连呼吸声都显得焦灼。

  闻人夜手里握着一把漆黑的长刀,刀身被血迹凝涸着沁满了铁锈般的暗红。他身上的杀气未褪,有一种浓稠到极致的暴戾残酷感。

  只是一个照面,烈真就觉得自己汗毛倒竖,比当年见到江折柳横剑出鞘的感受也相差不多,甚至还要更严重。

  江折柳为人冰冷内敛,即便再强,也不会有这种直接压迫着心脏的杀戮之气,而闻人夜身上魔气滔天,看向自己时,就像在看着待宰的畜生。

  不光是烈真,连趴在门口的四个孩子也跟着被镇住了。阿楚伸出手啪地捂住了常乾的眼睛,紧张地咽了下口水,连大气都不敢出。

  江折柳这次是确认真的不太对劲了,他摩挲着指间的手炉,开口道:“闻人夜……”

  回答他的是向前走了几步又顿住的脚步。

  对方没有出声。

  下一刻,强烈而极具冲击性的魔气从周围涌来,猛地灌入池水中。烈真被这股魔气骤然撞沉进湖底,整个湖面都开始一同震动。

  如果可以,朱雀的火焰可以蒸发这片湖水。但他却被闻人夜冲击而过的魔气紧紧的束缚了,在短暂的僵持之中展开了赤色的羽翼,猛地包裹住了自己。

  江折柳越听越觉得有些严重,倒不是因为自己这位想法太多的好友,而是因为闻人夜此刻的反应。

  凤羽飘零,朱雀鸟从湖水间飘浮而起,猛地震开羽翼。下一瞬,翻涌的魔气将朱雀鸟裹挟推动,被闻人夜一把抓住脖颈。

  掌下温度滚烫。

  而眼前的这位魔尊却连眼都没眨,那把漆黑的刀从中横过,一寸一寸地,没入朱雀的肩胛骨中,震断了他中空的骨骼。

  江折柳闻到烧焦的味道。

  他有些着急了,从后面探手摸索了一会儿,碰到了闻人夜身上玄色的披风。他握住披风扯了扯,蹙眉道:“小魔头?你在做什么?”

  闻人夜掌下一滞,紫眸间沉郁幽暗,他想起江折柳不允许他杀这只鸟,手里的黑色长刀顿了一顿。

  就在这卡顿的空当,烈真猛地挣脱出魔气的桎梏,被黑刀削下一大片羽翼后,眨眼间化为遁光逃出了他的手掌间。

  火红的华彩染透了层云。

  闻人夜的手心被朱雀鸟的温度烫伤了一片,烧焦的味道和冒着热气的血液滴落。

  他转过身,看着坐在椅子上目不能视的江折柳,身上的血色骨铠一一收敛,魔角消弭,又变回正常的人形身躯。

  但血腥味太浓郁了,到了无法遮掩的地步。闻人夜不想弄脏他,用原本持刀的那只手握住了他的手指,低头道:“我把他赶跑了。”

  差一点就杀了他。

  江折柳被他身上的血气冲到了,他还未及多问,就被对方从椅子上抱了起来。

  对方抱得很小心,连周身的鲜血味道都在慢慢地收敛。江折柳抓着他的衣襟,被小魔王抱进了房间里,放到了床榻边上。

  “……你是不是还未处理完魔界之事。”江折柳道,“你身上的气息不太对,你们……在打玄通巨门?”

  是在打,不过是他一个人打。异种巨蟒虽然没有灵智,但却强得可怕,这也是当年他父亲放弃复生石的原因之一。事实上,几乎所有宝物的异种守护者都极其强大,所以连骁勇善战的魔族都要联合围剿、倾巢而出。

  就在三刻钟之前,第二道玄通巨门的十里繁花之处,裂地成崖,沟渠直入地下七百余丈。那头异种巨蟒的兽颅被闻人夜斩于刀下,带着腐蚀性的血迹激起了他全身上下的骨铠。

  闻人夜没有回答,而是从贴近心口的衣襟内拿出了一个吊坠儿,穿石的绳子是简单的编织绳,看不出材质,而吊坠中心的复生石,则从乳白中飘出丝丝缕缕的莹蓝色,上面生机涌动,连空气都为之一清。

  他俯下身,把复生石戴到了江折柳的脖颈上。

  绳结后方的环扣有些难扣,闻人夜靠近时的气息就在江折柳的耳畔不停地蔓延、沉淀、涌动……像是温热的泉水。

  江折柳几乎是立即就感觉到了一股富有生机的气息与体质融合,他抬手摸了一下垂落在锁骨下方的复生石,心中已经猜测出发生了什么。他抬起手,忽地握住了闻人夜的手腕。

  江折柳看不到,此刻还皱着眉,半带摸索地向上抚摸,触到了他手臂上血液才止的伤痕。

  他心中有些发闷,隐秘地阵阵疼痛,但表情中却完全看不出来,只是继续向上摸索过去。

  仅仅是手臂之上,就有数之不尽的外伤,有的流血刚止,有的已近痊愈,但即便是魔族的身体素质,也不可能不会痛。

  闻人夜一时没能领会他的意思,被他一路摸到了脖颈,那些不太正经的念头都被心上人勾起来了,觉得不能再让他继续下去了,便按住他的手,贴着他道:“怎么了?”

  “你受伤了?”

  这虽是个疑问句,但却不需要答案。江折柳将他身上的伤口探得七七八八,神色越来越沉,最后抽回了手,心中像是有一炉不停翻沸的滚水一般。

  他压着滚水鸣响般的热气,淡淡道:“尊主,何必为了我只身犯险。”

  闻人夜只听一个称呼就感觉不太对劲,他慢慢地道:“魔界在打玄通巨门,我只是顺便……”

  “骗我。”

  他的话语骤然顿住了。

  江折柳深吸了一口气,不知道自己哪儿来的这么大脾气,连掌心里的手炉都觉得碍事,他把手炉放到一边,语气不轻不重地道:“倘若半步金仙的魔尊都能在正式攻打玄通巨门的时候受伤,魔族也担不起一句悍勇无双。”

  他抬起手,将吊坠解了下来,放到闻人夜的手心里:“我不想要。”

  闻人夜怔了一下,看着他苍白无色的唇瓣,千想万想都没想到会变成这样。他下意识地拽住了对方的手,但却忘记了他手心里之前才被朱雀的火焰烫伤了。

  江折柳动作一顿,转而回握住对方,对这种朱雀火焰的烫伤极度熟悉,他忍了许久,才缓缓地吐出一口气,道:“我不希望你为我受伤,一点都不希望。”

  “折柳。”闻人夜道,“没关系的,我复原能力很强,你睁眼的时候我肯定都没事了,不会让你看到的……”

  “闻人夜。”

  江折柳打断了他,语气冷淡下来。“不看到就代表没有发生吗?你瞒着我自己去拿这种东西,还要骗我没有受伤,魔尊大人,我真的很厌恶你一厢情愿的付出。”

  闻人夜站起身,手中还攥着冰凉的吊坠,他看了江折柳一会儿,手心的烫伤和复生石的温度相互交融。

  “一厢情愿的付出?”他低声重复,也跟着恼火了起来。“你要我说多少遍,我对你做什么事,都是我自己想要做的,我不觉得这是付出,我倒是觉得你——”

  他一时说不上词,在旁边反复走了两步,才充满躁怒地道:“你根本就不敢接受别人的好意,你连我也不想接受!”

  他这句话着实有点孩子气,但却是他对江折柳说得最重的一句话了。闻人夜被这种拒绝气到了,又在他跟前转了一圈,才好大声地把吊坠拍到桌案上。

  “江折柳,你到底为什么不想要?我都说了,我身上的伤很快就能复原,拿都拿来了,你能不能听话点!”

  他生气,江折柳比他还生气,只不过这个人没什么表情,也就在表面上看不太出来。江折柳长绸蒙眼,解下了肩上的披风,衣衫单薄地坐在软榻内侧,缓了口气,才看似平静地道:“你对我好,我可以接受。但你这种没有分寸、不知轻重地对我好,我无法认同。我不习惯被别人以这种方式照顾,也受不起这样的关爱。”

  “你他妈是不是脑子不好使?”小魔王气得想砸桌子,他拉了椅子坐到江折柳面前,闭上眼中和了一下语气,才继续道,“只有我这么对你之后,你才有习惯的机会。受不受得起不是你说了算的,是我来决定的。”

  江折柳朝着声音来源处抬起头,沉默了半晌,道:“我怕你……你……”

  他想说,我怕你会沉陷其中,走火入魔,怕你因此受到魔界的指摘和挑战,怕你今日付出的只是满身伤痕,明日就会演变为世之共敌。如若真有身不由己那时,怕你放不开紧握着我的那双手。

  可他最后什么都没有说。

  他知道自己就是众人觊觎的旋涡中心,既想要早点解脱,不必为之牵挂,却又由于为之牵挂,而希望日月漫长,伴他再久一些。

  闻人夜没有分寸,但他有,对方不知轻重,可是他知道。

  他已从这细微的根苗中看出,自己已有误他一生的迹象。

  江折柳叹了口气,低声道:“你不要再做这种事了,不值得。”

  他的手被攥住了,对方的视线如有实质,执着到了魔怔的地步。

  “你凭什么又跟我说这种话。”闻人夜快要被他气死了,可是连大声跟他说话都不敢,“值不值得,是我来决定的,你只要坦然接受就行了,我说对你好,就会一辈子对你好……”

  他话音未落,掌间的那只冰凉的手就已轻轻地抽离了回去。

  江折柳没有听下去,他往床榻里面退了一下,背对着他躺着,似乎不打算再说什么了。

  闻人夜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受伤他也会生气,但这个人他偏偏又强迫不了,只能一身冷气地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神情阴沉地盯着桌上的复生石。

  又过了小片刻,就在闻人夜以为他睡着了的时候,忽地听到对方声音很轻地说了一句。

  “……朱雀火的烫伤用冰琉璃粉末冰敷,你别忘了。”

  小魔头没应声,片刻后才气呼呼地应了一句,转身出去了。

  珠帘被碰乱了,荡出伶仃的撞击脆响,如同被拨动的心弦。

  ————

  最近丹心观的气氛有点不对劲。

  不要说余烬年了,就算是那两个人参娃娃也能感受得到,平日里那位魔尊大人对仙尊跟什么似的,简直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结果最近这两天这俩人愣是一句话都没说。

  连他们都这么觉得,阿楚跟常乾的生活环境就更岌岌可危了,整个房间的气氛都凝滞得吓人。

  只不过江折柳的表现倒不是很明显,他还是安静地喝茶喝药,偶尔搬着自己心爱的小椅子出去晒太阳。

  ……虽然那片湖水的鱼都避着他游了。

  常乾那天虽然被阿楚蒙住了眼睛,但他其实才是整个丹心观对闻人夜的状况最为了解的那个人。那天小叔叔满身骨铠、魔角未消的出现,他就已经被吓住了,用脚后跟想都知道小叔叔是去打玄通巨门了。

  只有玄通巨门之后战力通天而又无法破门而出的异种们,才会跟一个半步金仙打到这种程度。而平日里的魔族扫荡巨门,应该有阵法协助,更有许多同族帮忙,因此就算是强大的异种,也可以毫发无伤的斩杀。

  没有异种可以在魔族倾巢而出的情况下和小叔叔打到这个程度,唯一一个可能,就是他自己前往了玄通巨门,没有其他族人。

  这个猜测在常乾看到复生石的那一刻证实了。

  桌案通体乳白飘莹蓝的吊坠,散发着一股浓郁的生机,常乾怀疑再放两天,这个木头打造的桌子都要开始发芽了。这么一个生机勃勃的吊命至宝,就这么随意地被丢弃在桌案上,好像没有人需要似的。

  常乾也不敢说,也不敢问,只能像平常一样凑到榻边叫哥哥起来喝药。推荐阅读sm..s..

  江折柳身上都被草药熏出了一股淡淡的苦涩味道,他睡眠的时间越来越长,这时候还很困,坐起来缓了一会儿,才接过了药碗。

  小魔王就坐在窗边盯着他,一不发。

  江折柳的眼睛还是看不到,他都快要习惯这种黑暗了,觉得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这碗药太苦了,他喝得断断续续,一直在皱眉。

  ……都是被惯的,以前也没觉得苦,都当水喝的。

  江折柳慢慢地叹了口气,将剩余的半碗都喝掉,脑子里嗡嗡地疼,还没等苦味彻底发挥,就突然被塞了一口蜜饯。

  是用蜜糖腌制的果实,好像是魔界的特产,又酸又甜的,起初酸,然后就会越来越甜。

  江折柳含着蜜饯驱散了苦涩,觉得这东西的后劲儿实在是太甜了,刚咽下去想说什么,就感觉到对方一阵风似的离开了。

  常乾转过头偷偷地看了一眼坐回窗边的小叔叔,随后就听到江折柳的声音。

  “……小乾,你把茶水递给我。”江折柳舌尖发麻,“甜得有点咸。”

  闻人夜:“……”

  这人事儿怎么这么多!他下次换一种蜜饯给他带不就好了!

  常乾依点头,从桌上的茶壶里倒了一杯出来,只不过瓷杯里的温度有点低,有一点点发凉,发凉的茶就会更苦一些。

  江折柳连那种特别苦的茶都喝得下去,自然不会在意这点问题。他接过瓷杯,捧在手里才喝了一口,就又被拿走了。

  过了几息,重新变得温热的茶杯塞回了他手里,茶水的温度都是最适宜的那种。

  江折柳刚想说一声谢谢,就听到闻人夜焦躁不安又绷着面子的声音。

  “娇气。”

  江折柳:“……”

  ……娇气?是说我吗?

  他迷茫地喝了一口,然后又喝了第二口,忍不住低声问常乾:“他这是什么意思?”

  常乾一边看看气压很低的小叔叔,一边看看眼前脆弱精致的神仙大美人,对着这道送命题不知道说什么,半晌才憋出来一句:“意思是……喜欢你。”,,网址m..,...: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