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辛言宗景灏 第336章,我不嫌弃你

小说:林辛言宗景灏 作者:夺爱帝少请放手 更新时间:2020-03-27 14:22: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他全身只有一条白色浴巾,上身完全赤着,健硕的肌肉一览无余,大颗大颗的水珠随着肌肉纹理,滑过他性感的股腹,窜向他更性感的地方……

  这样的他,配着冷俊的容颜,全身向外散发着强烈的荷尔蒙气息。s.hbacyy.

  林辛几乎是下意识的吞了一口口水,她将头扭到一边,“车祸是意外吗?”

  她想知道文倾有没有察觉端倪。

  若是白胤宁做的够隐蔽,没有留下痕迹,那么,她就暂时不把白胤宁在b市事情的说出来,程毓秀若是能说服白胤宁,放下曾经的恩怨,离开b市,那么这件事情,就可以当做没发生过而揭过。

  对谁都不会造成影响。

  宗景灏微微敛下眸光,“不是。”

  “人为的?”林辛忽地提高了声音,很快又觉自己太激动了,她用笑试图掩饰,“我就是担心而已。”

  宗景灏沉默不语,淡淡的凝着她。

  林辛不敢看他,低着头,“我去洗澡。”

  她才刚一动就被宗景灏拉住手腕,他用命令的口吻,“看着我。”

  林辛依旧不抬头,试图挣脱,“你把我的手攥疼了。”

  “看着我。”不高不低的语调,足够震慑。

  林辛慌神了片刻,才慢慢的抬起头,心尖上就像是挂了一个不断摇晃的重锤,而连接着的却是一根细细的棉线,随时会坠下来,和他对视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的。

  他的眸光越来越深,声音愈发的低沉,“你紧张什么?”

  “我没紧张。”林辛强装镇定。

  “你似乎很关心,这场车祸是意外还是人为,或者,你知道,这并不是意外?”

  “我没有,我不知道。”

  他的眼底快速的划过一抹失望之色,很快淹没,林辛并未捕捉到。

  “我不喜欢你瞒着我太多的事情,隐瞒的另一层意思是不信任。”

  他放开了她的手,他希望林辛能够主动的和他说。

  而不是他逼迫出来的。

  林辛在宗景灏转身的那一刻,叫住了他,“我今天……见到了白胤宁。”

  宗景灏转身,眼眸微眯,很快他就抓住其中关键,之前白胤宁就说过,他要查清楚,当年是谁囚困白宏飞,并且要为他报仇。

  他来了b市,文倾就出了车祸。

  也就是说,他查出来了,当年是文倾囚禁的白宏飞,所以他才会来到b市,并且策划了这次的车祸。

  林辛抱住他,脸贴着他的胸口,“看在这次舅舅并没有生命危险的份上,不要追究,给我一点时间,我说服他离开。”

  宗景灏蹙眉,他不喜欢林辛为那个男人求情。

  “你们什么时候见的面?”他的脸部线条绷的很紧,连带着脖颈抻出一条直线。

  “你去医院的时候。”林辛实话实说,现在她和宗景灏的感情并不稳固,她也不想因为这件事情,无端生出隔阂。

  宗景灏回想当时的情况,她自己主动要走,不是为了让他尽快去医院,而是她要去见白胤宁。

  “你们在什么地方见的面?”

  “酒店。”

  “说什么了?”

  林辛抬头,她的心有一点点的疼。

  “就说他查到了,是谁害的他养父,他来b市就是为了报仇的。”

  林辛松开了他,她觉得宗景灏这么逼问她也是不信任。

  她垂下眼眸,睫毛忽闪忽闪的,“你不相信是我是吗?”

  宗景灏重新将她拉入怀中,捏着她的下颚,“我没有不信你,我只是不喜欢他纠缠你,不喜欢你见他。”

  他附身,将嘴唇和她的重叠,毫无缝隙,咬着她的唇瓣含糊道,“以后,不准见他。”

  “可——嘶……”

  她刚想说话,他却忽地加重了力道,疼的她皱眉。

  他将人压到床上。

  林辛轻轻的挣了挣,“我还没洗澡……”

  “我不嫌弃你。”

  ……

  林辛醒来的时候,屋子里还很暗,可是身边已经没有人,她抓过桌子上的手机,按亮屏幕,时间显示11:25,她猛的做起来,都中午了?

  可能是她的动作太快,浑身觉得都痛,特别是腰和身下。

  昨晚,他明显是故意的。

  林辛下床穿衣服,拉开比较遮光的厚重窗帘,阳光瞬间进来,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明媚,这一刻到有几分春暖花开的感觉。

  林辛洗漱好下楼,家里没有人,两个孩子去上幼儿园了,宗启封去见老朋友,程毓秀去了酒店。

  白胤宁见到程毓秀的时候,惊讶了一下,没想到她会主动找自己。

  刚好,他也很想和程毓秀谈一谈这是个好机会。

  “很冒昧来找你。”

  白胤宁笑着,“我把您当亲人,不必客气,进来说。”

  程毓秀挎着包走进来。

  白胤宁让高原站在门口守着,“不准任何人来打扰。”

  高原低头说明白。

  白胤宁滚动轮椅进屋,关上门,“请坐。”

  程毓秀在沙发里坐下来,“我也不饶弯子,就直奔主题了,我并不希望你为以前的事情,去找文倾报仇。”

  这一点白胤宁是有些意外的,他没想到,程毓秀是不想他报仇。

  他不明白,不理解。

  “当初他囚禁了您,求禁了我的养父,您是我养父心目中很重要的人,当然,我也很敬重您,可是我无法接受您的话,怎么说,你和我养父相爱过,他被砍了手指,想必你很清楚。现在我要为他报仇,你非但不支持,还阻止,我很不理解。”

  程毓秀双手紧握,指甲来回在手背上刮出一道道红印子,她却丝毫没感觉。

  她永远不会忘记,文倾逼她给宗启封打电话的画面,白宏飞被两个强装的男人摁在桌子上,她不打,他就砍白宏飞的手指,威胁她,逼迫她。

  最后她没有办法,只能按照他说的做。

  “您在乎过我的养父吗?”白胤宁其实想问,你爱过白宏飞吗?

  但是想到白宏飞已经去世多年,程毓秀也不在年轻,就没问出口。

  “我就是在乎他,今天才会来见你,我想,他如果活着,也不想你把自己陷入危险当中,放下吧。”

  ,content_num